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内容页

【绿野“时间的痕迹”征文】世上没有永远开放的鲜花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言情
摘要:记叙了一个处处逞强,事事都希望超过别人的人,费尽心事,出尽风头,最终得病延误治疗黯然去世,令人同情。 有人说时光如流水,总是在人们不知不觉的时候悄悄而过,留下的仅仅是若有若无淡淡的痕迹。可是,我却认为时光宛如轻轻的灰尘,慢慢地蒙在心上,模糊了对往事的印象;轻轻一吹,灰尘就慢慢地飞散,往事又会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前几天,我挤出一些空闲,静静地坐在书橱前整理旧书。看着一本本封面已经落满灰尘、颜色已经变得暗淡的旧书,仿佛看着身后茫茫的沙滩上自己留下的淡淡的脚印。既感到亲切,又似乎觉得有些遥远。不时腾起一团团淡淡的灰尘,恍若一个个轻轻的梦幻,时而刺激着我打着喷嚏从轻梦里惊醒。   突然,拿在手里的一本书里有片略微闪亮的东西从眼睛的余光里一闪而下。我一怔,捡起来一看是一张照片。照片上树木葱郁、鲜花盛开、春意盎然的背景前,两个人一人背着手,另外一人手里拿着一件上衣,笑嘻嘻地并肩站在一起。我微微一笑,背着手的是自己;拿着上衣的是同事阿平,已经离开人世十多年了。唉!当初阿平要不是处处逞强,特别是十分勉强艰难地在城里买了商品房,导致经济紧张耽误了治疗的最佳时间,现在一定仍然好好地活着。随即,我轻轻呵出一口气,随即慎重抹了抹塑封的照片。照片立刻清晰起来,难以忘记的往事也随之清晰地出现在眼前。   十多年前,在单位同事们接二连三、风起云涌似的比赛一般在城里购买商品房的日子里,每每听到哪位同事已经在城里签订了购房协议订好了房子,或者房子已经买到正在装修,阿平听着总是一副无限陶醉的神色,似乎身上每处毛孔都隐隐约约闪耀着对同事们在城里购房的羡慕、无限渴望的神光。   俗话说心动不如行动。接下去的日子里,阿平每天上完课都要请假外出,到弟弟家赴妹妹家,去同学家拜朋友家。虽然没明说都在干啥,但是从他匆忙间吐出的只言片语里得知,阿平正在四处借钱,筹集买房子的首付款。   果然,一段时间后的一个下午,阿平满面春风、得意非凡、匆匆忙忙地从城里乘车赶回学校。走进校园看到同事就积极主动热情地打着招呼,随手递上一根香烟。我心里一乐,当即就猜想,他肯定是把买房子的手续都办好了,或者办理的差不多了。要不,阿平是不会这样开心愉快的。因为今天阿平是真正开心得意地在笑,发自内心,感染到了眉毛上、眼神里、嘴角边。   阿平的笑容宛如一张洁白的宣纸上倾倒了一瓶红墨水,迅速地氤氲开来,很快就感染了每位同事。同事们在叽叽喳喳十分热烈的议论之余,对阿平不禁啧啧称奇,赞扬的、佩服的、恭维的言语,一波接着一波,就像长江里滚滚而来的波浪一样,一浪紧跟着一浪接踵而至。纷纷而来的赞誉又宛如盛夏时节的倾盆大雨,似乎大有让人应接不暇的感觉。大家称赞他也是很正常、很自然的。这么多年以来,大家也形成了这样的习惯。   首先是因为阿平形象很好,相貌英俊,动作潇洒,不管和谁说话都满带着笑容,使人倍感亲切,好感顿生;更重要的是阿平天生一张巧嘴,能说会道,善于辞令;和别人说话,总会让人感到很满意,心悦诚服。据说他的老婆就是因为这两点硬是对阿平穷追猛打、甚至死缠烂打,才追到了阿平,最终嫁给他的。   那是阿平还在大学读书期间,能说会道的他被一位亲戚邀请去外地接亲。在异常热闹的喜庆气氛里,按当地风俗习惯,双方男男女女之间相互在对方脸上、身上抹红水增添喜气、活跃气氛。也许真是前世的缘分,阿平被人撵着往门外跑,沾满了红水的右手一挥,意外地抹在一位漂亮姑娘的脸上,那位姑娘很泼辣,立刻追上去抹了阿平一把。就是在这一挥一抹的瞬间,四目相对仿佛是电光一闪,两人几乎同时爱上了对方。事后,这位姑娘竟然频频出入阿平读书的学校,和阿平干柴烈火似的亲亲热热缠绵在一起。阿平对这位姑娘也很满意,虽说姑娘没工作,但是俊俏漂亮,更重要的还是一位城里姑娘。阿平工作后,姑娘已经怀孕数月,两人随即就热热闹闹地结了婚。