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经典 > 文章内容页

待到春风吹起,我扛花去看你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8-24 分类:红色经典

在北方,时间到了冬季,好像是把步调故意放慢了。触目萧瑟冷寂,日子显得格外安静漫长。上大学以前,惧怕这种漫长,除非有飘雪的美感转移冷感,否则没有暖气抵挡的寒冷肃杀真是冻透了学子青涩的心。瘦弱可怜人,一到冷冬就没了脾气。那时候不知道还有“九九消寒”这种古雅的风俗,聊以消遣作乐。

看书上说,旧时人们的御寒保暖条件十分简陋,这个可以想象,天寒地冻的恐怖不是说着玩的,“路有冻死骨”,严重时能危及人的生命。人们为了捱过漫长冬季,以“数九”为娱乐,从宋元时期开始广泛流传“九九消寒图”。从冬至日算起,九九八十一天里,或填字,或涂圆,或染梅,每天添一笔,九九消尽,春意则深。我最喜欢染梅一说。明《帝京景物略》卷二记载:“日冬至,画素梅一枝,为瓣八十有一,日染一瓣,瓣尽而九九出,则春深矣,曰‘九九消寒图’。”白纸上画一枝梅,枝上有九朵,梅花本来是五瓣的,但这里对应九数画的是九瓣,每瓣还可以根据当天的天气情况用不同的颜色来填充,把时间过得缓慢且风雅,想想实在有趣。

后来在《红楼梦》中也留意到,第九十二回宝玉问袭人:“明儿不是十一月初一日么,年年老太太那里必是个老规矩,要办消寒会,齐打伙儿坐下喝酒说笑。”九十二回虽是续作,描绘的风俗一定是对应当时。古人重节气风俗,旧时富贵之家、文人雅士更加不会错过借题发挥,纵酒高歌也罢,吟诗作画也罢,再俗一点,哪怕是吃吃喝喝、围炉烹茶,都能在冷峭的时节找到及时行乐的理由。白居易的那首《问刘十九》:“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是不是也暗合了这样的时节,这样的意境?

再看看如今,依然漫长的冬天,我们有什么乐子可言?屋里有暖气,听说东北的室内暖气能烧到三十几度,不必再忧心寒意侵体,但雾霾开始变成冬天的头号公敌,连户外活动都变得小心翼翼。在屋里一坐一天,对冬天没有什么切肤的体感。盼雪来,雪偏偏不来,北京今年一整冬没下过一场看得见的雪,连微微小雪都没有。没有雪的冬天还是冬天吗?时下人被生活一年年鞭策驱赶,已少有风花雪月的闲情。但至少应该有雪来陪衬冬季,在雪中回顾从前的温暖,听咯吱咯吱的脚步声踩一条长长的路散步回家,或者伫立街头,看簌簌雪花如何将世界覆盖得静谧无声,掌心落下洁白的一朵如恋人的亲吻,给远方的家人打电话说一声这边下雪了,那边还好吗?这样的心理期待都落了空,空无着落。

在“独钓寒江雪”“风雪夜归人”“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诗词里,在岩井俊二的电影《情书》和川端康成的小说《雪国》中,在李娟《我的阿勒泰》笔下的北疆风光中,在武侠江湖《雪山飞狐》中,甚至在翻阅过十几遍的《红楼梦》中,还能循着一些文字的勾勒想象飘雪的盛景,盼望茫茫的雪把世界转眼变成童话,体会一种无形的神奇,纯净的气势,让人对自然产生敬畏之心,人心也会跟着变得简单,纯净,缓慢,美好。奈何它“别有根芽”,它只能被期待从天上飘落,从不在人间种植开花。

如今冬季流行的玩乐,泡温泉,滑雪,火锅聚会,习惯了小空间独处的我兴趣不大。暗自想,北京难道还不算冷么,应该向西,向北,再向更远更冷的西和北迈进,或许还能一睹雪山雪原的姿容。或者,回头扎进古人的精神世界,捞取一瓢诗意,效仿做点染梅消寒、围炉饮酒、吟诗作对的雅事,是不是又太过于东施效颦?

