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八一•恩】掐苜蓿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励志文章
无武汉哪里治疗老年癫痫>破坏: 阅读:1155发表时间:2019-03-07 07:47:55
摘要:一九一牙生,九九遍地绿。那年冬暖,阳坡的苜蓿早早地就露头了,跟着娘去掐苜蓿。苜蓿不但能喂牲口,还是人吃的一道菜,苜蓿在粮食短缺的年代养活了农村人。

【八一•恩】掐苜蓿(散文)
   一九一牙生,九九遍地绿。那年冬暖,阳坡的苜蓿早早地就露头了,一些妇女早在腊月就去掐苜蓿了。我只有六岁,见娘要去掐苜蓿,就嚷着也要去。娘说我小,认不得苜蓿,于是我说,我经常吃苜蓿,怎么不认识呢?大哥就问我,你既然认得苜蓿,你说苜蓿长啥样。我说,不就是一个绿杆杆上长几片小耳朵吗。说着,我就跑进屋子里,从篮子里找到了一个已经发焉的苜蓿让他们看。娘笑着说,我娃认得苜蓿,娘怕去苜蓿地里摔着你了,苜蓿地陡,你站不稳当就会滚沟了,枣子刺就会挂破脸,就留下了伤疤,有了伤疤就娶不上媳妇了。娘的话惹得哥和周围的人大笑,我没有笑,反而哭了起来,娘见我哭了,就答应领着我去掐苜蓿。苜蓿地在我们村子后边的陡坡上,腊月天的下午,太阳却暖暖的照着,给大家送去了春天般的温暖,苜蓿地里也热热的暖和。这是一块靠着高崖的陡坡苜蓿地,坐北朝南,崖根的苜蓿有一寸长,绿生生的十分诱人。苜蓿地里有不少妇女和娃娃,大家一边掐苜蓿,一边说着笑话。娘拉着我的手走到崖根掐苜蓿,她蹲在地上,一个一个用小挑刀掐下来,左手攥一把苜蓿后才放在篮子里。我学着娘的样子,蹲在地上,可是蹲不住,干脆就坐在苜蓿地里掐。当掐了一把苜蓿放进篮子时,娘笑着说,你看你掐的苜蓿怎么吃呢,喂牛去都嫌老。你看,人吃要苜蓿尖尖,你和木烂柴地掐,连苜蓿根都剜下来了。娘一边重新挑拣我掐的苜蓿,一边指导我怎么掐苜蓿。一个下午,由于我的拖累,娘掐了少半篮子苜蓿,太阳下山的时候,娘才领上我回家。
   我掐苜蓿上了瘾,每当星期天下午哥哥去掐苜蓿的时候,我都要跟上。二、三月掐苜蓿是一种享受,春暖花开了,蝴蝶也舞动着翅膀飞来飞去,停在蒲公英等等不知名的花心上做造型。我跟着哥哥掐苜蓿的时候,一看到蝴蝶就去追赶,脱下棉衣去扣它们,多数的时候一只也扣不住。哥哥怕我感冒了,也怕我追蝴蝶滚沟里了,就不喜欢带我。哥哥说带上我掐苜蓿就是拖累,掐不了多少苜蓿不说,还要操心我的安全,以后走的时候就偷偷的出去,篮子也不拿家里的。当孩子们来我们家叫哥哥去掐苜蓿的时候,大人们都说不去了,等我出去玩的时候,他们才出发。当我上了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娘才允许我和弟弟单独去掐苜蓿。那个时候掐的苜蓿还是像木烂柴,需要娘费事挑拣才能下锅。娘把苜蓿拣干净,用清水淘洗3遍,就在笆笆上放一寸多厚,上边撒上玉米面、盐巴,搭在锅里蒸熟让我们吃。那个时候粮食欠缺,这样做出来的麦饭也能充饥。有时候,麦饭吃久了也就不想吃了,娘就把苜蓿和在玉米面里倒黄儿、烙饼子,增加我们的食欲。苜蓿菜最好吃的要数凉拌,苜蓿焯水后用凉水冰一下,和上胡萝卜丝子,搁上调料,倒一些辣椒面在上边,用烧焦的油一炝,搅拌均匀就可以吃了。凉拌苜蓿抹细珍是那个年代的家常便饭,那个味道真是美极了。
