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清韵】微信互动——蓝血月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红色经典
无破坏:无 阅读:1419发表时间:2018-02-05 13:38:11 摘要:2018年1月31日晚,月全食+蓝月亮+超级月亮组合亮相,150年来的首次“超级蓝色月全食"。赏毕,夜已深沉。这壮美的今古奇观,嵌入心田,随梦云游;于心海之旅起步,迷离幻念,抵达岁月的彼岸…… 昨晚,与文友微信聊作品。文友是一位令人尊敬的网文编辑,也是江山文学网一社团的缔造者。交流针对作品的内容与修改。   在江山,自她的社团创立后,我时常把稿件发去。编辑及时,按评精美且富有指导性;发表后常附上随文插图。在电脑环境下,图文并茂,效果绝佳,怡人可心,从而加强了作品的感染力。此编辑老师性格爽朗,谦恭热情,对稿件的编发以及后期的修改都挺负责,没嫌麻烦。   其社团善待我的作品,不嫌弃我草根版的见习拙作,对作者一视同仁,且无自负傲慢之举。更不像某社待人之尊举:就一篇针对题材意见不同而沟通交流的见解之言,却惹得人家主持者心生不悦,言庙小难容,言辞拒绝再来纠缠。或许自己不该较真,或许本来就是自己妄自菲薄,犯人大驾之尊。可草根也应该有自己发表浅见的权利吧!纠结之余,由敬戴改为远离,因不耻其驱逐,便心生敬畏,自愧不已!   我作为业余网文递稿者,除参加江山其它社团的征文与特约稿外,时常把自己的文稿交送此文友的社团。彼此虽隔半个中国之遥,却不生分。尊重她的社团及其编辑,亦难免针对作品与之交流,交流的气氛溢满和谐,也颇有收获与长进。且从未对我下过逐客令。另外,她关心社团作者群,文友的某些忧烦与感念也偶见互动。对于一些力求上进的作者,她给予鼓励热心指导,这与作者的进步相辅相成。   微信间断的对答,我往往接不上随时的来言,去语就会迟迟不到。因平时不能静心坐在写字台前,屋里屋外不时游走,手忙脚乱做家务,在家还参与老父的护理。手机手写,输入慢。为此,遇上写字互动时我便改用写字本小电脑替代。这带微信程序的小笔记本写字较快。昨晚与文友交流时,打开了这个“小索尼”。(因为太小,荧屏18.2x9,已处于淘汰的边缘)三年前我购置它时,价格比其两年前的原价少一位数字还不止,就说明这产品刚出厂时就已经有点过时。淘到它后,也深感其字小,难以看清网文,却对写字却有极大的帮助。别看这小电脑此时电池开始老化,可插上外接电源后依旧很实用。字迹可以调大调小,颜色可随意变更,输入输出字码可以调得恰到好处。我对其还是醉心喜欢的。   等哪一天,自己看不清这个电脑本上面的小字了,再淘汰。物有所值,能用就行。前两天有些卡,经过清理垃圾、杀毒后,这小本子还是刷刷的,速度比原有那架台式双核电脑还不慢。近三年,几十万字的文稿大都用这小本子敲击的。昨晚,它参与了微信对话记录,见证了“蓝血月”中后期的赏览过程。分述如下:      一、21:25   我来到院子里。晴朗的天空繁星点缀,苍穹湛蓝。东南天宇升起的那轮圆月非同寻常,迷蒙之间泛着红光,似一团燃烧的火。虽然我的视力不佳,裸眼望月看不真切,可不至于把一轮明月看成此状。对于此,有些疑惑。好像一个小时前,本宅大院微信群有带“月食”字眼的消息,没加理会。