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荷塘】豁鼻子四哥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女生悬疑
1.
   四哥是个豁鼻子,他的样子很憔悴,亦很沧桑,他似乎永远有梳不整齐的头发,洗不干净的衬衣,还有整日里唠叨不完的话语。
   四哥是梅娘家的第四个男孩,他朴实,勤劳,能干,但是,却一直没能娶上老婆。
   小时候的四哥,是十分健康的,和这个小小院落里的其他小伙伴一样,爱玩,爱闹,爱撒娇,喜欢捏泥人,喜欢弹玻璃球,也喜欢拉起弹弓打麻雀。
   那个时候,小小的四哥,活泼可爱,人见人夸,他弹的玻璃球,总是最准的,他打下来的麻雀,也是最多的,渐渐地,他成了这个小小院落里小伙伴们的领袖,也成了孩子们生活和游乐的中心。曾经的他,的确很快乐!
  
   2.
   一场变故,改变了四哥原本可以快乐的一生。
   冬日的傍晚,四哥一直和小伙伴们玩到很晚才回家,那一天的冬季,十分寒冷,回到家中的四哥,当晚就发起了高烧,一直高烧不退,那时候的孩子野,四哥的呻吟,并没有引起梅娘的注意。
   “兔崽子,叫唤个啥?”梅娘随口骂道。
   “娘,我难受死了,脑袋好疼!”四哥捂着发烫的脸蛋,呻吟着说。
   “疼,疼死你,一个男娃娃家,哪来这么娇贵?”梅娘狠狠地说。
   梅娘共养育了七个孩子,其中有六个男孩儿,只有最小的是唯一的女孩儿,也是梅娘唯一的心头肉,梅娘只疼这个女孩儿,其余的六个男孩儿,梅娘有一搭没一搭地都没有放在心上。
   半夜里,四哥的呻吟声更大了,持续的高烧不退,让梅娘慌了神,她随手摸了摸四哥的额头,惊叫一声:“糟了!”
   梅娘一把抱起四哥,向乡里的卫生院跑去。
   四哥从小就没了爹,是娘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们七个孩子带大,在那个贫穷的年代,苦命的梅娘独自一个人操持着一个家,是何等的艰难。
   夜里的山路很难走,一步一个坑,半步一个坎,倔强的梅娘没有叫上一个帮手,待她历尽艰辛赶到乡里的卫生院时,天,已经微微地亮了。
   “什么事?”一个穿着洁白工作服的护士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淡淡地问。
   “我娃病了,麻烦您给看一看,烧得厉害。”梅娘有些语无伦次。
   “哦,等等吧,我是值班护士,看不了病,医生还没上班,上班了再说。”
   小护士斜睨了梅娘一眼,漠然地说。
   “不行呀,小同志,我孩子烧得严重,行行好,给看看吧,”梅娘哀求着。
   “我说你这人烦不烦呀,我哪里会看病,要看你为什么昨天不来,这大半夜的,哪给你找医生去?”
   说完,她不耐烦地摇了摇头,撇了撇嘴,继续低下头,看她的报纸了。
   梅娘无奈,只好在医院的长椅前蹲下来,小心地放下怀中的四哥,一路颠簸,四哥的脸蛋红得更加厉害,呼吸也不均匀,但是,他此时却很安静,不再叫痛,眼睛闭得紧紧的,好似睡着了的样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终于,当时钟敲响了八下,小护士的报纸也不在哗哗乱翻的时候,梅娘猛地从长椅前跳起来,抱起怀中的四哥,向医生的办公室奔去。
   由于来得早,医院里没有病人,四哥是就诊的第一位患者。
   医生坐在办公椅上,淡然地抬了抬头。问道:
   “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不是我,是我家小四儿,您给看一看,麻烦您好好给看一看,发了一宿的烧了,我在这儿,等了您大半夜了。”梅娘焦急地说。
   “哦,我看看。哈尔滨癫痫病首选治疗医院”医生走过来,随手摸了摸了四哥的额头,随后转身,拿出了体温计。
   “量量吧,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医生把体温计夹在了四哥的掖下,就转身离开了。
   一个小时后,医生回来了,他看了看四哥的体温计:“哦,有些低烧,没有关系。需要打点点滴,退了烧就没事了。”
   看着医生严肃的脸,梅娘没敢再问,抱着四哥,拿着医生开的药单转身去了药房。
   简陋的输液室里,四哥依然静静地睡着,他的小脸越来越红,丝毫没有退烧的迹象。而点滴管里的液体,此时,正一点一滴地,注入他的身体里。身旁,是一脸憔悴的梅娘。
  
