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江南烟雨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耽美小说
昨晚,娟子做了个奇怪的梦,她梦见离家不远的地方,那个陪伴自己多年的荷塘竞相绽放开满了耀眼的花儿。而她由于经不住满池的诱惑,独自划着停靠在岸边的小船,惬意的在荷花丛中自由穿梭。本来她人就长得比较漂亮,在无数鲜艳荷花的衬托,加上多彩阳光的映射,那美直折煞了四周的风景。如果时光能够倒流,衣炔飘飘,当绯红的脸蛋儿写满诗意,那滞留在人间的四大美女,想着也会生出几分嫉妒的心来。许是划得时间太久的缘故,隐隐地自她额间开始沁出一些迷人的香汗。想着该把船儿停在岸边,好好歇息一下。怎料在即将到达岸边的时候,遁着视线追寻而去,她发现岸上不远处一棵树下,一张陌生的脸正傻傻地望着自己。大概树下的人知道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于是便将不大的脑袋缩了回去。在内心的懵懂驱使着自己前去探寻什么的时候,她开始试着向之前那棵树慢慢地靠近。然而,正当自己与树儿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咋样只有仅仅一步之遥的距离时,她那张绯红的脸忽然感觉有种滑滑的味道。好像还带着点儿痒痒的意境,在这个意境几乎抵达她身体的每一根神经后,终是忍不住了,她这才从梦里醒了过来。
   蓦地,睁开有点儿迷蒙的睡眼,娟子有些想哭,也有些想笑。原来,昨晚睡觉她倒在床上看着一本琼瑶前辈写的言情小说,不知不觉中竟睡了过去。因为一到周末她就会有懒床的习惯,在她还未睡觉之前,父母曾叮嘱过一定要将门关上。这不,她们家养了多年的大花狗,因不安于狭小的范围开始在屋里乱窜起来。说来也奇怪,如何有效的治疗癫痫?它谁的屋子不进,偏偏选中了娟子那个小小的空间。你瞧,这个大家伙儿正站在床头用“色眯眯”的眼神看着对方,它那并不是很光滑的舌头,肆意舔着娟子的脸如同在爱抚自己的伴侣一样。或许这是一幕现代版的人狗情未了,但她清楚所有的一切都是虚无缥缈,不切实际。她很明白大花狗的用意,它哈在空中的气体仿佛在说:“偶的小小美女主人,别再睡了,太阳都晒到屁股了!”
   看见自己的小小美女主人醒了,大花狗也就不再舔着娟子那张害羞的脸。它知道自己的意图已经达成,随后就像一位旗开得胜的将军转身面对台下无数的观众,等待那梨花般的夸耀向自己“无情”砸将过来。窗外,这时已经有几缕调皮的光线映入眼帘,一群偶然经过的小鸟停在不远的树梢上尽情唱着快乐的歌。伸了伸懒腰,穿上自己心爱的迷你花裙,再对着镜子细心的打扮一番,娟子那流露着自然的美一下便跃然纸上。屋里母亲此刻正坐在自家的沙发上绣着她最爱的旭日东升,父亲由于今天单位上班所以就没在家。啪嗒啪嗒,随着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出于好奇母亲向着音源的地方望去。当她望见那个熟悉的身影时,脑海里闪现这样的话语:“哟,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怎么一直爱懒床的人儿,今天居然破天荒的起了个早?”她本来是想去问个所以然的,奈何双手又开始情不自禁的在那副自己喜爱的十字绣上辛勤耕耘着。
   “妈,咋没鸡蛋了?”娟子在冰箱里搜索了一番,想必是没有找到自己所期盼的东西,于是她走到母亲跟前轻声地问。
   “哦,城市里的鸡蛋不好,我听大家说里面加了什么试剂,吃了会对人体构成威胁。这不,前一个小时,我刚给你乡下的三姑打电话,让她帮忙收些土生土长的鸡蛋,明早儿就拿去。”母亲听了,便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娟子。
   “啊,还有这种事情,那会不会咱们吃的蔬菜,哪天也会落到这个地步!”母亲最后一个去字刚从嘴里吐出来,娟子随即一脸惊愕的讲。
   “哎,这个谁能说的准,咱又不是预测专家!”母亲一本正经地样子。
   娟子觉得母亲刚才的话挺有道理,也就没有再去打扰对方。可现在肚子正咕咕的作响,总不能亏待自己的肚子吧,于是她索性到离家不远的小卖部买了点儿面包便往回走。谁知,在一个不起眼的拐角处,有人冷不丁的与她撞了个满怀。这不撞不好,一撞就出问题了。其实这问题也不是很大,只是那个行色匆匆的人,将娟子刚吃了一点儿的面包弄到了地上。这还不算,那人的脚印就那么硬生生的落在了上面。原本娟子是指望着用这面包充饥的,不料却被那人给搅了局。再者,自己又穿着高跟鞋走了如此一段的路程,想着之前的种种,显得有些娇弱的她顿时开始火冒三丈起来。
