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被孤独照亮的旅程(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末世小说

只有一个人。

在路上。坐车或步行。没有确定的目的,也许有,但此时被疲惫和无聊所代替,内心剩下空茫茫的念头,像一个梦,从开始时就附着了悲凉的雾岚。这一路,设计好的终点是遥远的西域,也就是说,从河西走廊出发,最后抵达新疆。然而刚启程,感觉就有深深的迷茫袭来:去楼兰,还是去高昌?寻觅罗布泊,还是探访洋海人的墓地?抑或什么也不做,就这样一直走到昆仑山下,坐在那万古不变的雪峰上,凝视西地平线的落日?我知道,那些令我梦牵魂绕的古城、佛寺、驿站、经书、文字,还有斑驳的羊皮书卷、迷一样深沉的褐色面孔以及冥魂般神秘的白银黄金配饰、让人致幻窒息的香料,早已被时光的烟尘掩埋。所有的繁华喧嚣,所有的恩爱情仇和悲歌欢笑,都在历史的西风流云中消失,留给我的只不过是谶言似的戈壁荒沙,苍茫如天空的虚无与渺茫。

第一次与祁连山相对。那是一个黎明,我从小旅馆里走出来,站在一处高地向远方眺望,我真切地看到了祁连山:雪峰洁白,云岫深暗,冰川如梦境般高悬于山崖,一弯月牙在峰峦间漂浮,沉静而苍凉,而隐约闪现的雾岚蓝缎般地从谷底飘向山巅。我明白,一个人的目光永远无法触及雪峰的内心,就像尘世的风,无论如何也吹不到海子般深邃的天心。面对千年如斯的祁连白雪,我只不过是一粒微不足道的灰屑或尘埃,随时都会被滚滚的时光淹没。我久久地伫立在那里,身上落满了细碎的霜花,还有裹挟着冰雹的寒流,不停地撕扯着衣裳,冷风刀子般刺入骨头,让人有一种痛心彻肺的寒凉。不大工夫,我的眉毛、胡子乃至眼睑上都凝结了一层霜霰,我感到自己就是一只随西风流浪的雪豹,在一生的奔跑中,偶尔抬起头来,与祁连山相对望,那种片刻的凝视,充满了地老天荒的决绝与孤独。

其实,在西行的路上,祁连山只是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背景符号,或者说,那些雪峰、峭壁、悬崖、幽谷,以及漂泊无定的鸟群和云朵,仅仅给我提供了一种更加悲凉、壮美的精神氛围。从我离开故乡,踏上那条冷寂荒凉的古道时,祁连山就远远地等候在前方。仿佛是一个历经沧桑的圣者,在我迷途之时,总会在远方给我一个微笑或手势,用它那睿智、神秘的眼神,为我指示方向。前路漫漫,每走几步,我都要停下来,反复仰望雪山之上的景物,那锯齿般的石崖,那恍若梦幻般的山岚,那闪现着玫瑰紫的霞光,还有沉默无语永生向着太阳奔跑的岩羊和雪狐,都会在我的视线中成为灵魂的旗语。

我的前面是一条河。内陆河。当地人把它称作弱水。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说的是一种禅境。而我,将会从另一视角窥探一条河里中隐藏的秘密:鸟影与花影,狼烟和烽火,琵琶的呜咽,羌笛的哀鸣,以及在苍茫岁月中坍塌的王城、古堡、驿站,游弋穿行于丝绸之路上的马帮、驼队,还有流亡的诗人、囚犯、歌姬,所有的人和事,所有的传奇与史诗,都被流水记录,成为历史深沉的记忆。透过那些闪动跳跃、诡异迷蒙的水露和波纹,我可以看清沉淀在河床的一切倒影,包括时间的雪片,如何在水中酣眠,覆盖千古悲歌与惆怅,笼罩一个人、一个朝代的前世今生。

沿着长满梭梭草和骆驼蓬的河岸前行,我看见了许多烽燧和古城遗址。风从不远的雪山幽谷中吹来,席卷着荒沙白草,使那些倾圮坍缩的老墙古垒有了一种迷离虚幻的动感,好像它们也耐不住寂寞,随时要跟着风飞离荒漠,隐身于空旷苍茫的天际。遗址上,只有一些无名的野花,挑着满身的尘灰,不停地晃动摇曳,偶尔,还可以发现几只颜色灰暗的蝴蝶,围绕着花丛,毫无戒备地飞来飞去,扇形的翅膀上斑点闪耀,如沉静苍古的思想。我知道,在我迟滞的脚步下,曾经酣睡着一个十分神秘的王朝——黑水国,三千年前,这里站立着巍峨的宫殿、高大的城墙,王城中央,有林立的商号和酒肆,佛塔梵宇上的风铃,时刻警醒着红尘边缘的欲望和梦想,而国王和臣民目光里总含着雪色,是那种雪山般的宁静和安详……

