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雀巢】栀子染衣香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红色经典
无破坏:无 阅读:1666发表时间:2015-10-18 10:06:25 锦子和小范的生活无论从哪方面看都与幸福不沾边,因为他们是二婚,因为她下了岗,而他原来只是个在外地炕烧饼的小小手艺人,他们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一年里,他们要辗转搬迁几次简陋的廉租房,可是我每每看见他们脸上富足平和的微笑,我感觉到的只有快乐和幸福。   锦子是我最好的同学,高中毕业,长像一般,健康的褐红色皮肤,矮矮的个子,牙齿很白很亮却常常跑到嘴唇外。唯一亮丽的是她的一对大眼,倒弥补了她脸上其他的不足。她喜欢笑,吃亏的时候憨笑,无奈的时候苦笑,看丈夫和女儿是满足的笑,快乐的时候更是喜欢傻笑。   锦子最痛苦的时候,是在失去妞妞的爸爸那会儿。在她女儿妞妞刚刚学会喊爸爸的时候,妞妞爸爸因为急性心梗死,在一个黑夜里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锦子在那些日子里就像在梦游,她后来告诉我,说她好像做了一个梦,而她不想从里面走出来。在后来的好几年里,我难得见到她的笑。直到有一天,在我催她给妞妞找一个爸爸时,她羞涩地笑着说,她开始谈了一个人,叫小范,在南京炕烧饼,人很忠厚也肯吃苦。我立马高兴起来,追问她谈到什么程度了。锦子说她到南京去看他,小范在送她上车时流了泪,锦子说,当时她的心情也是酸酸的。锦子说小范是初中毕业,没多少文化,人憨厚,又小她一岁,家里困难……凡此种种,她妈妈对小范不是很赞同,所以那天她对小范是说了类似于分手的话了。但男人能为一个女人而流泪,除了小说里煽情的描写外,我是第一次听说。   这个人虽然没有多少文化,但至少初中毕业了,能读书看报就不算文盲;这个人家境贫穷但他不怕吃苦,以后他会将日子过得好起来;这个人性格憨厚,至少他以后不会欺负老婆,过日子就需要这样的男人;这个人虽然小一岁,但以男人的寿命来算,正好可以陪你走至人生终点……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个男人肯为你流泪,一则说明他对你动了真情,二则说明他是个重情义心低处充满了柔情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是遗失在沙土里的金子,打着灯笼也难找。我说,这个男人可以嫁。   在一个廉租房里,锦子和小范就简简单单地结了婚。小范就嫁妻随妻,回全椒县里和锦子在一个工厂里学习机床。妞妞人前人后甜甜地叫小范爸爸,小范真心地疼爱妞妞,妞妞不听话了,锦子急了会打几下,小范会对锦子说:“孩子还小,要好好说,哪有动不动就打孩子的?”倒显得比锦子更疼妞妞。那时,我常到他们的廉租房里玩。一次,我和他俩聊天时,我把小范顺口喊成锦子前夫的名字,小范没有什么不快的表情,我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就只见锦子使劲地向我眨眼。我不知为何,过了一会,小范有事走开,我问她为何向我“抛媚眼”?她说:“你刚刚把他叫成妞妞爸爸的名字了,我怕他会误解。毕竟我们已经是夫妻,妞妞爸爸走了,我再不想忘记,但今后的日子我还得和小范好好过。”听锦子这么说,我亦感到很不安。但小范回转来,依旧是笑眯眯的,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倒让我佩服起来。   一年后,小范转为正式操作工,接着国家企业改制就开始了,小范成了第一批下岗工人,小范的头顶发际急得向后移了师。