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征文“风雨七十年”】四十年人生札记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诗句
摘要:共和国风雨七十年,改革开放四十载,发展就在你我身边。我庆幸生在这个时代,我感谢这个时代。向这个伟大的时代致敬,向我们伟大的祖国致敬。 一   四十年前,我十岁光景,学习不咋样,但十八般武艺皆通是出了名的。打面包,我赢得最多;割草,我去的路最远;去村东纸厂窃废纸,也是我的收获最大。二三年下来,邻里张婶子不让她儿子和我玩了。光知道发废,不许你找我们强子玩了。一次,张婶子亲口对我说。   我想疯跑下去,可父亲不允许了,父亲要我好好学习,争取以后考上大学。什么是大学,我别着头问,父亲说你再大点就知道了。正如父亲说的,两年后升入初中,等我们村张春国考上邢台师专,我知道了什么是大学。看着大娘、婶子议论春国考上师专的那股热乎劲,看着父亲谈话时那种羡慕人家的脸色,我在心里默默发誓,我也要考上大学。   我的注意力转移到书本上了,晚上学习到半夜,困了用凉水洗把脸,还不行,用手使力掐自己。夏初,杜家庄的庙会到了,我如往年一样兴致勃勃地前去赶庙会,走到半路望望那漫天的麦穗,醒悟了什么似的,又折了回来。   我的注意力转移到书本上了。家里秋麦时节,大囤尖小囤满,四季好吃的东西比地里多的去了,我再也不用胆战心惊去地里偷玉米、豆荚了,再也不用为作业本发愁了。我夜以继日地学习,一个信念,考上大学好为国家多做贡献。家里四季收获颇丰,但放假的间歇和父母在地里一块劳作确实又苦又累。老师说了,我们农村将来要实现农业机械化,是的,我们要实现机械化,我们要赶上世界上发达国家。我象一个迎风的风筝,把自己鼓得满满的,每天在祖国未来的天空飞呀飞。   二   我要参加中考了。我的野心很大,根本没把辛店中学放在眼里,我想我是有这个能力的。中考考点在十五里外的永福庄初中,考试前一天我们骑自行车来到考点。吃饭没问题,裤兜里有的是钱,但睡觉却没个去处。第一晚上在永福庄初中教室里的桌子上,我们几个迷瞪了一夜,但第二天晚上,别人打起了鼾声,我却怎么也无法入睡。越睡不着越想睡,越想睡越睡不着,翻来覆去,覆去翻来,不知不觉天亮了。   上午第一场是数学,这是自己最有把握的科目,可坐在考场里,脑子昏昏沉沉,一道应用题方程列出来了,可怎么也解不出结果。一遍又一遍,卷子上勾勾画画,好不容易把结果算了出来,却写在了密封线里面。从考场出来,询问领队侯老师写在密封线上面是否给分时,侯老师答不给分。   夏天的蝉音如往年一样响亮,可蝉音不能激起我的半点兴趣了。中考回来,我匆匆去了八里外有名的骆庄中学,打算复读明年再考,可等中考分数线下来,我犹豫了。任县高中录取线300,永福庄高中录取线280,辛店高中录取线250,我考试分数是278。怎么办,我自问,父亲也问。去辛店中学,可当初报志愿时,根本没报人家。前进无路,后退无门,复习,儿时玩伴雪印上了任县中学,自己留下来还真有点不甘心。   上学的事,婶子听说后,说有个亲戚在永福庄高中,人家或许能帮上忙。最终在婶子的协助下,我进入了永福庄高中,不过是以以补录生的名义补录进去的。因为身份特殊,入学后心境自然没法与初中相比。高中一年级,我学习平平,在班里成绩顶多算个中等,到了高二,我的成绩赶了上来,究其原因,是高一拖后腿的物理此时却成了我的强项。特别电磁场一章测验,我得了全班第一,把我一下子从众人中拔了出来。尽管如此,我对未来的高考并没有信心,原因是往届的高考题自己试着做,得分实在少的可怜。   有几个学生退学了,原因是忍受不了学校的伙食。也真是的,家里白馍馍顿顿吃着,到了学校还要吃玉米饼子,谁能受得了。班主任为防止学生退学,在班里不止一次说,你们要坚持,不吃苦中苦,那来甜上甜。我坚持到了高中毕业,同宿舍的占春、国强、振军也坚持到了高中毕业。