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妈,我想你了(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末世小说

时间,是流动的,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无休止地变迁。可是,尽管时间苍老了年华,青丝变成了白发,我对母亲的思念,都将永远与我的呼吸共在。

母亲离开我整整八年了,在这八年里,我已记不清曾多少次因思念母亲而伤心落泪,那种无法言表的痛楚,没有切身经历的人,是根本无法感同身受的。

很多次,我从拥有母亲的甜蜜的梦乡醒来,整个人又重新跌入失去母亲的现实之中。睁开眼睛的刹那,泪水就开始四溢泛滥,如果梦不会醒,该多好,这样,我就可以永远依偎在母亲的怀抱里。

清明临近,按着家乡的风俗,看好了日子,我与弟弟约好提前回家去给父母上坟。在女儿的央求下,我骑着摩托车带着她去了弟弟家,收拾好祭祀用的烧纸,冥币,以及供品后,我们一起去了村西的坟场。

那天,对于清明祭祀来说,是个好日子,所以前来上坟的人很多,人声,车鸣,看似极其隆重。天气极好,阳光柔和,微风轻拂,虽已入春,可眼前却依旧是一片冬日里的零落荒芜景色,新绿在枯草下潜伏,也许在不久的几天后就会探出头来,但是,此刻,它似乎在遵循着上坟人的心情一样,不敢贸然展现自己的张扬。

我牵着女儿的手,和弟弟一起来到父母坟前,望着眼前的一方土丘,凄凉之感油然而生。在这方寸土地之下,生养我的父母已长眠于此,仅几尺之隔的父母与我们,却已是天上人间之别。在父母坟的西北方向,紧挨着的是爷爷奶奶的坟。

给父母烧完纸,又去给爷爷奶奶烧。女儿指着父母的坟,问:妈妈,这是我亲姥姥姥爷的坟吗?我说:是的。女儿又问:那,那个呢?我说:那是我爷爷奶奶的坟。女儿认真地点点头,蹲在我身边看着我点燃一叠叠纸币。

在父母的孙儿辈里,有四个孩子,我的女儿,儿子,弟弟家的两个儿子。爷爷奶奶和父亲在我十一二岁时相继去世,也只有母亲在多年后看到我结婚生子,所以在这四个孩子里母亲也只见过女儿,抱过女儿,疼爱过女儿。在女儿八个月时,我的母亲也因病去世,那一刻,我心中那根牵连着亲情的弦,瞬间崩断。曾经,我如女儿这般大时,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孩子。那时上小学的我,经常听同学们说,谁谁没了爷爷奶奶或者姥姥姥爷,我心里就会暗自庆幸,我比他们都要幸福,因为我有爸爸妈妈,有爷爷奶奶,还有姥姥姥爷。可是几年后,爷爷奶奶没了,第二年父亲也没了,原本幸福的家只剩下了母亲,弟弟,和我相依为命。

往后,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我把所有的爱都寄予了母亲。母亲,是我今生最大的牵挂,最美的守候。可是,多年后,一场疾病,竟然连我仅有的母亲也带走了。母亲走了,家空了,心也空了。

母亲在时,每逢上坟的日子,都会带着我和弟弟来给爷爷奶奶还有父亲烧纸。那条去坟场的路,我和弟弟跟着母亲走了好几个年头,每走一次,我和弟弟就大一点,懂事一点,而母亲就老一些,憔悴一些。如今,这条路,母亲也不再陪着我们走,我和弟弟,就这样,为了眼前被尘土掩盖的亲人,终将,一年又一年,携着沉甸甸的思念,一次次从这里走过。

眼前的纸币还在燃烧,我和弟弟不时地对着父母的坟念叨:爸,妈,清明到了,来拿钱吧,家里一切都好,孩子们都长大了,不用担心,不用惦记,给你们的钱,别舍不得吃,舍不得花,照顾好自己,保重自己在那边好好生活……

每次上坟,都少不了这样的碎碎念,可是,在这些碎碎念里,到底充满了多少心酸,无奈,甚至悲哀。如果可以,我们多想对着活生生的父母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多想如歌里唱的那样,帮父母捶捶后背揉揉肩。而如今,我们只能对着这一堆黄土倾诉心声,我们说的都是好的,不好的,我们都放在心里,埋藏,隐忍。父母已经不在了,我和弟弟再不是谁眼里长不大的孩子,既已长大,也只能学着大人的样子好好生活。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许正应了这句话,自上坟归来的几天后,我才会做了这样一个梦。梦里,我在一辆出租车上,心里念着,赶紧回家,赶紧回家,家里有盼着我的母亲。潜意识里,知道母亲已经不在了,可是,心里却期盼着会有奇迹,也许,母亲还在,也许,回到家,就能马上看到日思夜想的母亲。当出租车好不容易进了村口,到了家的胡同,我迫不及待地要下车回家去找母亲时,突然,窗外一阵犬吠,把我从梦中惊醒。我瞬间坐了起来,眼睛一片迷离,恍惚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想再次闭上眼睛把这个梦做完,哪怕,让我只看母亲一眼也好,可是,闭上了眼睛,心智却越来越清醒,继而泪水代替了一切幻想。本以为,这次可以和母亲在梦里重逢,却不想又是空欢喜一场。有时候会想,如果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是在做梦该多好,最起码,长梦一醒,母亲还在我身旁。可,事实上,人生虽然如梦,却终不是梦。

事后,给爱人打电话,说了这个梦,他说:都过去那么久了,想开点吧!

而我,却又一次陷入悲伤,流着泪,哽咽着,说:过不去,一辈子都过不去。

夜幕降临,渐深沉,抬头,竟看到了久违的闪闪星光,弯月如钩,散发着皎洁清辉悬挂西天。今夜,如此安静,今夜,我将再次放逐我真切的思念。

隔着时空,穿过黑夜,透过眼眶里的泪水,我想对逝去的母亲说句:妈,我想你了。

北京治癫痫那家好如何用药物治疗癫痫原发性癫痫病治疗方法都有哪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