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荷塘“pk大奖赛”】钓鱼记(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灵异悬疑

周未那天,一清早醒来,就接到罗华打来的电话。接电话时我还没起来,处于一个朦胧的状态,迷迷糊糊着听着罗华说:“好不容易休息了,看看这春光多好,睡在家里岂不是浪费了?”接着,没待我回音,他便又说道:“咱们去钓鱼吧!”我感觉还在睡梦中似的,呓语似的轻轻地嗯了一声,便又匆匆地睡下了。

四月的春阳已经照进了小屋,静静的小屋布满了融融的温馨。我起来扭了扭懒腰。望着窗外,近处的荔枝园里开尽了繁花,我闻到了那一股股淡淡的清香。

刚刚翻开小说来,还没读到一页,便听到了手机的短信铃声,打开来一看是醒醒发来的信息,我便放下小说,打开了微信,他问我:“起来没?”我说:“起来了。”他说:“我要到罗华钓鱼去了,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放下小说的那一刻,我便知道了,我的心根本就没归于平静。我便换了衣服匆匆地出门了,到路口时,他已在那里等我了。我问:“罗华在哪?”他说:“就在广场下的龙山湖。”我惊奇地问:“那里有鱼钓吗?”他说:“肯定有的。”我们过了红绿灯向着广场走去,我很疑惑,知道那是一个遗忘的水湖,湖里水不多,就中间的一块。

我们穿过静静的广场,从小道下到了湖边,来到了近处,便看见罗华裸露在光阳里,没有带草帽,也没打雨伞,傍边站着他的小罗丽打着伞坐在草地上。醒醒对我轻说,我们轻轻过去,吓他们一下了,我便微微地点头。

眼看着醒醒快靠近他们时,罗华拉着钓,一个转身,倒把醒醒吓了一跳。走在后面的我便朝着醒醒发笑了,醒醒一脸呆样惊在了原地,像是一个二丈和尚摸不着脑袋,他便对着罗华说:“认识你这么久,才知道你有这么精了。”罗华笑着望着我们,说,还以为你们不来了,坐在草地上的罗华的小女朋友也转过身来说,你们也来了,醒醒朝她点了一下头,便对罗华说,你的鱼了,我和老胡还等你的鱼来包汤了。罗华朝着边上一个半截瓶里指去,一面说在哪了。醒醒过去升手捞起来,放在手掌里,就这一条了,还没我的母指大了。罗华低着头用手指掐了半条蚯蚓,往土块上甩了一下,那半条蚯蚓像粘在了土块上,罗华便捡起来,穿在了钩上,起身拿着钓往水里抛去,听得一声轻响,阳光下,不见鱼钓落下,只看到一会几一只浮标半浮着水面。醒醒看着浮标说,一看你就不是钓鱼的料,还解释说,浮标应该坚立在水面,只能露出它的三分之一了。罗华听了便有些沉不住气了,对着醒醒说,我原本就是来玩下的,既然你这么厉害,那你来了。说完就甩手把钓给醒醒了,自己躲进了他女朋友打的伞里。

醒醒接过钓来,拉了起来,把浮标往下往挪了一小节,再甩去出,浮标便像他说的那样竖在了水面。与小罗丽打了招呼,便对罗华说,这钓是你今天买的,罗华说是啊,就在路口的那家渔具买的,渔饵也是了,还不贵了,三十块一支。我也看着那钓说,看起来还行了,就是不知能否扛得住大鱼,罗华也笑笑说,还得看有没有这样的运气了,我也笑着说,是了。醒醒便听到了,接道,你们太小看我了。罗华也接到,就你会说大话,那今天的鱼汤就看你的了。

说着,便见醒醒起钓,还真被他钩了一条小鲫鱼上来。他便把鱼晃到罗华面前,似乎有些得意了,对着我们说,怎么样。坐在傍边的小罗丽,向着醒醒说,就你得涩了,说着我们都笑了。罗华便拉住鱼丝,取下钩住的小鱼放到小瓶里,再根醒醒上好鱼食。等他上好后,醒醒便一甩手,鱼钓便往水面飞去。罗华蹲在水面洗手,我向他问到,只买了一支了,他说是呀!我又不确认你们会来了。我说再去买支了,他说,先不急了,看看醒醒能钓到鱼不。醒醒说,你们还不相信我的实力,小罗丽便他扮一个鬼脸。在认识罗华他们时,他们三个就已玩得很熟了,所以在玩笑时,还是没他们自在了。

