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文章 > 文章内容页

【心音】魔界来客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励志文章
(一)   “魔界来客”是一枚戒指的名字,全银制作,戒面有个似神似魔武士样的头像,双目炯炯满含杀气。这枚戒指应该是为了迎合现代时尚男女的心里要求,根据某个网络游戏的人物特征而设计出来的,为了制造一点气氛,戒指的凹陷处都做了过旧处理,猛一看倒是感觉拾到了中世纪的古董。   小麦第一次看见这枚戒指的时候,就想到了文铁霸道的样子,心刹时又乱了,不知是忧是喜,当着纱纱的面,亦不能让表情溢在脸上,她下意识地咬住了嘴唇。“喜欢也不能买,这可是一枚男戒。”做为小麦的死党,纱纱说话也不用顾忌什么,她总是一针见血,点明问题的关键,达到拍卖师一锤定音的效果。昨天,就在昨天文铁用手臂环住了小麦,并大声地告诉小麦,“我喜欢你。”当时,小麦正在校订学校青苗文学社第三期报纸的稿件,台灯如同舞台上的追踪灯把小麦烘托成了一副欧洲名画。文铁端来一杯咖啡,放在小麦的身旁,浓郁的醇香袅绕惊动了全神贯注的小麦。她转过头,对着身后的文铁微微一笑,“文铁,你先回去休息吧,老师一个人就可以了。”说完,又埋头于稿件,也就在这个时候,文铁的手抱了过来,卒不及防之下,小麦仿佛受了奇耻大辱一般,顺势给了文铁一巴掌。文铁却强把她从座位上拉起揽入怀中,不容她争辩,用温暖的唇盖住了小麦正准备大呼小叫的嘴。   老实说,文铁真得很讨人喜爱,他是那种可以迷死人的帅哥型美男,学校里追他的女生也是数不胜数。就拿中文系的静美来说,上星期还与小麦聊到这个话题。静美想说的大概意思就是,文铁怎么怎么地关心她,她又怎么怎么地为他动了心,可是文铁又不把意思挑明,她只好‘且把相思对花诉’。大学生恋爱本不是什么新鲜事,静美最后也是想征求一下小麦的意见,是不是应该放弃矜持主动出击。记得小麦当时一再交代静美要考虑清楚,还给她分析了可能发生的几种结果:第一、如果文铁属于那种腼腆的男生,爱你在心口难开,这样的话静美去挑破这层隔膜当然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第二、如果文铁只是喜欢静美,当然其中他还喜欢很多的女生,他就像只喜欢在花丛中舞蹈的蝴蝶,静美不过是他休憩时驻足的一朵小花,那么静美就将受到伤害了;第三、万一文铁根本就不喜欢静美,只是因为同学的原因才对她友善为之,静美前去表白不是自讨羞辱吗?同时,小麦还举出了艳门照总导演陈冠希的例子,充分证明了花样美男最不可靠的结论。现在想来那个文铁还真是可恶,随处生情,处处留情,以为自己真的是楚留香了。一定要找机会好好地教训教训他,让他明白不是所有的花都是可供观赏的。特别是小麦这样已经成为他老师的女性,更是不能随便玩笑。   纱纱来找小麦,大多是因为寂寞,或者更多的是想得到一种满足,而且她知道小麦也一样需要调节。三年前,纱纱、小麦、敬轩还是大三的学生,在小麦现在任教的学校,而且三人的关系也非同一般。那时,小麦与敬轩已经相爱了,幸福实实在在地包围着小麦。而纱纱却很不幸地也爱上了敬轩,因为与小麦是好朋友,所以纱纱把爱藏在了心里,谁也没告诉。可是,上天妒人,没等毕业敬轩就被查出得了晚期骨癌,不多久就去了,敬轩的离开给了小麦人生中最沉重的一击。从此,小麦变得很不爱说话,文字成了她唯一的消遣,也因此寄托了她对敬轩的全部思念。毕业后,因为小麦文采出众,被留在了母校主要负责文学社工作。而纱纱也因为敬轩的离开,对爱情有了新的看法。与其找一个真心爱着的人为他掏空整颗心,像小麦那样一直活在痛苦中,还不如随便找个有钱人,潇洒自在的生活。那段还没开始就已经夭折,甚至连怀念都找不到理由的爱情,也因为暗恋这个名词而被纱纱埋葬。纱纱的老公是个生意人,没什么文化但很有钱,纱纱念书时那些可望不可及的名牌服饰,是生意人拿来哄纱纱开心的武器。想什么就有什么的感觉让纱纱决定庸俗一回,毕业一年后,她嫁给生意人成了一个全职阔太太。与所有的婚姻一样,纱纱结婚不到一个月就有了进围城的感觉,虽然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却是寂寞孤独的。婚后,生意人不可能每天守在纱纱面前两个人浪漫,因为需要,他会经常出差、彻夜不归、逢场作戏,这些其实都没超出纱纱能忍耐的范围,最让纱纱受不了的就是,有时候看了一部经典大片,纱纱想与他交流一下看法,他却只注意到了片子中的女主角长得没纱纱漂亮。