   我们村子里的苜蓿地在三月三以后就派人看守了,这个时候春风荡漾,雨水多,苜蓿也一个劲儿的狂长,一天一个样儿。只要有人看护,麦收时候就有耕牛的精饲草了。看护苜蓿的是一个瘦老头,他一辈子打光棍,住在三间破房子里。他上过初小,会写毛笔字,会写一般的文书,经常在庙院里给人念保章。由于他喜欢开玩笑,喜欢在女人跟前说酸话,大家就叫他唐先生。唐先生的雅号来源于唐明皇,唐明皇娶了自己的儿媳妇,农村人就认为他不正经。唐先生读过书,懂历史,懂戏文,也就认为自己的雅号不正经了,不许别人叫他唐先生,谁叫就骂谁。他一辈子精打细算,娶了个老婆没过上多久人家就不过了。那老婆出来跟人说,唐先生有两个缺点,一个是怕人吃,不让老婆吃饱,每顿做饭都要称称。第二个是怕人盖被子,晚上睡觉的时候把新被子挂在墙哇,盖着烂被子,冬天的半夜炕就冰了,冻的人发抖。唐先生一个人,苜蓿地又远,他要做饭吃了才去地里,我们一到下午就早早吃饭去掐苜蓿。那天我们在地里正掐苜蓿,唐先生来了,他老远就扔着镰刀喊:“镰刀过来了。”我们听到喊声就起来带上篮子跑开,镰刀只是落在离我们十多米的地方,打飞一些苜蓿尖尖。唐先生慢慢的走到镰刀跟前,拣起镰刀,又拣起打飞的苜蓿尖尖揣在自己兜兜里。他不追我们,我们就在地边等候,瞅机会掐上一把苜蓿。
   苜蓿地中间有一个大坑,距离远就看不到坑,我们在唐先生坐在地边丢顿的时候,钻进坑里掐苜蓿。为了保险起见,放一个娃娃在远处看着他,只要唐先生往这边走,望风人就高喊快跑,大家就马上四散跑开,望风人的苜蓿由大家筹集。那个年代农村人没有钱,没有自留地种菜,都吃山野菜和苜蓿。我们生产队有一个菜园子,十天半月才分一次菜,吃不上几天。我们农村人就在春天吃苜蓿武汉羊癫疯的医院是哪家,夏天吃灰灰菜、苦曲牙、洋槐花等等。唐先生在太阳快压山的时候,就会睡醒,就站起来伸懒腰,就会高喊“太阳跌窝窝,回家暖脚脚,镰刀来了。”他的镰刀并没有飞起来,我们却从坑坑里飞跃而奔。这个时候,我们的篮子里都装满了苜蓿,兴高采烈地回家。后来,我才知道,唐先生明明知道我们都在坑里掐苜蓿,却故意装睡。他要娃娃们把生活的希望带到各家去,这也是一种爱护。
   春天的苜蓿好吃,夏天和秋天的苜蓿同样好吃。当蝉鸣蛙叫的夏天来临,骄阳似火把麦穗烤郑州哪里治疗癫痫病熟的时候,农民就开镰收割了,牛也就有了头镰苜蓿吃了。生产队每天派人割了苜蓿,用铡刀铡成一寸多长的节节,添在牛槽里让吃。牛吃了苜蓿长膘,犁麦地的时候就有劲头,牛劲越大,犁地越深,犁头划开的黄土就会翻过犁原子,一行行摆在田里,接受太阳的熟化,土地越虚,越接纳的雨水多,来年麦苗越旺盛,打的粮食越多。头镰苜蓿割罢,长出来的二镰苜蓿又细又嫩,也可以当菜吃。生产队是不会派人看护二镰苜蓿的,我们就放心大胆的去掐苜蓿了。二镰苜蓿不好掐,要小心手不被割过的苜蓿老茬扎破,一点一点的掐苜蓿尖尖。二镰苜蓿滚面、做麦饭、凉拌、做菜馍馍同样好吃,割了一天麦子,吃上一口重庆癫痫病医院怎么样凉拌苜蓿,喝上一口苜蓿凉粉汤,嚼一口苜蓿菜馍馍,那个惬意无法形容。
