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周年庆】待产日记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女生悬疑
摘要:我想每一个宝宝的出生,成长,都包含了父母无限的感慨和感悟,虽然我们的父辈们总是拙于言表,然而他们都在用一生的努力将之表达,很庆幸在我三十五岁的时候,能真真切切的感受这种特有的体会,并进一步感受作为人父人母的不易与甜蜜,我想,当每一个被父母视为宝贝的宝宝,长大成人后,对老去的父母该尽的孝道,不该仅仅认为是一种义务和责任,而应更是一种出于恰如我们父母爱我们那样的,发自肺腑的,不由自主的爱护 今天,闺女一岁了。   早上被六点半的手机闹铃闹醒来,趴在被窝里懒了二十分钟,六点五十才艰难的从被窝里把自己抽了出来,迷迷糊糊的去厨房打上豆浆,揉着眼睛摸索着拿起剃须刀,才想起来昨天用没电了竟然给忘记充电,拿起备用的装电池的,也因“年久失修”,电池也干了,瞅了瞅架子上的刀片剃须刀,给自己念了念“得,今天就沧桑一天吧,去年的今天我也是这么沧桑的不是嘛,正好,权当是怀念了!   2015年的今天,我带着老婆已经在市妇幼的VIP单间里睡了三天了,本来三天前我们是来做最后一次产检的,结果检查完大夫告诉我们,必须随时监控,要马上住下,不允许回去了。因为我们一直以来预约检查的大夫是这里VIP科的主任,所以理所当然她直接给我们开了VIP的单间,算得上是这里最好的病房了,当然这也随了我们的愿望,其实在这之前我和老婆专门去看过这里的病房,VIP房间确实不错,整体卫生非常干净,护士也很和蔼,房间还有沙发茶几,独立的卫生间,我们暗自庆幸,这亏是在羊年,如果是2016的猴年,像我们这种在这里没熟人关照的情况下,打破头也是绝对住不进去的。我按照大夫的安排,先去交了一万块的预备金,拿到了一张住院卡,就上了9楼的VIP楼层11号单间,进去后小护士才笑吟吟的告诉我们,孕妇只要住进来,就不能再出这个楼层了,所以你们想想还有没有什么要办的,特别是孕妇……(其实意思就是此刻孕妇已经是人家负责的人,这也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我和老婆对望一下,心有灵犀般,对护士道:“我们可否出去一起吃个饭再回来?”,当然这位护士小妹妹也挺“宽厚”,看了看老婆的检查结果,摸了摸老婆圆鼓鼓的肚子,最后答应了,不过还是一再叮嘱,一定别去远处,就门口吃完,马上回来等等……我们才小心翼翼的去了医院门口吃了碗过桥米线,然后直径回病房,从此,老婆便被“羁押”了起来,一直到我们出院。   中午饭吃后,我们回到了病房,然后紧跟着护士就催着老婆躺倒床上,开始一些例行的检查,测体温,听胎心,测血压……然后挂上水,装上吸氧罩,这算是正式住下了。而这整个过程我是懵的,我站在床边,看着这一系列动作,心理却乱糟糟一团,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最后还是老婆躺床上提醒我,先给在家里等着检查结果的父母打了个电话,说明了情况,并让他们先自己吃饭别等我们,然后给远在780公里之外的岳父家一家打电话通知信息……做完这些,脑子有些空,打开手机,在朋友圈留下了16个磕头的小企鹅图标,此时,是2015年12月10日12点39分。做完这些,老婆躺床上看着我,说你要歇一会儿,还是现在就回去拿东西去?我才想起来,今天我们是来产检的,所有准备好的待产包一律没带,手里只提着一个给老婆路上喝水的保温杯。