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天堂里有节假日吗(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末世小说

“父亲,天堂里有节假日吗?”

母亲说,至少清明节这天天堂里会是假期的,“没瞧见,普天下的人都在上坟祭祖,天上人间都该是节日的……”母亲温婉而低沉的话语,是在回答着儿女,也是在安慰着自己。

清明节,之前对于我只是一个带有伤感的符号,也就是停留于传统意义上的踏青祭祖,还有老师教给的怀念革命先烈。家里对于祖上的祭祀,也多是由父亲和母亲来做的,并且感觉也就是例行公事,如同春节时的拜年,仲秋时的赏月。

而今,父亲的离世,无尽的哀思,几多愁绪,让我突然意识到,清明节是一个多么重要的非同寻常的日子!

父亲走时,是在去年的深秋,一个月圆的日子。原野被涂上了浓浓的秋色。陌上盛开的野菊,天上游弋的白云,拂过脸颊的微风,似乎在传递着我们怀念父亲的讯息,这让我在潜意识里萌生出某种奢望和寄托,禁不住在心里问天又问地:“父亲,您在哪里?”

月圆之日,总会牵动我万千思绪。静对夜空,在心里和父亲默默交流,思念在天地间弥漫,我想起父亲的音容笑貌,想着父亲的衣食住行,此时觉得天与地其实很近。心间的希冀,让我固执地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地问讯着:“父亲,您还好吗?”空对冷月,天各一方,今生再无法见到至亲至爱的父亲。思念泛上来时,内心无比悲伤,也更觉缘分和亲情的弥足珍贵,骨肉别离的残酷无情。思幽幽,泪双流,“父亲,此时的您在忙些什么?”

我静默时,小女儿曾不止一次地瞪大着眼睛问:“爸爸,你想爷爷吗?我想爷爷了。”看着女儿澄澈的眸子,泪水也开始在我眼眶里打转。看到善解人意的女儿一脸的伤感,我深感亲情总是这样自然存在,绵延不断。悲伤留给了孩子太深的印像,让她也朦胧地知道,人生里还有另一种痛苦,一种让长大了的人们也不堪忍受的痛苦,叫生死别离。女儿曾在中秋节的读书笔记里写下:“爸爸说,今秋月圆人不圆,因为爷爷去天堂了……”但她在放学后告状般地对我说:“我邻桌同学看到后笑呢。老师狠狠批评了他。爸爸,我都流泪了,他怎么还能笑呢。爸爸,爷爷为什么去天堂啊?”

许多时候,我觉得父亲只是出了趟远门。“父亲,您既是出门,就一定会回来的。”我巴望着,父亲会像之前的很多次外出一样,会在一个不经意的时候笑呵呵地回到家里。然而,任儿千般唤,不见亲人归!任泪水一次次迷蒙我延伸至天边的视线。“逝者长矣,生者如斯。”这话,我自己说出来时,是那样生硬,冰冷,自己全然没心没肺的。但,这也让我多了份冷静,告诫自己一定要照顾好母亲,还有我作为家中长子该有的责任和义务。时间能疗伤?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不忍走出这哀伤。不然,感觉是淡化了心中的怀念,这样会对不住父亲的。父亲的恩情和慈爱,注定给予儿女们终生的快乐和温暖。而今想起去世的父亲,自己孤儿般地黯然神伤。

邻家伯伯说,天堂里的亲人,有事时会托梦于家人。可是,“父亲,您走了这么久,怎就没有托梦给儿女?”我忽然明白,父亲忙碌的一生中,凡事,都不想让别人操心。甚至有病,也力求自己打理。“父亲啊,想起来,我们心里好心疼。您和母亲含辛茹苦,把我们抚养长大,您的晚年,是否也该心安理得地享受儿女们的孝敬呢?父亲啊,天堂里的您,莫非仍怕给儿女添什么麻烦?”