   3.
   这一次的点滴,丝毫没有让四哥的病好起来,他一直高烧不退,输完液,四哥的病情仍不见好,而医生,却以忙碌为由搪塞过去,他只是告诉梅娘,让四哥回家静养,不出两天,一定会好。梅娘百般哀求,仍无结果。最后,不得不抱着年幼的四哥,离开了医院。
   到家的第二天,四哥仍然哭闹不止,直到第三天,四哥的鼻子开始化脓,溃烂。最后,整个鼻子都烂掉了,看不出任何形状,当梅娘再次抱着四哥绕着九曲回肠的山路来到乡里的医院时,医生却拒绝承认给四哥就诊。所以,小小的四哥,就这样,失去了他健康而可爱的鼻子,那一年,四哥八岁。
   当年,四哥是因为高烧不退,加上医生开错了药方,打错了药,导致四哥变成了残疾,然而,朴实的梅娘,没有任何能力,和医院打这场官司,甚至,她都不知道,官司是怎样的一个定义,她只是一直抱着四哥哭,哭得邻里乡亲的心,都跟着绝望。
   时隔一年,四哥做了一次手术,因为,四哥的鼻子豁了,呼吸困难,漏气。所以,得通过手术把上唇翻起来,翻起来的上唇和鼻子粘连起来。堵住漏掉的气,才可以呼吸顺畅。
   这样的一次手术,让四哥痛得哇哇大哭,哭得手术室外的梅娘,难过得差点背过气去......
  
   4.
   四哥只读完小学就不再读书了,他那个样子,还有什么希望继续读下去呢?同学们嘲笑他,往他的身上扔石子,骂他是个豁子。小伙伴们再也不理他,没有人再会承认他是小伙伴们的领袖,就这样,伴着孤独与自卑,四哥走过了他的孤单童年。
   四哥的鼻子豁了,“豁鼻子”渐渐成了他的代号,以至于后来,很少有人能够记住他的真实姓名,都开始叫他“豁鼻子”或者“豁鼻子老四”
   开始的时候,四哥也会难过,也会反抗,也会愤怒,可是后来,时间久了,四哥也就渐渐麻木了。也许,他已经开始习惯了,他豁鼻子的人生。
   家里的兄弟相继娶妻成家了,最后,连最小的小姐也已经嫁人了,只剩下四哥,一个光棍汉,陪着年老的梅娘,孤独过活。
   “老四,你不想媳妇吗?”
   “老四,你这么豁,哪家的闺女愿嫁你呢?”
   “老四,没有女人,你夜里睡得着么?”
   听着乡亲们恶意的调侃和戏弄。四哥努力地吸了吸他的鼻子,闷闷地不做声,只是默默地干活。
   转眼,四哥三十五岁了,梅娘更老了,她连下地走动,都显得困难。
   “四儿!”梅娘唤道。
   “啥事,娘。”四哥嗡声嗡气地答。
   鼻子似乎总要漏出气来,四哥生气地捏了捏了鼻子。抬头望着坐在炕上的梅娘。
   “四儿,你该找个媳妇成个家了,娘一年一年的岁数大了,不能总陪你,你呀,总该找个给你做饭暖被的人。”梅娘叹着气说。
   “娘,我这个样儿,谁能跟我呀?”
   “四儿,你还别说,邻村你二婶正要准备给你提一门好亲事,人家是乡里的姑娘,父母都是有班的人呢。”梅娘盘着腿,一边吸着旱烟,一边笑眯眯地说。
   “娘,别听她们胡说,没事总拿我开心,人家那么好的条件,凭啥找我?”四哥有气无力地答。
   “凭啥找你,因为这姑娘心眼差点,但是,我看了照片,长得还行,就是岁数大了点,总之,和你挺配了,四儿,听娘话,早点成个家吧。”
   娘“叭嗒”着嘴里的旱烟。屋子里,越来越多的雾气,四哥放下手里的活计,愣愣地站在原地,脑子里忽然就闪现出一个美丽的姑娘来。
   “是该有个家了。”四哥嚅嚅着说。
  
