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我的大学食堂(味道征文·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短篇小说

我校有3个食堂。其中新建的第3食堂就在距寝室楼200步处,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之便。于是一不好吃二不勤快三不富裕的我,基本上都在第3食堂进食。这个看上去富丽堂皇的食堂有2层,为了让一部分人先吃好,二楼同类菜的价格,要比一楼高出几毛,据说是味道好些的缘故。像我这等囊中羞涩之辈,当然不会冒着断炊之危险,用多花几毛的代价以身试味。所以至今,我也只能流着三尺长的口水,想象着二楼的菜有多鲜美。

俗话说,湖南人不怕辣,江西人辣不怕,四川人怕不辣。到我校食堂吃饭,你会发现,每道菜都色彩斑斓。那些眼冒绿光,身手敏捷地扑过去,上演饿狼传说的,一看就知道是嗜辣如命的。而那些皱着眉头,微移莲步,左顾右盼者,不是不吃辣就是爱美不得不放弃吃辣的。我是个禁辣主义者,每餐必做的第1道工序就是,从本就份量不足的菜中,仔细挑出占了一半的大块大块的红的绿的辣椒。每次做完此事,都特有成就感,有种做了回勤劳老农的感觉——农民伯伯从庄稼里拔除杂草也不过如此吧?!即使如此,脸上的痘痘,仍被刺激得如贪婪突击的日本鬼子,这一批还未歼灭,另一批又偷偷登陆了,“颇为壮观”。脸上被占领得无从下脚后,便从内部突破,口腔里遥相呼应地点亮一盏盏灯泡。没事时,我就很大方地张着嘴,为湖南不发达的电力事业做贡献,哪怕不时收获正在暗处亲密接触的情侣,从百忙中抽出宝贵时间抛过来的,火辣辣的白眼。我终于发现,虽然我看小说比看课本多,呆在床上和网吧里比呆在教室多,逃的课比上的课多——正所谓选修课必逃,必修课选逃——但我还是一个有用爱国的热血青年!

有道是入鲍鱼之寺,久闻而不觉其臭;人若久在辣中,身上多少也会产生点抗体吧。福建的小姑娘小高,初来时是闻辣色变。时间长了,再看见辣椒,免不了像学了点跆拳道又爱扮酷的有为青年遇到小偷,大有一展身手的欲望。人嘛,都是有些虚荣的动物,学会一个本领,总会千方百计的找机会用上。正如断断续续学了几周街舞的江西小谭,动辄就会对我们半威胁半卖弄地吼:“小心我用街舞踢你!”不学无术的小高没什么可卖弄的,就只有拿辣椒出气了。每次看见把辣椒都挑出来的我,她都会嗤之以鼻地专挑大块的红辣椒塞进嘴里,当着我的面狠狠地咀嚼,报仇似的,吓得我胆战心惊。吃完后,她一边报以胜利的微笑,一边迅速地撤退。她额上那层细密的汗珠,可没逃过我的法眼。我猜她现在正躲在某个阴暗潮湿的角落,做小狗伸舌状呢!

除了辣,分量少便是另一大特点了。如果你正为减肥无方而苦恼,我校食堂必将是你无悔的选择!经各种体重计反复测量后,我可以信誓旦旦地告诉你:只一学期,我校食堂就神不知鬼不觉地从我身上,成功地偷走了13.8斤肉。寒假回家,我老妈瞅了我半天后警惕地冒出句:“姑娘,走错门了吧?”每次,我费尽千辛万苦挤到自己想吃的菜面前,兴奋地把饭盒递过去,打菜的大妈都会熟练地操起长柄菜勺,往菜沿轻轻一刮,将半勺菜大方而迅速地到入我饭盒中。然后,又是更轻地一刮,再将勺里孤苦伶仃的两三片菜,准确无误地甩进我饭盒中,接着便催我刷卡。我眼巴巴地望着她,没等我酝酿出她女儿般的眼神,以感动她给我再加点菜,我就被旁边的人挤了出来。难得有几次站得稳如泰山,没被挤出来,打菜的大妈就被我楚楚可怜的眼神和染得像营养不良的黄发打动,母性大发地从菜里舀出1/3勺汤,很慈爱地缓缓注入我饭盒中,生怕漏掉一滴。我一愣之后。马上在唇角扯出一个感激的微笑(哎!知足常乐嘛!),在身边同学嫉妒的目光中,捧着“沉甸甸”的饭盒撤离。虽然我的数学不好,但我敏锐的观察力恰好弥补了这个缺陷。经过我一学期的细心观察,我发现幸运的话,原本应打两勺的菜,我可以打到一平勺加1/3勺——虽然这个机率有如中六 合彩头奖。哎!不要要求太高嘛。无数次惨痛的教训告诉我:要求越高,失望越大!不幸的话,打的“两勺”加起来其实只有一平勺——这种情况倒是十有八九。

