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陪你回娘家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9-18 分类:励志文章
陪你回娘家——《与美同行-11》
   作者:山城子
  
   “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
   背上背西安如何治疗癫痫好着个胖娃娃呀~回呀回娘家~”
   你就这样地唱起来了,一脸的彩霞
   我就扭起来了(那节拍,不扭不行)陪你回娘家
   娘家很近,只隔一个世纪
   门牌上写着:诗国-大中华
   嘿!地球上最大的家族九世同堂咧:
   诗、辞、歌(乐府民歌)赋(每骈皆诗)
   古体、格律、词、曲、歌谣
   多么多么多么悠久的传统,起自风雅
  
   美,放下你的娃娃先拜见现实主义吧
   她们都住在后院,很热闹,笙管笛箫,吹打弹拉
   十五国之风飘飘洒洒,雨润桑麻
   《虻》里有泪,《硕鼠》中有骂
   后世相承以《孔雀东南飞》,至唐圣出“三吏三别”
   兼听那粼粼之车,萧萧之马。沉重而宝贵岂能丢下
  
   美,抱起你的娃娃,去访浪漫主义吧
   她们都宿前苑,很馨香,兰芷并艾,风车鸾驾
   有人长剑高冠赴汨罗,一曲《离骚》走进万户千家
   后尘扬起,直袭大唐仙家。一梦天姥长吟风流天下
   理想最宜癫痫患者突然发作的情况下要怎么进行急救呢寄寓,更不能丢下。拜吧,拜吧……
  
   现实是一个轮子,浪漫是一个轮子
   咱们就上这辆车吧,向你的深闺出发
   开你绣楼门,启你绣工匣,赫琅琅三件宝物滚落了:
   一赋,二比,三兴。所有美丽的行走都离不开这仨
   就像花儿永远离不开蒂把
  
   赋说:我就是叙述与描写,就是声色状貌如临其境
   如赴幻化,如入其情,如卧橱纱
   比说:我就是打比方,又不限于打比方,就是积极修辞
   求其生动,枯枝发芽;求其形象,铁树开花
   兴说:我就是以物引事,本来自己登台表演
   先请别人说句话。也如剧前一通鼓,以待观众从容坐下
   美,此三宝物,真宝也要代代呵护使其愈发圆润光华
  
   “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
   背上︱背着个︱胖娃︱娃呀~︱回呀︱回娘︱家~︱”
   你怎么又唱上了,是不是想起另一个传统
   这节之拍,这韵之调,这韵之押
   就是那个“音乐性”的神奇的行走呀
   就像服装模~~特表演,双脚一步一跨是拍(节奏)
   身子一起一伏是调,是平平仄仄平平仄
   平是阴平阳平一条腿,仄是上声去声入声另一条腿
   抑扬顿挫要靠两腿美丽地交叉
   模~~~特走几步就摆个姿,脚步停一下
   那就是韵脚,通常隔行押在二、四、六、八
   你知道的,就不举具体例子了
  
   这些传统反映到新诗里可以叫做传统的写法
   与朦胧写法对应。写法朦胧叫朦胧诗或朦胧体式(体裁与表达方式)
   写法传统的叫传统诗或传统体式。绝大多数的中国现代诗人
   用的都是传统体式。请看贺敬之:
   “走东海,去又来,/讨回黄河万年债!/黄河女儿容颜改,
   为你重整梳妆台。/青天悬明镜,/湖水映光彩,/黄河女儿梳妆来。”
   (节选《三门峡-梳妆台》)
   再看艾青:“透过雪夜的草原/那些被烽火所啮啃着的地域,
   无数土地的垦殖者/ 失去了他们所饲养的家畜/ 失去了他们肥沃的田地
   拥挤在/ 生活的绝望的污巷里:……”
   (节选《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闻一多也一样:“太阳啊,楼角新生的太阳!
   不是刚从我们东方来的吗?/我的家乡此刻可都依然无恙?//
   “太阳啊!我家乡来的太阳!/北京城里的宫柳裹上一身秋了吧?
   唉!我也憔悴的同深秋一样。”(节选《太阳吟》)
  
   就是这样明白流畅,很韵味的而美丽
   传统体式的新诗,自有它自己传统的魅力
  
   2009-5-21于黔中文化村
   2013-5-3修改
  
   永恒的现场——《与诗同行-12》
   作者:山城子
  
   美,你知道电影电视视频为什么普遍了人们的喜欢
   就因为“现场感”。哪里现场了哪里就潜在你亲临的容颜
   毕竟人们都时空在具体之中,且喜欢具体的和谐可感
   现实主义的传统一直以来古今中外未曾对你怠慢
   现实到诗里,你就伴随着诗,径直走到人们中间
   人们就现场了一样一颦一笑一言一动都真切眼前
   美,我们去诗现场吧,到那儿认真感受
   你吸引人的魅力和你新闻性的新鲜
  
   哈哈!两只喜鹊叫喳喳相迎,冬青花浓郁扑鼻
   建筑都错落在山上,这个地方我很熟悉
   那位坐在窗明几净里的人不就是诗现场的黔中客吗
   他屏前鼠标键盘地正把五月的第二期文字编辑
   一种适意,悄然他年轻的眉宇
   套红的“职工文学”,坐落在四版右下角默契
  