占春是我们宿舍也是我们班里的一个另类。由于种种原因,在高二分文理科时,没有文科,原打算学文的不得不屈就自己学理,而占春则不为所动。这样,占春混杂在我们里面,老师在前面讲物理、化学,他则低着头在下面自学历史、地理。谁想高中毕业时,班里跃龙门的应届生也就三位,而占春则是其中之一。   第一年高考,龙门我没跃过去,可原因是有的。我把原因归为高考前的神经衰弱,彻夜失眠,我把原因归为考语文时一点小小的失误。那年高考录取分数线是456分,我的高考成绩是453.5分,这样我不得不放弃自己当初回家经商一试身手的打算,按照父亲的意愿到辛店高中复习去了。   三   永福庄高中三年,十五里都是土路,往返校路程之艰难至今记忆犹新。一次秋季开学,头天下了场大雨,结果第二天驮着铺盖卷在泥泞中整整走了一上午,到达学校时,浑身上下粘满泥巴不说,就连被褥也挂了彩。再有一次,骑着自行车走到安上北边,自行车的链子突然断了,不得已,推着自行车原地返回。凡此种种,一言难尽。而辛店高中离我们家很近,也就八里,过星期往返校方便多了。   来到辛店高中复读,额外一件快事,不用再去天口粮站换粮食,把粮食直接驮到学校即可。那时,凡掌柜的都是大爷,你把粮食驮到粮站,有时找不到人,即使人在,也冷若冰霜,好像上辈子欠他几百大洋似的。变革,太需要变革了。本来很轻松的事,却被弄得很复杂,结果互相推诿,生出种种事端。我把粮站恨得牙痒痒,同乡吴存州把粮站恨得也牙痒痒,存州没有耐性,和粮站的大干了一架。自此,粮站的服务态度稍微改观,可过几天又恢复了原样,而现在我们再也不用看粮站男男女女的青脸色了。   早就听说辛店过年十五的花灯很有名,那年在辛店高中复习,春节后,我们十四开的学,有幸观瞻了一次辛店镇的放花灯。   那天晚上,月亮如玉盘,悬挂在天上,家家户户门前装饰一新,我和培雄早早来到滏阳桥上,随着桥上一声炮响,放花灯开始了。下了桥,大街上你挤我靠簇拥着如潮水般向前移去,每到一家门前,礼花炮冲天而起,如天女散花,在天空炸开。礼花炮过后,大鞭小鞭响起,炮声如豆,劈里啪啦。一时欢声笑语,不知身在何出,而等鞭炮声落,又移到了下一家。其情其景,真如辛弃疾《青玉案•元夕》描绘的一般。   我好紧张,心理素质一般,结果第二年高考第一场语文考试看错了时间,把两个半小时当成了一个半小时。万分懊恼是肯定的,懊恼的同时,我下定决心,不再复习了。可父亲不甘心,这样第二次高考失利后,我把战场又转移到了任县中学。   任县中学,全县教师队伍中的精英所在地。任县中学一年,我有幸听到刘增印、李秀华、郝永坤三位老师的讲课。刘老师讲语文给人拨云见天、豁然开朗之感,李老师讲数学则如行云流水,如鸟鸣翠谷,令人目不暇接,耳不胜听,而郝老师讲化学一板一眼,敦厚有成。今别三位老师二十多年,三位老师讲课音容笑貌如在眼前。   任县中学一年,时间短暂,心情却比永福庄、辛店轻松快活些。这一方面得益遇到优秀的教师,也得益于自己的心态调整。在我看来自己的学习基本定型,高考能否过关,全在临场发挥,更重要的是我认为今年也就是一锤子买卖的事了,成就成,不成拉倒,反正以后不再参加高考了。俗语有意栽花花不活,无意插柳柳成荫,第三次高考我终如愿鱼跃龙门,成了一名大学生。   四   一九八八年九月一日,我兴致勃勃来到河北师大,开始了我为期四年的大学生活。   大学之所以被称为大学,是有别与高中的,入学的第一天我就体会到了。宿舍不一样,大学的宿舍宽敞干净多了,伙食不一样,大学的伙食比高中的伙食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在高中,同学们抱怨学校的伙食不如家里,大学的伙食又胜家里多矣,更令我们兴奋的是吃饭学校有补助,不必计较钱花多花少。   天是蓝的,水洗一样,太阳是暖和的,照在人身上痒痒的。男女结友好宿舍,一块去旅游,一块打牌,去市郊动物园,去正定大佛寺。