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穿越之路(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剧本要闻

梅关古道,被一场雨淋了个透湿。星罗棋布的鹅卵石,横卧竖立,情状不一,像一面面镜子,在脚下越磨越耀眼。这样一条古道,对我这个外来者意味着什么?我匆匆行来,疾疾离去,仅是走过那漫长时光里微不足道的一小段。我记下了它所呈现的荒凉,那是所有古道共同的命运。在离开后的许多个夜晚,那一道道“耀眼”又意外地走进梦境晃荡,幻变成一个纠缠不休的孩子,生气扭头踩破平静的水面,溅我一身惊慌。

还是从雨说起,雨雾弥漫,梅岭上的一切都进入无法表述的幽深之中,古道多添几分幽怜,让人在跟随车辆的恍惚摇荡中出神,犹豫着是否要从梅关古道开启一次短暂的远行。来自何方,去往何处?匆促步履,重叠影像,人生的终极追问也曾在这里发生。我很疑惑,镶嵌在时间深处,隐藏在大地褶皱之中,与现代交通工具断然隔绝,适合怀旧的古道,穿越了什么?

梅关古道所穿越的梅岭,藏身于五岭之一的大庾岭之中。逶迤五岭,长江流域和珠江流域的分水岭,山谷纵横,林深峰立,很早之前就把广东这片南蛮之地隔绝在中原之外。地域的隔绝终被强悍的权力打开。刚成为中国第一代皇帝的秦始皇,站在自己的疆域图前沉思片刻,咀嚼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深长意韵,尔后决绝地发令:“北逐匈奴,南开五岭”。20万秦军在声威震天的马蹄和呐喊中拓进,残酷而血腥的战争遍及梅岭的沟坎旮旯。争夺、烽烟、厮杀、血泊,军事战略上的关隘意义,注定了梅岭进入历史视野的传奇沾满鲜血。汩汩血流,顺着一场场大雨浸入粤北大地,又长成古道梅花。

全长200多公里的梅关古道,如蜿龙匍匐,横亘广东、江西两省之间,地势险要若人之咽喉。这是进入广东的必经之地,其地位之重要不言而喻,“岭南第一关”的声誉毫不夸张地落在它头上。兵家必争带来的战火与纷乱、杀戮与毁灭,早已销声匿迹,但又有谁能抚平古道的隐痛和创伤。

多少古道被时光吞噬,终成幻影,梅岭却还在。缓步寻找古道上的碎痕残迹,百步之遥就有宽厚的石凳相候,凳身深深浅浅地长着或绿或黄的苔藓。苔藓无语,如最忠实的信徒,蜉游在时间的孤寂里。接踵而立的梅树未到绽放清香之际,粗细不一的枝杈虬曲裂散,仿若画中旁逸而出伸向山谷之上的云朵。古道上静止的草、树、石头、苔藓,活跃在丛林深处的虫、鸟、兽,像一个个吸光体,吸尽天光、目光、水光。鲜艳的色彩瞬间隐匿,时间使它沉郁黯然,扑满一身抹不净的尘灰。

古道斜行向上,一个尽头踅进另一个尽头。崎岖的古道上,仿佛出现了一个又一个身影,他们是南迁的贬官、获刑的罪犯、无家的流民。有一个不能不提及的人,他的脚步和我的在时空的不同维度重叠,我踩到他来回重叠的脚印之上,大地愈加坚实。他是张九龄,岭南第一个考取进士并到朝廷做官的著名诗人,也是梅关古道的筑造功臣。

唐开元四年(716年),因被排挤主动告假侍母南归的张九龄路经梅岭,眼之所见,如他在《开大庾岭路记》所言:“岭东路废,人苦峻极”,“以载则曾不容轨,以运则负之以背。”要知道,经贞观之治的唐王朝,日渐强盛,与海外通商的需求愈加迫切,那时的广州已是拥有六万多人口的最大商港。东南亚、阿拉伯诸国商人、使者,多从海上到广州,越梅岭而上长安。这种情况之下开凿梅关古道的利害性不言自明。处江湖之远,张九龄仍不忘为君分忧。向唐玄宗谏言开凿梅岭获得允许后,在那一年的冬月,他开始主持这条古道的修筑拓宽工作。路陡,狭窄,难行,荆棘遍布,山石庞大,开凿艰巨。三个月时间,一条宽一丈多,长三十华里,可容五辆车并行的山道畅达四方。张九龄代表的官方之举,悄然将梅岭和梅关从军事意义向经贸文化交流转型。

所有的古道,都是被马蹄和脚步踩踏出来的。站在那幅古代地图前,细心地比较会发现,梅关古道曲折弯绕,路程略长些,这“略长”折算成实际里程居然有一千里之遥。也就是说,取粤北过郴州到长安的距离要比走梅岭近。舍近求远,似乎不是明智者所为。查究原因,是梅岭北接的扬州有更为便利廉价的水路航线。水运之利托起了扬州这座唐代长江流域的最大商业城市,也成就了一千多年里由岭南通往中原最便捷的梅关古道。

不绝的喧闹戛然沉寂,我又有些恍惚了。雨从铺满道路的石头上滑过,缓慢而有节奏,眼前的萧落和静谧,把当地朋友的对历史的叙说击成碎片。嘚,嘚嘚嘚。有人模仿马蹄之音,引我竖耳倾听。那一刻,我相信,从雨雾深处,刚走过一支马帮,和我们擦肩而过,他们看到了我。古道为一双双磨出血泡的脚板而延伸。站在梅岭的巨大石碑之前,抬头是“南粤雄关”四个红色大字,再往前走十余米,一道坡坎,就是江西境内。前面,后面,一眼望去,古道仿佛通往时光隧道的深处,无法探知,充满悬念和诱惑。祖先令我们叹服的是,再高耸重叠的峰峦,再迢远艰难的崎路,也缚束不住他们行走的脚步。

古松林立,蜡梅却空枝相照。任何一条古道都逃不出孤独的宿命。作为一个天地万物的读者,我以徒步的方式走进梅关古道,呼吸那些过往的生命与魂灵的气息,像摇滚歌手崔健所说,我要从南走到北,还要从白走到黑。只是,这样的走,早已被飞机、高铁、高速公路所取代。我们行走的速度越快,与大地的距离就拉得越远。

我的朋友祝勇说:“隐藏道路的最好办法是使道路变宽。当它像世界一样宽的时候,道路就不存在了。”梅关古道却以另一种瘦弱却坚韧的方式隐藏着。

轰然巨响在深夜的耳畔炸裂,这条千年古道在冥想与熟梦中蜿蜒浮沉。它覆盖着泥土和落叶,深陷的马蹄窝脚印长成大地的黑痣,祖先一路遗失的魂魄在历史的光阴深处涌动。喧嚣,孤寂,纷乱,时间,梅岭穿越它们,也被它们穿越。而我穿越梅岭,是把双脚交给古道,把生命交给大地与自然。

青少年癫痫病患者诱发因素有哪些武汉市好的癫痫治疗医院去哪找呢哈尔滨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呢癫痫患者服用吃苯巴比妥效果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