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初吻(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景观

爱情是没有悲剧的,唯有缺乏爱情才有悲剧。

艾霞刚转到我们班那天,她那身名贵的装束给我一个新颖别致的印象,尤其她的一番自我介绍,让我们这些循规蹈矩的土包子的好奇心里留下一份神秘。

华侨;这个新鲜而时髦的词也第一次近距离地走近我们这些布衣。那时的我根本不懂什么是华侨,从字面上推敲一番后,最终把这个词归纳到和花轿差不多的意义里。

然而,我和艾霞的友谊却是以战争的形势拉开序幕的。

那天她削完铅笔后,把铅笔碎屑吹向我这面,我对她的过激行为忍无可忍,那时代的男生女生之间互相不说话,每张课桌上都有一条清晰的三八线,过了界就属于挑衅,为了这点小事我们就开始口角,她灵牙利齿说我们封建,我据理力争要求她入乡随俗,男女两派各不相让矛盾迅速白热化。

这时不知哪个淘气的男生抓来一只耗子,浇上汽油就点燃了,这只发了狂的耗子一路尖叫着疯狂乱穿,带着火苗向女生那边跑过去,这只着了火耗子像一只斗败的公牛拼命地挣扎,吓得女生们“妈呀”一声尖叫起来。耗子钻进了窟窿里,可是它身上的火一下子就把墙上的“学习园地”点着了,火苗呼呼地往上串,这一下把我们全都吓傻了,呆呆地不知所措,好半天我才缓过味:“快救火!”我一边喊一边用衣服打火,这时在场的同学们也都跟着接水灭火,在同学们的奋力下把火打灭了,这时艾霞的头发乱蓬蓬的,一脸的汗水和黑灰,我比她还惨就像刚走进后台的小丑,我们都看了对方一眼,刚才那种咬牙切齿的仇恨突然没有了。

我们这个班是学校的重点班,每年的各种考试、奥数竞赛都由这个班优先选出代表,这个班也不辱使命,为学校争得多项荣誉,能进到这个班,就好像给人贴上一个好学生的标签。她刚来的时候正赶上选拔赛,许多人对她不认可,说她不属于劳苦大众,持这种观点的人有一点利己主义,无非就是要阻止她的竞争,她平时那些和她很好的朋友在这时候都不出声。沉默中我突然站了起来:“不要认为新人就没有应试的能力,让成绩说话。如果这次艾霞不是因为成绩而落选,我自动退出下一次的任何比赛。”

那件事情后,这个爱笑的女孩儿悄悄地在我心里涂上一抹感动,因为艾霞不但承担了全部损失,还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事后还亲自送我回家,免了我的一顿皮肉之苦,从此以后艾霞就以英雄的形象占据着我的脑海。

那天班会后艾霞大方地伸出手:“谢谢你为我争得机会,谢谢你的公平。”当我伸出手的那一刻脸热得像火烤一样,连我都感觉出羞涩的热浪,我握着她的手好半天不知说什么。“想不到,一个平时挺勇敢的王晖竟是这样腼腆,这和平时淘气的你一点也不一样呀?”她莞尔一笑,我也傻傻地一笑:“没什么,我只是凭良心说话。”

“我会记住你的,在学习上我会和你竞争的,你不害怕吗?”我摇了摇头:“不怕,希望和你竞争。”她望着我的眼神格外清澈明亮,那个动人的微笑在那一刻就叠印在我的脑海里,套用一句时髦的话:稍不留神就成了里程碑。

我们的友谊在单纯中保持着纯洁,尽管我那时还读不懂爱为何物,可她还是时不时地跳进我的心里来,我也常望着那张合影里的艾霞发呆,艾霞犹如同开在草丛中的玫瑰,让憧憬、美好、未来这些美丽的词汇像一叶轻舟般的飘荡在我的心海里。

