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韵】杨树魂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小说
摘要:大杨树就是老师的化身,与其说他培育了祖国的栋梁,不如说他就是祖国的栋梁。是他支撑起我们几代人的脊梁!    一   2019年植树节,是县老年大学春季开学第一天。我夹着写好的教案走进校园,一眼望见校园里的两棵大杨树,粗壮笔直挺拔的树干,庞大的树冠无私无畏地伸向蓝天,杨絮纷纷扬扬,恍惚间我看见三十多年前,原教师进修校王华隆老校长,从门楼一样的两棵树间走出来。我定睛细看,白发苍苍,精神矍铄,真是我们的老校长!揉一揉眼睛再看,树下的老人却幻化成一缕阳光。   我的记忆回车,思念的洪水,倾刻间泛滥成灾。三十多年前这里是教师进修学校,这两棵树就是王华隆校长带领我们栽下的。我想起了他的笑容,我想起了他栽树时说的话,我想起了我36年教书生涯与他千丝万缕的缘分,我想起了2017年5月,老师离开这个世界的前夕。他身体不好,还硬挺着,亲自给我送来了他的自传《我的教育生涯》,令我遗憾的是我不在家,错过了最后一次见面的机会。等我见到那本书时,他已与我阴阳两隔。捧起老师的书,翻开首页,熟悉的字体映入眼帘,“请小燕先生雅正!王华隆”。看着老师的真迹和殷红的印章,隐隐约约是与我诀别。瞬间泪如雨下。我大儿子收的书,他描述说,一位白发苍苍的老爷爷,拄着拐棍,走路颤颤巍巍,从怀里掏出一本书,说是送给我的书!我捧着书躲进书房。翻开书,上面的文字却怎么也看不清。索性合上书,放起来不去读,但这本书一直在心头萦着绕着。我几次打开微博想为老师写篇文字,未曾开笔泪先行,思乱如麻,无从下笔……   等我平静下来,再次捧起这本沉甸甸的书,一页页读下去,老师的人生逐渐明朗。他生于烽火骤起的1937年,经历了颠沛流离苦难的童年,青年时发愤读书,与共和国共成长,在教育事业的岗位上敬业耕耘了50年。这本书里,盛满了亲情,友情,师生情,同事情。各种证件荣誉证书,记录了老师不平凡的一生中,为教育事业,做出的突出贡献。再仔细欣赏书页中,老师大将般风度的遗像,对他的刻骨铭心的记忆,一幕幕出现在眼前。      二   1978年春天,我在解峪中学上高一,学校抽我到长直中学学习体操。开课前,教练告诉我们,教育局局长王华隆,从县城赶来给大家讲话。话音刚落,门外健步走进一位高个子,宽额头,戴着黑边眼镜,身着蓝色中山服的中年男子。他文雅、沉静、干练,特别是他那能定乾坤的眼神,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1983年冬季,各联学区抽教师培训,我在其中。他站在讲台上,没有官老爷的架式,也没有拿稿:教师的职责,教师的道德,教师与学生,教育与方法……侃侃而谈神采飞扬。整个教室时而鸦雀无声,时而掌声雷动。他的逻辑思维,他超常的记忆力,他的博学多识,都让我敬佩万分。我坐在第一排,认真地做着笔记,他注意到了我,从此记住了我的名字。   四年后我有幸成了他的学生,教师进修学校民师班的学员。开学的第一课是他上的。让我咋舌的是,他没拿名单,站在讲台上点着人头直呼其名。等他把目光投向我,我感觉到那是两束温暖的阳光,他点到我的名字,我心跳加快,一股感佩的暖流传遍全身。当年我已结婚生子,两个春夏秋冬,就在这座学校度过。他是校长,又是老师,教《心理学》课程。两个年级每班一周四节课,课前十分钟,他就衣冠整洁,精神抖擞地站在教室门口。只要轮到他上课,我就期待着他早点走进课堂。他拿着备好的教案,但我发现他从不照本宣读,有时教案放在讲桌上翻都不翻。在常人看来心理学课程,是枯燥无味的,而他讲课口齿清晰流利,语言幽默风趣,理论知识与实际教学融为一体,大道理都软化在案例分析中。一天他把教案落在教室,我翻看了,那是一整本书写工整,笔体苍劲有力,内容井井有条的教案。我在心里与他讲课的内容进行对比,教案与教学流程几乎分毫不差。我惊讶了,老师每节课前都已成竹在胸!他是在设身处地,以他模范的行动,潜移默化地塑造着一代教师的灵魂啊!   他的言行真正地影响了我。后来成了我教育学生的法宝。几十年教学中,数不清的课堂,我从不打无准备之仗,课前吃透教材,认真写教案,不迟到不拖堂,形成了我的教书风格。皆因在师范学习中,让我深深懂得了,老师就是学生面前镜子里的模特,你的人品就表现在举手投足中,一点一滴都会影响学生。   那时候民师班转正是有指标的,学员一脚门里一脚门外,最终得按成绩论定。现实残酷,竞争异常激烈,大家暗暗较劲拼命地学习。我基础是比较差的。为了方便学习,我住在校外。我的习惯,也可说生理个性吧,我晚上记忆力好,早晨脑袋里是一锅酱糊。许是晚上下贼工熬夜太多,早读时间我不是迟到,就是在教室里瞌睡得一塌糊涂。特别是冬季,天越冷我瞌睡得越香,同学幽默地叫我“狗熊”。给我起这么个不雅的绰号,我只是报之一笑,因我明白这指的是我像狗熊一样“冬眠”。有一天早上我又迟到了,校长就站在校门口,很明显是查过早读在等我。但他没有批评我,只是目送我走进教室。