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文缘】母亲的眼泪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古代言情
无破坏:无 阅读:2894发表时间:2015-01-07 19:51:05 摘要:母亲在我面前流泪,已不止两三次了,每次看到母亲流泪,我都束手无策,尽管有时候,我一个劲儿的安慰她,却也止不住母亲温存的泪水夺眶而出。 母亲在我面前流泪,已不止两三次了,每次看到母亲流泪,我都束手无策,尽管有时候,我一个劲儿的安慰她,却也止不住母亲温存的泪水夺眶而出。   1.“第一滴”泪   印象中,我看到母亲第一次流泪,大概是在我五六岁的时候。由于我们家兄弟姐妹颇多,仅靠着那几亩田地来维持家里的经济生活是非常艰难的。哥哥姐姐上学需要钱,柴米油盐需要钱,那些微薄的农作收入是远远不够我们的生活支出费用。因此,父母经过几番商议,他们决定把我们几兄妹托付给爷爷奶奶照顾,便收拾着大包小包,匆匆奔向陌生的城市。   离别的那天,我们几兄弟姐妹像往常一样的在一起快乐地玩耍着,全然未察觉父母要离开我们的身边。当父亲提着大包小包的走出家门,母亲踏着缓慢的脚步走到我们身边,眼光不停地在我们四兄妹身上打量着。许久,母亲说话了,言语中大多数是嘱咐我们要听爷爷哈尔滨市癫痫病治疗那家医院好?奶奶的话。我也不知道是从何时,母亲的眼角变得红润了,她一边说着,一边捂着嘴巴,强忍着泪水流向脸颊。当我们看到此景,都停下玩耍的双手,目光一下子汇聚到母亲的身上。   “妈妈,你怎么哭了?”哥哥脸上露出一丝担忧,好奇地问道。   “没事,就是想看看你们,你们接着玩。”说完,母亲用手擦拭了下眼角。   “妈妈,你和爸爸是不是要出远门了?”我泛着灵动的双眸,天真地问道。   “孩子,妈妈和爸爸要出去外面打工了,可能很久才回家一趟,你和哥哥姐姐在家要听话,知道吗?”母亲轻抚我的后脑勺,伤心地说道。   “妈妈,不要走,好吗?”听到母亲的回答,我飞快地跑向她的身旁,一边扯着母亲的衣脚,一边哇哇的大哭起来。   母亲看到我哭的伤心模样,心疼地将我搂在怀里,沉默了许久,却依旧未言。   “兰兰,你还在那磨蹭什么呀?快点来,等下误了班车就不好。”父亲将行李放在屋檐下,一边用急切的口语对母亲说着武汉治疗癫痫医院在哪里,一边用无奈的眼神瞟向了我们四兄妹。   “走吧,我们走吧!”母亲用不舍的眼光看着我们,将我幼小的手掌从她的衣脚扳开,丢下这句话,便踏出了家门。   看着父母离开的背影,我们哭成了一片,脚步也紧紧跟随着父母身后,却始终与他们保持着两三米的距离。我们都很想靠近,却畏惧着父亲犀利的眼神。也许,对于自己的骨肉来说,女人的心永远都是仁慈得。母亲听着我们一路跟随的哭泣声,实在不忍心,几次回过头来,看着我们脸上都挂满了泪花,便招手示意我们回家。终于,母亲停下了离别的脚步,踏着匆忙的步伐反身向我们走来。   “小刚,带着弟弟妹妹回家,听话,妈妈回来给你们带好吃的!”母亲对哥哥亲切地说道。   听到母亲的话语,哥哥依然僵持在原地,不语,只是用泪水传述着不舍与依恋。而后,母亲便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钱,交给哥哥,让他带着我们去买吃的,我们才慢慢离去。   当泪水在我们眼角打滚,流向我们稚嫩的脸庞,滴落在我们的衣襟上,湿透的却是母亲的心田!在我们转身离别的那一刻,母亲的心灵是脆弱,更是充满不舍与眷恋的。   2.“第二滴”泪   自打父母奔向陌生城市的第二年,便托亲戚把我带去了他们工作的地方,那年,我只有六岁。当我到达父母工作的地方,已经是黑夜,舅舅打着手电筒照亮了前进的方向。终于,我看到了离别许久的父母,便匆忙地向他们跑过去,投进了母亲的怀抱。   原来,父母在外是靠一片菜地来维持生计。他们自个买了一些铁丝、老虎钳、柱子、石棉瓦,靠着四双布满双茧的手,搭建了一个避雨的港湾。他们白天出去翻地、施肥、饮水。夜里,母亲点着煤油灯炒菜,父亲在餐桌前喝点白酒。待凌晨时候,他们便起来打着手电筒在田地收割着菜。等忙好之后,父亲便骑着旧式的自行车,载着几萝筐菜,匆匆地向集市赶去。   我记得有一天,父母在外面忙碌的很晚,一直到下午两三点也未归。于是,我便拖着饥饿的肚子走到菜地上去寻找父母,当我告诉父母我肚子很饿的时候,母亲要我再等会就带我去买吃的,我便蹲在菜地上安静的等候着。   那时候,我觉得度分如年,每一秒都饱受着饥饿。终于,母亲忙完了,便拉着我的小手向杂货店里走去。当我走到杂货店的时候,我却饿昏了过去,母亲赶紧把我背到诊所。当我苏醒的时候,我发现我稚嫩的小手已经被针头亲吻着,正不断地向我身体里输入药液。此时,我抬头看向母亲,只见她一脸担忧的模样,凌乱的发丝交织着汗水,褶皱的肌肤尽显着苍老的容颜,泛黄的眼珠已透着红润。