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故事聚阴养尸地出现但就几幅壁画不知是何人墓穴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5-28 分类:表白的话

既然这个不是墓主人,那说明我们很可能会遇到更怪异的事情。之前在甬道里的那个假小五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本以为是这棺材里的死人魄,现在看来没办法确定了。

“走吧,这里的东西都别动了,谁再乱动的话,刚才那个粽子恐怕就真翻脸了。”小五笑着说道。“这里只有一道门连着甬道,我们去那边看看。”

虎子还想把四座小石棺打开看看有没有什么宝贝,刚走到石棺前面,被小五的几句话吓的慌忙跑了回来。

冷美人和陈三对小五的话向来没有异议,于是我站起身跟在他们的后面,几个人戴上防毒面具一起往甬道里走过去。但我总觉得还是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盯着自己,壮着胆回头看了看,却没发现什么异常。

走到甬道的盗洞那里,我忽然感觉自己头皮炸开了,浑身的汗毛竖了起来。之前被虎子打碎的陶俑不见了踪迹,更可怕的是之前我们往墓室走的时候盗洞在我们的右手边,按道理说现在走回来,盗洞应该在左手边,可这个盗洞现在却还在我们右手边。我这才又想气真小五出现的时候在我们的后面,可他离开的时候是在我们的前面,这是怎么回事?

我越想心越凉,甚至对眼前的这个小五都开始不确定真假,转念一想这个小五刚救了我们才稍稍放下心。陈三和冷美人自然也感觉到不对劲,边走边扭着头看盗洞。虎子倒是单纯的可爱,一点没觉得有问题,挠着头说刚才那鬼魂到这里来打扫卫生把地上的陶俑都扫没了。

走道甬道的另一头,小五的脸色也变了,这里就是我们刚才离开的墓室,那三具被砸了陶衣的人俑直立立的杵着,表情越看越诡异,仿佛是面带冷笑盯着我们。虎子张口就骂:“我草,这两边一模一样,那狗曰的鬼魂真勤快,扫完地还把这里布置的跟那边一样。”

他虎,可我们不虎,从进甬道到现在发生的事情一件比一件邪门。小五摸出匕首,说:“你们在这别乱走,我再回去看看。”话没落音就带上面具进了甬道。

小五潇洒的一转身,把我们都扔在这傻站着。我心里是一万个不想他回去,指不定这里会蹦出个粽子,就我们几个,纯属伸脖子挨掐的货。

陈三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给我和虎子每人递了一根,说道:“难不成我们碰上鬼遮眼了?”说完又从包里拿了两根荧光棒扔在墓室地上。

墓室里瞬间亮了很北京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家权威多,在这样的地方,光明可以在无形间让我们放松紧张的心情。我没搭陈三的话茬,虽然我也认为是鬼遮眼,但心里一直有一种阴冷的感觉。这里实在太邪乎了,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嗯?”小五的声音从甬道口传了过来,手里的刀依然反握着。

我们几个听到小五的声音,齐齐转头看了过去。冷美人和我的反应一样,第一时间低头看小五有没有影子,还好,这是真的小五,不过我心里还是忐忑不安。现在的情况有两种可能,第一就是我们遇到鬼遮眼,另一种情况就是两边确实一模一样。如果是鬼遮眼倒不那么让人担心,万一是第二种情况就可怕了。能把两边的墓室短时间内布置的一模一样,实在太过诡异,再加上盗洞的位置和那三个真人俑的样子。往下想一分,我的心就更凉一分。

小五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说道:“看样子真遇到鬼遮眼了。”

虎子一听小五说鬼遮眼,骂道:“草,老子还以为这鬼魂逗我们玩,把两边弄成一样的呢。”

我心想幸亏是鬼遮眼,要不是鬼遮眼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于是转头对虎子说道:“虎子,把绳子拿出来。”

虎子从背包里拿出绳子,递到我面前,笑着说:“好主意。嘿嘿。”

我没想到虎子居然能理解我的意思,笑着对他点了点头。

谁知道虎子接着又说:“等会小五把这鬼魂逮住,我们用绳子把它捆起来,带出去展览,二十快钱一张票,咱们指定能发财。”

我差点被虎子这番话气吐血,却没功夫搭理他,边捋绳子边说:“陈三,你把绳子这头系到那个人俑身上。”说罢就将绳子的一头递给陈三。

陈三接过绳子,走过去把绳子系了起来。我又转头对着小五说:“小五,你拽着绳子再走一趟,要把绳子绷直了走,到了那边就拽三下绳子。”

小五点点头,戴上防毒面具,提着绳圈就走进了甬道。

这一招果然有效,不一会儿我就见绳子蹬了三下,于是招呼他们戴上面具,都摸着绳子往前走。虎子在最前面,陈三在最后面,我和冷美人走在中间。

走了快一半的时候,虎子“咦”了一声停下了脚步,说道:“绳子好像断了。”

