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星月】在水一方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穿越小说
有位佳人,   在水一方。   ……   婉转的歌声由伟岸的中年男子胸腔发出。晨曦中,他站在高高的海堤上,翘首眺望着大海,眺望着渔船,眺望着她。眼睛已被泪水遮蒙。   歌声乘着海风掠过海面,飞向海的中央。   也许是心有灵犀吧。此时的她,正站在床尾的网垛上眺望着海边,眺望着家乡,眺望着他--尽管她已下决心把他忘掉。   这时,东方飘来几缕马尾状的彩云。她看了一瞬渐渐升入高空的马尾云,联想到她与他的感情正像这些马尾云一样:剪不断,理还乱……   他们是在一次夜总会上认识的。当时看似从容、舒缓的舞姿,却无法掩饰她脸上写着的“重负”二字。为了减轻这种无力承担的重负,她鼓足勇气,颤声说出我“租了房间”的话语。这话让正在审视她的他大吃一惊,但为了弄个究竟,他还是点了点头,跟随她去了租间。   进入租间,递烟倒茶过后,她问他洗浴不?他摇头不洗。那--她站起身,做出欲解舞裙的动作--她的时间太宝贵了。想多招待一个是一个。不,他大手一摆,你坐下,咱俩谈谈。她坐了。他抽出一支烟,她为他点着。他猛吸一口,喷出一条长长的烟棍,问道:你这么清纯,怎么干这个?她赧红了脸,低头不语。他问了几次,她不作答,只是把头埋得更深了。他从西服内摸出一沓佰元钞,顺着茶几推到她面前,说:我没多带,这一千能撬开你的嘴巴不?她用狐疑的目光翻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他皱了一下眉头,说吗,你甭怀疑,我不是坏人,我只是想帮助你,保护你!说着,从口袋里掏出明片递到她手中。她接过来一看,好家伙:渤海电厂高级工程师!她不解地问了一句:那--你到这儿来干什么?他“哧”地一笑,工作劳累,家庭不顺,出来寻求点刺激呗,她瞅了瞅钞票,瞅了瞅名片,又审视了他片刻,觉得读懂了他,便抬起俏脸儿,长出了一口气,拿起橙汁饮了饮嗓子,述说起自己的身世和遭遇来:   爸爸开始是自己跑运输,挣了钱之后,在渤海市组建了一个运输队,不到三年,发达了起来。发达起来的爸爸开始拈花惹草,被一个年轻的大学生哄得鬼迷心窍,与妈妈离婚了,她和妹妹的生活费、学费还是由爸爸供。后来,爸爸遭了报应,在一次去石门做生意的途中遭遇了车祸,一命呜呼了。她与妹妹的学费便断了来路,只得靠妈妈一人面朝黄土背朝天地拼命劳作来供应。聪明懂事的她没有上高中、考大学,而是上了中师。中师刚毕业,她稚嫩的肩膀就担负起妹妹读高中的费用。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妹妹高中还没有毕业,妈妈因精神受挫和劳累过度患了严重的糖尿病综合症,再也不能下地劳作了。妹妹想放弃学业,她深知妹妹的天资比她好,完全能考上大学,执意让妹妹读下去。这样,妈妈医病妹妹上学的双重重担就全部压在了她一个收入微薄的弱女子身上。   她被压的实在喘不过气来了,便在一个双休日去了表姐家,想求表姐找一个兼职的工作 。不料,午饭刚吃完,找活干的事儿还没有来得及细谈,就来电话催表姐去搓麻将,打麻将成癖的表姐一抬屁股就走了。表姐走后,干佣资行当的表姐夫走上前献殷勤,说表妹的工作我包了,对于我来说这只是小菜一碟。纯真的她便在意念上依赖了表姐夫。说话中,表姐夫拿出一厅“椰风”打开盖让她喝,说她上火了,嘴唇开始干裂,椰风是泻火了。作为少女的她自然怕损害了自己的容貌,便接过来喝了几口。哪知喝后头脑晕眩,四肢乏力,更让他奇怪的是,迷蒙中春心却在骚动……醒来后,她发现自己失了身,便大发脾气,上去厮打表姐夫。表姐夫一边跪下来请罪,一边开导她不要声张:声张出去大不了你表姐跟我离婚,我不怕,我自己有能力养活小老婆,可你就不同了,你一个大姑娘,又是教师,你怎么见人啊?将来谁愿意娶你?说着拿出2000元来作为赔罪,安抚她千万别闹了。并开导她说,有了第一次,心里障碍就不大了,往下就可以留在你表姐的夜总会挣大钱了。你若只在双休日里干点钟点工,又脏又累不说,一天挣个三十、五十的对你而言是杯水车薪。她思忖再三,觉得自己反正不干净了,为了摆脱难以支撑的重负,她便加入了表姐的夜总会。