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救赎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经典话语
丁文燕躺在建水县医院的病床上,脸色苍白而憔悴,表情木然。当背上的伤口撕心裂肺地疼痛起来,她的脸上才有了一丝痛苦的表情!其实她的身体伤得不算重,至少还在医院治着呢!过几天就会痊愈了!她心里的伤才重,且无药可医。
   丁文燕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像做了一个恶梦一样,她知道李星宇再也不会原谅她了!她也没脸再去求他原谅。
   丁文燕一个人孤单的躺在医院里,她穿着赵文霆的衣服,赵文霆却不在。她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昨天晚上到底是谁把她送进医院的,她觉得应该是赵文霆,因为她还穿着赵文霆的衣服呢!丁文燕急忙找她的手机,她把床上都翻得乱七八糟的,其实她的手机就静静地躺在枕头低下,等着她去拿。赵文霆知道她一起床就会找手机,所以故意拿了放在她的枕头底下,她所有朋友的电话号码,都存在手机里,丁文燕很庆幸她的手机还在,要不然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她拿起电话来第一个打给赵文霆,一开始打时他不接,丁文燕就一个接着一个地打。就在她想要放弃再打的时候,赵文霆接了,他愧疚地对丁文燕说:“燕,你好点了吗?你还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吗?我替我老婆跟你道歉。武汉癫痫病的危害性
   “赵文霆,你在哪里呢!李星宇肯定不能原谅我了!现在我该怎么办呀?”丁文燕迫不及待地问道。
   “别问我在哪里,你先听我把话说完,昨天晚上来打你的人,是我老婆找来的,你的衣服都被他们扔掉了!他们死死地拉着我,我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打你,却什么也做不了,我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太窝囊了!”赵文霆开始咆哮起来。
   平静了一会儿,赵文霆下定决心地说:“燕,她知道我们所有的事了!以后我们就不要再联系了!我已经帮你付了足够的医药费,用不完的他们会退给你,你要好好养好身体,保重!”刚说完,赵文霆就把电话挂了!之后,便再也打不通。
   挂了电话后,丁文燕终于失声痛哭,无助,迷茫和失望包围着她。
   赵文霆也哭,他有许多的无奈,无处诉说的无奈。
   丁文燕一边哭一边回忆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睡在赵文霆的窝棚里,(矿山上全都是窝棚,几乎没有像样的房子)她记得赵文霆和她亲热完以后,说想裸睡,让她不要穿衣服了,然后他们两都没有再穿衣服,就那样相拥着入睡了……
   睡到半夜的时候,丁文燕被一阵木棒砸石棉瓦的声音吵醒。也许是心虚的缘故,赵文霆急忙先穿了裤子翻身爬起来,他让丁文燕躲在被窝里面不要出声。
   没想到外面的人直奔丁文燕,他们掀开被窝就打,劈头盖脸地打,一丝不挂的丁文燕被吓得惊慌失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看见赵文霆被两男的死死拽住,却不打他,就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赵文霆被他们拉着,动弹不得,只得任由他们粗暴的打着丁文燕。
   他实在看不下去了!愤怒地对他们吼道:“你们不知道这样做是犯法的吗?如果把人打死了!你们都得坐牢,如果一定要打人的话,你们来打我吧!打女人算什么本事,来呀!”
   他使劲挣扎着说完后,拽着他那个男的才叫他们停止打人,可是说时迟,那时快,丁文燕已经被一个男的用木棍把头打晕了!之后发生的事丁文燕就不知道了!
   那男的叫他们停以后,吐了一口唾沫,更大声地对赵文霆吼道:“你知道你做的是什么事情吗?矿山上这么多人看着呢!我都替你感到害臊!”
   “那你们也不能这么打人呀!赶紧先把我放开了!等会人多起来看见不好,我们能不能先把她送去医院,明天再说我的事好吗?”赵文霆恳求着他们,他不想让更多的人看到丁文燕不穿衣服的样子。
   他们都走了以后,夜显得更寂静,明亮的月光寒气逼人地照在丁文燕的身上,使她看起来没有一点生气。
   打人的那几个人都听拉赵文霆那男的话,他大概是这群人的老大,老大让他们丢东西走人,他们就放开了丁文燕,放开丁文燕后,他们找到她的衣服,把她的衣服也撕烂了!那个人一边撕她的衣服,一边看着她,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着什么,谁也没听清楚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大概是几句脏话!他把衣服撕烂后随手丢弃了才离开。
   离开之前对赵文霆说了一句:“好自为之吧!量你们也不敢再怎么样了!”
   他们走后,赵文霆才拿了他自己的衣服给丁文燕穿好,然后心疼地抱起她,趁着月光悄悄走到车上。他以为他老婆也来了!他害怕再出什么乱子,环视了周围一圈,当确定没人了之后,他才开着车离开矿山。把车开到建水县人民医院,知道丁文燕的伤并不重以后,办好住院手续他就离开了!
