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乘着树叶去飞(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短篇言情

车窗外,一个浑身泥水的年轻人正站在斑马线的的一端,眼睛死死盯着对面的交通信号灯。他抿着嘴唇,紧皱着眉头,呼啸的汽车震荡而起的空气流轻轻拂起他的发丝。没有一辆汽车愿意在绿灯高挂的时候降低自己的速度,似乎坐在车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日理万机的忙人,他们不是在生活,而是在和时间赛跑。我忽然想,如果有一台高倍望远镜,把焦点定在年轻小伙的眼睛,我一定可以看到他瞳仁里梦幻般飞逝而仿佛无休无止的车流。

他的身后是装修精致的糕点房,柔和的灯光把整个店铺渲染得晶莹剔透,里面的各式糕点散发着诱人的色彩。如果不是因为距离的原因,我一定还会听到如水般流泻的音乐。在这里进进出出的大都是穿着入时的年轻男女,他们追求新潮,崇尚高品质的生活,不惜花光每个月的薪水。靓丽的女孩披荡着柔美的秀发,高跟皮鞋“笃、笃”有声,有的挽着男友的臂弯,一脸的幸福模样。小小的世界优雅而宁静,梦一般的轻盈。

绿灯终于亮了,年轻人微微低着头淹没在人群当中,只有他身上的泥浆在我看来还是那样的醒目。

若干年前,我也是这样微低着头穿行在城市的阴影里。马路两边高大的法国梧桐略显沧桑的糙皮总给我带来无尽的伤感。路很直,也很长,我不知道起点在哪里,也不知道前方有什么。有时候我从树的阴影里走出来,到了一片空旷的公园,那里有碧绿的草和鲜艳的花,而阳光,倾泻无遗。我的眼前一片灿烂。我就讷讷地立在一大片草地和无边的阳光里,任鲜花簇拥,任温暖融化。

多美好的世界呀。我闭上眼,静静地感受着阳光的抚摸,轻嗅着花和草的芬芳。我多想坐下或者躺下,让时光匆匆流走。但我不能,我害怕别人异样的目光,我担心我未卜的前程。

我忽然想起了和宇一起去找鹌鹑蛋的那个下午,也是这样灿烂的阳光,也是这样碧蓝的天空。不知道听谁说在地里的某个角落有鹌鹑蛋,我们就偷偷地商量着去寻找,没有让其他任何人知道,生怕被别人捷足先登坏了我们的好事。夏天的阳光晃得人睁不开眼,我们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热,只是边走边讨论着,神秘而激动,这鹌鹑蛋到底会在哪儿呢。

我们当然没有找到鹌鹑蛋,但对我来说,这却是关于我和宇之间最为快乐的记忆,因为这时候我才真正感觉到我们是活在同一个世界里,我们有共同的目标,和共同的快乐。我暂时忘记了我是凤凰村最穷的农民的儿子,穿着最破烂的衣服,而宇是村里家境最好的村支书的儿子,每年的春节和端午节他妈妈都会给他做新衣。

记忆里,母亲从来没有为我置办过新衣,所以,在我的脑海里如果能穿上一身新衣就是一种奢望,甚至是一种幻想,我是连想都不敢想的。我只是有些奇怪,为什么我们家过年过节总和人家的不一样呢?宇的母亲微笑着为宇穿上光鲜亮丽的新衣,这里拉一下,那里抚一把,一副欣赏不完的神情。在我眼里,宇是那么的高贵和神气,我打心眼里崇拜他。我向往和他在一起玩耍,却不敢走近,就那么远远地站着,用自己的脏手扭着纤维磨损的衣角。然后,黯然离去。

我崇拜宇不仅因为他总是穿的漂漂亮亮的,还因为他每次考试都能得优。老师上课的时候总喜欢叫宇来回答问题,他的声音响亮而清晰,老师满意地点点头,说句“非常好”,然后做一个请的动作让他坐下。在我眼里,这是老师对待学生最高的礼节了,是我永远都享受不到的。

宇是小组长,背书的时候,我就战战兢兢地站在他的面前接受他的检查。“锄禾——日——日——当午”,我背得结结巴巴,脑袋里一片混沌。宇把我的书往课桌上一扔,看着我涨红的脸,一脸的鄙夷:“这你都背不利索?也太笨了吧!”我的脸涨得更红了,背起来就更结结巴巴了。我“餐”字还没背完,宇就扬扬手说:“好了,好了,我实在受不了了,算你合格吧。”我一阵轻松,心里对宇充满了感激。