为此,纱纱有了什么要发哈尔滨看癫痫病比较好的是哪家医院泄的只好找到小麦,用她的话说,再不找个人倾诉一下,我会发疯的。   逛完街,纱纱把小麦拉进一家茶座。小麦喜欢咖啡,并不太喜欢喝茶,以前就问过纱纱,为什么不是去咖啡厅而是茶座,纱纱的理论是咖啡厅过于暧昧适合情人间的约会;而茶座里的清谈闲适才是属于朋友的。小麦喜欢朋友这个词,敬轩走后,她也停止了自己社交的范围,除了学校里的那帮学生,她唯一还保持联系的就是纱纱了,朋友在一定范围内就相当与亲人,只有在这个朋友面前,小麦才可以卸下所有的武装,恣意地笑放肆地哭。   “你们要点什么?”茶座的侍应声问。“随便吧。”小麦对原发性癫痫会遗传给下一代吗吃喝向来不讲究,何况今天只是来帮助纱纱打发时间。“一杯八宝茶,一杯菊花茶。”等侍应走后,纱纱对着小麦说:“你啊,又瘦了,自己都不对自己好,还想奢望谁对你好,八宝茶是帮你要的,女人就得多吃点糖,让那种甜甜蜜蜜成为生活中追求的目标。”小麦笑了笑:“瘦点好,流行,我也就不用像你那样费劲力气去减肥。”“还说呢?每次约你都说没时间,害得我无聊时只好拿食物发泄。”“那是你好吃,自己谗嘴还怪我,真有你的,一会我去给你搬家。”“搬家?我没说过要搬家。”“帮你把家里的零食搬去我那儿,反正我那儿什么都没有。这样可是一举两得,我饿的时候有东西可以填肚子,工作就不会被打断;撕开包装的时候,我还可以想到这个食品是纱纱那牵来的,顺便也想了想你,这样不是很好吗?”“臭美,我才不要你在那样的状态下想我呢,说真的,一会我们去超市吧,我给你选点零食去。当然啦,如果有那些什么含有猪快长激素类的我就多买点,让你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变成大肥婆,这样我去跳健美减肥操时,你才肯抽空陪我。”“坏东西,我要有你那样清闲,别说是陪你跳减肥操,就算要我二十四小时当你的跟屁虫都行。”   说说笑笑,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嚼着八宝茶里香甜的果仁,听着茶座里自动播放的音乐,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小麦也忘却了很多,陶醉吧,这样旖旎的氛围最适合逃避。文铁的影子在脑海里闪了闪,小麦不想去想,她喝了一大口茶水,提议:“我们去跳舞吧,找个人多的地方,叮叮~叮叮~,叮叮~叮叮~,跟着《疯狂的青蛙》的旋律。”边说小麦还边打着拍子,身体也跟着摇动起来,仿佛真的身在舞厅了。“不想再找一个吗?”纱纱的话泛着菊花的冷清,长驱直入一直到达小麦灵魂深处。 “一个人挺好的。”小麦回答,停止了动作。   茶座换了音乐,张学友在唱,“想要给你的思念,就像风筝断了线。”一曲《吻别》,前尘往事跃然面前,小麦的肩抽动起来,她感觉自己复又陷入可怕的苦痛之中。“小麦,三年了,该忘了。”“我没事,一时感触。”小麦做了个深呼吸,好象真的就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了。“你看,那里有只狐狸。”纱纱说。“茶座里那来的什么狐狸。”小麦肯定这是纱纱在转移话题,但她还是顺着纱纱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纱纱指的不过是一面墙壁,上面被一些没有公德心的人印出了凌乱的脏兮兮的脚印而已。“你说的就是那些蹄子印啊。”小麦不解纱纱的意图,心里正不舒服,故而也口上无德了。“说话怎么那么毒啊。来,你眯起眼睛,再发挥一下想象,你看那个颜色深点的像不像狐狸的鼻子,再看那条弧线恰好勾勒出了狐狸的轮廓,那是耳朵,那是尾巴,有感觉了吧。”经纱纱这样一指点,小麦也感觉到墙面的那些脚印像一只狐狸了。“真是个丹青高手,你看看多么传神,就像一副水墨画,那么孤寂的身形,那么妩媚的眼睛。哎,我特喜欢狐狸的眼睛,高傲地仿佛不食人间烟火,又忧郁地仿佛要把我的心都揉碎了。”“我说纱纱,你就那么了解狐狸?别不真的是狐狸投胎的吧。”说完,小麦捂着嘴偷偷地笑了。“小麦!我警告你,不准说我是狐狸。”“哈哈,哈哈。”小麦笑得更加起劲了。“小麦,听过《白狐》的吧,‘海誓山盟都化成虚无’,纱纱唱完了这句歌词又接着说:“其实什么都会过去,什么都将过去。小麦,听我说,对自己好点。”“会的。”小麦肯定地点了点头。         (二)   终于又到了周末,学生们回的回家,逛的逛街,不用小麦太过操心。早上一起床,她就开始看稿,为了对学生负责,每份稿她都看的很仔细,有问题的地方都用红笔做了批注。因为韩寒和郭敬明的出名,无形中刺激了同学们的写作欲望,文学社的稿件日益增多,使得小麦的工作量也加大了,不得不利用起了休息时间。看着看着,混不知时针已经走了半个圈,她伸了个懒腰,感觉肚子在唱空城计,才想起今天还没吃早餐。她在家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出个可以吃的东西来,都怪她想偷懒嫌做饭菜麻烦浪费时间,几天功夫就把那天从纱纱那抢劫来的零食给解决了。没办法,只好去外面吃了。走进她经常光顾的那家便餐馆,小麦叫老板马上送个大碗饭过来。老板的样子一看就是老实人,他并没有马上把饭装来,而是告诉小麦已经过了吃饭的时间,饭菜都有点凉了,让她等一等,自己再重新给她炒个菜。小麦对吃并不讲究,她的原则是简单快速,能填饱肚子就成,反正什么龙肝凤胆到了她嘴里都一样。再说了,要她独自坐在凳子上等,那才是真真无趣。因此,她便不顾老板的劝阻,自己装了一碗。   吃饱了,小麦决定放松一下,在街上逛逛然后去超市买点干粮。街上人很多,川流不息用在这里很恰当,也许是周末的原因吧。路过一家精品屋,玻璃门上贴着“减价大处理,所以物品一律5折优惠”的广告,反正是逛,又已经走到了,小麦图个饱眼福也就顺便走了进去。这家精品屋并不大,里面的商品却也蛮多。什么真皮钱包、南韩丝巾、珍珠项链、水晶发荚等全在特备的灯光下熠熠发光,等候人们去挑选。见有人进店,老板马上昧笑着站了起来,口里说着随便看、随便看。小麦朝老板点点头,这是个40来岁的秃顶男人,按常理推断,这家店一定不是他开的,男人不会太喜欢这些流光溢彩的东西。想到这,小麦便在心里为这个男人构思出了一篇小说,也许这个男人有个宝贝女儿吧,这个宝贝女儿还很能帮他这个老爸花钱。痛定思痛后,这个男常用癫痫药物的副作用人才决定帮助女儿开这么家小店,让她知道生活的艰辛。谁知道,这个女儿并不争气,认为整天守着小店失去了自由,干脆撂挑子不干了。于是,这个可怜的秃顶男人只好为了女儿再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小麦并不喜欢那些很花哨的东西,眼睛扫了扫,看见那边有个银器柜台,便过去了。说是银器柜台,也不外乎就是戒指、项链、吊坠,式样倒是一一不同,仿造铂金首饰的式样做出很奢华的样子。再看过去,风格又迥然不同了,一律地传统样式,古色古香。在这里小麦又看见了那枚“魔界来客”, 武士的脸还是一样的冷酷。这一次,小麦突然有了购买的冲动,也许是因为文铁,也许什么都不是。老板见小麦停了下来,很快就意识到有生意可做,便凑到小麦面前,主动介绍起来:“这枚“魔界来客”可是有来历的,它取自西方的一个传说故事,凡是拥有“魔界来客”的人,将会得到阿波罗赐予的力量,它会给你的一生带来好运。”“是啊,好象还可以帮助人们消灾解难、化险为夷、心想事成。”小麦肯定秃顶老板是在胡诌,便故意瞎说,想看看那老板合肥治癫痫医院会有什么反应。“对对,你也知道这个典故啊。喜欢就买了吧,趁现在我这里的东西一律打5折,以后你可就难买这么便宜的东西了。”小麦没料到这个老板还很会做生意,三句不离本行。“多少钱?”直奔主题,小麦也懒得罗嗦。“原价240,5折后120,这个以前最少都要200的,要不要我给你包起来?”“这个是男戒吧,我用不上。”“没关系,买了可以送人的嘛,以后你到哪里去找这么便宜的东西啊。”“80,肯的话我马上掏钱。”“80肯定不行,我进还进不到呢?要不你给110吧。”“不好,80。”“100算了,我再降10块。”“80,多一分我也不要。”“看你那么喜欢,我就当做好人,帮你带一个,90,这可是最底价了,我拿货都这个数,不信给你看我进货的单子。”“不要,就80。”“哎,算了算了,反正都亏了,也不图你这个了,80就80吧。”小麦很开心地付了钱,也不要老板包装了,直接拿了“魔界来客”往手指上套,那戒环确实大了很多,只大拇指稍微能撑住。“你看,这东西我戴着并不合适,换了别人还不定会买呢?”那样子就仿佛小麦让老板占了多大的便宜似的。   出了精品屋,小麦一路上都在看那戒指,说也奇怪,套上这个戒指后感觉真的就不同了,她感觉自己身上仿佛真的就有了一份霸气,一份可以压制住文铁的霸气。 共 13407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