当时,一位农村里出身的人,即使就是成为一名没有社会地位的穷教师,要想娶一位城里姑娘为妻,说句吹嘘的话,似乎就是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有那样的想法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阿平不费吹灰之力就娶了城里姑娘,自然令人赞叹、敬佩,甚至羡慕嫉妒恨。   参加工作不到两年,和阿平同时分配来的青年教师们还在原地踏步的时候,很会来事也很会做事的阿平就担任了学校的会计一职。可别小看这会计,古往今来在一个单位掌握财经大权的都是实权人物,俗话说内当家的;而且还是单位一把手的亲信,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这情形就好像大家原来的出发点、起跑线一样,都在同时走路,齐头并进。这样一来,等于阿平已经走到了大家的前面。眼红嫉妒是国人的通病,对越是亲近的人眼红嫉妒得就越是厉害。有些人内心里不舒服,莫名其妙地开始嫉妒阿平。背后不时有人带着轻蔑的眼神、讽刺的口吻对阿平说三道四,指指戳戳。   这些,精明过人的阿平自然全部看在眼里。他经常不动声色地故意找那些对他有意见的同事,创造机会和他们在一起说笑逗乐,利用自己掌握的权力以及自己在外的人际关系,创造一切机会给所有的人帮忙。久而久之,尽管有些人对他嫉恨,但一致认为阿平还是很能干的,而且很有人情味,似乎真的就像“苟富贵勿相忘”一样。   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前几年,喜欢热闹排场、而且家庭生活水平已经提高的阿平不假思索,似乎是毫不经意地卖掉了家里原来的旧黑白电视机,兴高采烈地买了一台二十一英寸的彩色电视机,这在学校里和学校附近着实轰动一时。每每听到别人赞美的话语,阿平总是得意地笑出声来,热情地招呼看到的每一个人:“晚上来看电视啊,顺便陪你喝几杯!”有时候,有人真的在他吃晚饭时去了,阿平夫妇真的十分热情,邀请来人喝上几杯,尽管菜往往不多而且平常,但是在他们夫妇的热情渲染下,客人常常是酒未喝就有三分醉。他的人缘关系自然越来越好,同事们、村邻们说到他,往往都情不自禁地伸出大拇指。   就在阿平家新彩电买回来不到一个月时,本校的一位老教师的儿子因为结婚从外地买回了一台二十五英寸的大彩电。同事们参加这位老教师儿子的婚礼回来后,酒酣耳热之际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彩电还是越大越好,这二十五英寸的就比小的好看多了。画面大,色彩也纯,清晰度也非常好。”大家都是在酒后心情激动时七嘴八舌无心随意说的,谁也没注意到阿平当时的表情反应。   下个周一上班时间刚到,阿平满面春风地走进办公室,十分得意地邀请几位青年教师等会儿到他家去看足球赛。看过球赛的几位青年教师立刻像义务宣传员似的宣传起来,阿平家刚刚换了一台二十五英寸的大彩电。在同事们的啧啧声中,阿平抬起头昂首挺胸,大公鸡似的趾高气昂,一脸无限的得意。   那年金秋时节,因为要参加同学聚会,为了面子,也是为了今后联络方便,我咬咬牙买了一部手机。有天上午,我在办公室拿出手机仔细看着研究着如何操作。坐在我对面的阿平一眼看到,立刻拿过去仔细看了看,反复在手里摩挲着。过了好一会儿还给我时,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他眼里的一丝丝羡慕和更多的嫉妒。我却不以为然,有无手机我本就无所谓。这次买既是面子问题,更主要是因为家里没有固定电话,遇事联系不便。   阿平看过我手机后的第二天上午快下班时,阿平满头大汗、急匆匆地赶到学校;几乎是跑步似的大踏步跨进办公室,就迫不及待地在口袋里一掏,一部漂亮的新手机顿时闪现在大家眼前。阿平笑迷了眼睛,似乎既是征求大家意见,也是炫耀般地说:“看看这个机子性能怎样?我早上选了几家,选了很多款式,才决定买的。”在同事们的赞扬声中,阿平照例得意的笑了,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城市建设宛如气球充气似的迅速膨胀时,一些双职工青年教师开始在城里买商品房,而且在学校似乎悄悄迅速地形成了一股潮流和时尚。