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文章内容页

【酒家】那年的那些事(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穿越小说

01

在办公楼的走廊遇见江,我猝不及防。他的诧异,一如我的诧异。他眼镜背后的眼睛,微微地闪动着。他背着一缕光站着,那光折射着,打到了玻璃上,又返回他的眼镜上,镜片上闪着光。我看见了镜片上的光芒,他眼睛里闪动的微光,模糊不见。

他变了。中年人了,岁月的刀不肯放过任何人。本来近一米八的个头,因为身体的发福,显得矮了些。将军肚微微地挺着,白色衬衫上的银色领带,打得一丝不苟。头发,稀疏,显示出“地方财政”告急了。

我静静地看他。他笑着看我。他不是少年时的他,我已不是少女时的我。“你变了还是没变?”他的问话让我笑了。“岁月的杀猪刀对谁都一样残忍。”我回答。“是啊是啊,自从高考结束,我们没有见过,多少年了?对了,那年你十七岁,我多大来着,十九,好像十九。”他的记忆从来比我好。“小钱,我遇见老同学了,你到县领导办公室将我的意思传达一个,今天下午的汇报晚上听。”他在安排工作了,完全没有了刚才和我说话时的和气,那种高姿态,让我有了丝丝的厌恶。他的秘书小钱匆忙走了,几个围着他的人还在围着他。他看不见那些围着他,戴着假面的人谄媚的笑。

“我们找个地方坐坐?”他问我。说这话时,小心的样子。他窥见了我眼中不愿意藏匿的那缕冷漠的东西。“我还没有下班。”我冷冷地回答。“不会耽误你工作,就是想和你叙叙旧。”他的语气一如那年的卑微。我突然有些内疚了。时过境迁,沧海桑田,在颠沛流离的尘世里,他的过往只是一缕吹散的云烟,我又何必给他不如意。

“嗯,等我五分钟。”我冲他一笑,转身进了办公室,和同事说了几句话,关了电脑,拎着包走出办公室。他依然站在原地没动,像一个听话的孩子,我很想笑,却没有笑出来。他还是让人可怜,虽然二十多年过去了,我还是可怜他。

我的脑海里闪出了那年他的样子。

02

那年,我从Y县转学到H县一中,上高一。他与我同年级却不是同班。我当时是年级里年龄最小的学生,自然对男男女女恋爱的小心思也不懂。我能记住他,是因为他的篮球打的非常好。那时,他的三大步上篮,迷倒过一片女生。只要有他奔跑在球场,总会围观着一群女生,鼓掌、叫好。我不会专门去看他打球,只是偶尔经过,站在球场边缘看上几眼。那时的我,沉溺于武侠小说的境界中。常常想,如果可以穿越,如果星云能够流转,我该是一个有点小小邪性的侠女。

也许是我的陌生,还有我的瘦小,他见到我总是多看几眼。有一次,我恰好经过球场,又站在了球场边缘,可我还没站稳,篮球便朝我飞过来,眼看要打到我头上了,他几个健步飞奔,替我挡回了篮球。我惊魂未定时,他只是淡淡一笑,说了句“新来的?”我忘记了点头,只是看着那飞远的篮球。从那件小事故后,我没有再去篮球场。为我挡球的他被我遗忘。

高二那年,三月,开学后的第二周,我们班来了新生,一个叫小豆的女孩儿。我只记得她很漂亮,眼睛圆圆的,大大的。除了眼睛,我不记得她的长相了,只是每天来上课,她嘴唇涂抹着的口红,依然妖娆在我的脑海里。她的到来,为我们班增添了别样的色彩。其它班的男生来我们班勤快了。下课,班门口围着人,有的直接进来,坐在小豆坐位的前后,找她搭讪。男生搭讪的方式很相似,也很特别,都是故意拉拉你的头发,或是将你的某样东西偷偷藏起来。每天小豆都忙着找书、找笔记本,或是其它什么。小豆一面表现的很讨厌那些男生,又一面在女生面前炫耀男生偷偷夹在他书里的情书、纸条、小礼物。江也不例外,是小豆的崇拜者。

那时,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懵懂,我看不懂这些女生男生为什么经常往教室后面的小树林跑。而江,也一如既往地在篮球场上奔跑。江以为小豆喜欢他,是在一场篮球比赛上。

那天的天空,格外的蓝,我独自找了个角落,看着古龙的武侠小说。天地外的一切,都被我屏蔽在剑气之下。本就不太喜欢体育的我,一场篮球赛根本吸引不了我。那天发生的事是我事后听说的,听说那天小豆约了几个关系要好的女生,自觉组成了拉拉队,为江他们加油。江在那场比赛中担任一中篮球队长。结果,一中赢得了比赛。小豆买了一束鲜花在众目睽睽下,送给了江,最后给了江一个拥抱。在江的耳边大声说“我喜欢你!”这在当时,真的是爆炸式新闻啊!虽然老师们并没有在意,江却当了真。

那天,江和小豆成了学校明星级的风云人物,出双入对。我也是在那场比赛后才知道了江的名字。

03

江正沉浸在小豆的柔情蜜意里,还没回过神来,小豆却给了他当头一棒。

比赛后的第二天清晨,我骑着脚踏车刚跨进学校的大门,便看见学校公告栏前围着一群学生,有的窃窃私语,有的捂着嘴笑,露出鄙夷的样子。有的大声讨论,指责着什么。有的直接发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旁边的同学,同学指着公告栏说“情书。”我问“谁的情书?”女生不屑地指了指公告栏“写给你们班小豆的。”我挤进公告栏,并没有看情书的内容,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看见了江的名字。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小豆干的。我只是翻看了一下,转身离开了,事不关我,自然也没什么感觉。