初看,便能发现母亲的内心是有多焦急,母亲见我苏醒过来,对我说了一番关切的话语,便将我搂入她的怀抱里。   许久,母亲眼里温存的泪水便一颗颗滴落在我的衣襟上,我惊愕地看着母亲,心慌的不知所措。那时候,我不明白母亲为何落泪,如今,我却能深深的体会母亲曾经落泪的缘由。   3.“第三滴”泪   “抽烟,抽烟,就知道每天抽烟,你不怕抽黑你的肺啊!”母亲愤怒地对父亲说道。   父亲无言,用余光瞟向了母亲,嘴里仍然叼着那根烟头,悠哉地吮吸着。嘴里吐露出的一团烟雾,盘旋在微弱的灯光下。随后,我便听到父亲连续的几声咳嗽声,回响在这寂静而又吵杂的夜。   “你就不知道为家庭着想一下吗?你就没想过我们还欠了别人多少债了?你不知道我们还得供孩子读大学,还得存钱给他结婚吗?”母亲越说越激动,脸部的表情变得更加愤怒。   “我怎么就不知道了,你别这么唠唠叨叨的行吗?听着就烦!”父亲有些生气地驳道。   “你若是知道的话,每天会吸两包烟,你知不知道吸烟有多伤身体,我每天念叨你,我不是为了你身体好吗?”母亲委屈地说着,眼睛一下子变得红润起来。   “你就不能平平静静地过好日子吗?每天就知道念叨,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还知道吗?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父亲不留一些情面,对着母亲说了一些伤人的话语。   “你的良心真是被狗吃了,我当初怎么会嫁给你,我的命好苦啊……”母亲哽咽地说完,便走出了房门,坐在屋檐下的一块木板上。   看着母亲走出房门,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以为他们只是平常的争吵,吵完了便没事了。于是,我赶紧从床上爬起来,跑出房门对母亲说了一堆安慰的话语。母亲见我出来了,擦拭着眼角的泪水,让我赶紧回房去,说是外面风大,当心着凉。尽管母亲一味的让我回房去,但我却没有听从母亲的话语,而是坐在母亲的旁边,陪她聊天,听她诉说。   听着母亲的倾诉,我渐渐的明白,母亲一直承受着与她幼小身躯不相称的沉重,顶着一个家庭的压力在辛勤的工作。如今,母亲干活的时候腰也经常疼,关节炎又发痛,但她却还是强忍着,一直为这个家庭默默付出。   现在,我已经长大了,心里一直想着为父母减轻一些压力,让他们生活的轻松一些。我想,我会尽自己的努力让父母快乐的生活,让父母少流一些汗水,少滴几颗眼泪。   4.“第四滴”泪   二○一四年三月十三号,爷爷不幸因脑溢血突发而离开人世,这消息对于我们全家来说无非是一个噩耗。我急急忙忙地从学校赶往医院,见了爷爷最后一面。我久久凝视着这颗从小为我遮风挡雨的苍天大树,如今却突然倒下了,这让我情不自禁的落泪了。曾经温馨而美好的画面不时的从脑海袭来,占据着我这颗脆弱而又思念的心灵。   虽然我和爷爷的感情很深厚,但是母亲与爷爷的关系并不是很好,缘由是爷爷曾经不想带我们几兄妹。所以,母亲一直把往日的痛恨,一直记在心里。其实,我心里也清楚,母亲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她的心灵是很善良的。当母亲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爷爷躺在病床上的模样,她痛苦的流泪着,一股发自内心的哭泣声让人看在眼里,疼在心中。   那几天,我们忙着为爷爷料理后事,身体也有些疲惫了,便早早地朝自己家中走去。我西安有哪家医院能治母猪疯提着手电筒,母亲走在我的前头,我的一句话,划破了宁静的气息。   “妈,你现在还痛恨爷爷吗?”我随口便说出了心中的凝问。   “你想听实话吗?其实,当妈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你爷爷躺在病床上,那一刻,我对你爷爷的痛恨就像是一块融化的冰块,汇聚成了一团泪水,打湿在妈妈的心田。”母亲叹了声息,继而说道:“你爷爷还是不错的,将你们几个养大成人,如今,还没有来得及享福,没来得及一句叮嘱,他便悄悄地走了。”   听到母亲的话语,我默然的流泪了,爷爷是多么的可怜呀!为这个大家庭奋斗了几十年,养育了儿子接着养育孙子,继而又养育着曾孙子。他一个平凡的身躯,却为家庭却付出了不平凡的一生。如今,让我庆幸的是,母亲不在痛恨着爷爷,而且为爷爷痛苦流泪,代表着这些曾经的矛盾都化解了。我想,人世间,再没有什么比亲情更珍贵,更有值得珍惜的价值了。   如今,父母一直在为我们默默地付出,虽然父亲的内心是强大的,但母亲的心灵却是脆弱的,眼泪象征着她合肥癫痫病到哪治疗柔弱的一面。今后,我一定好好奋斗,在父母的有生之年回报他们,让母亲少流一些泪水,让快乐时刻伴随在她的身边。 共 339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