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向左转,向右看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话语
生活就是一池春水,有水平如镜的时候,也有微风吹皱的一瞬,无论哪种景致,都是一阙诗词。   ——题记   ◎   我是一个睡觉很容易被吵醒的人,自从去年楼上搬来一位新邻居后,我与“眠”的斗争便无休无止。   楼上是某单位的公房,专门供异地调来的领导居住,每五年一届。去年3月份新上任一位,也许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也许是年富力强、精力旺盛,楼上这位总是很晚才回家。由于楼房改造暖气管道造成隔音效果降低,几乎每天晚上,我都会在刚进入梦乡时被他拖拖沓沓的脚步声惊醒。每次面对着灯光朦胧的屋子,我只能“望空兴叹”。一天晚上,我睡意正酣,突然“咕咚”一声巨响,睡梦中的我吓得一激灵,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跃起,心扑通扑通地快要跳出了嗓子眼,浑身的鸡皮疙瘩似乎都直愣愣立了起来。“进贼了?”我瞪大眼睛,惊出一身冷汗。披衣起床,脸贴着卧室门侧耳倾听,客厅并无异动。正在纳闷,楼上传来“咚、咚、咚……”清脆的皮鞋声。“我的妈呀,原来是楼上的杰作!”打开手机一看,12点45分。“虚惊一场!”我左手轻拍胸脯,安抚了一下情绪,心里愤愤不平地嘟囔着:“男人呐,都是欠管型!要是他老婆在此,岂容他穿着皮鞋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真是的,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至此,睡意顿消,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有时,楼上那位喝多了,会被三五老友护送回家,天南地北,一阵海聊。楼上笑语喧哗,然后归于平静。每每此时,我都会捧书夜读,在书的怀抱静候“眠”的降临。但这种状况毕竟是少数,我最害怕的是他开启“电话”模式。此模式一旦开启,少则四、五十分钟,多则一个多小时的“电话粥”。他滔滔不绝地讲,我嘤嘤嗡嗡地听。这个时候,我觉得我就是他的忠实属下,垂耳聆听,毕恭毕敬,即听不清楚,胆怯不敢问,但又不得不听,只能唯唯诺诺,垂手而立,怀着太息般的目光,紧张兮兮地站着,诚惶诚恐地听着……   好不容易熬到春节,我心里一阵窃喜:放假了,楼上此君回去了,该还我一个宁静的夜了!但情况往往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更大的“麻烦”来了:老公回来了。从此,我与眠的斗争愈加激烈。   老公素有睡觉打鼾的毛病。平常他很少在家,我清净惯了。这猛一回来,我还真有点受不了。老公的鼾声有时高亢,有时低沉;有时苍桑,有时清脆;有时短促,有时悠长……常常是我刚摸住“马克思”的门边,就被他的鼾声“拖”回来了。每天晚上,我就在他的鼾声中醒来睡去,睡去醒来,如此反复,害得我头晕眼花,神经衰弱。正当我愁眉苦脸,越肠百折之时,岂料老公的打鼾技艺见长,竟打出了花样来。一天晚上,鼾声再次响起,“呼——”、“呼——”一切如常。可不一会儿,节奏就改变了,“突、突、突……”犹如摩托车发动,一路上扬。我的一颗小心儿,也跟着提呀,提呀,眼看提到了嗓子眼,快要蹦出来了,可他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我憋得喘不过气来,一心盼望着他赶快刹闸放气,可他的双唇紧闭,还是“突、突……”一路高歌猛进。“妈呀,真是一朝不见,当刮目相看!什么时候练就了这高音功?!”我好生纳闷。突然,“摩托车”没音了。“不好,这不就憋死了?”我暗暗一惊,正欲推他,却听见“哧——”一声长音响彻,终于,拉闸放气了。“我的妈呀,吓死我了!”我惊了一声冷汗,长吁一口气。这次打鼾,他可谓是打得“酣畅淋漓”,而我却听得“心惊肉跳”。   新年伊始,儿子上学走了,我连忙搬到儿子卧室居住,以免受惊扰之苦。本以为从此可以酣然入睡,高枕无忧了。谁料好景不长,新“麻烦”又悄然而至。   一天晚上四、五点钟,我被一阵吱吱啦啦的细碎声惊醒。黑暗中,我睁大眼睛仔细聆听,“不好,进老鼠了!”我大惊失色。我素来就惧怕老鼠,一想到老鼠那毛茸茸、尖嘴猴腮的样子以及那贼溜溜、滴溜溜乱转的狡黠眼睛,我就不由得心里发怵,胆战心惊,谁知它那阴险狡诈的小人面具下掩藏着怎样的偷掳计划?曾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听见楼梯上一阵喧嚣,想看看怎么回事。谁料刚打开门,一只硕大的老鼠趁此间隙从楼梯飞蹿进客厅。我“啊呀”一声惊叫,吓得魂飞魄散,狂奔到卧室床上去了。