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跟羊儿分享的秘密(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末世小说

阿依古丽第一次跟巴郎子(男孩)玩那个游戏,是在她六岁的时候。

那时候,阿依古丽和玉素甫在渠沟里玩泥巴,阿依古丽的大拇指和第二个指头围起来,刚好围成一个小洞洞。玉素甫就把阿依古丽的手拉进泥里,阿依古丽看见玉素甫的眼睛不像是在看她,倒像是在看她身体里面的什么东西,阿依古丽就把手往后缩,然后插进泥里。

玉素甫的一根指头从软软的泥巴下面插下来,戳进了阿依古丽用手指头围成的洞眼里。巴郎子们骂阿依古丽的时候,朝着阿依古丽做过这个动作,她也用这个动作反过来骂他们,她知道玉素甫一点也没有骂阿依古丽的意思。

他淡黄色的眼睛很讨好地看着阿依古丽,阿依古丽就不敢看他的眼睛了。他的手指很小心地戳下来,滑滑的,阿依古丽感觉好像戳到了身体里面的一个什么地方,忽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玉素甫看见阿依古丽紧张的样子,有点吃惊,他不知道是被她的反应惊住了,还是被他自己的动作吓住了,慢慢地从泥巴里面把那根手指抽了回去,阿依古丽身体里面被玉素甫的那根指头刺到的那个地方,一下子空了出来。

阿依古丽的手还放在泥里不想抽出来,生怕抽出来,身体里面的秘密,也会被暴露在泥巴外面。

玉素甫照样背阿依古丽过河,拉阿依古丽去摘蘑菇、拾牛粪,和阿依古丽一起玩羊髀矢、打沙包,他好像忘了跟阿依古丽玩的那个盖在泥巴下面的秘密手指游戏,那是阿依古丽和他两个人的游戏。

自从他跟阿依古丽玩过那个游戏之后,阿依古丽就觉得她跟玉素甫之间有了一个秘密。阿依古丽从心里喜欢跟着他,他跑到哪里,阿依古丽就随他跑到哪里。就像是跟着他,就可以守住那个秘密。

玉素甫把阿依古丽领到了麦地里,麦苗长得快要藏住她了,玉素甫看着阿依古丽在麦地里打滚,就蹲下来。

阿依古丽的心就跳到了嗓子眼里,她以为他要跟她玩那个游戏,就趴在麦苗上瞪大眼睛看他。他俯下身子趴在她耳朵上说:“以后不许你再跟着我!”他的声音像沙子一样灌进阿依古丽的耳朵里,阿依古丽跳得很疯的心,一下子就咽在了嗓子眼里,回不去了。

他站起来说:“丫头跟娃子,屄里生芽子!”阿依古丽不知道这一句话是不是骂人的,还没有想明白,他已经走出了麦地,阿依古丽一眼发现,他的个子已经长得有一杆玉米那么高了。

可能玉素甫觉得玉米地才能藏住他的秘密,他经常跟村里的几个阿依古丽去玉米地里拔扯拉秧。

那天中午,阿依古丽在渠沟里洗脸,看到他进了玉米地。她往脸和脖子上打了很多香胰子,擦洗了好几遍,还对着半块镜子照了一会,看见镜子里的脸在太阳底下比镜子还亮。

阿依古丽挽了筐,跑进玉米地里。她从地这头穿过去,到了地那头,在地头上,看见阿曼阿依古丽在哭,走近了一点,阿依古丽看清了她手里撕扯着一把扯拉秧,套在细瘦的脖子上,她一边拉紧扯拉秧做的套子,一边哭:“你要是告诉我妈,我现在就把自己勒死!”

站在她对面的是村里的单身汉艾尔肯。他瞥了阿依古丽一眼,转身走了。

阿曼阿依古丽抱住阿依古丽的头大哭,她的脖子被草圈勒出很多条绿道道,全身都在打哆嗦,身上一股草的汁液味。这个时候,阿依古丽看到跪在玉米丛里的玉素甫站起来,把衬衫往肩上一搭,吹着口哨走了。

阿依古丽也拿起筐跟在玉素甫后面走,阿曼阿依古丽跟在阿依古丽后面哭:“我不做这种事情了,我再也不做这种事情了。”

玉素甫不理阿曼阿依古丽,也不理阿依古丽,径直回家去了。

阿依古丽不知道他们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但她觉得他们做的,肯定不是玉素甫跟自己做的那个游戏。