   “你这人怎么回事儿,走路连看都不看吗?”娟子突然提高着嗓门儿这样说道。
   “这位美女,算我怕了你了!”那人讲完,就从裤包里的皮夹子拿出一张一百元的钞票递了过去。
   或许是娟子正在气头上的缘故,她恁是硬着头皮将其握在手中。那人也没再说什么,转身便径直离开。“咦,怎么有些感觉不对,往常如果发生这事儿的时候,对方应该会跟自己争论得面红耳赤,今天似乎并不太合情理,难道对方有十万火急的事情要办?”娟子心里这样想着,脚步却开始鬼使神差的迈了开来。“不对,咱这样可是在跟踪别人,电视上说了偷偷摸摸的跟踪别人不好!”娟子忽然想起了什么,她本来是要停下脚步的,哪想脑海里翻腾的东西瞬间来了个360度的大转弯。“哼,谁叫他那么没礼貌,连声简单的对不起都不讲,要怪就怪他自己。再说了,光天化日之下,咱一个女孩子的走在大街上一定能吸引众多人的眼球,谁会吃饱撑着把个跟踪二字强加在她的身上,如果非要这般只能说那人是瞎了狗眼,一点儿都不懂得女人们的心思!”在心思两个字刚刚随风而去的时候,娟子又继续行了下去。“呀,人呢,怎么不见了,刚才不是还在……”当对方突然消失在娟子的视线,她便心急火燎的四处搜索着关于他的信息。饶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她在一家医院的门前发现了那人的踪迹。“嗯,他来这地方做什么,难道他的家人生病住院了?”基于这个心底的疑惑,娟子随即加快了脚步,仿佛如果自己慢了那么半拍的话,就会错过一场别开生面的约会一样。还好,时光老人给她留下了充足的空隙,两边平行的电梯都还没有下来。这不,那个令自己生了几分好奇的人儿,正在右边默默地等待着。
   5,4,3,2,1,随着电梯在下行的终点牢牢停住,门开了,从里面走出十余人的样子。趁着这个空当,娟子迅速地挤了进去,当然那是在她确定对方已经进入而所做的举动。依然记得,他在六的数字上轻轻按了一下。期间也有走走停停,终于到了六楼的位置,她内心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不知道对方将去向何处,于是只好放慢脚步尾随其后。她记得那人进的是605号房,在门的上面俨然写着重症监护室几个大字。在她想去探个究竟的时候,里面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也是这突来的音色,娟子的心头马上为之一振,因为她知道这一定是对方的亲人或者恋人什么的,永远离开了人世。“我是不是不该来这种地方?”见着此景,娟子开始反复地叩问自己,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行为显得有些冒失起来。悲伤的画面她自然不愿意多看,再说两人毕竟只是萍水相逢,她也找不出任何理由让自己留将下来,所以只好转身离去。或许大家会说,如果以后她想去找对方咋办,这个问题其实并不用担心,既然他们能够在那里遇见,相信对方一定会再次出现。出了医院,娟子便踏上了回家的路。走着走着,突然听见背后有人在呼喊自己的名字。她习惯性地回过头来,看看四周并没有熟悉的人儿,想着可能是自己刚才听错的缘故,于是又迈开了脚步。数来也就走了不到十米的距离,突然从她身旁窜出一条人影来。“哇……”先闻其声,后闻其人,本来娟子是想与对方“大动干戈”一番的,但随之又把这个念想强迫自己给拉了回去,因为站在她面前的不是谁,正是与自己一块儿长大的好姐妹晴儿。
   “你这个死丫头,可把人家吓坏了!”这时,娟子半开玩笑地讲道。
   “呵呵,想让咱跟你道歉,前提是要追上咱,不然没门儿!”晴儿也没生气,她吐了吐舌头痴笑着说。
   “坏晴儿,破晴儿,人家不跟你好了!”原本娟子是想上前去追的,无奈自己穿着慢得要命的高跟鞋,出于安全的考虑只好作罢。
   “咱们的大美女,还是言归正传吧,对了,你吃早餐了没?”晴儿明白凡事应当适可而止,于是她关切地问了起来。
   “还没有,你呢?”娟子听了,随即反问。
   “那好,前面有家风味独特的小笼包子,要不咱们去品尝一下?”晴儿用征询的语气说。
   “嗯,好的!”娟子不加思索地回答。
