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神童”之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表白的话
摘要:小林本该拥有快乐的人生,可因为父母愚昧的教育方式,让他成为人们眼中的神童,父母的拔苗助长、灌输式教育使他产生厌学情绪,最后变成一个问题少年。 春节的热闹气氛随着元宵的鞭炮声和花灯一起远去,春天的生机迅速袭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逼退冬的颓废。春雨如烟如雾、如沙如尘,时而像缕缕细线,时而随风飘落,洒满田间地头。春风伴随着春雨,驱除冬的寒意,吹醒了万物。迎春花灿烂的开遍山坡的沟沟坎坎,这报春使者最先向人们昭示春的来临。其它各种野花也紧随其后,用自己的色彩装点孔雀山的每一个角落。地里的庄稼也幻化出生机,用一种“草色遥看近却无”的景象证明它们的复苏。孔雀山下的隐贤村又恢复了忙碌,庄稼汉们又将开始周而复始的劳作。各家各户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播种收获他们的人生。   蛰伏了一冬,因为春天农作物的复苏,庄稼汉也开始一年的工作。白天他们在自家的责任田里辛苦的耕作,年前留下需要春种的土地,这时得及时播种;果园里的果树也渐渐发芽了,春天的第一次农药要适时的喷洒;小麦的除草工作也要在一定时间完成……总之,每天都是忙碌的。只有到了晚上,或是阴雨天,才得片刻闲暇。这时,不用召集,人们自发的聚集在村里的小广场前闲聊娱乐,成了一种不成文的规矩。   早在集体生产制时,村里的小广场曾是生产队开会,宣布通知大事的地方,后来集体生产制解散了,因为对集体生产的厌倦,加之电视的兴起。这个地方一度冷清了一段时间。近年,随着人们闲暇时文化娱乐活动多样化,同时人们对电视的热潮渐冷,而且一种叫广场舞的舞蹈流行起来,这个地方又变得热闹了。一到傍晚,一阵劲爆的音乐就在小广场响起,音乐的声音就像女人的招魂曲,她们一下子在家里待不住了,匆匆忙完手里的家务,急急忙忙的赶到小广场,尽展婀娜的舞姿。男人疯狂地挥舞着胳膊,敲打着有力的鼓点,似乎在宣泄心中的愤懑。孩子们兴奋地穿梭在人群中,也有一些闲散的人玩扑克牌,下象棋……后来村干部又组织村民在广场上空搭上彩钢瓦,买来一些健身体材,于是小广场就更热闹了。   因为小广场是人群聚居的地方,所以重要事件都是从这里传播开的。忽然有一天,不知道谁说了一句“知道吗?海子家的小林是神童!”于是,小林是神童的传言一下子就在隐贤村炸开了。   小林——一个两三岁的幼童,因为能快速口算100以内的加减法,又能背诵几十首古诗,所以一下子成了人们口中的“神童”。村里的人们都兴奋而激动的传播着这个惊人的消息。反倒是那些老人们始终见怪不怪,似乎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一个德高望重、相对有点学识的老人笃定而虔诚的说:“我们隐贤村之所以得名,就是因为天上的神仙曾经获罪天帝被贬凡间,化作凡人隐居于此。后来虽然刑满,真身回了天庭,但凡身留在人间,繁衍的后代就居住于此,这也是隐贤村得名的缘故。所以隐贤村是有仙气的,每过若干年出一个名扬天下的大人物一点也不奇怪。”为了增加自己话语的可信度,老人煞有介事的指着村子东边坡下的那三个成“品”字形的土丘说:“你们看,那三个土丘就是个三角形,那是神仙初来时做饭支撑锅的三个土块,因为年代久远,就长成土丘了。土丘旁边那两个形似乌龟的土丘,不是被我们村子的人叫做\\\'大龟壳’‘小龟壳’吗?那是神仙下凡时驮他而来的神龟”。   听了老人的一番话,大家对神童小林更是深信不疑。看来小林就是几世轮回中应该出现的那个大人物,人们都用一种羡慕敬仰的眼光看小林。   于是,小林一出现在小广场,人们总是要让他表演一番。家里来了客人,他妈妈更是掩饰不住得意之情,热情的让孩子给客人演示一下神技,看过小林表演的人更是对他的聪明赞不绝口,小林是神童的说法越传越广。   的确,小林的爸爸初中毕业,妈妈小学没毕业就回家务农,这样的基因生出一个这样的孩子:算题快,背诵的古诗文多。不是神童是什么?这样一想,小村的人格外兴奋,说不定他将来出息了,村里人还可以沾沾光,即使不沾光也可以炫耀一下,某个大人物是我们村子的。   就在这个传言传播了一段时间,而且被人们传的神乎其神的时候,我回村子有点事,正好碰见小林的奶奶,于是就客套的恭维一下:“阿姨好福气,听说您孙子简直就是神童,将来不只给你家光耀门楣,也给咱们村人争气。”   让我意外的是,小林的奶奶不光不高兴,而且愁眉不展。她有点忧伤的说:“闺女,这话是你说,要是别人说。阿姨是真的要生气的。唉!