   赵文霆心里很矛盾,他上有两个老人,下有两个孩子,中间有她老婆控制着。虽然他真的很爱丁文燕,但是他没有其他的办法,他只能选择离开她!他天真的以为,离开她,她就不会再受到伤害了!毕竟赵文霆是个男人,他还知道要为家庭负责,让他在家庭和丁文燕之间作选择,也许他会选择家庭,他可以和他老婆离婚,但是他不可以丢下家里的老小。和他老婆离了婚,就等于丢下他们老小了!因为老人和孩子都是他老婆在照看着,若是他孤身一人,不用为谁负责任的话,他绝对不会把丁文燕一个人丢在医院里不管的。
   赵文霆表面上看起来风光体面,实际上活得很窝囊。他老婆是个很强势的女人,她强势是有缘由的,她的两个哥哥都是矿山上的大老板,赵文霆能在那儿当工头,也是托他们的福。
   虽然他在那儿是工头,却什么都要听他们的,有时连他老婆都打击他说:“离了我两个哥哥,你什么都不是,你以为你是老几呀!”
   他老婆唯一的好,就是帮他照顾老人和孩子,这点赵文霆是知道的,也很感激她,但是他老婆从来都不给他留面子!赵文霆从来没有得到过她的肯定,矿山上的效率好,本来是他自己的功劳,最后也落到了她哥哥的名下,他虽然有些钱,却什么也做不了主,城里买的房子和车子,都是他老婆做主买的,为此他感到很压抑。
   离开医院后,赵文霆便再也没回去过,就连电话也没打过了!丁文燕不得不接受他的无情,她开始后悔,后悔她背叛了李星宇。
   李星宇和丁文燕是初中同学,也是同一个寨子里的,他们两人都是彝族,丁文燕初中毕业后,就到昆明的一个火锅店打工,她身材高挑,圆圆的一张娃娃脸上衬着一双大眼睛,看起来特别迷人可爱。不过她身上最可爱的还不是她的外貌,而是她的性格,她活泼开朗,不拘小节,说话伶牙俐齿,又特别爱笑,老板很是喜欢她。
   丁文燕给火锅店带去了不少生意,她上班不到一个月,店里就增添了许多新食客。老板看得出来,那些男食客慕念她的美色。
   有几个人一进店门就说道:“我们要一个雅间,叫你们店那个新来的服务员,叫什么燕来着,嗯!就是她,叫她来给我们倒茶。”
   他们指着丁文燕,要她去给他们倒茶。为他们服务时,一个小伙子留下电话号码和纸条,递给丁文燕,被老板看见了!
   后来,老板干脆把她安排在门口做迎宾小姐。
   那时丁文燕才十八岁,涉世不深,不知道世事险恶!她以为火锅店的老板喜欢她,是因为她给店里带去了生意,才喜欢她的。
   丁文燕太单纯了!她把所有人都想象得过于美好。以前在火锅店呆得久郑州癫痫病的注意事项一点的服务员都知道,那老板是个老色鬼,之前跟一个长得很漂亮的服务员有过肉体上的关系,后来被他老婆知道了,她们不但羞辱了那个服务员,还把她给开除了!
   如今老板又对丁文燕心怀不轨,被那几个热心的老店员看出来了!她们悄悄的提醒过丁文燕,让她堤防着老板,可是丁文燕却反过来问她们说:“要怎么防呀!防他什么呢!”
   过清明节那几天,老板娘回娘家过节,老板就觉得机会来了!他做了一桌好菜,又拿出好酒来宴请大家,老板给谁敬酒,谁就得喝,丁文燕喝下两杯后就醉了!其他的服务员都走了,她还没走,丁文燕被老板留下了!那些个男厨师为此感到愤愤不平。
   他们埋怨道:“为什么漂亮的服务员都被老板先下手了!不公平啊!以后我们要到哪里找好老婆去呀!”
   埋怨归埋怨,谁也不敢说,说了就要失去饭碗,那老板不算小气,工资开得很高,火锅店生意又好,没人跟钱过不去!
   “丁文燕真的被老板给睡了!我今天早上去找老板要菜单买菜,看见她从老板房间里出来,还哭着呢!唉!可怜,可悲,可叹啊!”那个平时很幽默的采购师傅叹着气对众厨师说。
   “真的吗?我们早就提醒过她了!让她堤防着老板一点,可是这个憨姑娘,她说防什么呀!不知道怎么防!”那个热心的老服务员凑热闹地说。
   那个采购师傅半开玩笑的说:“你是过来人嘛!怎么个防法,你要教得细致一点呀!都怪你说得不够仔细,你要跟她讲以前老板把那个如花般的姑娘给睡了的事呀。”
   “跟你们说呀!这小姑娘,可能还是个处女呢!可惜了!现在的处女是越来越少了!”采购师傅小声的在男厨师中间传着话。
   “你怎么知道呀!难道你看见什么了!”有人无聊地笑着说。
   “因为看见她哭得很伤心嘛!唉!当时她那样子楚雄可怜的,不过我也是猜的。”采购师傅有点惋惜地叹气。
   丁文燕没去上班了!那几个老服务员去看她,她哭着对她们说:“我才知道你们要我防什么了!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我该怎么办呀!现在我都没脸见人了!”