看到这样的奇妙月景,便记起了刚才群里的文字,想回屋看个究竟。看月亮费劲,看电脑和手机还不眼花。   回屋看到与文友对话的屏面,没打算马上退出去找本宅群的“月食”介绍,就判断外面的情况可能是月食出现。原因是我见过月食,月食残缺时常常显得有些红光耀眼。这两天进入假期,整天在家看手机、敲键盘,视物模糊,虽看不准月亮是不是残缺,却看得出那圆形有异。   于是,我在电脑版的微信上对刚才聊天的文友敲字:“外面的月亮好像月食,快看看!我刚到过院子里。”   发送后的一瞬,我看到文友先后传过来两张照片。一张是圆月中间有块黑影,那圆月好似金丝网般散射黄光,这黄光杂糅嫣红,中间的黑影好似一个浓浓的大墨点;墨点向下滴散,形成了一个葫芦瓢状的墨迹,且美其名“垂墨欲滴”。另一张,圆月有蒙蒙的墨蓝斑点;这圆月主体颜色已经变了,不再是金黄,却成了金红,上面斑斑点点的好像被散漫的絮状物污染过,而污染的地方颜色有深有浅,墨蓝或者墨绿,颜色不确定。   之后文友连续发来话语:“我这边看不清,刚才打开窗子看的,模糊。这是人家利望远镜拍的。”   我对答:“就是的,像燃烧的火苗;红呼呼的一片。”因为我没戴眼镜,眼睛近视散光,所以视物模糊。随后,文友发来了一篇本次“超级蓝色月全食"的介绍资料。精简后如下:   “……   2018年1月31日晚,……月全食+蓝月亮+超级月亮组合亮相……150年来的首次“超级蓝色月全食"   月食是地球正好位在太阳与月球的中间,地球影子投影在月球上的现象。……1月31日的月全食,东亚、澳洲东部、太平洋及北美洲西北地区的人都可以观赏到。……全食阶段历时约1小时17分钟。   月球从19:48开始进入地球的本影(初亏)。20:52完全进入本影区(食既),月全食精彩部分开始。21:30月亮到达本影的最内侧(食甚)。22:08月亮即将离开地球本影(生光)。23:11月亮离开本影区(复圆)。   整个月全食时间是3小时23分,相当适合观赏。……“超级蓝色月全食"却是过去150年来首次出现……”   在文友发文后,我浏览一下,便抓起手机来到院子里想拍些月食照片,想留住这奇特的月亮景观。可打开摄像后,屏面却黑乎乎,什么也看不到。我还是点了两下拍标,采回了两张暗影。回屋后微信告友:   “手机拍不出来,都是黑乎乎的屏影。”   “是的!”对方回文。   这确实有月食出现,还不同于以前景观。于是赶紧从床头拿出自己的眼镜盒,取出那好久不用的近视镜,奔到院里去赏月。天宇东南上方,那轮圆月不再明亮皎洁,似刚才看到的文友发来的第二幅照片。这时已与照片不同的是,那些斑点已开始变成片片恍惚墨影,好似有云汽在聚散、蒸腾,朦胧闪动;月亮是一轮血色的金黄,却被动态的墨韵所围拢,渲染,散失或是攻击。   我惊讶于此时的月亮之上动态的画面武汉看小孩癫痫哪家好,更诧异那血色的金黄。观看少许,赶忙推门进屋,想把这奇特的景观与文友交流。此时是21:40。我坐在开着台灯的写字台前,用小电脑上敲出下面几句话:   “圆月,金边,墨蓝汪汪,蓝气在圆月中不停动荡,聚散升华,开合铺张,那蓝气不停被金黄掠走,瞬间又被蓝色笼罩。蓝的不纯粹,像被激起的湖水;黄的亮眼,也不是真正的金黄,太妙了!我戴上眼镜看清了,原来不戴眼镜看的模糊。”接着一句,“我再到院子里看。”   