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槐园亭掠影(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近代诗词

应渭南市诗词协会之邀,去大荔沙苑槐园采风。

车子停伫在槐园水土生态示范园。简单的诗词协会创作基地挂牌仪式刚结束,我们就在站长的引导下,穿过科技长廊,拾级踏上了兰亭。

伫立亭中,凭栏远眺,只见南方绿树成荫,硕果累累,夏风习习,爽气含香。回头遥望,有石级沿亭而下,迤逦婉转,遁逝于花草丛中。这时,我们仿佛来到会稽山阴的兰亭,依稀看到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清流激湍,映带左右;仿佛置身于王羲之和42位文人雅士,在兰亭举行的曲水流觞盛会;仿佛看到了那些文人墨客正把酒临风,吟诗作赋;仿佛看到了书圣正在运笔行文,吟咏书写着不朽的名篇《兰亭集序》。

踏级而下,穿越花草小径,两弯小湖尽展眼前。湖水碧绿清澈,微风拂过,水面漾着细小的波纹,偶有小鸟点水,鸣声嘤嘤,婉转清脆,为小湖平添着动态的美。大家又拾级而上,有亭翼然于此,名曰:醉翁亭。凭栏眺望,那两弯小湖透过绿树野花尽收眼底,似镶嵌在沙洲中的一双眼睛,清澈而秀丽,纯真而明媚。伫立亭中,思绪穿过时光的隧道回到北宋,只见斜阳脉脉,人影散乱,树林阴翳,鸣声上下,欧阳修饮少辄醉,轻捋胡须,微摇头颈,欣慰地俯视着悠然而行的黎民吟咏道:“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

正当我们还沉浸在那历史的回响中,站长喊了声,走,去看流沙亭。顿时大家兴奋起来,翘首寻觅。急切的双脚已沿着曲径幽林,跟着站长,行进在通往金沙亭的林荫小径。穿过茂绿的树林,展现在眼前的是愈来愈清晰的连绵沙丘。放眼望去,视野前方的亭檐如一只展翅欲飞的蝴蝶,欢快地向我们招手。看!金沙亭!金沙亭到了!不知谁喊了一声,大家不由加快脚步。如果说兰亭和醉翁亭的景致是治理沙漠的成果,那么流沙亭则还原了沙苑的本真。沿着弯弯曲曲的小径,我们仿佛行走在沙苑的脊梁上,行走在沙苑沧桑的历史里。当脚稳稳地站在金沙亭下,极目眺望,那细沙一浪一浪由高向低铺展开来,犹如一片金色的海洋,从远古走来,从唐诗宋词里走来。更有一道道沙梁起伏连绵,展示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把沙棘子的美丽传说演绎到极致。踏进沙梁,那沙细细的,绵绵的让人不由顿失矜持,匍匐其上,享受着大自然的沐浴。有朋友看到此景,不由吟咏着刘禹锡的“茫茫信马行,不似近都城。苑吏犹迷路,江人莫问程。聚来千嶂出,落去一川平。日暮客心速,愁闻雁数声。”

沿着弯弯的沙滩小路向下走去,亭立于沙梁底部的,名曰:甘露亭。只见亭子周围格桑花含露怒放,墨红的、紫红的、粉的、白的……从一根根翠绿的花径上俏身探出娇美的容颜。绚丽多彩的花儿一朵挨着一朵,一枝依着一枝随意地把各自的风姿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组成了缤纷的花的世界。如果说,红的花朵犹如处子般的热情与浪漫,那么粉的花儿一定便有少女般的甜美和温柔,白的花朵更具备俊男般的纯洁与真诚;如果说,那朵朵花瓣是一张张色彩不同的笑脸,那么,点缀在花瓣中间嫩黄的花蕊便是这花儿热情、纯洁而典雅的眼睛。

走过一程又一程,我们来到了最后一个亭子:槐香亭。伫立亭中,四周的槐树根植于沙梁上,茂密荫郁,虽看不到槐花,但可以想象槐花盛开的情景:每年进入五月,这里便有2万多亩固沙防风的刺槐纷纷开放,蜂恋蝶舞,香气四溢,景色迷人。当进入沙坡林带,一大片垂挂于枝头的槐花似千万只玉蝶翩翩飞舞,又如一串串珍珠铃铛,摇曳生香。花白叶绿相映成趣,碧波成白浪轻卷的花海,在阳光下闪耀。那荡漾开的清香,夹杂着沙土特有的味儿,染了衣衫,沁了心扉,更涤了灵魂。徜徉在这天上人间的飘花季节,心,旷了;神,怡了。

顺着槐香亭东侧青砖铺就的小径蜿蜒而下,穿行在绿荫婆娑的槐树间,那份清凉舒爽让人难以名状。有时前行,需前面的人撑起树枝,方可通过。我们猫着腰,一个接一个,嗅着青草树木的味道,眼眸穿过树冠下的灰色树干,向谷底深处探望。心想,这里一定住着一位仙子吧?不然,何以这遍野的绿带飘漫,轻盈起舞,芳香幽然。

一天的槐园行程在不觉间定格在手机相册里,定格在平仄的文字中,定格在一张张笑脸上,更定格在我们每个人心间。

当夏风挽留车驰的速度,当回眸槐园五亭的风姿,我们的心留在那里,而槐园却永远住进了我们的心里。

癫痫患者怎么饮食西安癫痫专科医院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