   那几个老服务员给她支了个招,让她跟老板要一笔钱,作为对她的补偿,然后辞职,离开那里远走高飞,省得老板娘回来后羞辱她,羞羞完再让她走她就什么都得不到了!丁文燕听了她们的话,她知道她们都是为她好,没有哪个女人会不在乎自己名声的!
   就这样,丁文燕从火锅店走了!在老板娘还没回来之前走了。
   在外面漂流一段时间后,丁文燕才回到红河乡下的老家,她父亲在建水的一个工地上当包工头盖房子,叫她过去帮忙做饭,她也没有去,她想回家静静的呆一段时间。
   到了(也叫六月年)火把节那天,她跟着堂姐去山顶的草坪上看寨子里的人们跳舞,在跳舞的人群里她看到了李星宇,李星宇会跳乐作舞,他父母亲都是寨子里跳舞跳得最好的!丁文燕被李星宇跳舞时那种乐观而豪迈的样子感染了!以前她也是这样的乐观开朗,可是自打火锅店出来后,她的脸上就蒙了一层忧郁的面纱!
   也许是她久久注视着李星宇的原因,李星宇也在人群里看见了她,还发现了她脸上写着的忧郁!
   上初中的时候,李星宇曾经疯狂地追求过丁文燕,那时候丁文燕觉得自己还小,想先出去玩两年再说,所以一直没接受他,而李星宇,却一直喜欢着她,除了丁文燕,其她的姑娘好像都入不了他的法眼,他无法再喜欢上别人,也许这就是他们俩个的缘份,冥冥之中早已经注定!
   李星宇大概一米七左右,比丁文燕高出半个头,他喜欢穿着他妈妈做的麻土布衣服,彝族的那种麻布衣服,别人穿着不好看,他穿着却俊朗得很。彝族的男人大多外表粗犷,李星宇粗犷中带着清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下面,很般配地长了又高又挺的鼻子,有人说他长了一张女人的脸,他就天天晒太阳,结果晒黑了还是很帅!
   李星宇看到丁文燕后,非得拉她坐在山顶的草坪上聊天,丁文燕应了他,让她堂姐先回家去,那天他们聊了很多!丁文燕才发现,原来李星宇特别健谈,而且说话还很幽默,她心里隐约觉得,自己喜欢的男孩子其实就是李星宇那样的,只是她又有些害怕和自卑,再不再像以前那么自信,她觉得她已经配不上李星宇了!
   丁文燕没想到,从火把节那天开始,李星宇便对她穷追不舍,生怕她又悄悄跑出去打工!他不知道,其实丁文燕暂时不想出去外面了,她对外面的世界产生了一种不信任的感觉,甚至害怕去面对。
   她看得出来李星宇对她的真心,觉得该告诉他她在火锅店的遭遇了!她以为把那段不堪的往事说出来后,李星宇会头也不回地离开她。
   没想到,李星宇顿了顿,怜惜地说道:“火把节那天我一见到你,就觉得你心事重重的样子,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这件事呢!说了我也好跟你分担一些,你看让你一个人扛这么久,难怪你一直都对我不冷不热的,我还以为你是在嫌弃我家里穷,不喜欢我呢!”
   “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人不可能一辈子都这么穷的!只要肯努力,肯奋斗,生活总会好过起来的。”说完丁文燕的脸颊泛着红映,像涂了胭脂。
   李星宇兴奋的捧着她的脸说:“你没有嫌弃我,那就是喜欢我了!你放心,像我这样的家庭,穷得叮当响,你不嫌弃我就是好的了!我哪还能嫌弃你呢!原本我就是喜欢你的,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嫌弃你。”
   “再说了!这样的事情,谁也不愿意发生在自己身上,那个畜牲老板,如果当时我在的话,我一定要去跟他拼命,决不让他欺负你。”
   听了李星宇的话后,丁文燕的心里亮了!她不再自卑,自信的笑容又回到了她美丽的脸上。
   没过多久,他们热恋了!寨子里的村民看见他们在稻花飘香的梯田里约会;还看见他们牵着手去森林里拾蘑菇……
   她们一边欣赏着彝乡最原始的治好癫痫大概要多少钱美丽景色,一边谈恋爱,两个人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和快乐,李星宇的爱渐渐抚平了丁文燕的忧伤,她又变回了那个活泼开朗爱说爱笑的丁文燕!
   过春节时,丁文燕不顾父亲的反对,幸福的和李星宇结婚了!紧接着丁文燕就有了孩子,李星宇除了做农活,还帮丁文燕洗衣服带孩子……和所有的夫妻一样,他们开始了繁琐的婚姻生活,日日和柴米油盐打交道,对于这样的婚姻生活,丁文燕开始觉得有些失望,和她结婚之前想象的生活相差甚远。

共 8852 字 2 页 首页12
山西癫痫专科医院e="display:inline" action="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