老公和儿子在客厅捉老鼠,它负隅顽抗,拼命突围,可能是看出我有胆怯之心吧,它竟穿越过生死线——门缝,硬挤进卧室。老公和儿子四面围堵,它铤而走险,居然一蹦三尺高,瞪着一双恶毒、凶狠的眼睛欲往床上跳,我吓得面容失色,浑身哆嗦,蜷在墙角,捂着眼睛不敢看。老公和儿子看见我吓得脸色刷白,才知我不是佯装,而是发自内心的惧怕。   现在,老鼠就在床头活动,怎么办?我的大脑极速运转。捉吧,想想都毛骨悚然;不捉吧,任由它肆意妄为,家,会被它破坏成啥样?算了,还是硬着头皮上阵吧。我围上围巾,穿上皮护膝,戴上口罩和手套,全身武装停当,手持手电筒,战战兢兢上“战场”了。我趴在地上,心有余悸地对着床头与墙壁之间缝隙一阵乱捅,窸窸窣窣之声消失了,但全无老鼠的影子。我又翻箱倒柜一阵折腾,甚至“掘地三尺”,还是一无所获。天近黎明时,我才气喘咻咻地睡着了。   第二天夜里,老鼠依然故我。这次,我屏住呼吸,聆听了好久,才发现声音来自楼上。噢,原来非我所想也!我拍拍手,啁唽之音没了。但不过半个时辰,声音再次响起。从此之后,每晚我都在与老鼠的拍手“唱和”之中度过。   这样过了好几天,我实在忍无可忍了。一天中午,我敲开楼上的房门。“怎么了?”他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茫然地看着我。“是不是你家进老鼠了?在小卧室,不对,是你的书房。”“好,我看看!”他连连答应。   不知是工作繁忙没时间搜索,还是老鼠确实狡诈,以后几天,老鼠依旧安营扎寨,好不快活。可怜我每天就在这样的折磨中捱过。认命吧,我在心里告诉自己。   一天下班回家,偶一抬头,隐约发现楼上空调的外机上有鸟休憩,仔细观察,上面似有鸟窝,莫非晚上的叽吱之声缘来于此?我心生疑窦。若真如此,岂不是吉祥的象征?到底是老鼠还是鸟在捣鬼?算了吧,由它去吧,从此不再细究。   窸窣之声昼伏夜出。一个星期六的中午,没有嘈杂之音传来,我睡得异常香甜,异常深沉。一觉醒来,脑子一片敞亮,仿佛尘封多年的老屋陡然间打开了门窗,金灿灿的阳光瞬间欢呼着簇拥着着奔涌而进,异常亮丽地在我面前跳跃、嬉笑,我耳聪目明,神清气爽,连眼睫毛都格外精神地抖擞起来。   精神葱茏之时,我凝神静虑,闲思几个月来与眠的抗争,不觉哑然失笑。刚开始被吵醒时,心里不停地嘟囔、抱怨、诘责。但越怨怼,心绪越难以平复,越无法入眠。有天晚上,我不经意地往外瞥去,屋外月光清凉似水,树影婆娑,磨砂窗户上,柏树和女真树的剪影摇曳、追逐、嬉戏,相谈甚欢,诗一样婉约迷离的意境就这样不期然闯入眼帘。我被它深深地迷醉,心也渐渐地沉伏下来。那些茫昧的往事、老去的时光就在此刻犹如尘封多年的老酒被打开了瓶口,馨香袅袅婷婷地冉冉上升,异常突兀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模糊的,变清晰了;隐藏的,浮现了。就这样,灵感如同月光下汩汩流淌的小溪,滋滋地冒出晶莹的水花来,我披衣起床,笔走如飞,任由滚烫的笔尖游走于蜿蜒起伏的诗行……   此后,每当受到惊扰,我都会翻身起床,或手执书卷,细细研读;或敞开心扉,对话心底那个流浪的孩子。慢慢地,我喜欢上了这种安澜的境界。在这样静谧的环境下,身心清朗通透,心灵的尘垢得以涤荡,清澈的思绪开始净化岁月的浮华,柔软的记忆犹如横亘在荷叶上的雾气,静静地蛰伏,催促着我把一串串的心事妥帖地叠起,装帧成一粒粒的人生“珍珠”。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还真得感谢这些“惊扰”。   人生就是秋风吹皱的悠悠岁月,飘荡着几许惆怅,几多烦恼。但无论什么样的事情,都具有两面性,就像流水无洄,却澄澈隽永;落花满地,却暗香盈袖。一些蛰伏在生活里的烦恼,当你专注于它时,它的负面影响力会被无限制地放大,负能量骤增,充盈心间,紧紧地攫住你的一颗玻璃心,让你愁肠百结,不胜其烦。而如果你肯暂且把它搁置到一边,远远地打量、审视,你也许就会发现它的另一个侧面已妖娆成聘婷。人生在世如行路,常有山水阻身行。行不通时,有人开山架桥,最后蛮力耗尽,落得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结局;而有些人却只是转了个弯,就轻松逾越障碍,成功抵达终点。世事洞明皆学问,很多的时候,我们需要这种转弯思维。让思维转弯,是一种大智慧。   其实,生活中,总会时不时常地冒出一些小烦恼。烦恼如小河。向左看,它偶尔会调皮地冲垮堤岸,湮灭你的喜悦和欢乐;向右看,它却滋润了两岸,使得两岸水草肥美,花影婆娑,风光旖旎。   一览无余的是视野,曲径通幽的才是景致!向左转,向右看,生活就会云淡风轻,气定神闲.         荆门治癫痫医院排名癫痫病都有哪些危害呢武汉哪里治疗羊癫疯的医院好武汉哪个中医院羊角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