母亲好不容易找了个老师为我做学费担保,我才有机会继续读初中。我一方面庆幸自己可以继续学业,却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阳光还是那么明晃晃地亮着,树和草还是那么浓浓的绿着,田野里一片葱茏,庄稼人静默地忙碌着。我背着我的破书包,里面装着三天的腌菜;手里提着的10斤米是一个星期的粮食,我要把它换成饭票,然后贴身地放在口袋里。七两饭票递给小窗口里的打饭师傅,把碗伸进去,接过两勺饭。两只饭勺,一大一小,不多不少,怎么也吃不饱。学校的饭总有股浓浓的陈年的味道,却丝毫不影响我的味口,就算没有了腌菜,我也能吃得津津有味。

我从来不和宇在一起吃饭。我闻不了从他碗里飘过来的浓郁的菜香。五毛钱一勺的米粉,诱人的酱色薄薄地铺在白花花的米饭上,不要说吃了,就是闻一闻都是幸福的。我不仅不和宇在一起吃饭,也不和其他同学一起。我端着我的搪瓷碗走到一个寥落的旮旯,默默地吃。腌菜吃完了也没有关系,白米饭有它独特的甜味,我可以照样吃得一粒都不剩。

有一天,宇端着他漂亮的不锈钢碗走过来跟我说:这饭你要不要吃?我吃不下。他把碗伸到我面前,我看到里面汤汁浸过的饭粒酱色诱人,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他倾过不锈钢碗,把饭悉数倒在我的碗里,扬扬头,转身就走。

我扒拉着宇倒给我的色郁味浓的米饭,望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他修长而匀称的身体在夕阳的余晖里潇洒无比,似乎有无声的音乐在为他伴奏,每一步的起落都充满了青春的活力。世界很大,却是属于宇的,我只能蹲在寥落的小角落,一遍遍温习着属于自己的孤独,黯然神伤,无动于衷。

中学的第一次期末考试,我受到了学校的表彰。当校长在颁奖台上喊我名字的时候,我竟有些莫名其妙,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空旷的操场鸦雀无声,校长哄亮的声音在我们每个人的头顶回荡:杨金宝,第三名。没有人站起来。我从来没有听到我们学校有和我一样名字的人,但我很乐意认识他。我伸长脖子翘首往前看,除了前面同学的后脑勺什么也看不到。

杨金宝,第三名。校长又喊了一遍。人群里开始有叽叽喳喳的声音,同学们小声地议论着,你看我我看看你,有的点头,有的摇头。在我正纳闷的时候,有人捅了捅我的后背:叫你呢,还愣着。

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似乎听到了校长的口令,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向我射来,看得我满脸通红。同学们主动为我让出一条路,我走在其间,小心翼翼,大气也不敢出。当我从校长手里接过我人生中的第一张奖状时,心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激动。我甚至觉得自己受之有愧,因为我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安分守纪做自己该做的而已。

校长没有叫到宇的名字。有一天,我居然看到宇的座位上空空荡荡,那时候,语文老师正在概括文章的中心思想,我认真细致地做着笔记。宇没有上课,再后 来,他不上课的次数越来越多,我几乎都很难见到他了。

我开着车穿行在城市的大街上,高楼大厦,商铺连绵,清晰又模糊。我打开收音机,音箱里轻漾出优美的旋律:轻轻的风,轻轻的飘,历经的伤,都不感觉疼,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等待阳光静静看着它的脸;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重重的壳,挂着轻轻的仰望,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爬在最高点,乘着叶片往前飞……

宇不是我,宇是村里的支书的儿子,就算不读书,他也有很多种选择的机会。我书包里放着全校第一的奖状,看着宇穿着笔挺的军装向我走来。他冲我笑笑,然后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本封面精美的笔记本,“做个纪念,”他说。

宇不再有嘲笑的清澈的笑容让我有点不习惯,看着他手里的笔记本,我不知如何是好,因为我没有什么礼物可以送给他。“拿着吧,因为,”宇停顿了一下说,“我要跟你说声对不起。”

我嗫嚅着,看着秋阳映红了宇的脸,什么也说不出来。宇还想说什么,却终究什么也没说,把笔记本塞进我的书包,走了。一枚干枯的树叶悄悄离开了梢顶,开始了孤独的旅程,任风微拂,轻轻落在宇刚刚走过的地方。

那就一路顺风吧,我默默地祝愿着。祝你,也祝我。

陕西哪个医院治癫痫好呢济南最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哈尔滨治儿童癫痫的医院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