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墨海】时光不及你的眉眼长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近代诗词
   (一)眉眼深处   收藏爱,绣出一朵春天。   在烟花三月里,黑白素描。红尘往事,扑朔迷离,你是我的胭脂泪,我是你的白月光,眉带烟,唇沾露,绵绵幽怨,黯然神伤,一痕清远,千卷万卷,你是最艳绝的那笔,楚楚动人,深情款款,回眸,半轮明月,勾去了春天的魂。   宿命相约,在春天里,总有着最深沉的寂寞。眉眼深处,陌上花开,慢揾清泪,一抹鹅黄翠绿,缥缈云烟里。   当爱燃尽,胭脂成灰,把这些灰尘,撒进山水,就会长出美丽的诗篇。春天,总是有点孤傲的吧。我喜欢奢侈的寂寞,这种寂寞,清凉,艳丽,瘦而清绝。   春天,总是美得惊心动魄,美得让人窒息,甚至窘迫。美铺天盖地,爱曼妙张扬,这是怎样一种大气势呢?狂热了,燃烧了,烈烈的,灼人。   曲径通幽处,淡而出尘。禅的深处,一朵莲花,慈悲自在。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灵魂的原乡,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净,心似莲花开。踏落花,坠暗香,静弹箜篌,遗世独立。   质朴的小径,清冷的小院,一张禅床,一地的书。听风,听雨,听月光。在时光里打盹,独自依窗,不说一句。花闲,人倦,怡然安静,光阴深处,轻把梅花嗅。   人世的离别,是为了再次相逢。所有的忧伤与落寞,是为了下次相逢的欢愉与激情。所有的忧伤是鲜活的,所有的落寞,也是活色生香的。春天,不过是个媒介,那时光枝头旖旎的,依然是我们的心跳,千年,万年,都不会老。   远山,烟树,村落,数声蛙鸣。慢慢行走在春的深处,任细雨打湿衣裳。我喜欢这种清幽,极静里可以极动,春天,就是一坛老酒,细酌慢饮,不醉不行。   醉了,醉了!醉在眉眼深处。   好想在春天,找个人私奔。在大山深处,修筑6000级,直达幸福彼岸的天梯。一饭一粥,枕着月眠。孤独,泛滥成灾,待到春烟散尽,慢看时光烙伤的痕迹,最深的伤口,总是开满最繁盛的花朵。   浅念,深藏。竹篱茅舍,粗茶淡饭,一盏青灯,月下促膝,红袖添香,细品慢爱。   凝眸,最深情的眼睛,最柔软的情怀,那种种柔软,带着落花的残红,烙印在心灵深处,总也无法拭去。   一个转身,一半风雅,一半烟火。人生是一场没有终点的等待,总在烟火里书写爱的神话,边走边爱,100度的爱情,1000度的相思。一低头的温柔,落下一地青花,烟青色等烟雨,我在等你,在深情的庄严里,了悟爱的真谛。   无边的思念,覆盖夜的孤单。我温暖了你的岁月,你温润了我的诗行,我本是一阵自由的风,却在你的眼底沉沦,无须懂太多,只这样静对一窗风月,静静的,就好……      (二)突然花开   四月的芳菲,尽收眼底。开成一朵幽兰,娉婷袅娜,挂着些许动人的故事。花间的蜂蝶,总如行色匆匆的追风少年,梨花似雪,纯净,明艳,总把一个闲字,写得丰盈而生动。   春天,是喜欢偷欢的。每场花事,都仿佛一个约定,前生预约了的,你不来,我不敢离去。只这样静静等,等风,等雨,等一场静默嫣然,一场极致的绚烂。   倚窗听雨说:好想,在春天,有一场私奔。我真恨不得马上就私奔了,逃到花朵里,春的骨子里,建一个巢,来一场美丽的艳遇。   春无处不在。想逃,也是无处可逃的。只在这烟雨绵绵里,看旖旎花,菩提雨,在岁月的葱茏里,寻一枝嫩绿,有苞,有芽,有几许诗意。泛滥,只有这个词,才能形容春天。   青鸟殷情为探看。那嫩绿是一只只眼睛,总想偷窥一些私情。清风微雨,花香满径,心事也有点细柔,绵软,不经意间,总会滴下一些水来。   春天,如少女的肌肤,一捏就一把水。水流出来,天下男人的心,都潮了。扔一把种子进去,说不定会长出无数个咿咿呀呀的春天。   突然花开。又突然落英纷纷。落花与落花的缝隙里,长满了山水。从这一首诗,到下一首诗,总是簇拥这千男万男,千女万女。有人说,在春天,随便扔下一朵花,就会砸到几个诗人的头。   窗外风景,街上行人。璀璨的烟火,隐隐旧梦。人生总有诸多遗憾,我们总是走不出自己的内心,荒芜的城,老去的故事,花开惊艳,花落寂然。