我听虎子这么一说,感觉身体唰一下凉了半截,满身都是冷汗。第一个想法就是小五出事了,要不绳子应该不会断,忙说到:“虎子你别拉绳子,继续摸着绳子往前走。”

没想到我还北京军海安晓光怎么样是说的慢半拍,虎子三两下就把绳头拉了回来,我看了看绳头,心脏一阵狂跳,这绳子没断痕,这就代表是小五自己把绳子松开的。

冷美人忽然在我后面说:“我们继续往前走。”

我听冷美人这么说,心想她说走那就继续走吧,况且现在的情形也只能继续往前走。我们走过来的时候地上一直拖着绳子,虎子也把前面的绳子拉了回来,再往前走的时候留意地上没有绳子就对了。想到这里,我拍了拍虎子的肩膀,说道:“虎子,把绳子扔在地上,大家低着头继续往前走。”此时我想赶紧走到那边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小五是不会害我们的,否则他刚才不回来就行。

果然,我们走到了一间新的墓室里,虎子在前面学小五的样子点了点打火机,发现这里也没有瘴气,于是我们都脱下了防毒面具。不过眼前看见的景象让我们所有人狠狠的倒吸一口凉气,墓室中央有一个石制的正方形大坑,横七竖八躺着无数具尸体,每具尸体都没有头颅,大部分尸体已经蜡化,尸液几乎漫了出来。

我们的对面又有一个甬口,虎子过去用战术手电照了一下就跑了回来。说里面乌漆麻黑的看不见东西,不过那是个向下的楼梯。

我点了点头,扭头看了看四周。这里没有打斗或挣扎过的痕迹,所以我估计小五应该是安全的,除非有什么东西能瞬间把他打昏然,这种可能微乎其微。一个能把粽子吓退的人,哪那么容易瞬间就被敲晕。更多的可能是他见到了什么东西又着急去追,所以才会放下绳癫痫的危害是什么子。想到这里,我也就不再担心小五的安危。

一股股尸油的腻臭刺激着我的鼻子,又有视觉上的冲击,我差点忍不住吐了出来,赶紧把头转向别处。顿时想到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走出这个地方,居然还有心思挂念小五。

没想到冷美人竟一个人走到石坑边,眼神十分悲伤的看着已经腊化的尸体。陈三赶紧跑过去把她拉了回来,生怕她一个不小心会掉下去。

我虽然觉得冷美人有些不对劲,却又觉得女人见到这么惨的景象总会有些感慨,所以就没多问。只不过我潜意识里就是感觉冷美人有点不对劲。于是摇摇头,索性不再胡思乱想,扭头看大庆市羊羔疯哪家医院治疗比较好向墓室四周,想找找小五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这才发现四周墙壁上满满的刻着壁画。

刚进这墓室的时候我已经看见墙壁坑坑洼洼,还以为是因为年代久远,墓墙破落所致。再加上墓室中央的石坑太吸引眼球,更加不会注意墙上会有壁画。

虽然这几面壁画年代久远,却还是能隐约的看到全貌。墓室壁画通常会记载墓主人一生中几件最辉煌的事情,所以我观摩的很仔细,希望能从壁画记录的事迹推测出墓主人的身份地位。

第一幅壁画刻着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一块石头。

第二副壁画刻着一个男人站在一座高台上,手指着一座高山。男人的身后跪着很多人。

第三面墙上的壁画刻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小孩,男人的手里也拿着一块石头,作势要递给小孩。

第四幅壁画没有人,只有连绵群山。

看完几副壁画以后我直接就傻眼了,如果不是因为第一和第三幅壁画里都有男人手里拿着石头,我简直以为这就是普通的装饰壁画。因为第二幅和第四幅的壁画内容实在太普通了,根本没办法用来推测墓主人的身份。不过我还是习惯性的拿出笔记本和笔,把壁画上的内容画了下来。

虎子忽然“哎哟”了一声,我赶忙转头过去看了看,这小子在一边龇牙咧嘴的乱甩手,嘴里骂骂咧咧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走过去问道:“虎子你干嘛呢?”

陈三和冷美人见到虎子在这活蹦乱跳不知所谓,也走了过来。

虎子边甩手边骂:“真他妈倒霉,老子想坐下抽根烟,谁知道手往地上一按,满手都是玻璃碴。这要是一屁股直接坐下去,肛裂都算轻的。”

我心想你就胡扯吧,于是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抓起一把土,然后又缓缓吹一口气,看见土里果然有很多玻璃。心里咯噔一下,这里可千万别是聚阴养尸地。

本文来自小说《探龙点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