艾霞经常到我家去“体验生活”,对我们家简单的生活充满了好奇,她在我家没有一丝千金小姐的架子,宛如一个寻找故事的孩童。她总是把惊愕的表情毫不隐瞒地留在脸上,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她总是不解地问:“我还是头一次看见做饭烧柴禾而不是煤气、也第一次看见你们不洗就直接吃生黄瓜……”我有些不以为然地说:“这有什么,习惯了,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时间长了,她也不再提那些令我们感到奇怪的问题了,尽管如此她也没有尝试一下在地里直接吃黄瓜的香脆口感,我不知我该怎么用老百姓的习惯评价她,倒是我父亲感慨地说了一句话:“多好的孩子,一件衣服我半年都挣不来。嗨!只可惜这不是能在百姓家落脚的凤凰。”

80年代初期,社会上还没有时兴录音机,我们都是抄歌词用嘴哼哼七扭八歪的小调,可是到了艾霞家里之后我惊奇地发现,她不仅拥有这平常的一切,竟然还有自己独立使用的投影机,我怎么也琢磨不明白,一盒小小的录像带里怎么就能装下两部电影?艾霞家的饭也很丰盛,从不像我们那些寻常百姓家吃饱就草草了事,而是餐中有汤,餐后还有水果,这些电影里描写的突兀出现,我才知道在这世上人和人的生活方式是不一样的。

在离高考还有半年的时候,父亲安排我到吉林市去上学,临走之前的那个晚上艾霞来了,她还特意给我带来了一大堆礼物,我对她说:“艾霞,我什么都不缺,也不需要,我只想要那盘孙青的《月光迪斯科》。”艾霞望了我很久:“你的愿望太可怜了,你除了这盘磁带就没有别的要求吗?你不希望将来和我到英国进修吗?”我摇摇头:“艾霞,这些离我都很远,我连想都不敢想,能考上国内的大学就很满足了。”她的大眼睛随着睫毛的颤抖一串的泪水流了下来。“王晖,你让我好伤心,没想到我们会是这样的一种悲哀结局。”艾霞抽泣的就像得了重病的老人,充满了暗淡的忧伤。“艾霞,别哭,等考完试我就回来,我也希望你能留在国内。”她笑了一笑又摇了摇头,无论我怎么劝都没止住她的哭声,突然她抱住我吻了起来。

不久后我收到她的一封信,我本以为她会说一句:我希望能和你在一起。可是这一切与我的遐想背道而驰。

?

王晖:

得知你的一切我很难过,在你告诉我要去外地读书的那一刻,我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不是你的错,都是因为我的出现,让你走一条别无选择的路,我郑重地说一声对不起。

我还是忍不住告诉你,礼物中有很多是我父亲给你的哲学书,这些书在大陆是很难买到的。我知道你不轻易接受别人的馈赠,这是一个人的难得具备的品质,你可以拒绝我,我不怨你,可你不该拒绝帮助,你缺乏的正是这种前进的引导与纠正。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你的理想还很原始土著,也证明你永远跳不出这种圈闭的怪圈,当然,这种意识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是你周边环境与人文造成的。我父亲对你的选择十分伤心,他在叹息时说了这样一句话:我家的经济实力不敢保证你能成为商界巨匠,但是给你一个几千人的小厂长的位子还是绰绰有余。

当我品味那一切时,我也恨我自己,为什么我的目光也会这样短浅,为什么自己也会陷入这种黑洞里。改革开放好几年了,没想到你们的头脑竟然还那么简单陈旧,你既然能选用这种离开的方式来回避,为什么就不提升自己的思想选择和我一起发展哪?在一些人心里这样或那样地认为有钱人为富不仁、心如蛇蝎,其实那只是一个肤浅的误区,换句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憎之处。大千世界又有谁能逃出这道命题哪?

我想请你回答:选择和我一起发展会耽误你的学习吗?和我一同到国外进修会影响你的前途吗?

艾霞绝笔

我看完信后我脑海里除了伤心就是悔恨,原来;爱,并不是简单的两情相悦,也不是朝朝暮暮的花前月下,它含有很深邃的人生哲理。

我含泪开除了自己的学籍,从此再也没进过学校的大门,因为那里并不是能学到所有,包括爱情。

贵阳看癫痫哪里专业甘肃癫痫那家强癫痫怎么治最好郑州的癫痫病医院治疗哪家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