一切欣欣然,其乐融融,可很快我乐不起来了,那可口的饭食也淡而无味了。   军训,对了,就是军训正步走。一个英俊的小个子军官,带着我们2班在师大的中院操场上练正步走。可每次正步走,我都从队列里被提出来,别的同学树荫下歇去了,我还要在烈日下继续练习。你的胳膊这样摆不对,胳膊和腿要协调,每次,小个子军官如是说。可不管怎样,我的手和腿就是不能走到一块。脸红是肯定的,这不光是因为同宿舍的几位在旁边看着笑,更重要的是远处的女生也时不时把目光地往我这里瞅瞅。   军训走正步,我走得虽然难看点,但相比社会上的瘸子毕竟强多了。瘸子在社会上生活得心安理得,我自然也能扛过去。军训正步走完以后,我和众人渐恢复了说笑,不料,春节过后接着还要军训。这次军训练的是步枪射击。对这次军训,我感到莫名其妙。心想都什么年代了,还练步枪射击,再说,练步枪射击,准备和谁打仗啊。动力不足,认真劲泄了一半,教练讲解要领的时候,我听不出所以然,却作出一番认真的样子,鱼目混珠了一段时日。我想射击训练和前面的正步走一样,马马虎虎就过去了,谁知最后还要进行射击考试。   记得很清楚,那天刚下过雨,空气湿漉漉的,我们前去市郊的训练场进行射击考试。因为以前只是训练,没有进行实弹射击,所以,虽然我感觉自己射击完全是瞎蒙,但对这种感觉也怀疑,认为自己射击时的要领也许是对的。到了考场上,每人一把真枪,前面不远处是靶子。教练射击口令下达后,啪啪声四起,我尽力照着教练要求的要领去做,放了几枪。啪啪声停息后,很快统计上来了,说是我们宿舍老二不及格,我松了一口气。但过了几分钟,教练又发话了,说刚才统计错了,是我不及格,并且整个年级就我不及格。   尽管别人不甚在意,但入学初的军训在我心里始终是个阴影,我总想找个机会弥补一下,可自己也确实没什么特殊的才能,论说说不行,论唱歌唱歌不行,论下棋下棋不行,论体育更提不上,唯一能让自己心里稍微平衡一点的,就是我的学习成绩在班里还算可以,特别是那年的选修课《普通物理》,不知怎么搞的,得了个班级第一,着实让我兴奋了几天。   俗语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我的机会终于来了。   大二元旦晚会很特殊,没有唱歌,更没有跳舞,而径是猜谜语之类的娱乐活动。那天吃罢晚饭,我们宿舍几个集体出动,结伴来到教学楼。此时,教学楼楼道里人往穿梭,欢声笑语,一片喜庆景象。我们班几个班委负责猜谜语这一块,我们宿舍几个自然率先走进了自己班的自习室。   以前,我也猜过谜语,并未显示出高人一等的地方,这一次则不然。悬崖勒马猜一国家名称,同宿舍的几个看着红灯笼,一片茫然,而我径直走过去,大声说道:悬崖勒马是危地马拉,一根铅笔。往前走,昨日之日不可得猜一国家名称,同宿舍的照样茫然,而我又走过去,说道:昨日之日不可得是乍得,又一根铅笔。连中两元,然而还没有结束。从我们班自习室出来后,我们来到一班自习室。一班负责知识问答这一块,各种各样的知识问题用纸贴在自习室四面的墙壁上。看一个不会,再看一个还是不会,然而下一个:说出欧洲经济共同体七个国家的名字。英国、法国、意大利……,我在心中默念了七个国家名字后,走了过去,又一根铅笔。继续往下,……,说出鲁迅五部小说的名字,药,风波……,在心中默念了五个名字,我又走了过去,又一根铅笔。……   那天晚上,前后我一共得了七根铅笔,终于盖过了同宿舍几个一回。我期待我的战果在班里宣扬开去,最好能传到女生的耳朵里,但最终班里有几个知道我中头彩的就不清楚了。   刚入大学,对一切充满了好奇,充满了向往,尤其是入学之后男女友好宿舍的建立,更让未来生活的色彩艳丽了几分。可友好宿舍相互交往了几次之后,发现男女毕竟有别,这样,交往渐淡了下去,终又回复到中学时男女老死不往来的状态。不过,男女关系永远是社会的一个主题,友好宿舍之间的活动没了,个人私下间的交往还是有的。大二给一个心仪的女生写了封自我推荐信,信发出后,石沉大海,没有回音。