看着醒醒的小鱼渐渐曾多,我便也有了想钓的心,罗华看出,便说和我一起去。说着,我们俩就走了。眼看就十一点多了,吃午饭是不能了。我们来到渔具店,我进去买钓,他说他去买吃的,小买部也就开在了渔具的旁边,我还在挑选时,他便提了一袋零食进来了。我向他问道买那根好,他说,买那根长的,我那根太短了,甩不了多远,我便要了那根五米了,便也多了十块钱。

我们回来,醒醒见我这根比他的长,他便说,换一下了,我说可以,我也不会钓,今天能否吃到鱼还得看你了。罗华递给我们面包,说午饭是来不及了,晚饭有没有鱼吃就看你了,醒醒接过面包,对我们说,看在你这么勤肯的份上,一定不让你们失望了。说着,大家都笑了。

我们一边钓鱼,吃东西,一边又聊天,仿佛手忙脚乱的,须不知这正午的阳光,也在一步步的升温了,而我们就像是一群温水中的青蛙,听过温水煮青蛙的故事,就知道我们面临着的问题了。

几个小时过去,醒醒钓了不少小鱼,瓶子不够装就放在了薄膜袋里,罗华还特意在水边挖了个坑,小鱼连袋子都放在了坑里。倒是我这生手,一时半刻都不起钓的人,每每都是等鱼食吃完了才起钓了,却等来了一条大鱼。其实也不算什么大鱼,醒醒拉上来时,也就是一两斤左右了。当时,我起钓时,还怔住了,以为钓到了什么,拉不动了,倒是醒醒反应快,见我的浮标一升一降的,说我钓到大鱼了,见鱼竿弯得厉害,生怕拉断了渔竿,便交给了醒醒。醒醒接过渔竿,摇摆着鱼竿,一松一紧的,像似跟鱼儿在较劲似的,反倒是看着我们,比他还紧张似的。

经过醒醒的一翻折腾,终将这条大鱼拉到了水边,因为没有捞鱼网,罗华说,要什么捞鱼网,我就是捞鱼网了。说着也是了,等鱼一靠边,他便以迅雷不及尔的速度,双手将鱼给活活地掐住了。这是一条大肚子的鲤鱼,看大小,应该在一斤半到两斤样子,我们都兴奋的说着,今晚有鱼吃了。因为,没有装鱼的网,罗华就冒着太阳跑回家拿了一个水桶来。

罗华说,我拿个桶来,本以为你们还能多钓些的。醒醒说,你就知足吧!有条大鱼都算不错了,我也点点头,同意醒醒的说法。不过,说来也怪,就从我们钓上来这条鲤鱼后,后面两三个小时就只钓到几条小鱼。到了四五点时,太阳渐渐变弱了,也在一点点的残失,最后,还是罗华说道,都钓了一天了,也晒够了,我们回家煮鱼汤去吧!

……

本以为就这么结束了,然而,在两天后的一个晚上。醒醒发来微信,说他在网上买的渔具到了,还问我要过来看看吗?我因上了一天的班,早就累得精皮力尽的躺在床上,说不了,到星期天来看了。他也说好的,星期天我们又去钓鱼,我听了说,再看看吧!我有些不想去的原因是。那天的太阳,本以为只是把我晒黑了一下,没想到今天,足足脱了一层皮去,我对罗华说,都是你的好主意,他便也抻出双手给我看,连说我也好不到哪去了。我又说到,醒醒昨天买了渔具,今个星期天又要去钓了,他听了也和我做出了惊讶的表情,也是说,倒时再看了。

还没等到星期日,在星期六的晩上,我们下班回来,就被醒醒拉去钓鱼了。他的理由也充足,好似我们找不到不去的理由,他说,晩上钓鱼很凉快,明天上夜班了,刚好今晚可晩些睡了,我们听了,说行吧!可我们也要回家冲个凉,换件衣服了。