   5.
   四哥的婚礼很是热闹,邻里相亲来了不少,大家都是嘻笑而来,大醉而去。女方的亲戚也来了很多,都是知书达礼的人。
   四哥的女人,个子很高,相貌也好,就是有点呆,用梅娘的话说,就是心眼差点。但是,这个女人勤劳,朴实,能干,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
   结了婚的四哥仍然和梅娘一起过。四哥种田,女人持家,把个梅娘乐得心里开了花儿!
   一年后,女人生了个男娃,长得十分漂亮,像四哥小时候,鼻子健康,样子可爱。
   此时的四哥,更加卖力的干活,起早贪黑,没日没夜。
   转眼,孩子四岁了,四哥的日子,也渐渐好过起来,不再那么穷,甚至,高兴的时候,四哥还可以喝个小酒,唱个小调,尽管句句不在调上,但是,他的女人听得懂,他的儿子,也能听得懂,他相信。
   又是一年的夏季,夏天,是农忙的季节,如每天一样,四哥安顿好了女人和孩子,便扛起把式忙去了。正午的时候,烈日炎炎,晒得他的肩膀生生地疼。他时不时地抬眼看了看头顶的烈日,然后用毛巾擦一把不断滴落下来的汗珠。
   四哥叹道:“太阳什么时候才能落山呢,家里的婆娘想必早都把晚饭做好了呢。”
   想到这里,他仿佛已经嗅到家里那迷人的饭香。他努力地吸了吸他那并不完整的鼻子,傻傻地笑了。
   “老四,老四,不好了,你家出事儿了,快回去看看吧。”
   邻居老李一边跑一边喘着粗气,嘴里不停地说着。
   听到这里,四哥的脑袋“嗡”了一下:“咋了,我家出啥事儿了?!”
   “快别问那么多了,快回去吧,你婆娘死了。”
   四哥扔下手里的锄头,疯了一样地向家中奔去。
   远远地,他看见,家的院子里,已经围满了人,其中,夹杂着儿子凄怆的哭声。
   四哥慌里慌张地跑过去,一把拨开围观的人群,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女人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衣服很烂,脸上,已经看不出五官的样子,整张脸,就像一张煮过的南瓜,狰狞而模糊。
   梅娘坐在地上,望着死去的儿媳,放武汉中医治疗癫痫病方法有哪些呢声大哭。
   “娘,这是咋回事儿,到底咋了?”四哥大声地问。
   梅娘没有回答,只是坐在地上,一直没有间断地哭着,她的哭声,悲凉而绝望。
   原来,四哥的女人像每天一样烧水做饭,等着四哥下了田回来之后一起享用。她知道四哥每天都很辛苦,想包饺子犒劳犒劳四哥,于是,在饺子包好之前,她煮了一大锅水,然而,就在水开之际,她准备先灌一壶开水,等四哥回来泡茶喝,便拿起暖瓶灌水,可是,家中的小猫这时猛地从角落里扑了出来,扑在了女人的裤脚上,女人一惊,脚下不稳,摔了暖瓶,一个跟头,就栽进了开水滚烫的锅里,几乎没怎么挣扎,就断了气......
  
   6.
   四哥的女人,就这样撒手西去了,留下了一个6岁的儿子。
   “爹,娘去哪儿了,怎么这么多天,都不来陪我玩。爹,我好想娘......”
   听着孩子稚嫩的话语,四哥的脸上,挂满了泪痕,他实在不知道怎样回答年幼的儿子,就如同他实在不知道,该怎样表达心中的感情。他只能用眼泪一次次地洗刷对妻子的怀念,以及妻子离开后的不安。
   失去儿媳的梅娘,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她老得糊涂了,动不动就大发脾气,还要无端地大骂一通,河南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有时候,会骂四哥豁鼻子,有时候,又开始大骂医院,医生,有时候,又开始骂社会,骂所有她想骂的,能骂的人。
   很多人听不懂她在骂什么,问她,她就会连无辜的人一起骂。骂得多了,别人就不再理她,直到有一天,在寒冷的冬夜,梅娘两天没有起来吃饭,四哥去叫她时,发现,年老的梅娘,已经斜靠在被子里,安祥地闭了眼,她的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嘴角微微上扬,好像走得很安心......
   四哥找人做了个简单棺木,梅娘的七个孩子全部聚齐,孙子外孙子也全都到了,简单而厚重的葬礼,飘荡着四哥凄惨地哭声,这个小小的村落,因此而凝重。
  
   7.
   三年后,在一个好心女人的撮合下,四哥又一次结婚了。
   这一次,四哥娶的是一个侏儒女人,个子矮小,只有1。30米,但是,这个女人聪明伶俐,能说会道,是一个可以掏心窝子的人。只是,因为身体关系,女人什么都做不了,家里家外,只有四哥一个人在照顾。
   “值了,知足了。”四哥逢人便说,说的时候,黑黑的脸上,便会荡起一丝笑意。也许,对于妻子,他是满意的吧。
   转眼,又是两年,因为女人是侏儒,所以无法生育,四哥仍然只有前妻扔下的一个儿子,有的时候,女人便会陪着儿子一起玩,看着他们在院落中开心的玩耍,四哥就会蹲在一旁,嘿嘿地傻笑。
   秋收的季节,是最为忙碌的,秋天,是一个有盼头的季节呢,四哥这样想着,唇角就会浮起一丝笑意,秋收,秋天里的收获,收获的果实储藏起来,必要的时候,拿出来换钱,这就是最大的快乐了。
   四哥一边快速地收割地里的庄稼,一边美滋滋地想。
   “老四,老四,快别忙活了,你家出事儿了,快回去看看,你婆娘,你婆娘好像要不行了……”
   又是邻居老李来通风报信,和上次一样,他走得很急,豆大的汗珠从前额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打湿了衣襟。
   四哥先是愣了愣,然后,猛地扔下手里的廉刀,像上次一样,撒开腿,往家中的方向跑去。
   院子里很安静,没有一个人影,也许,大家都在忙着收秋吧。
   四哥急急地跑进院子里,儿子去上学了,此时,只有女人一个人软软地躺在炕上。四哥走过去,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好凉好凉。

共 602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