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美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远人笺湿(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美文

思远人

晏几道

红叶黄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飞云过尽,归鸿无信,何处寄书得。

泪弹不尽临窗滴,就砚旋研墨。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

人们都知道大宋词人有晏殊,很少有人知道晏几道,晏几道是晏殊的第七子,在词坛上不亚于其父,雅称“小晏”,佳作颇丰,小晏亦是我喜欢的大宋词人之一。

红叶晚萧萧,长亭酒一瓢,残云归太华,疏雨过中条,树色随山迥。何处不变化,无常是常态,别离和残缺是不可辜负的眷宠,于是,泪弹不惊,风雨卷舒。

第一次遇见晏几道的诗词是在高中二年级,当时,自己也是于一个比较迷茫时期,看不见未来的光景,也无法安于当下,或许,是在思念远方的人,是千里之外的父母朋友,而不是如小晏笔下般闺妇思怨,也没有泪湿青墨,卷于红笺,点点滴滴是那些琉璃心,碎于时光斑马的脊背里。

小晏的词,寄书二字发挥以泪研墨,泪滴红笺,情愈悲而泪愈多,竟至笺上的红字褪尽。

弹洒不尽的那两行珠泪,还当窗滴下来,并滴进了砚台中,就用它来研磨香墨。下片出人意表,另开思路。正因无处寄书,更增悲感而弹泪,泪弹不尽,而临窗滴下,有砚承泪,遂以研墨作书。故而虽为转折,却也顺理成章了。明知书不得寄,仍是要写,一片痴情,惘惘不甘,用意尤其深厚。语本孟郊《归信吟》泪墨洒为书一句,而情真意足,写出小儿女的情态,巧而不纤,较诸和泪濡墨的套语自有深浅真伪之别。

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收语写闺人此时作书,纯是自我遣怀,她把自己全部的内心本质力量投进其中,感情也升华到物我两忘的境界。对此,陈匪石《宋词举》有一段极为透辟的分析:渐字极宛转,却激切。写到别来、此情深处,墨中纸上,情与泪粘合为一,不辨何者为泪,何者为情。故不谓笺色之红因泪而淡,却谓红笺之色因情深而无。无论是泪、墨、红笺,都融进闺人的深情之中,物与情已浑然一体。

当年少不经事的我,不解下片之意,只觉是用字用词唯美极致,就深深的被吸引,后来,不停的远游它方,漂泊流浪,渐觉“飞云过尽,归鸿无信,何处寄书得。”的无可奈何,那个落日楼头?是我的归巢,是我的安心处。诗又曰:“此心安处是吾乡”。可是呀!何处能够安放这个心呢。于此处,思它处;于此心,乱分寸。

一直以来,我觉得“不惧未来,不念过往,活于当下,如此安好。”是一种很好的境界,不过细想,这只是一种可悲而又苟延残喘的方式罢了,倘若每个人都如此,那我们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是倍加满足的。当下的小晏,滴泪研墨,淡了红笺,湿了深情。于我,于当下,任由兵荒马乱,仍处世不惊;于当下,任由颠沛流离,仍否极泰来;于当下,任由风雨笙歇,仍安之若素。

一人,可因深情卑微到尘埃里,亦可因深情伟大到天空的阔大里。而小晏的“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是什么呢?是于红尘处,弥漫了深情,绝恋的深情,泪湿红笺,红笺退色,以其衬心里之哀伤、愁苦之思念。谁的深情不流泪,谁的深情不彷徨,谁的深情不绝望。

一片深秋季令,从古至今是蕴含悲秋之意,是马致远的“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是朱庭玉的“庭前落尽梧桐,水边开彻芙蓉。”是李煜的“冉冉秋光留不住,满阶红叶暮。”是张淑芳的“墨痕香,红蜡泪。点点愁人离思。桐叶落,蓼花残。雁声天外寒。”而小晏的是“红叶黄花秋意晚,千里念行客。飞云过尽,归鸿无信,何处寄书得。”渐写到别来,是何以乱了人之其心,是红叶扫尽的空廖寂寞,还是微风不燥里的细语呢喃。

于深情处,因深情而选择了原谅离别,因深情而选择了泪流研墨,因深情而选择了渐写到别来。每一段深情,都是因为泪弹不尽临窗滴而神伤,黯然销魂者,莫道不销魂,那个不是这一场深情的流浪者,那个又是断鸿处遥望者,是小晏,亦是你我他。

癫痫病发作怎么急救癫痫病人应该如何护理保健哈尔滨癫痫正规医院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