我将脚踏车放在停车棚下,踏进教室的那一刻,我看见了小豆正洋洋得意地说着她的“杰作”:“昨天,他把情书别在我脚踏车把手上了,哼,他以为我当众说喜欢他就真的喜欢他吗?我只是逗逗他的。你们知道吗?他每次见我就脸红,他每次买冰淇淋都只买一个,他说不喜欢吃,我明明看见他舔自己的嘴唇,很想吃的样子。他家很穷,我怎么可能喜欢一个穷鬼呢?是吧!”说着,她“咯咯”地笑着,“哈哈,这样的穷鬼居然有女生喜欢,我今天就让那些喜欢他的女生看看他写给我的情书……”

我真的为江感到悲哀,对小豆的行为不耻,我默默回到座位上。那天,我看见了江,他的眼神失去了光彩,很空洞。目光有些呆滞,反应有些迟钝。他走在校园里,落寞占据了他的身体,角角落落,都是学生的指指点点。他不再和任何人说话,沉默着,他将自己埋进了书本里,篮球场上再也不见他的身影。而他身上那份倔强,却支撑着他,他依然将背挺直。他的学习突飞猛进,成了全年级第一名,各科成绩名列前茅。我常常看见他独自去那片小树林。那时的我总是感觉他像武侠小说中的剑客,行走在落日、斜阳、孤独、冷酷中,像一个独守寂寞灵魂的歌者。

04

自从小豆将江的情书贴在公告栏后,校方对男女生的交往看得更紧了。随着天气渐凉,小树林的热度也下降了。秋天了,小树林更是无人问津了。有的只是江独自捧着书的影子,还有我,偶尔去那里转转。小树林里,有石凳,落满尘土、枯叶。在树林深处,有一个,只有一个长条石凳上没有落叶,没有尘土。那是江常坐的。因为凳子干净,我也偶尔坐坐。我每去那里,都有一种寻得喧嚣里片刻静谧的皈依感。我去小树林,从没有与江遇见过。如果说遇见,秋将尽的那天,该是第一次遇见,也是最后一次。

高三第一个学期,已经过去近四个月了。同学们已经淡忘了江和小豆的那场“情书风波”。人就是这样吧,习惯遗忘,习惯用新事物遮盖旧事物。时间会让一切风烟俱净,如果再想起,也是云淡风轻,再也没有波澜了。小豆一如既往地挥霍着自己的美丽,她总是对班里的女生谈起将来,要嫁有钱人,我不懂有钱人有多好。江一如既往地孤独、寂寞,一如既往地颓废、沮丧。

周五下午,党团活动日。班里的男生女生各忙各的。因为是自由活动,班里进进出出的,本班的,其它班的,闹哄哄的,我想寻个地方清静清静,小树林成了最佳选择。我抱了一本书往树林走,秋萧瑟,树叶枯萎、凋敝,落了厚厚一层。几片树叶,挣扎在枝头,不肯飘落,风一吹,瑟瑟发抖。我踩着树叶,沙沙地响,松软的,无力的落叶,一春一秋,便是一生一世的疏离。我慢慢往小树林深处走。那条石凳上躺着江,他就那么手臂枕在头下,仰望着天空的白云。

他也许听见踩踏落叶的声音,一跃而起,看见我,怔了一下。“天挺冷的,怎么不在教室待着。”他干瘪瘪地说。我看见他无神的眼睛,以及憔悴的面容。我开始可怜他。我没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垂下了眼睑。片刻,我说“你还在意那封情书?”他低下头,瞬间,我看见他的眼睛有潮湿。“我累了,不想在意任何事了。”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显得那么虚弱、无助、卑微。原来,一切的坚强都是假装的。他好可怜。我的眼睛也微微潮了。

原来,人的内心是脆弱的,无论他的外表有多强大,当一计重棒打下,超过了他外表的强大时,他内心的城堡就会轰然坍塌。“有什么想说的,可以说给我听,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静静地说。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望着秋天萧瑟的树木,还有高高的天空。“我也会如这些树一般长大,长成参天大树。”他喃喃地说。

那次后,小树林里,我很少遇见过他,在校园相遇,也只是微微点头一笑。高考后,更是没有他的消息。小豆在高考结束后,也仿佛在人间蒸发了。只是今天再见他,看他的派头,身份是不一般了吧。我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小豆,那个将他的情书贴在公告栏的女孩儿。

05

我和江坐在一家西点屋里。他点了一杯咖啡,我要了一杯清茶。他搅动着咖啡,杯子与咖啡勺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我们相互等对方开口,可是谁也没有说话,最后,我还是先说话了。

“你还记得小豆吗?”我问他。

“怎么会忘记,那封情书,是我的第一封情书。那封情书后,半生已过,我再也没有写情书的勇气。她不但扼杀了我刚刚萌芽的情感,还无情地毁灭了我的勇气。”说这话时,冷冷的,没有任何表情。听似有恨,语气却无比的苍凉。我叹了口气。

“后来你见过小豆吗?”我又问。

“没有,但我却能听到她的消息。”他低下头。

“你还是在意她的。”我说。“她还好吗?”我问他。

“她大学毕业后,如愿以偿地嫁给了一个有钱人,可是有钱人是靠不住的,没过几年就离婚了。离婚后,她又嫁了,三年前又离婚了。唉!”他叹息。我无言!

我抬眼看窗外,夏已浓,绿叶、花蕊,各自热闹。秋来时,也将各自凋敝……

癫痫病到底能不能治好?济南看癫痫去哪家北京哪里有癫痫医院青岛治癫痫的医院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