父亲在世的日子,遇事,我总还想去询问他,哪怕已胸有成竹,我也改变不了这习惯。民俗的,工作的,在父母面前一番唠叨,心里便多了踏实。心中有数时,我就不会冒失、唐突,不会心慌、恐惧。在父母面前,自己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父亲的许多照片都被我珍藏在电脑里,一些熟悉的生活场景也深深地烙在记忆里。我冲洗了自己和父亲在北京时的合影,端放在我的书房里。这一定也是他喜爱的照片,因为父亲有着重重的北京情结。重要的日子,我会悄悄地来到父亲身边。在无声的对望里,我相信父亲能知晓家中的一切。

父亲是一位优秀的语文教师,一位优秀的小学校长。父亲博学多识,为人谦和。坎坷的人生经历赋予了父亲生活的智慧和性格的刚强。父亲,是一本我永远读不透的书,书中有着我今生享用不尽的人生哲学。父亲说,做事有技巧,做人没技巧。他的话语朴实无华,却深深影响着我和兄弟姐妹,也成为我的座右铭。我笃信,凡事,一切从善良的本意出发,就知道该怎么做。善待他人,也是善待自己;你帮助他人,也是在成就自己。“父亲,伴随着我的生活经历,我也慢慢开始更深地理解您的这些话。”

在我成长的许多年里,父亲忙于学校工作,母亲操持家务,我和姐姐弟弟妹妹上学。这样的家庭生活,使得节假日成为我们全家团圆的最幸福的时光。作为儿女,我们更可以依偎在父母身边渲染、夸张地度过这盼来的假期。而今,再度走近这样的节日和假期,怎不令我浮想联翩,思绪如潮?

冬至,在我们家乡,虽为节气,但却被视为一个重要的节日。忙碌的人们总是恪守着古朴的生活传统,借此惬意地享受着这季节美食。无论平日里生活多么困难,但在这个日子总会想办法吃上一顿饺子的。然而,今年的这个冬至,“父亲,我们再也不能陪坐在您身边一起吃饺子了,再也不能在谈笑里去用心咀嚼过去的那些酸酸甜甜的日子了……”

春节来了,每逢佳节倍思亲。不同的人们又会对节日赋予不同的内容和理解。今年的春节是父亲去世后我们经历的第一个春节。依照传统,今年我家不能贴春联,更不能张灯结彩。之前的春节,我们总会和父母相聚在一起吃饭,聊天。而今年的春节,“灵牌”却成了我们想念父亲的全部寄托,怎不令我们痛彻心扉?对着写着父亲名讳的牌位烧香祭拜,禁不住潸然泪下,“父亲,您该来家过年了……”

寒假里,很喜爱晚饭后这段儿宁静的时光。可以悠然品茶,放飞思绪;可以轻卷珠帘,凭窗而立;更乐于静对电视,看尽电影。此时,很想让时光的脚步慢下来。某一天,当夜晚的窗棂响起了雨打的声音时,我多了几分清醒,时下已经是春天了。自然,这时的风和雨也该是那充满诗意的春风和春雨了呢。“父亲啊,时光流转得好快。当这花儿绽放出明媚的春光时,却已不见了您的身影!”

父亲健在时,父母只有冬季才住进城里三弟家。三弟家住房虽小但整洁温馨。三弟脾气不好,但他对于父亲和母亲总是悉心照料,体贴入微。三弟媳贤淑,人品极好,温和善良,在父母的面前,就如同女儿,和我姐姐妹妹没什么两样。和妯娌们相处也如同姐妹,让几个小家庭相处和睦,家中琐事也多不用我们兄弟们去操心。父亲去世后,母亲仍习惯住在三弟家。习惯性的思维曾让我们谈论天气不冷的时候,遂母亲心愿,同意她回老家居住。因为母亲习惯了有我婶子大娘一帮街坊邻居,习惯了家中有满园子的蔬菜瓜果。母亲还可以喂上一群鸡,几只鹅。如此的乡村生活,宁静而富有诗意。但我们兄弟姐妹一番冷静思考之后,终究还是自我否认。因为虽然我们兄弟姐妹可以往返于城乡看望母亲,但毕竟不可能时时守在母亲身边,而且母亲心中也会有着给儿女们添麻烦而引发的不安。之后,我曾在不同的时间里问母亲,“您住在城里还习惯吗?”母亲总也一遍又一遍平静地说着,“习惯了呢。”在小区的一边沿河的两岸,已建成别致的公园。久了,母亲对这里也熟悉了起来,而且也结识了小区里的几位阿姨。如此我们心里踏实了许多。不在老家住,周末时,二弟总是体谅母亲,常常陪母亲去老家院子里看看,并计划着在园子里种什么蔬菜。