锦子劝小范:“我们还算好点的,我们还能撑下去,有双职工都下岗的,日子就难过了。”但接下来的日子还是有点惶惶的,没过两个月,第二批下岗名单出来了,锦子的名字排列其中。小范是个实秤人,不知道怎样去安慰锦子。锦子说,他会轻轻地叹息一下,再偷看一下她的脸色,看得锦子自己倒笑了。锦子问小范:“你老看我干嘛,我才不像你那样没出息。你有手艺,大不了我们去找个门面,我跟你学白案炕烧饼,我们俩开个夫妻店,也不至于没饭吃。”小范挠了挠他宽广的前额,嘿嘿地笑了。   烧饼店没开成,在锦子父母的帮助下,他俩在菜市场租了一个摊位卖鸡。第一次在菜市场卖鸡,遇见高中的某男同学,锦子低下头,那人上前和她打招呼,锦子的脸色由褐红色变成锗红色,眼睛因为既想躲避又必须面对而显得惊慌失措。嘴巴似笑非笑地咧着,一排突出的白牙不知如何安放。这时,小范就显得像个老江湖了(毕竟他在南京那个大码头的烧饼摊上混过),他跟眼前的同学说:“是我们家锦子的同学吧,以后要常和我们家锦子联系啊!想买鸡来我们这儿,我会给你最低价。”锦子这才稍稍抬起头,小声地对同学说:“拎一只鸡回家吃吧!”最后,那同学以市场最低的价格照顾了锦子的生意。接下来,见的熟人多了,锦子的笑容就从容了许多。生意清淡的时候,小范会和周围的小商贩打打八十分,有时他还会和几个上岁数的女人抹纸牌,一角二角地斗钱混时间,锦子就在旁边看,边看边笑。   我到菜市场去找锦子,看见锦子在快活地傻笑,我说:“小范赌钱,你不管,还这样高兴。”锦子说:“他是不怕丑,没事时就一毛二毛跟人家抹纸牌,不过,我看着也好玩,看着这几个人一毛两毛赌钱的认真样我就觉得很好笑。小范也不急,她们几个就不行了,有时吵吵着就让小范评理,小范谁也不得罪。哈哈哈,我家小范就是个老好人。”我扭头看神色平淡的小范,还真像个老好人。   生意一笔一笔做,他们终于攒了一些钱,准备买房子。但接着房价就乘电梯上到了半空中,你越追他升得越快。夫妻俩咬咬牙,四处借款,终于在一个小区买了一套商品房。安居而乐业,再一年后,生意做得大了,与几个固定的快餐店联系了长期生意,还贷的压力就小了一些。小范负责每天到养鸡户去买鸡,半夜三点将鸡运到家,锦子三点起床,夫妻两人怎么急救癫痫患者一起卸鸡杀鸡,然后踩三轮车运到菜市场的摊位上,一天的生意就开始了。在我的眼里,他们的生活又苦又累,可是锦子和小范一点也不觉得苦累。“呵呵,风吹不到雨淋不到,饭能抗两大碗,觉倒到床上就能合眼,苦什么苦!”锦子这样说。   小小范是在2003年出生的。小小范是个男孩子,长得白白净净的,眼睛清亮,乍一看像小范。几个月后,小小范长出了两颗上乳牙,正对着前门,等到长得结实了,就老是不服嘴唇的管束,常常溜出来,锦子抱着他,所有的人都看着他俩笑。事实证明,牙齿是会遗传的。   锦子的脸上,笑容多了,甜了。   那年的五月,我们单位后院里的栀子花开了,一园子的栀子花,香气从窗户缝隙里钻了进来,能醉死人。探头去看,一朵又一朵的武汉去哪家医院可以看癫痫病呢素花裹在绿色的叶子里,能馋死人。   快下班的时候,锦子带小小范来找我。窗口忙,她和其他几个纳税的女人站在花树边,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地,边笑边选着花朵儿。   香气仿佛更浓烈了,从窗棂处渗了进来,整个大厅都有了香气儿。我忽然觉得这一园子的栀子特别像锦子和她的生活,素洁平凡却香气扑鼻,开得热闹却不彰显喧哗,美丽而不高贵,是平凡人身上最朴实最动人的品质。   锦子从栀子花丛里出来的时候,一身的香气。   后来,我为锦子写了一篇小说,八万字,叫《栀子染衣香》。是我的第一篇小说,很青涩。小说有生死离别,有真湖北哪里的医院治疗癫痫病更好?情爱意,但却言语生疏,情节简单,波澜不惊,就像锦子这个人。   共 269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