这些我都可以忍受啦,可说起打卤蛋,我就只能用迷人的大眼睛,无限忧郁地看着你了——这次可不是为了搏取你的同情,让你给我寄点大团结什么的。一日对镜天花黄时,忽然惊觉自己已人比黄花瘦!不眠不休地想了几夜,最后终于痛下决心从买化妆品的钱中抽出一部分,用来补充营养。要不然,一脸菜色,两眼无光,三围比例失调,再高档的化妆品也无力回天啊!可穷困潦倒如我,也只能奢侈地在每顿午餐加一个鸡蛋了。即使如此,食堂大妈还是一脸的不解饥情,每当我盯着最大最鲜的那个蛋喊:打一个卤蛋。最后躺进饭盒的,总是最小最差的那个!我很受伤地明白了一个真理:在食堂,顾客别妄想当上帝,当上帝他儿子也不行!

最可气的是,一次一个大妈竟在勺子的掩护下,将一个缺了1/4的蛋成功地转移到我饭盒中。我终于忍无可忍地喊:换一个!她一愣,估计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要求她吧。于是她极不情愿地给我换了一个破损的蛋,且自以为聪明地把破损处藏在下面。好在我的眼睛见了食物还是会偶尔泛点光芒的,我“慧眼识蛋”地用坚定不移的声音说:我要完——整的蛋!雄赳赳气昂昂地吃着虽小却完整的蛋,我明白了革命先烈进行的还我河山的斗争是多么不易。但有一次,我去晚了,食堂里的菜已所剩无几,我却惊喜地发现仅剩的那个蛋,竟有平常两个那么大!我色迷迷地看着它,直到它在我饭盒里露出羞涩的微笑。至今,我也不能忘记那个大妈如嫁女儿般依依不舍的表情。哈,这是多么值得骄傲的回忆啊!唯一的遗憾是,那天,忘了买彩票。

如果你想锻炼你非凡的忍耐力,我校第二食堂也会是不错的免费培训基地。我第一次发现,竟有虫子,在菜里,长眠时,先是弃筷尖叫3声以示抗议,接着用光的速度向洗手间冲去,最后痛下决心7天不进食堂。但现在,我已能面不改色心不跳,从容地把被油水(油+水)浸成肉色,长达5厘米的虫子,优雅地挑出来,待东北小李研究完它属于哪一类后,再接再厉地把吃饭进行到底。直到有一天,听闻某女生从菜里吃出一条蚯蚓后,我不得不无限荣耀地感叹:咱食堂真时尚啊,都带领咱提前跨入电视里曾预测过的吃虫时代了!

至于刷错卡、打饭时如冲锋陷阵般的拥挤状,各校食堂都相差无几,就不赘述。只是,那天,为款待千里迢迢来看我的男友,我咬咬牙决定带他去二楼吃顿好的。结果,炒白菜是切得参差不齐的菜叶菜柄,在褐色的汤里洗澡。更令我觉得自己大有虐待高等动物之嫌的是,男友用了整整5秒钟的时间,才把吃进嘴里的一节塑料,如吐丝般地完全抽了出来!

不过,除去上述种种,我校食堂的生活水平还是挺高的。因为立志振兴尼姑事业的湖北老乡小沈痛苦地发现,在食堂绝对打不到一份不带肉的菜。有道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以后,谁比我们更有资格忆苦思甜呢?

怎么样,来我校食堂就餐,你,准备好了吗?

北京哪里治疗癫痫病好些江苏癫痫病最新治疗方法哈尔滨癫痫病哪家最权威奥卡西平治疗癫痫有副作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