我曾经翻阅过许多地方史志,那些卷帙浩繁、纸页发黄的书籍,没有一种能对黑水国的来龙去脉作任何钩沉考稽,语焉不详的说明中,留下的是更多的谜团和疑惑。倒是有一则民间传说,在各种版本的文献里,都有详尽的描述。故事说的是,在遥远的年代,有个老人在戈壁滩上放羊,他的一只牧羊犬每天一到黑水国遗址就不知去向,牧羊人觉得非常奇怪,想弄个明白。有一天,他悄悄跟随牧羊犬到了残破的城垣下,只见牧羊犬钻进了一个水洞,他也随着钻进去,原来洞里像一个宫殿,每一道门里都堆满了金银财宝,一直走到第九道门,也是最后一道门,见正中方桌上摆着一个金月亮,牧羊人欣喜若狂,想把金月亮带回家,可是,当他刚一拿起,室内顿时一团漆黑,怎么也找不到出口。他只好放下,室内又恢复了光亮。牧羊人出洞后,做梦都想取回金月亮,但一夜之间,风沙埋没了一切,他再也找不到进口……但凡民间故事都少不了警戒和劝慰的意义,告诉人们远离财富与女色,守住最后的道德底线,可我从这个传说中,想到的却是另一种含义——任何美好的事物最终都会消失于苍茫,在时间纷扬的雪片中,王国灭亡,宫殿坍塌,美人凋零,雕梁画栋变为尘埃,金月亮隐入深深的黑暗。当时光流逝之后,后来者便开始不停地寻找,考古者探寻遗址,文人寻觅幽情,商人梦想宝藏,牧羊人渴求金月亮,然而所有的寻找又没有任何线索和踪迹,最后只能是走进更大的虚无,面临更荒寒的绝望。时间走过的路,一片迷茫。

每天都能发现破败苍凉的烽燧、古堡、鸟粪斑驳的老墙,还有横七竖八的胡杨尸骸、骆驼的头骨,以及狰狞恐怖、死气沉沉的雅丹地貌。一些零星的骆驼蓬和黑刺在期间摇曳,被风吹起,又落下,鬼魂般飘摇不定。我有时穿越河滩慢慢游荡,有时跟着鸟兽的足迹往荒漠深处行走,有时则躺在沙丘上,仰望空空荡荡的天穹,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只有自己孤独的影子,在身前身后飘悠,如变幻的蝴蝶亡灵。偶尔,我也能够与蹲踞在坡地上乌鸦对视,看着它们巫师般的身影,悄然从眼前消失。乌鸦的目光漆黑荒凉,刀锋般逼近我的内心,如果没有生命,它们会不会把我望成史前的一块石头?

走进酒泉的时候,天色已经接近黄昏。抬头远望,阿尔金山雪峰银亮,浑然若玉。一弯上弦月挂在山巅,仿佛是一瓣金橘。风依然很大,从远处飘来的云朵快速飞过,去向不明。城市里华灯璀璨,人声鼎沸,就连路边的白杨树也耐不住寂寞,将枝柯伸向路边,让商场的霓虹灯晕染出几分妖媚。酒泉公园,霍去病留下的那一眼泉还在汩汩地喷涌着清水,可惜已照不到汉代的烽火狼烟。我发现,在清澈的泉底沉积着许多大小不一的硬币,与水波涟漪相映衬,恍如隔世的眼瞳。不明白,游人为何将兜里的钢镚儿投进泉水,难道是为了给那些西征河西的将领做灵魂远游的盘缠?抑或仅仅是另一种世俗的凭吊和祭奠?两千年过去,霍去病的名字变成了史书中的一个符号,所有的人,包括我,早就无法感觉那位号称骠骑将军的鲜活气息,不可能在情感上与他产生真正的共鸣。大概只有那一泓清泉,还能贮藏那一个王朝的气象,缅怀那个人,还有他的传奇历史。

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转悠,那样子就像古时的行脚僧人,但心不能淡定,置身城市,往往有一种陷落沙漠的感觉。路边的人不停地吆喝着,有的在拉旅客住店,有的在叫卖仿古制品,还有的行迹诡异,似乎为一桩皮肉生意讨价还价。我想找一处僻静的地方,坐下来,慢慢地品咂几口小酒,待微醺之后再出城爬一段汉长城,或者躺在芦苇荡边,让西风把心事吹成漫天洁白的芦花。然而转了一圈,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安顿心情的酒馆,到了许多灯火辉煌的酒楼前,服务生热情得叫人脸红心跳,可我还是望而怯步了——黄泥小屋。火盆或土灶。炭火闪着淡蓝的焰苗。有人弹奏琵琶。有人吹响羌笛。波斯美姬迷人的笑容。楼兰客商如水的蓝色眼瞳……这一切都曾是我梦中出现的场景。我还有地老天荒的想象:一个身着胡服的少女,从门外袅袅娜娜地走进来,端着夜光杯不断给旅人敬酒,那是西域特有的葡萄酒,浓香的液体在昏暗的油灯下闪着琥珀色的光芒……但我知道,这是几千年后的又一个黄昏,时光将那种古拙简朴的酒肆饭馆早已改造成了高耸如云的宾馆酒楼,剩下的唯有热闹和喧嚣,唯有酒桌上营造的各种各样的陷阱和阴谋。

只有一个人。

我还在走。很多时候,我都不愿意乘车,步行,离开车辆穿梭的公路,靠近荒僻的河谷与村庄。我的身边不断出现胡杨、红柳、蓬草,以及挑着尘埃和霜霰的芦苇,永远眺望太阳的向日葵。寒鸦成群结队地散落在沙地上,咿咿呀呀地鸣叫,仿佛为我唱着送葬的挽歌。阳关过去了,玉门关也过去了,前面的路,依旧铺展着灰色或黑色的雾岚,苍天般一样空阔、辽远、迷茫。我想,我的前身也许就是一只雪狐,在旅途上不停地飘泊流浪,被孤独照亮。

癫痫病中医治疗的好方法西安靠谱的癫痫医院是哪家哈尔滨市治疗癫痫病的权威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