百十步的距离,我犹如芒刺在背。偷偷回头,和他的眼神相遇,那是一位父亲,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只这一瞥,我像触了电,虽是寒冬我脸上手心都出汗了。有一天他去查早读,我又爬在桌子上睡着了。一日之计在于晨呀,一般老师肯定不能容忍学生这么不努力的。老师却摆手示意没有让同桌叫醒我。后来我明白了,那是老师不想让我尴尬,给我留着自尊和面子。他找我谈心,没有直击我存在的问题,而是以商量的口吻,要我分析一个心理学的案例。我一看,这正是我近期的行为表现呀!我敞开心扉,毫不隐瞒地告诉老师我的真实情况。老师的眼神不再犀利,他以和蔼的目光会心地看了看我,然后一个劲地责怪自己,说对我关心不够,甚至有藐视我的行为,向我道歉。那一刻我惭愧感动交织在心头,眼泪盈满眼眶。我瞬间明白了一个道理:老师对学生不能盛气凌人搞一刀切,尊重学生的个性心理,因材施教是教好学生,提高教学质量的重要因素。      三   从此我对《心理学》课程更加重视,我的书页上写满了笔记和感悟。每一章节的案例分析,我写在纸片上粘贴在书页上。课堂上老师的问题,我对答如流,成了老师最得意的学生。心理学上的一些麻筋的问题,老师经常与我交流,他时不时还翻我的课本,欣赏我的课堂笔记,表扬我不惜书,惜的是知识,告诉我们,读书不动笔墨不算读书。有一次老师出模拟测试题,用了我挖掘教材写的案例。我以满分的成绩赢得老师满意的笑容。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心里给自己鼓掌。一门课带动了师范学习的全课程。我满怀自信地走进毕业考场,以优异的成绩成为公办教师,心湖里荡漾着对老师的感恩之情。   在《心理学》课堂上学到的东西,几十年多少次解决实际问题,已无法列数。心理学家认为:赞美是一种鼓励,是一种兴奋剂,一种认可,一种肯定。多一种鼓励,就少一个背离者。“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中蕴含的哲理,运用到成人身上可以,但运用到学生身上,就不一定是特效药了。有一年我接手了一个班级,班里有个问题学生,他调皮捣蛋。真是一个老鼠坏一锅粥,班级纪律差到极点!他不爱见哪个老师,就和哪个老师对着干,老师上课他不听,还出洋相打口哨,老师若敢体罚他,他敢与老师对着顶牛打架。学习成绩更是糟糕透顶。老师的批评他当耳旁风摧眠曲。前几任老师有被气哭的,气病的……我接任后,彻底摒弃了严厉批评的教育手段,而是多给了他几分关照,投其所好,多了几次赞美和鼓励。继而我让他以书信的形式向我倾诉心声,从此打开了心结,拉近了与他之间的距离。亲其师,信其道!他开始崇拜我,先在我的课堂上不违犯纪律,后慢慢养成每堂课守纪律的习惯。纪律是学习的保障。挽救一个不可救药的学生,等于整顿了一个班级的纪律。学风好了,成绩自然上来了。   小学生心理处在不稳定不成熟时期。我从心理学角度,帮助学生个性发展。保护学生自尊心,激发自信心,以心药治心病……这些有效的教育方法,都是从老师的《心理学》学习的课堂,到实施教育的课堂。      四   我走上了工作岗位,依然没有离开老师的视线。他的家就在我工作不远的地方,多少次上学下学在路上相遇,他都要停下来和我拉一拉家常,说一说教学的情况。他把孙子送到我班就读,我知道那是对我极度的信任。孩子的点滴进步,作业本上考试卷上多少次留言,交流孩子的教育问题。我经常为学生写下水文,设计一些新颖的话题,鼓励学生观察社会,收集身边的小新闻,提高学生的口语交际能力和写作能力。老师非常欣赏我的作法,多少次当面夸我鼓励我。我在工作当中,总能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默默地关注着我,那是一股无形的力量,支撑着我前行,前行……   老师远走天堂那年,我退休了,依然没有停下前行的脚步。在他曾经教育过我们的学校,当了老年大学,国学写作班的老师。每当走进老年大学的校门,老师的影子就在眼前。想一想,屈指数一数,这些年垣曲有多少重要岗位上的教育工作者,就出自教师进修学校。望着粗壮的树干,这该是老师用身躯为学子架起的云梯。注目树冠上繁茂的枝枝叶叶,那该是老师的硕果累累!他塑造了大批的骨干教师。这里边有校长,有教育局长,乃至管教育的县长……当年他栽下的“小树苗”不仅长成了大树,而且“树”下又栽树,一苗苗漫延成一山山一坡坡一沟沟……   人们常说,大树底下好乘凉,一批批学子,正是在老师的荫庇下,成长成才。大杨树哦,枝繁叶茂的大杨树,您就是老师的化身,与其说您培育了祖国的栋梁,不如说您就是祖国的栋梁,是您,支撑起我们一代人的脊梁。   老师是一棵树,我也是,树有魂,魂魄相传,生生不息。      武汉癫痫权威医院武汉老年癫痫的治疗郑州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武汉中医羊角风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