铿锵的岁月,总想以傲然的姿态,面对生死,面对永恒的孤独。   参不破生命的玄机,不如就这样静坐,静观天地辽阔,烟水苍茫,一壶茶,半壶酒,独自买醉。   弄一个锦囊,装不下《诗经》里的桃花,更装不下唐诗宋词,只任那缤纷的落红,乱哄哄地飘,一半随了流水,一半沾了污泥。还是让心,做一个香冢吧,埋葬所有的桃花。   爱是一把双刃剑,一面带着蜜,一面滴着血,从心窝里拔出来,那伤口里,也会流出大朵大朵的玫瑰。   阳光,姗姗来迟。在天地间涂上一抹诗意。眉间烟雨,陌上花开,总有一些绝美的华章,没有人阅读,就被雨泡湿了。很多人,来不及爱,就不见了。   悲凉如水。星星不会在黑夜里迷路,阳光不会在风雨里凄惶。始终相信,把受伤的心包裹,把真善美播种,依然会收获爱的芬芳。   有人说,越美好的越要有疏离感,不可太近,近了会被灼伤。太过耀眼的东西,总是美得束手无策,开得收刹不住。惊天动地的绚烂过后,就是无法收拾的心碎。那碎了一地的阑珊,原是拼命燃烧的妖娆。   磅礴的开始,凄凉的结局。生命的花朵,越是大红大紫,越接近委顿与凋零。以一根烟的姿态堕落,苍凉过后,还是苍凉……   淡泊,洒脱,天马行空。不刻薄,不说是非,淡然处之,泰然自若。我行走于这个春天,寻找自由的理由。   春天气场强大,大气势,满山满野,满园子,都是花,都是生机勃勃的绿,张扬狂妄,一如青春。   太过张扬的的繁华,紧接着就是一场盛大的零落。用一颗淡定的心,镇住这极致的奢华。生命的从容,更显露出雍容华贵,暴雨过后,洗净绚丽之色,富贵之气,总是更加青翠欲滴。   雨点,稀疏洒落。今夜,似乎有雨。雨疏风骤过后,是否还会海棠依旧?   青春百舸争流,中年千帆过尽,往事水天一色,才色过眼烟云。心如大雨洗过的天空,澄澈明净。温馨的彼岸,一剪河堤翠柳,依然记得那山坡明月,天空飞鸟,山中的野百合,还有那裁剪云朵,放飞心事的曼妙情怀。   走过陶源东路,峰峦林涛,天与地,云与雨,浑然一体。你说你明媚依旧,心中依然有一米阳光。你还仍然在乎着我,静赏着我的文字,听从心灵的声音,寻找春天的方向。   天空与爱情,抽象得,仿佛一幅毕加索的画。纯净的本性,透亮的本质,仿佛闻到了花香,闻到了体香,感受到你的温柔与热烈。浪漫的花蕊,浪漫的爱情,浪漫的春天。   你说,这个春天,花香弥漫,热情浪漫,情深意重,我心君懂。在春天堕落,颓靡中多少也带有醉人的味道。阳光在惊艳里坍塌,凝望,满地落寞。   燕子呢喃,双双舞动生命的优雅,我喜欢那种置身尘外的空灵,烟火不侵,唯美灵动。春的风情,只适合播种,静静在心里种满落红,有一种伤春的味道。   把此生的约定,根植于心中,每一个承诺,每一次遇见,都是值得珍藏的风景。心生爱怜,更多几分沉醉。在属于自己的风景里感动、沉寂,携一缕馨香,漫天飞舞……      (三)你是幽兰   雪小禅说:“幽兰两个字读出来,是有一种清香的。有些文字,天生是带着植物的气息的。那么干净,那么透亮,脉络清晰。”   我喜欢读有性灵的文字,性情中人,文字都带有某种灵气,每每读来,带着山水味,草木气。干净,清爽,不虚伪,不做作,张扬着人性的光芒。   雪小禅说,胡兰成也是一株幽兰,幽兰二字,于他是绝配。越老,越活出一种幽兰之境。那绝境处才是空谷。   雪小禅可谓是性情中人,如此汉奸,也敢慈悲,并且欣赏。我想张爱玲也是如此吧,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就是此中深意,谁又能读得懂呢?   我想,人性中总有美的一面吧。一个人人唾弃的汉奸,居然与幽兰是绝配。那么,世上人,无不幽兰了。   人人本是一朵莲花,人人本是一株幽兰,只要把自己洗干净了,就会看见自己心底的莲花和幽兰。   我想胡兰成,最后是把自己洗干净了的,至少在心里。不然绝不会在自己的墓碑上,只留下两个字:幽兰。   如果胡兰成是幽兰,张爱玲又是什么?   也是幽兰吗?可能因为胡兰成做了幽兰,张爱玲是断然不肯做的,即使做一朵枯萎的玫瑰也好,怕与那幽兰沾了边的。   雪小禅说胡兰成是:“越读他,亦越迷他——他文字倾情,花不沾衣,幽兰动早,少年就老掉了。”可以说,如果雪再早生几十年,可能会奋不顾身地爱上胡,性情中人,谁能说得清呢?   但,这是我的妄言。雪小禅先生切莫见怪,只因你太可爱,可爱的人,谁不喜欢呢?   我想说,宋代的秦桧,也是一株幽兰。