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说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江南】天堂里有节假日吗(散文)

    “父亲,天堂里有节假日吗?”母亲说,至少清明节这天天堂里会是假期的,“没瞧见,普天下的人都在上坟祭祖,天上人间都该是节日的……”母亲温婉而低沉的话语,是在回答着儿女,也是在安...[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被孤独照亮的旅程(散文)

    只有一个人。在路上。坐车或步行。没有确定的目的,也许有,但此时被疲惫和无聊所代替,内心剩下空茫茫的念头,像一个梦,从开始时就附着了悲凉的雾岚。这一路,设计好的终点是遥远的西域...[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妈,我想你了(散文)

    时间,是流动的,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无休止地变迁。可是,尽管时间苍老了年华,青丝变成了白发,我对母亲的思念,都将永远与我的呼吸共在。母亲离开我整整八年了,在这八年里,我已...[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涉及野物的一些闲话(散文)

    一、山家婆来了母亲一共生养了我们兄妹四人。在那人多力量大的年头,四孩子也不算多,但也不算少。三个女人一台戏,四个孩子一窝鸡。一窝鸡,叽叽喳喳,扑腾扑腾,事情就不少。母亲要劳作...[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生命,需要一米阳光(散文)

    电话铃声响起,是娟打来的。按了接听,电话那边,娟泣不成声。问她“你怎么了”?没有回答。再问,还是哭。“告诉我,你在哪儿?”“家里。”“好,等我,我马上到。”放下电话后,我以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跟羊儿分享的秘密(散文)

    阿依古丽第一次跟巴郎子(男孩)玩那个游戏,是在她六岁的时候。那时候,阿依古丽和玉素甫在渠沟里玩泥巴,阿依古丽的大拇指和第二个指头围起来,刚好围成一个小洞洞。玉素甫就把阿依古丽...[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诗意顾毓琇(散文)

    引言:似曾相识燕归来初夏的早晨,从太湖上吹来的暖风,带着潮湿的凉意,进了无锡城。学前街两旁小巷子里走出许许多多五颜六色的花伞,雨丝从空中悄然而下,又从伞沿上缓缓滑落。于是这座...[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春秋】饺子(散文)

    常言说,好吃不如饺子,舒服不如躺着。北方人对饺子的喜爱可见一斑。上世纪六十年代,经过三年困难时期的中国经济刚刚复苏,农村人的生活依然艰难,不管是玉米面、高粱米、红薯干,只要是...[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冰心】钱在我们心中的意义(随笔)

    生活中除了人和人往来,也少不了人和钱打交道。吃饭住店需要花钱,出行购物也需要花钱,看病住院也少不了花钱。钱几乎涵盖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钱可以为善人做好事。钱也可以为坏人干坏...[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春的眷顾(散文)

    上帝说,每个季节都是一段动听的乐章;我却说,每个季节都在发生令人感动的故事......春,这一令人眷顾的季节,总有些精神令我敬佩,总有些品质让我感动,总有些意志将我激励。每一个妖娆的...[阅读全文]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