   既然大家意见一致,于是两人索性朝刚才说的那个地方走去。店里的伙计见着她们,就热心地问了起来。或许是这里的味道确实不错,也或许是两人早上确实没吃东西的缘故,她们一人点了一笼,和着那并不是十分浓稠的稀饭开始狼吞虎咽。谁知,快吃到一半的时候,晴儿突然像根木桩一样愣在那里,一动不动。“咦,这丫头,真奇怪,怎么不吃了?”这情景被娟子看在眼里,她刚想去问个明白的,怎料对方已经附耳过来。“糟了,今天出门儿忘了带钱,娟子你带了没有?”一听这话,娟子随即回忆起之前那张无意中得到的百元大钞。可是这下惨了,那张钞票现在早已不知所踪,她连钱是怎么掉的一点儿印象都没有。渐渐地,她开始愁眉深锁,从她表情上的变化晴儿立马知道了答案。该怎么办,莫非两个女孩子要吃上传说中的霸王餐不成,天哪,这,这是什么逻辑?也是这个突来的尴尬,两人早已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没了先前的兴致,此刻她们有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心都快要跳了出来。然而,有时候事情就是那么凑巧,在她们一筹莫展之际,一个穿着粉色花裙的女孩向这边走了过来。
   “你们两个好坏,连吃东西都不叫咱!”说话的是兰儿,她和两人是高中三年的同班同学。由于大家性格上比较合得来,故此开始有了更深层次的接触。这不,她一面讲着,一面降低身姿坐了下来。
   “呵呵,你这丫头,说话总是不饶人!”娟子见了,半开玩笑的说。
   “哟,咱们的大大小姐,我们给你赔不是了行不?”在娟子那个不字刚从四周散开,晴儿随即接过话来。
   “好啊,咱肚子也饿了,就罚你们请咱吃一笼包子吧!”兰儿说这话时,脸上露出惬意的笑。
   怎么说呢,一笼包子其实也不算贵,可刚才的问题还没解决。就娟子和晴儿来讲,以她们之间的关系,即便是兰儿现在让两人请自己吃个十笼,八笼的也不在话下。然而,今天的情况比较特殊,因为两人确实没有带钱,这已经成了铁一般的事实。不过,还是晴儿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在兰儿吃完了那一笼包子之后,竟提高嗓门说:“哇,兰儿,你真行,要不干脆把帐一起付了算了!”这时,娟子听出了话里的玄机,她傻笑着讲:“兰儿,这回可真谢谢你了!”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两人竟不约而同地向兰儿做了个鬼脸,起身便径直离去。面对这突来的一幕,兰儿还真的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是现在两人都已经走了,如果自己不付账的话,店老板一定会让她有好果子吃的。付了帐,补了钱,兰儿越想越气,今儿个两人是怎么了,咱们一向没什么过节,为何却把自己玩得团团转。正当她思索这些的时候,娟子和晴儿出现在她的身旁,她们各自拉着兰儿的一只手傻笑着。
   “好了,咱们的兰儿小姐,别生气了行吗?”这时,娟子如此说道。
   “其实,今天咱们也是迫不得已!”左边的晴儿一本正经地讲。
   通过三人一系列的对话,兰儿得知了一个最重要的信息,娟子和晴儿之前的举动确实是迫于无奈。既然现在所有的都已明了,那深藏在她们心中的结也就算是彻底融化了。六月的天,是个多雨的季节,刚才还是万里无云,如今已是黑压压的一片。本来三人决定去附近的公园走走,也是这个原因大家都没了兴致。抬头望了望低得不能再低的云朵,那漫天翻滚的身影像要将整个世界吞噬。天空出奇的黑,黑得将所有人的视线笼罩在一片恐慌之中。这时候,她们周围的人脚步已经刻意加快。他们不为什么,就为了不被这突来的雨儿淋湿双眸,要知道落汤鸡这个词语可是不怎么好听。看着这个情形,娟子只好辞别两个好姐妹。尽管一路上她在默默地祈祷,豆大的雨依然被一阵风带了过来。滴答滴答……娟子记得这是雨儿撞击屋檐的声音,想着现在躲也躲不掉了,她只好硬着头皮一路走着。雨儿仿佛并不怜惜她娇弱的身体,一滴一滴的砸在了娟子那件迷你花裙上。话说就有那么凑巧的事儿,在她刚迈进一条悠长小巷的时候,不远不近地看见前方有个撑着油纸伞的女孩迎面走来。
   “咦,这不是风轩吗?她怎么会在这里?唉,谁管她三七二十一的,目前还是躲雨要紧!”娟子这样胡乱地想了一通,她知道自己的救星来了,于是便向对方靠了过去。
   “这家伙,怎么没带伞?好在有我,不然她准成一个落汤鸡!”这时候,风轩也认出了隔着自己不远的人的面孔,在落汤鸡三个字刚闪现于脑际的瞬间,她在心底偷偷地笑了一下。
   “嗯,咱今天真走运!”这是娟子走到伞下,以俏皮语气说的话。
   “娟子,大小姐!那你准备如何感谢咱呢?”风轩见了,调侃地讲。
   “那好,咱就以身相许吧!”娟子说完,象征性地做了个鬼脸。

共 21426 字 5 页 首页1234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