阿依古丽就去问大头斯迪克,大头刚刚把羊赶回圏里,他大头摇摇:“你想知道他们干了什么吗?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大头喜欢让阿依古丽靠墙站着,把两只手按在阿依古丽两边的肩窝上跟阿依古丽说话,说话的时候眼睛喜欢直勾勾地盯着阿依古丽,好像那些话是说给阿依古丽的眼睛听的。他一边说,一边摇晃阿依古丽的肩膀,好把那些话摇进去,摇一会儿再拍两下,好像这样做,那些话就踏实了。

阿依古丽扭扭肩膀,想挣开他。他揉了揉阿依古丽的肩窝:“我知道我爹爹和妈妈晚上是怎么做的。”

阿依古丽把肩膀重新靠在墙上,墙被太阳晒得很暖。

“你把裤子脱下去。”他看了看四周说。

阿依古丽蹲在墙角,把裤子往下拉的时候,她看到几个羊在瞪大眼睛看他们。

大头低着头,看着阿依古丽把裤子拉到膝盖上,说:“这样行了,你坐下。”

阿依古丽曲着腿坐在地上。他连裤子抱起阿依古丽的腿,大头一伸钻进了她的裆里。他大大的光头在她裆前晃动,阿依古丽觉得他在咬她。阿依古丽想起家里的小猫,躺在墙角的太阳底下,用舌头舔从它自己肚子下面伸出来的一截红红的小肠子,一下一下,看上去很舒服的。妈妈不让阿依古丽看,把小猫用鸡毛弹子弹走了。

就在阿依古丽闭上眼睛,觉得太阳照得身子懒懒的时候,她听见了妈妈的叫声:“谁教你跟男娃子玩这个的!”落在阿依古丽身上的不是鸡毛弹子,是柳树条子,打在屁股上火辣辣的。

阿依古丽的妈妈揪着阿依古丽的耳朵,把她揪到了家后面的菜窖旁边,一脚踢开菜窑上的盖子,拎起阿依古丽的头发,把她丢到了菜窖里。

阿依古丽在菜窖里慢慢地看见了和她做伴的还有萝卜、白菜、土豆和大葱,当她看清楚白菜上的癞蛤蟆,在她前面跳来跳去,跳到了她的腿上的时候,她的眼前一下子全都黑了。

那天邻居哈里克拜尔把阿依古丽从菜窖里救出来,抱回了他们家里。晚上,爹爹来接阿依古丽,她躲在哈列克拜尔的大腿后面,不肯回去。

夜里,阿依古丽睡在哈里亚可克拜尔家的大炕上。炕是哈列克拜尔的三女儿努尔曼铺的,阿依古丽和她挨在一起。

睡到半夜的时候,阿依古丽发现挨着她的变成了努尔曼的哥哥哈力喀孜。阿依古丽感觉两条硬邦邦的胳膊从后面抱着她,她的裤子剥得光光的,有根手指一样的东西顶着她。他像翻饼一样把阿依古丽翻过去对着他,把她的肚子贴在他的大腿根上。

阿依古丽闭上眼睛想睡,可那根指头不停地在她身体里动,阿依古丽想起了跟玉素甫玩的那个手指游戏。后来就睡着了。到天快亮的时候阿依古丽醒来,那根指头重新找到了她的身体,阿依古丽犹豫了一下,挨了过去。

第二天,哈里喀孜一早就放羊去了。阿依古丽帮着努尔曼叠被子,努尔曼抱起叠好的被子冲阿依古丽神秘地笑笑,把被子摞到了高高的被垛子上。

努尔曼的笑很鬼气的,好像昨天夜里的那些秘密,不只是阿依古丽和哈里喀孜的,也是阿依古丽和她之间的。

出嫁几年后,阿依古丽带着孩子回到大梁坡村的时候,阿曼阿依古丽已经嫁给了光棍艾尔肯,哈力喀孜也娶了漂亮的哈萨克族新娘,大头斯迪克在镇上当了警察,还没有成亲。从他们几个人的脸上,已经找不到过去共享过秘密的影子。

阿依古丽向弟弟打听她最亲爱的玉素甫,弟弟忿忿地说:“我最想不通的就是奴尔曼,怎么会嫁给玉素甫那个家伙,我敢说,他放过的每只羊,都做过他的老婆。”

阿依古丽闭上眼睛想,原来那大梁坡上满坡的羊,都跟自己分享过同一个秘密……

不同的癫痫人群要如何护理石家庄的癫痫医院哪几家作用好?手术治疗癫痫要注意的问题都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