我不想我孙子成为什么神童,我只希望他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长大就好,平凡点、就是平庸点都没事,唉……”老人一边叹气一边摇头。   我也收起笑容,认真的问道:“这是为什么呀?”   “唉,一言难尽呀!”老人不愿意再说,唉声叹气的走了。   那天我路过小广场,目睹了小林的表演,一群人围在四周,小林端端正正的站在中间,他的妈妈在一边“助演”:   “21+25等于多少?”   “46。”   “78-29等于多少?”   “49。”   ……   妈妈在一边提问着,孩子机械的回答着。   “来,再背诵一个《乐游原》。”   “《乐游原》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凉州词》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孩子在妈妈的引导下机械的回答着,虽然回答的很流畅,但是他的眼光呆滞无神,我从他的眼中看到的不是兴趣,而是迷茫,孩子似乎不明白他在干什么,他为什么要做这些。看着他妈妈兴奋的表情和孩子迷茫的眼神,我总觉得神童的背后有着什么看不透的东西。   有一次去他家串门,当我看到小林妈妈培养神童的过程,不由让我目瞪口呆,也终于明白小林奶奶那言犹未尽中隐藏的话语,也为孩子悲哀,为他的未来担忧。   那天我一进门,就看到小林妈妈一边织毛衣,一边教小林,而那时小林的姿势是双膝跪地,双手背后,身子挺直,双目恐惧的盯着妈妈。妈妈身边放着一本带拼音的《唐诗三百首》,她读一句,小林跟着读一句,读过几遍,孩子读的基本比较流畅了,就试着背诵,如果错了,他妈妈马上放下毛衣,一脚踹过去,大声的吼骂几句,可怜的小林像一个皮球一样滚到地上。   我赶紧拉起小林,并劝小林的妈妈:“孩子小,慢慢教。”   她根本不听,小林的爸爸也在一旁符和:“她教育孩子呢,你就不要管了。”   更为不可思议的是,她教数学也是这样,不是启发孩子明白算理,也是背诵式计算“45+32等于77,记住!”她朝孩子吼道,孩子战战兢兢的跟着读。   我试着劝小林的妈妈:“嫂子,严师出高徒是不错。可是背诵古诗要让孩子理解它的意思,孩子有兴趣了才会记得又快又好。计算更是要明白算理,才能达到举一反三的效果……”   我的话还没说完,她的脸已经变黑了。小林爸爸赶紧说:“你不要说了,我们家小林多亏了他妈妈,要不是他妈妈,他哪儿能学到这么多知识?”   我只好尴尬的站在那儿。   就在小林又一次背诵错误,妈妈即将挥手扇过去时,小林奶奶回来了,她急忙护住小林:“孩子是你亲生的,打孩子就不能轻点?”   “就是亲生的我才要严管,教育不好是你将来负责?”   小林奶奶指着她妈妈:“你,你……”她气的一跺脚,拉着我去她房间闲话。   我低声问:“阿姨,他们平时就那样教育孩子?”   小林奶奶一边抹眼泪一边说:“嗯,可不是吗?她就是个人来疯!越劝越来劲,有一次,她一巴掌把孩子打的流鼻血,我说她几句,她还和我吵。还有一次,把孩子踢的在地上滚,滚到墙角被墙挡住滚不动,她还追上去踢,你说这是遭什么孽?娶这么个不可理喻的媳妇!最可气的是我那个软骨头的儿子。媳妇说什么就是什么。为这也没少和他们吵,有什么办法呢!唉……”   目睹这一切,我的心不由沉甸甸的,这样培养“神童”。实在堪忧!   从此,我不再看“神童”的表演,而且,遇到“神童”展示天赋的时候,我就刻意的回避,几乎是逃离他表演的现场。在小林妈妈的教育下,小林除了会背诵的古诗数量有所增加,学前他比同龄的孩子提前学会计算100以内的加减法,除此之外也没什么特长。   到了入学的年龄,其他孩子在老师的引导下循序渐进的接受初级教育。而对于小林来说,老师教的他都会,老师也不像妈妈那样严厉,学校简直就是天堂。也许想起为学这些自己曾遭受的苦难,小林对学习毫无兴趣,而且厌恶学习。他发现即使他上课不用心听,老师也不会动辄打骂,在家里饱受压迫的小林把学校当做放松娱乐的地方,上课不是神游就是捣乱,老师几乎对他无可奈何。无论是体罚还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都无动于衷,依旧我行我素。即使老师告到妈妈那儿,挨一顿打就完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对挨打也有了免疫力和抵抗力。于是,曾经的神童成了老师眼中的问题儿童,他的教育也最让老师头疼,神童的光环不再。   “神童”之殇,谁之过? 哈尔滨儿童羊角风最好的医院安徽小儿羊癫疯的治疗医院郑州治癫痫病的医院哪里好郑州治疗女性癫痫病哪里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