   两首小诗是整版的唯一。传统手法,都是现实主义
   这是山城子——我近期与诗的亲密
   正题为《小女孩笑盈盈地坐在轮椅上》外一首是《大地》
   前者考虑“5?12”周年将至,后者闲散中拾到的意趣
   关注着人与时事,又着眼社会基础的整体
   写的时候应当想到了诗圣,工部若亲至2009年的5月
   面对这些社会现实,笔触肯定不会游离
  
   深入进去就会发现这个小女孩用坚强描绘了伟大
   去年央视播出的时候,多少人屏前为之泪洒
   是的,山城子在自家屏前洒泪之后升华了情感
   那时诗帖太多没被注意,今年加个“去年”依然新鲜
  
   “去年,我叫不出她的名字/ 她才长出几叶岁月的鲜嫩
   镜头上见她坐着很新的轮椅/ 被人推上一个集会的台面
   下肢被截断在废墟的部位/ 肯定还在一阵阵钻心地疼痛
   她却笑盈盈地面对观众/ 花一样开放灾后的坚强与乐观
   英雄的概念对她来说/ 还不知道应当怎样注释
   她只知道为了更多人的生还/ 当时她必须坦然面对锯断
   锯吧!叔叔!我不怕痛/ 还有许多同学在里边……
   小女孩笑盈盈地坐在轮椅上/ 额上细汗昭示一次精神的涅槃”
  
   这里从屏前收看的现场,直接进入了灾后集会的现场
   又加入了救灾抢险时的现场。其间的“钻心疼痛”
   与“笑盈盈”的比衬,最让人掀动衷肠
  
   这就是现场感,但语言也关键。古老的赋法
   不能《木兰辞》一样同于从前
   “几叶岁月的鲜嫩”比直接说少年增强了美感
   “下肢被截断在废墟的部位”是别致的简练
   至于“坚强与乐观”可以开放,是因喻体前置了条件
   说“细汗昭示”,是把主观搭载于细腻的客观
  
   外一首的《大地》现场感只是单纯了一些
   它的二三四七行占了全诗的一半都是直接描写:
   “朦胧之际,单纯廓清了整个内部/ 此时我迈着轻盈复习乡间小路
   自由地放逐感觉到足/ 亲近蒲公英亲近纯朴坚实的大地
   多么让人放心…静静地承载万物/ 除了晨露的晶莹,几无所取
   雀鸟从四面八方震颤它们的喉弦/ 由衷着谁深深的赞许”
  
   这“迈着轻盈复习”,还有“放逐感觉”,及“由衷着谁”
   又是赋法悄悄地生长着新的容颜
   只有这样变异语言,你才会飞出字里行间在读者面前顾盼
   但这一首小诗突出的不是现场感,而是象征的若隐若现
   现实在“静静地承载万物”是对劳动人民的由衷礼赞
   巧在借景生情,而景来的又极其自然
   其实我复习散步的时候,你就紧紧贴在我的身边
   否则哪里会产生《大地》,又这样快地进入了版面
  
   我评过一首获奖的诗,诗的题目叫作《后审判》
   那是典型的新闻性作品而极具现实主义批判的震撼
   那是诗人祁鸿升的作品,是一首痛楚而悲美的新诗典范
   那新闻的故事性极强,用我的笨嘴给你复述一遍:
  
   三歹徒刀逼女司机欲下车强暴,只站起来一个敢于制止的瘦弱
   瘦弱很快被打倒。全车人怯懦不敢出声儿
   促成山野里半个小时的兽性狂笑。狂笑挟司机姑娘回来
   姑娘推那个瘦弱下车。瘦弱不动,竟被全车的强壮拉推而下
   仍下他一人在山野荒郊。姑娘从容发动车子
   直把一车人开下高高的悬崖,如一个臭鸡蛋稀哩哗啦碎掉…
   就是这样。我记得诗人第三十四行是这样写道:
  
   “但我们看到了原本没有勇气呼吸的乘客同心协力
   将这辆车上唯一的良心赶下车去”
   我说,潜台词是这些人们已经向车上的“恶势力”投降了,
   甘愿当“走狗”了。不由就想到中国这辆车开到1931年时,
   不就上来了关东军么?瘦弱的张学良站起来,却被谁拦住了,
   成了他的终身遗憾!开到1937年时,汪津卫们不就投降了吗?
   劣根性由来已久了。这可以叫做历史的根源么?
  
   历史已经历史了。那么,现实是怎么回事呢?
   现实的商品社会拉大了收入的差距,享乐主义拜金主义的横流,
   诱发了人的动物性的生长,于是黑社会现象产生了,
   零零碎碎的违法犯罪现象层出不穷了,
   中巴车上三个歹徒的出现就不奇怪了。
   非公有制经济的出现,剥削的存在,并未消失的剥削阶级人生观的
   核心——个人主义,又有了生长的社会条件,
   于是潜移默化在人们的心中,加之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
   实际上的滞后,所谓的“明则保身”的意识
   就促成了这种普遍的麻木。于是就有了多数人向少数“恶势力”
 治疗癫痫疾病的方式有多少  特定场合下的俯首帖耳了。就有了“歹徒们笑了,乘客们笑了”。
  
   全诗52行山城子称之曰:“古乐府诗中崭新出来了现代乐府诗”
   强调了现实主义精神。离开现实,诗还会有生命力么?
  
   2009-5-25于黔中文化村
   2013-5-3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