观察我的夫君,发现他既不觉得冬天的冷难熬,也不觉得没有雪少了诗意,他跟其他季节一样,每日细心照拂他的花花草草,几乎风雨无阻地天天去跑跑步,不刻意,自有节奏,乐在其中。终究是精神世界强大、稳固的人更容易从自己的内心找到完整的乐趣。我还是常常习惯从外界贪求给予,春天盼望花开的热闹,夏天享受夜里大雨滂沱的淋漓尽致,秋天采摘与叶落带来安宁,冬天期待一场无名的风雪。等而不来的,就有了失落。

雪没有着落,那就再念一念它的情人,梅花。梅花算是中国的特产花,立意高洁,不仅诗人们青睐,1929年还曾被中华民国国民政府确定为国花。“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作《雪梅》二首的宋代诗人卢梅坡将雪与梅的美学关系入诗,写得巧妙传神,据说他原名和原字都散佚了,只流传下来“梅坡”的自号,人们记住了他酷爱梅甚于记住他的名字。宋代还有一个“梅妻鹤子”的林逋,笔下佳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算是咏梅的千古绝唱了。好梅的人都知道杭州有许多赏梅的去处,西湖的小孤山就是一处,林逋生前就在这里植梅放鹤,死后葬于此地。想象一下,诗人冬日漫步小园,有白鹤为伴,梅花对影,避开纷繁人世间,该是何等的淡泊潇洒。才女李清照也曾尝试咏梅,有“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为证,不过她感慨:“世人做梅词,下笔便俗”,梅花的清幽孤洁只可意会,落到语言上就免不了沾染俗气。

有一晚看到林徽因的诗《静坐》:“冬有冬的来意,寒冷像花,——花有花香,冬有回忆一把。一条枯枝影,青烟色的瘦细,在午后的窗前拖过一笔画,寒里日光淡了,渐斜……”很安静秀逸的一首诗,诗里提到的“枯枝影”“青烟色”应该就是冬日的梅。之前对她多有抵制,不知道她忙于“太太客厅”还能有一人静坐时,难得还能在静坐时端出这样一份诗意的心情,建筑方面无权定论,私以为文学才女的名号由此完全可以坐实了。

在冷冬的窗前,手捧一杯热茶,在无花时节惦记一种自然花期凌放的花,在喧嚷闹市渴求一种慢下来的安静,弱化集体背景,突出自我世界,更深一层,向往一种有态度的生活美学,就是这样的思量吧,所以才对梅与雪特别钟情。

近日看一个叫“老树画画”的热门微博,每天上传一幅画,一首诗,十分写意,十分有趣。画上民国的长衫先生,或在花前,或在花下,自由闲雅的做派,有时题:世间何事,值得一争?栖身江湖,雪落无声。有时题:待到春风吹起,我扛花去看你。说尽千般不是,有意总在心里。

喜欢这种气息,热量包裹着寒意,流水栖息着落花,寂寞人世中住繁华一室,与内心贴近的清醒,自由的精神世界里自有留痕。生活中其实都免不了一地鸡毛,有的人就能在打扫完鸡毛后洞穿生活的本质,不辜负,不强求,简单随意,在个人雅趣中传递一种坦荡的美学情怀。如此涤荡人心。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当我这么游说自己后,很快,自然界感应了我,向我展示出它全部的善意。干燥了整冬之后,适逢正月初一,雨水节气,天空飘起了很大的雨夹雪。我曾刻意期待的,在不经意时才突然落满心怀。又是一轮圆满,想分享这种圆满。此后,这般,雪消,梅败,待九寒消尽,我扛春花去看你,你可愿意?(文/树上的女爵,原文链接)

保定市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啊四平市癫痫医院谁家更专业重庆治疗癫痫病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