   秋天的三镰苜蓿是在八月里采摘的,在一声声的秋虫鸣叫中,掐苜蓿是一种享受。在徐徐秋风中,嫩生生的苜蓿摇头晃脑,似乎说,谁说我老了,我比春天的苜蓿嫩凡。我们的小手指甲轻轻的掐在苜蓿尖尖上,一个个苜蓿尖尖就钻在我们手里,掐满一把丢进篮子里。不多会儿,篮子就满满的了。于是,我们就蹲下来捉秋虫,最好玩的要算蟋蟀,他们在苜蓿地里跳着,我们在后边撵着,往往是看着落在那里了,等小手按上去,却发现它早就没有了。蟋蟀很多,他们发出了吱吱的叫声,等我们走上去,他们就悄然无声了。我们逮了蟋蟀放在瓶子里,带回家去玩。第一次带蟋蟀回家,瓶子盖上没有打孔,蟋蟀死掉了。娘说蟋蟀也是生命,没有空气它们就会被捂死。后来我们就在瓶子盖上打小孔通风,晚上没有了灯光,蟋蟀就唱起歌儿来,吱吱吱地没完没了。父亲嫌吵,睡不着觉,晚上就不让我们把蟋蟀带到屋子里了。蟋蟀喜欢独居,如果把几只蟋蟀放进一个瓶子里,它们就要打架,恃强凌弱,往往都是遍体鳞伤。古人斗蟋蟀,不知怎么个斗法,反正我们看到的蟋蟀打架,就没有一个完整的活体。秋天的苜蓿菜饺子是八月十五里最美的食物,娘把淘洗干净的苜蓿菜切碎,和上核桃仁粉、油盐、酱油、辣椒粉,搅拌均匀包饺子给我们吃,那个味道才是人间美食呢。
   苜蓿虽然是牲畜饲草,但也是一种蔬菜,一年四季都可以吃。春天的苜蓿肥胖,掐多了吃不完,娘就把苜蓿在开水锅里煮熟,捞出来晒在席子上,干了以后储存起来冬天吃,吃的时候用水泡软就行。过年的时候,干泡苜蓿炒肉片特别好吃。在那个粮食欠缺的时代,农村的苜蓿养活了我们农村人,也给改革开放,社会发展储存了一大批人才。
   随着社会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农村餐桌上的野菜也不多见了,农村人也由过去经常吃野菜变成了顿顿吃精细菜,吃大鱼大肉,吃野菜也就成了奢侈。几十年的改革开放,城市化运动倒叫人们又认识了野菜的作用,心脑血管、肥胖、三高等等疾病的快速发展,让现代都市人开始反思,他们又返回去找农村的野菜吃,说是回归自然。一些企业也抓住了商机,种植大棚苜蓿供应市场。我们县的大棚苜蓿就在腊月里大量上市了,农村妇女又开始了掐苜蓿工作,不同的是过去掐苜蓿自己吃,现在掐苜蓿挣钱,一斤苜蓿十五元,一个妇女从早上开始走进大棚掐苜蓿,到中午十二点,可以挣80多块钱。大棚苜蓿又一次改变了都市人的餐桌饮食结构,健康被视为家庭质量的头等大事。
   现在虽然有了大棚苜蓿,但我还是怀念过去在野地里掐苜蓿的岁月,那是我童年的记忆。
  

共 335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