待我从院子里观赏片刻,接着进屋,想把观看到的月亮情景,写出来发到微信上,却看到微信的屏面有了新内容。   文友发来了一个漂亮萌童“哈哈”笑的图片。加问一句:“现在还有吗?”她肯定羁绊在所居的楼层里,没有出屋。这不比我们乡下农家院,随时可以自由出屋,院子也属于随时自由活动之场所。   我动指敲字回信:“有。蓝色似雾似云,似墨似蚁群,滚动散开,聚集撩人。如果圆月此时比作金黄的马蜂窝,那么好像有一群墨色的马蜂在蜂窝上时起时落,百般纠结。我看透了这种假设的本相,那是水蒸气把月亮遮挡,遮挡的不全,剩余上面的边轮,在金黄圆月的中下部,好像有一片墨色的蚁群在开会,不是安静的,是无规律的动荡。”   一段18秒的语音出现在文友发来的微信中:   “我刚才爬到窗子上,打开窗户看的;我们这边还是很模糊,好像是有雾一样,只露着一点点,看不清。就又下来了。你应该写一写。”之后,一阵爽朗的笑声。   文友肯定已被这月全食后第二阶段的“蓝血月”所吸引。会不会是她看到了我胡乱写下的上面那几句话,才动了爬窗户看星空的念头?既然她的位置看不清,我何不接着借用微信平台,用自己的文字为她继续传递新信息。想至此,就又加写了一句:   “如果此时把圆月比作一张金色的圆饼,它的上面就在被蚂蚁蚕食!”   对方语音回话:“嗯!应该是被蚂蚁在咬。”之后,又跟来一串银铃般笑语。   “我带着眼镜看得很清楚,那轮金黄在驱赶墨绿的土蜂;或者那是一块烧红的抹着甜蜜的圆铁饼,那众多的蜜蜂想去采蜜,却不敢靠近,飞上飞下,动荡不停,那动的就是‘蓝’色,那静止的就是圆月。”   “我再去看看!”   我用键盘前后敲击出这些字,先后发送给文友。她用一句“好的!”回敬了一下。   我重新来到院子里。      二、22:08   眼中的月亮奇观,神秘莫测,这自然景观令人心生联想、幻念。院子里有些冷,我观赏几分钟后回到屋里。继续用电脑给文友的微信页面发消息:   “原来那墨绿的一团在下,在圆月的北下方,现在逐步在改动。那墨绿,就是说的那‘蓝’色的部分逐渐移向了上方;那金黄的月,轮边金黄部分转移到下方,南下方。似墨绿,似蓝气,还在纷纷纭纭、纠纠结结、乱乱腾腾翻飞,似点点带翅的蚊蝇,似斑斑梅花的舞动,似蓝色的精灵被墨染后的醉意朦胧,似飘飞的燕子笼在笼中,又似身披清衣的舞女在金黄的舞池卖弄舞姿,旋转身型;动与静的结合,天地间奇特的太极图,今生没见过的奇观!”   我从院里回到屋中,坐到写字台前,敲击所见月食的变化情况;之后又从屋中回到院里观看,再回到写字台前。紧紧张张地写下刚才看到的月亮最新的景观:   22:12   “现在好似一颗月明珠,上面点翠,底下倍儿亮,亮得耀眼,亮得火红金黄;点翠的上半部不再翻腾,瞬间变得平静。”   22:16:   “又好像一个火红的圆灯笼,灯笼底部放着一个点燃的红蜡烛,下面燃烧,上面半明半暗;其实就是一个圈,还是一个不可分开的圆。只不过颜色不同,底边是火苗,上边墨绿色变得朦朦胧胧。”   在此期间,文友又发来了一张萌童“哈哈”笑的图片。我把再次回屋后的新发现,继续通过微信告之文友,那个我尊敬的社团领导——编辑老师。   “现在是底部形成一个奇特明亮的黄金底托,上面是遍布墨绿天蓝分不清的圆珠子。”   她提醒我:“您可以写一篇文章。”   我有此意。却没有立即回话,赶紧又跑出屋子,武汉哪家医院手术治癫痫病好继续观察月亮的变化。