读这标准的宋体字,就是读秦桧,这宋体字,原来就是秦的书法。他的书法,从容不迫,温婉中透出阳刚,大有闲庭信步,云游天外的感觉。   文如其人?字如其人?   对这个问题,我总是百思不得其解。   也许,人性本是分裂的,带着两面性。每个人都总认为自己是真善美的化身吧。至少大奸大恶的胡兰成和秦桧是这样认为的,不然不会把艺术和心境玩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或许,其实他们本是幽兰,也本是莲花,只不过在红尘之中扮演了一个邪恶的角色而已。他们不演坏人,那么这世间正义何在?没有反派,这世间的英雄戏还演得下去吗?   所以,自然而然,世界总是分成两派,都是以神圣和正义的名义,上演人间的好戏。而不管是正派和反派,都是自认为自己是幽兰和莲花的。   很多人,动不动就拿真善美质问别人。我也经常受到这样的质问。   我想当年,秦桧也是这样拿真善美去质问岳飞的吧。不知岳飞是怎样回答。胡兰成到死,都认为自己是幽兰,肯定是认为自己,就是真善美的化身的。   我想,我们本来都是幽兰,也都是莲花,不来不去,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还是引用雪小禅那句做为结尾:   我们,穷尽一生,不过是走向内心的幽兰——走到了,推门进去,看到自己内心里,那浩瀚的,温暖的故乡。   涕泪潸然,这幽兰,鲜艳着天意——说不出,说不出呀。只闻一语,便石破了,天惊了。      (四)唤醒心中的莲花   雪小禅说,一场情事,泼墨太多了,用力太猛了,自己都收不住。什么事都是过分了就不好。   她又在文中说:你心里,要,有,一朵,莲花。如此断句,并非是因为口吃,而是经历世事后的彻悟。温婉的句子,用铿锵的节奏表现出来,更加意味深长。   用力过猛的情,就如怒放的花,圆满的月,离凋谢和残缺不远了。曾经用力过猛攻击别人,反而自己摔在地上。极盛之后,就是极衰,登上悬崖,就会面临深渊。我想,人生要有一个度,适度就好。过犹不及。   一个人,在世上追名逐利,太过,更多的是一场灾难。   心里,要有一朵莲花。高洁,无染,在水而不被水所淹;心中,要有一个净土。清静,无尘,在尘而不被尘所埋。   尘世的喧嚣和争斗永远没有尽头,我不能摆脱这个世界而独自存在,只有在自己的心灵栽菊种竹,建一个世外桃源,自有一点清趣。白石老人曾刻一闲章:“白石门下无卿相。”我想是厌倦了世上的纷争的,功名利禄靠边站,如菊,如梅,如兰,似竹,其看破世事的高洁与睿智,是真有大师风范的。   钱钟书夫人,百岁老人杨绛说,我不与世人争,不是不愿,而是不屑!这个世上,任何人也不配与我争!   杨绛先生只想把自己洗干净了,回家。我想,今生今世剩下的时光里,我也要努力把自己洗干净了,回归心灵的家。   回归心灵,澈见本性,不是懦弱,不是逃避,而是勇敢地直面自己。我在这世上最大的敌人,就是我自己。人生在世,总是反复着一个人的战争,看不见的硝烟,看不见的血肉纷飞,正念和邪念的搏斗,永远没有停止过。   禅宗说:见佛杀佛,见魔杀魔。心无杂念,空无一物,就会彻见本性。   毕加索说,他只要看到了空白的纸,就想涂满它。米开朗其罗说,他每次都用目光穿透顽石,直到“窥测”到一个完整的形象,才动手雕琢,把石头里面的雕塑呈现毕给世人。   一张白纸,你看见了什么?一块顽石,你又看到了什么?不过是画莲的看见莲,画梅的看见梅,画马的看见马,画裸女的看见裸女。雕刻家看见雕像,园艺家看见假山,建筑工人看见料石。   鲁迅先生说《红楼梦》:“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夜深人静,静坐观心,心里会出现什么?   心灵,就如白纸和顽石,万象都在其中。我们的心里,都有一朵莲花。只要轻轻地唤醒它,它就会绽放在你眼前。   有文说:古人品茗,日暮时将茶放在荷的花蕊里,次日清晨取出,紫砂壶冲泡了,清香浸入心脾。   我想,如果我们将明日要说的话,要做的事,夜深人静时,放进心灵莲花的蕊里,清晨取出来,一定会带着人性的芬芳。 专业癫痫治疗医院哪家好癫痫大发作诊断依据有哪些青海哪里医羊羔疯效果好武汉治疗癫痫病那家医院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