开始的时候,我自己包括大家几乎都没想到阿平会在城里买商品房。因为他妻子虽说是城里人,但是无正式工作,而且也找不到挣钱的事情做;再说了,阿平在单位上处处争先,唯恐落后,家庭的开支也不小,买房子不是一个钱两个钱就能解决的问题,肯定是非常困难的。想不到,这阿平还真的很能干,做成了别人不敢相信、一致都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情。大家对他就更加佩服,佩服的原因还因为阿平对买房子近乎完美无缺的算计。   办理好购房手续后,他和同事们谈心时,常常这样说:“工资的大半还银行的按揭贷款,另一半保持家庭过日子,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一年后房子建好住进城里后老婆到饭店做工,工资保家庭零用人情往费等;自己带几个学生的家教,这个收入保孩子读书用。”看看,多精明的计算。这样精明的计算,谁还不佩服?   一晃,伴随着赞颂的欢声笑语和真真假假谦虚的大半年时间匆匆而过。一天,阿平没来上班,大家都毫不在意。因为阿平常出公差,而且每个家庭都有意外的事情,请假不管在哪个单位都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出人意料的是第二天上班后阿平仍然没来。阿平缺课班级的班主任到处打听原因,结果校长解释说阿平昨天到市医院检查身体,检查的结果说是疑似直肠占位,就是常说的直肠癌。初步分析说已经到了晚期,癌细胞已经扩散。他十分震惊,怎么也不肯相信。今天复查去了。   听到这些,我十分吃惊,同时忽然觉得阿平这个几月来确实瘦了不少,脸上也缺少了往日激情飞扬的光彩,变得有些灰暗灰暗的,就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天空;而且经常神色匆匆、一脸凝重地往厕所里跑,往往一个上午就要跑五六次。   两天后,阿平的病情确诊了:直肠癌晚期,癌细胞扩散,已经不治了。消息传来,同事们都很伤感,毕竟是一个单位工作多年的同事,不管深浅,感情还是有的;都很惋惜,刚刚四十岁,以后的人生道路还很漫长,精彩的日子还有很多很多!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随后,我们就听说阿平几个月前就知道自己得了病,开始以为是拉肚子,吃吃药就会好一些。几天后仍然是拉,还吃药,或者加大药量,又好一些。等到吃治疗拉肚子的药毫无效果的时候,想去医院检查检查,家里经济早已捉襟见肘。因为买房子借钱把亲戚家都借遍了,一惯要面子、爱虚荣的阿平实在不好意思到别人家借钱。如果再次借钱,找啥借口呢?就这样一直拖到了实在支撑不住,前几天才去检查了病情,但是已经到了濒死的边缘,就是神仙下凡也回天无力了。   同事们在议论阿平时都说他是一个好人。他几乎没有真正地得罪过谁。别人有事找到他,只要能够帮得上忙,他都热心帮助。只是他虚荣心太强,太好面子。他其实是一个人在和全单位所有的同事在比较,把面子看得比性命都重要。就是因此,他似乎有了面子,似乎时时光彩照人,但这是以生命为代价换来的。   唉,轻轻一声叹息,我稍稍一怔,静静地返回现实,内心里却思绪万千,久久不能平静。表面上看阿平每天都是笑容满面,一副非常开心乐观的样子。但是,他在内心里却缺乏起码的自我内心肯定,对自己时刻都不很信任。他一直都特别重视外在的反映,把别人对自己真真假假的评价看得很重;重到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付出了自己最宝贵的生命。   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人生的精彩就像盛开的鲜花;可是,鲜花盛开的时间都是很短暂的。世界上花期最长的是南美洲安第斯山脉上每隔一百年盛开怒放一次的普雅花,花期也只有区区的两个月。世上没有永远开放的鲜花,永远盛开的花朵一定是没有生命的假花!   哈尔滨的医院哪家能够治好癫痫呢北京癫痫病医院可以手术治疗吗沈阳较好的癫痫治疗医院是哪家?哈尔滨治癫痫医院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