记得寒假里,我的朋友来家里看望母亲,陪母亲聊天。无意中竟然不小心说起了城里老人们生活的话题,甚至一朋友坦然地说起了其岳父母住进了敬老院。母亲竟也兴致勃勃地参与谈论。虽然大家一起分享着话题,如同谈论家常,随便说说,但这话题让我不安。虽然自己也知道,只要父母乐意,生活舒心,怎么都好。但我却恪守着传统的观念,家才是生活中最温暖的处所。而且这种坚守似乎是我们对天堂里的父亲郑重的承诺。

虽然住在这个小城,但我们仍然是“住进城里的乡下人”。看到地摊上或超市的货架上有了一些应时的农产品,我们总感亲切。特别是在不同的季节看到散发着浓郁的家乡味道的油菜的青苔子、榆钱儿、洋槐花,还有那来自田间地头的一些野菜,我们总想着买给母亲。这些新鲜美味,延展出我家曾经十分拮据的农村生活,记录着那时艰难度日的信息,这些美味小吃会是母亲和我们的精神大餐。

父亲去了天堂,却留给了我们无尽的思念。节假日里,思念更甚。

我总奢望着能有机会,让父亲知道他离去后家里的一切,让他看到家中的亲人。母亲说,清明节这样的日子,你父亲就能知道的。于是,我殷切地盼望着这个日子!借此,就可以让父亲知道家中境况。这样的等待中,我仿佛又看见了父亲那慈祥的笑容,听到了他在久别重逢后那和蔼可亲的话语。

之前,清明节是我最怕走近的节日,尤其害怕那现于坟茔的金黄和洁白,怕看到大人们那一脸的严肃和哀伤。而今,这个日子却被我珍视,成为我寄托哀思向父亲禀报家里境况的日子。

清明时节雨纷纷。这天的早上,绵绵细雨,让麦叶缀满了晶莹的水珠。田野里空气清凉、湿润。虽为春天,但风儿吹过时还有些许寒意。

父亲坟前的柳树刚刚发芽。田埂上满是钻出地面的草芽,假以想象,寂静的原野,很快就会迎来一个草长莺飞的夏季。而父亲去世时的那个沉甸甸的深秋依然让我清晰地记起。我们拜祭了父亲。一切恍然如梦,脑际变得浑浑噩噩,多日来的思念涌上来,泪水凝聚着多日的压抑和悲伤涌出眼帘。我内心一遍遍呼唤着父亲,痛惜从此以后天各一方,也默默为父亲祈祷着。

长天无语。又一次和父亲依依惜别,我仿佛看见父亲也眼含热泪地和我们挥手相别。“父亲,回头再来看您啊——”

我们也去爷爷奶奶的坟上扫墓。我想,父亲能和爷爷奶奶相见,就该少些孤单了吧。

岁月如流。属于我们和父亲的那些节假日,也已渐行渐远,远得只会是梦中才会重现。

而今,每逢节假日,我都很想穿过时光隧道去看望父亲,一如漫步走过树影斑驳的小道就能看到父亲的身影,扯住他的衣衫,感受到他传递给我的温暖。然而,几番挣扎,忧伤和惆怅又会随之漫过我的心海。思念父亲,多么向往我们在一起的那些时光,那些给我们幸福享受的节假日!“父亲,天堂里也有节假日吗?您能在节假日里也来看看人世间的亲人吗?”

思念如潮,在我生命的长河里常长常消;思念日长,蔓延到我生命的春夏秋冬。因为怀念父亲,我的一日三餐里总满含着思念的味道;因为怀念父亲,我在忙碌过后总会轻轻触摸浮上心头的那缕轻愁。

这循环往复的节假日哦,虽然让我期待,可是,这样的日子里我再也寻不见父亲的身影!少了父爱的阳光,我心灵的天空总是这样下着雨。

天地悠悠,思念幽幽。

“永远怀念您,我敬爱的父亲!”

癫痫病人会不会打人癫痫发作时应该怎样做呢癫痫有哪些有效的治疗方法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