除了双休日之外,上班时间每天下午放学后乘坐末班车赶到市里,第二天早上再乘早班车赶回小渔村--她任教小学的所在地……   天上的马尾云早已不见了,阳光闪烁着,天蓝蓝,海蓝蓝,上下一片紫光。鱼儿们被船头激得跃出海面,像一枚枚银锁在海面上不停地穿织。此时的她,触景生情,思绪不由地飞向了市北郊的武帝湖面。   武帝湖是她终生难忘的地方。春夏相交的一天,天气十分宜人。他开着游艇载着她在风光旖旎的湖面上穿梭游弋。慢点,我怕。她娇嗔着,腾出搂抱他的一只手,疾倏而轻柔地击打他的脊背,她一扫本来的恹态,高兴得像个天真的小姑娘。轻点,打折了腰到时候不中用了。他戏笑着,把艇速提的更快;他一改来时的学者风度,忘形的像个孩子。就打,就打,不说人话就打你!她干脆把另一只手也举得高高的,双管齐下,愈加起劲的击打起来。他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她“啊”地一声尖叫,整个身子压在她身上。他双手离舵,一翻身把她压在身子底下,趁机在她的俏脸儿上、粉颈上狂吻起来。其他的游艇见到这风景,都不再靠近,他们的游艇形成了一个孤岛。游艇被湖水荡漾着,他们沉浸在忘我的幸福之中,呢喃不休的燕语引来无数的鱼儿偷听……   夏日里,海上的天气说变就变,上午还是风平浪静,骄阳似火,下午即狂风大作,海云翻滚,继而洒落下阵阵细雨来。带着凉意的雨点,虽然打不到她的身上,但她总觉得自己的心脏也随着冷雨一块儿紧缩,这种紧缩,把他复杂的心境一次次压出体外,展现在眼前。   他对她的拯救、保护、关爱,使得她在身心上与他的距离拉成了零。暑假里,他向她正式求婚了。说只要她同意,他马上回北京离婚。她问他,你不是说你太太对你有恩吗?他说,嗯,我已经报过了。她说,不对吧,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嘛。他说,问题是,作为妻子,她不该总是对丈夫居高临下,颐指气使吧?我抗议过多次,可她始终不改。她又问,那,你的儿子呢?他说,儿子上大学,我供钱就是了。她低头不语了。她的心中掀起了恢廓而苦涩的巨澜:自进入花季以来,她憧憬中的爱情是美满的,幸福的。但命运偏偏给她罩上了一层难以挣脱的阴影,使她像一只迷失方向的小船,在激流险滩中飘荡,随时都有被掀翻和撞碎的危险,然而命运又没有完全抛弃她,在她喝了一肚子苦水之后,在一次意外的相遇中又让她的生命之舟驶入安全的港湾。他,像一盏航标灯,把她这只迷航的小船引入灯光闪烁的航道;他又像一团底力无尽的篝火,把她冰冷的身躯温热,使她的青春之火在心底重新燃烧;他还像一位宽容而严厉的兄长,将她放飞,又在放飞中站在更高的高度时时刻刻把她呵护……想起这些,她自己明白,应该毫不犹豫地投入他的怀抱。但,她却哭了,哭的失声耸肩。因为她又一次想起爸爸逼妈妈离婚的凄惨场面:爸爸竟然一脚踢倒跪着秧求他不要离婚的妈妈,又打了抱他后腰的她……妈妈是插足者的受害者,她和妹妹是插足者的受害者,甚至连爸爸本人也是插足者的受害者,难道自己还要扮演插足者的角色吗?不能,万万不能……她想到这些之后,觉得长痛不如短痛,是痛下决心分手的时候了……她停顿片刻,猛然转身跑到大街上,打“的”飞离了他。   回到学校后,她先给当村渔民二愣子打了电话,做了一些具体安排。接着,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这辈子曾经拥有过你这样的大男人我已经心满意足!请忘掉我吧!再见了!!!尔后把手机卡扔掉,拿了行装,跑向海边,极速登上二愣子的渔船,向遥远的蓬莱仙山驶去……   天黑了下来,细雨仍在下着。为了安全,二愣子将船停了机,抛了锚,然而她仍站在驾驶室里向外眺望:向前眺望一会儿雨幕中的蓬莱阁:又回头向后眺望雨幕中的家乡,望得久了,仿佛望见了高高的海堤,望见了站在海提上的他……几分钟后,她回过神来,责问自己:想什么来着?怎么这么没有出息?你到这里来究竟是为了什么?自责过后,她毅然离开驾驶室,下到船舱里去了。   哈尔滨治疗癫痫较好的医院是哪里武汉中医癫痫病医院?鄂州哪家医院能治癫痫武汉有治疗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