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海】买小柿子的今与昔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穿越小说
摘要:通过今昔买柿子的对比,反映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也隐形着现实生活所缺少的东西。    七月,炎热也干燥,感觉有火在燃烧,感觉心潮在澎涨。   早市,景象繁荣,人海涌动,瓜果蔬菜,叫卖声高。   跑完步,做完操,挤进人群逛逛早市,这是我入夏以来每天的必修课,这个市场太丰富了,丰富的不知买什么好,说实在的,天天逛家里也不缺什么了,每天顺手牵羊似的买瓜,买果,买菜,买日用品,甚至是裤头,祙子也在早市买了。   今天早上和往常一样,遛遛达达的我看一农民摊前摆着红绿一堆小西红柿,一看就不是用药催红的,根部还泛绿着,没太熟的粉红粉红。逐上前问价:“这小柿子真好,多少钱一斤?”答:“二元。”   说话间我上前蹲下挑挑捡捡,一个红一个粉的挑,嘴里还唠叨着:“不能全挑红的,吃不了,得挑几个困着的。”手里不停地挑着,感觉哪个柿子都好,哪个都向着我笑。过称交钱。一路走回家,进门直奔水池,把一斤柿子一股脑地全倒进去,一个一个地洗,看着手里新鲜的如露珠的小柿子,突然间一幅清晰的画面略过脑海,太真切了。   那是一九七四年吧,我十来岁,家住依兰县,爸爸得了重病住进了佳木斯医院,妈妈陪着护理爸爸,家里就留我们仨姊妹看家,姐姐大我两岁,弟弟小我两岁,理所当然地姐姐成了管家,妈妈把零用钱交由姐姐管理,姐姐把钱锁在柜子里,家里买粮,油,或是打个酱油什么的,姐姐就打开锁取出钱来去买。从不乱花一分钱。   有一天,我们小孩子都在外面玩,远远地看见菜床子(那时公家买菜的店铺)在卸货,一个大汽车上一筐筐的往下搬,我撒腿就跑去看,呀!小柿子,小柿子啊!我又急忙掉头往家跑,没进门就喊姐姐:“姐,快点,菜床子来柿子了,红红的可好了,给我钱,我去买”没想到,大夏天姐姐一句话泼了我一头的冷水:“不行,不能买!”“为什么不能买?咱妈不是把钱给你了吗?”“可妈说这是买菜、买粮的钱,再说了,爸住院咱们不能乱花钱。”我一听傻眼了,可怜巴巴地跟姐说:“姐,我想吃,才五分钱一斤,你不想吃啊,小子(我弟)你是不是也想吃?”小弟说:“嗯,我想吃。”“那也不行,我们必须省着花钱,我不想吃!”姐姐说话很干脆,一点余地都不留。可是那时我真的是很馋那个柿子,脑子里全是一筐筐的柿子倒进菜床子地上的情景,无奈无论怎么说姐姐就是不给钱,小弟跟在我屁股后面,一个劲地说:“二姐,咱少买点吧,多便宜啊!”“就是啊,姐,五分钱一斤,二毛钱能买一盆啊!求你啦!”我近乎哀求姐姐了,但我真佩服姐姐的老猪腰子,太正啦:“不行,不能乱花钱。”说完把钥匙往兜里一揣走人了。我和小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小弟的眼神在问我:怎么办,一会就抢没了,吃不着了。   我这个急啊,柿子还没卸完,排队的人都挤上台板了,一个夏天爸爸住院,我们什么也别吃了,平日里我和姐、小弟都是上菜园子里摘茄子吃,可生茄子哪有红红的柿子好吃啊!情急之下,我对弟弟说:“你看着门,姐回来你告诉我,小弟答应一声就往外面跑,站在大门口给我放哨去了。那时家家都有一对柜子摆在屋里,柜盖是上开的,我那时可能是真馋的不行了,迅速地跑到厨房拿了个锅铲,然后一个手掰柜盖,一个手把锅铲插进柜盖的缝里撬,一会功夫就撬开了,快速地在里面拿了两毛钱,又用最快的速度照原样盖上柜盖,跑到厨房扔下锅铲,拿起一个盆,撒腿就往菜床子跑,一边和小弟说:“你等着,我买去!”那跑步的速度可谓是百米冲刺啊。   跑到那一看,卖菜的服务员,一撮子一撮子的往称上撮,这么一会功夫,柿子就剩底了,我挤上前去高高地举着那两毛钱:“阿姨我买两毛的,给我两毛的!”那个阿姨可真好,可能是看我小孩子挤得可怜吧,在柿子没卖完之前,一手就把我的钱拿了过去,往钱匣子一扔,转身就贴地皮用撮子给我撮了一撮子,连土带烂的全上称一称,扒拉下去几个,哗一下倒进我端着的盆里,我这个高兴啊,又一遛小跑回家,和今天一样直奔水管,放水就洗,然后往炕上一放:小弟快吃,一边我嘴里已经塞进去一个柿子了。小弟一直在后面跟着我,姐也不知什么时候跟在了我的后面,当我们仨狼呑虎咽地吃着柿子,一边说着:真好吃,真好吃时,谁都忘记了这钱是我偷着撬开柜盖拿出来的,其实姐姐也是孩子,她也和我一样好想、好想吃的。姐姐什么也没说,她和我们一起一口气把一盆柿子吃了个净光。   而今再也不用撬柜盖拿钱去买柿子了,原来一撮子一撮子的柿子,现在是一个一个的挑,时代不同了,国家昌盛了,老百姓不用排长队去买菜了,菜篮子里装的全是千挑万选的精品菜,这带着露珠的小柿子我怎么也不会一口气吃个净光了。 河南哪里治疗癫痫病治得好云南治癫痫病好医院武汉中际医院招聘影像B超医生哈尔滨儿童最好的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