这奇异的景色已经深深吸引了我。就是写下来,也须有一手观察资料。之后,屋里院里来来回回,边观赏边记录:微信如下:   “……火烧圆明圆;太上老君在炼丹;炉火红,丹色青;不知哪位仙家在烧火,也不知哪个童子在鼓风!”   其间文友发来个萌图或来句赞语。      三、22:28:   “底托的嫣红金黄在慢慢向上扩张,这火色金黄变成弯月小船,船底平静在水面,上面占五分之三部分是丹青椭圆;经纬分明,互不侵犯,不再动荡。只是月牙船的亮丽金黄在逐步向上延展,慢慢向上扩充。   一道百年不遇的奇景,圆月一分为二,下小上大,太上老君的火炉还在燃烧,丹青的椭圆逐渐变少。”   文友发来男性癫痫要注意禁忌什么金手指“您真棒”的图片,并告知“要到11点多”。我继续回院中观赏,这时的景观甚是离奇优美,圆月出现金色的奇景。记录如下:   “现在是金碗盛鹅蛋,鹅蛋大,金碗小;炼丹炉里的火势在加大,那圆圆的青球只剩下半拉。   二分之一。   现在下面是金碗,金碗大,上面的青球只剩一个圆帽。”   22:41:   “恍惚间那就是一块上部点翠后,端在天上向玉皇大帝进贡的硕大金元宝。”接着又一句,“景象奇特呀!”那壮观奇特的美景真的美不胜收。   文友告知我“152年”。接着发来了一个介绍此次“蓝血月”的视频资料和两张网上传过来的夜空照片。那是半个小时前的月亮景象。一张是单纯的月亮图片;另一张则是城市为背景的。照片上宽阔的街道,临街灯火通明的高层建筑,远处彩霓斑斓,楼宇接连,那罩满暗影的金黄圆月被近处的楼角遮拦一些边沿,显得那么硕大的一轮,甚是绮丽隽美,充满幻曼的韵味……   我告诉她,那是早期的。她回应:“这是网友发过来的。”      四、22:46:   “现在,底部金碗快把上面暗淡的一块圆顶侵蚀完了;   金碗端鸭蛋,已经变成了金圆篓盛鸭蛋;   快封口了,封口后就是一轮圆月了。上面好像月亮缺了一块,天狗吃了一嘴。   那叫吞了一口。现在上面的鹅蛋快不显了,跟蓝天几乎融合,细看还有一个圆边影,金黄的圆月上面缺一块,怎样形容?一个明亮的金盔,开口冲上,盔口在变小。缓缓地在收口。”   文友回应:“快了!”      五、23:01:   “现在月儿在慢慢变圆,进行上面残口的收拢。圆月夜殇!   圆月殇,天帝慌;人间为之称奇,玉皇为之彷徨;云里雾里不知,那是蜂拥传奇!迷茫一片,金边不断;谁人请来老君?不为何事,就为炼丹。火炉在下,丹丸上边;防止滚走,拿来金碗。金碗延伸,天帝福分;金碗变大,丹丸变清;金碗成篓,丹丸不见!锁住丹青,天狗吞月;元宝天成,奉献玉皇。此时残缺,彼时满盈。我观天象,如我人生!   现在一轮明月悬在蓝天,圆月饱满,人间太平!”   文友传来双手合十表情图,我接着微信回复所见月像之景:   “晚间十一点五分左右,圆月合笼,一切照旧。”发送后,接着回一句,“晚安,不再打搅了。”其实,那最终的复原,还需持续几分钟时间。   文友建议我整理一下,写一篇文。我回敬:“谨遵命令!”……   赏毕,夜已深沉。这壮美的今古奇观,嵌入心田,随梦云游;于心海之旅起步,迷离幻念,抵达岁月的彼岸……   2018-02-01初稿   2018-02-05定稿         共 500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