晩上的月亮如水,仿佛照明了整个黑夜,然而,我能看到的夜空,也就这个湖那么大了,整个还是说大了。醒醒的渔具可全了,不像我们就是一只单钓,一个大大的包袱,里面有一只抛竿,和一只手钓,还有几套备用的渔钓与浮标,就着亮明的月光,我和罗华换了夜光浮标,上好鱼食就开钓了。醒醒一个人还忙着装他的抛竿,等他装好,在他的暴炸似渔钓上裏着一个大大的渔食,(这只我们用的是和好的渔食,渔食还是醒醒在家就做好了。)远处的水面上,听了一声咚的响声,然后醒醒摇着渔丝,真到拉直了渔丝,就把抛竿插在座架上,再在竿尖夹着个渔玲。接着他就去弄他的手钓了。

我们才蹲了一会,在我们对面也来了一伙人,吱吱语语的,还听到有女人的声音。鱼还没上钓,倒是那群饥饿的蚊子先来了,还好我带上了家中的一盒蚊香,我知道会有蚊子,但不知会用多少,所幸一盒都拿来了。我们一人脚下点了一圈,虽然有些难闻,但是可保我们安静,不会被蚊虫骚扰到了。

快乐的时光,总是亦逝的。等我看点时就过到了零点了,可我们才钓了几条小鱼。醒醒说,不急,好戏才刚刚开始了,听他的意思,是要钓通宵了。从前,我上网熬过通宵,打麻将也熬个通宵,钓鱼熬通宵,还是头一次,也许也是仅有的一次了。为了做通宵的准备,我和罗华就去路口买了一大袋零食回来,这也是吃货的通常的准备吧!

夜越深,也越凉了,泠风轻抚中,还带着那么一丝丝的寒意,不过还好吧!只是令我们寒顫了几下,过后就好了。

这一夜,可说,我和罗华是陪着醒醒过了,他忙着钓鱼,我们忙着一边玩手机,一边吃零食,从先从带辣的鸡爪,麻辣条,再到花生,花生吃完了我们就嗑瓜子,总之,这一夜,我们没有消停过。醒醒还说,你们是来钓鱼的,还是来吃零食的。

不知几时,我和罗华躺在草地上睡着了。醒来,天空发出了白光,看见我们的鱼竿半浮在水面上,一动不动的,想必,渔食早被吃光了。只有醒醒一个人还忙着,可是忙得的结果,一条大鱼都没有,罗华也松着肩膀,说好累了,还好没带我的罗丽来了。说完他也又去钓了。

我以为,可以看到一出湖面上的日出,可是我等到了天亮也没看到出日了。我问罗华,今天怎么没日出了。他说,这个阴郁的天气,那有什么日出了,只怕是有大雨要来了。醒醒有些不悦的接道,你以为你是算命的。我便掏出手机来看,上面显示一个下雨的符号,我自语道,难怪昨晚没鱼上钩了。可是,这一夜满天的星光,又是唱得那一出了。

这场晨雨来得悄无声息,一点响雷和闪电也没有,可也没有规定,下雨就一定要有雷声和闪电,可这也不是在神话里,什么雷公呀,风婆呀!龙王什么的。岂先是下了一会小雨,罗华建议我们收工了,醒醒说,这雨下不大的,听我的,错不了了。

是错不了了,我们狼狈的站在路口的屋檐下躲雨,匆忙中,连那下小鱼也没要了,拿起东西就跑了,可是还没到路口,就已淋湿了。看着这场晨雨,一时半刻也停不了。醒醒说,反正已经淋湿了,离家也不远了,说着就朝雨中走去。我和罗华用袋子包裏手机后也跟着醒醒走了。

回到小屋里,全身都湿透了,很像一只狼狈的落山鸡了。我脱去湿衣服,一边接水来烧,一边拿着条干毛巾来擦。直到我洗了一个热水澡,才感觉到有点舒服感了,等我吹干了头发,我便听着雨声睡下了,那堆湿衣服放在了阳台上,就等到我醒来再洗了。

哈尔滨能够医治癫痫的医院哪些好?长期服用拉莫三嗪有什么危害癫痫要如何才能治愈老年人治疗癫痫需要注意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