后在图书馆又遇到人家,走过去试着向人家解释,人家头一扭,起身离开了。   五   一九九二年八月,大学毕业后,我来到河北隆尧师范学校,和孟老师、宫老师我们三人住在教学楼二楼的中庭里。我对我的住处很不满意,但更不满意的是我的工资,一个月一百四十八元,这点工资能干什么呀,我扪心自问。我想通过考研究生走出这个刚踏入的牢笼,去寻找一片新天地,可没等走出牢笼,我的另一半进入了我的生活。   高中期间,同学们抱怨学校的伙食不如家里,到了隆尧师范后,一次婶子来到我的住处,回去后,给我父母寒碜我的住处。可那时就是这样,学校职工的眼睛总盯着学校里的几处破房子,每年为住房闹得不可开交,谁也不曾想到校外去发展。   到隆尧师范一年后,因为结婚,我搬到了办公楼后面的瓦房里面。瓦房门向南开,并排五户,前有几颗高大的梧桐树,后面窗外堆积了施工的杂木原料,一人多高,故后窗仅是摆设,常年关闭。前后夹击,时代久远,致此瓦房阴暗潮湿,昼如黑夜。而我和妻子在里面垒了几块砖头,搭了个木板和我原来的单人床并到一块,算做我们的婚房。不久,此处拆迁,我和妻子移居到了教学楼后面几步之遥的另一处瓦房。站在该屋里,可清晰看见房顶上的一块块木板。为使生活有点喜色,我和妻子在屋子上方横七竖八拉了些细线,再在细线上方放上张张白纸。这样,屋顶扎眼的木板便看不见了。此后,在隆尧师范我还搬过三个住处,再搬则随着隆尧师范合并到邢台学院搬到邢台来了。而一路走来,我的工资芝麻开花节节高,先破五百,再破一千,再破两千三千。刚毕业那阵,父亲抱怨我一年的工资还不如他在地里一年的劳作收入高,没过几年,父亲便不再吭声了。祖国在发展,祖国庇护下的各行各业都在发展,自然我做为社会的一个细胞,也在发展。   在隆尧住在单位狭小的房子里,也曾羡慕学校老职工的住处,等到了邢台,单位的房子眼看指望不上,不得已在邢台市区买了商品房,面积之大,宽敞豁亮自是以前单位的房子不能比的了。不久,国家事业单位停止集资盖房的文件下达,自此,学校教工之间为房子你争我夺纷纷攘攘成为了历史,学校上上下下也和谐多了。校外一大步,校内一小步,而或早或晚都会汇集到改革的大潮中,成为时代的弄潮儿。   六   多年以前,和父亲一块在炎炎烈日下割麦子,盘算着将来农村劳作实行机械化就好了。   多年以前,推着自行车托着铺卷挣扎在去永福庄上学的泥泞土路上,心里概叹要是这是条公路多好啊!   多年前的一个冬天,女儿出生呆在老家,从隆尧沿着公路骑着自行车飞奔六十里,来到天口望着公路前方雪后不久泥泞的土路,反复掂量后,又原路返回。在那个寂寞寒冷的冬夜,急急奔在返回学校的路上,不禁感叹,村之间的土路都变成公路那该多好啊!   多年以前,窝居在学校分给自己的斗室里,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能拥有一所属于自己的大房子啊!   多年以前,望着公路上飞驶的轿车,不曾想有一天我也会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小汽车。   多年以前,.........   斗转星移,沧桑四十年,历史一瞬间,而中国短短几十年变化多大啊!公路纵横交错,村村通不说,收割机、房子、手机、汽车、冰箱,空调等等,能想到的,梦想成真,没想到的,也成为了现实。而所有这一切无疑归于改革开放,归于党的正确领导。   共和国风雨七十年,改革开放四十载,发展就在你我身边。我庆幸生在这个时代,我感谢这个时代。向这个伟大的时代致敬,向我们伟大的祖国致敬。      郑州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呢湖北癫痫疾病医院哪里较好郑州专业治疗羊羔疯方法有哪些武汉的癫痫病医院都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