于是安顿好老婆好好躺着,有事按铃叫护士……,我匆匆忙忙的下楼开车回家,一路上尽量控制自己的脑壳,提醒自己一定要专心开车,不能走神……   待产的过程是漫长而煎熬的,当然我的煎熬仅仅是心理上的,煎熬于自己的迷茫无措和孤立无援,而老婆的煎熬除了我有的这些之外,还有更多的心理压力,担心,以及身体上的不适,夜晚老婆躺在床上吊水,我和衣而卧躺在老婆旁边的沙发上,我们睡不着,老婆就死活让我马上把她在天猫购物车里选好的“火火兔”赶紧付款,好像生怕宝宝出来了没得玩,到最后还在给我念叨,到底要选F型还是E型。完了又念叨着宝宝到底该取什么名字呀,你这当爹的怎么就不急呢?其实宝宝的名字,我们之前想了很多,于是又在手机上查羊宝宝十二月生,取名该注意什么,应该有那些字不能有那些字……,其实这些在之前的九个月我已经查了不止一百遍了,除了顺口,不俗,不与周围的人重名之外,羊宝宝,必须名字里有艹,有水,这样今后会衣食无忧,除此之外,还要查每个字组合起来后的天地人三格……其实我是一个不迷信这些的人,然而在这件事上面,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死钻牛角且一发不可收拾。至今我电脑里还保存着好几篇之前下载的羊宝宝起名大全等宝典。屋里只开了一个床头灯,我们俩抱着手机,老婆各种念叨,各种问题,我……各种“嗯,啊,奥”。心里头琢磨着我即将该怎么做这个,那个和哪个。今夜开始,注定无眠。   第二日,继续测体温,测血压,听胎心,吊水,吸氧……而宝宝始终只能听到胎心仪里发出的节奏明快的心跳声,老婆也完全没有一点要发动的意思,我们尽情在床边的落地窗前晒太阳,焦灼,煎熬……   第三日,继续测体温,测血压,听胎心,吊水,吸氧……。大夫上来看了看,说你们可以再等等看,要是不想等,可以申请剖腹产。家里老人说还是希望尽量顺产,大人少挨那一刀。终日,我们继续晒太阳,焦灼,煎熬。好在昨日凌晨一点多,岳父家那边的小姑等人连夜赶了几百公里路到达了,今天我心理有了太多的依靠,算是从接到他们到来的那一刻,心里突然轻松了不少。   第四日,护士小妹做完她的例行检查之后,产房的主任阿姨穿着绿色大褂进来了。这位五十多岁的产房主任,在这里供职三十年了,是妇幼产房颇有地位的老大夫,说话也颇有分量,这要真心的感谢我的好邻居小辣妈,她是本地人,又有颇宽的人际关系,是她听说我们住在妇幼之后,主动帮我们人托人,绕了几个人后才将我们委托给了这位目前在我看来贵人一样的老大夫,并将我们的信息给他这位大夫,让她在关键的时候给予一些关照。至今想来,确实感概万分。确实在人急需别人关照又苦于无人关照的时候,滴水之恩胜似涌泉。产房主任来,因她来之前已经在护士站看了我们的信息,所以也没一句多余的话,直截了当就说,你们马上让护士带去产房,打催产素,这样等下去等到什么时候呢,这病房一天好几百,耗什么?然后摸了摸老婆的肚子,转身去了他在五楼的产房。   我们在护士的带引下,步行去了五楼,产房门口的两排椅子上,坐着满满的两排男女,各个耷拉着眼睛,偶尔抬头瞅一眼挂在对面墙上的显示屏,显示屏上一行行标着目前产房里每个产妇的状态(待产中,手术中,手术结束……),到了产房门口,我们跟随的家属被门口的大妈挡住,并接过我们带着的待产东西,自己拿了进去,换掉了老婆的拖鞋留给我保存,拉着老婆进了去,随即关了门,我们站在门口,顿时各种急躁……被迫加入了这些焦急等待的人群中。其实之前我还纠结于我要不要一同进去陪产,我也想陪着老婆,也想第一眼见到宝宝的降临,但是纠结于我能否承受那种场面,为此还心理暗暗盘算了很久,这到头来,原来人家医院根本没给我这个机会。一个上午的漫长等待,老婆在里面完全没有动静,我忍不住时不时跑去问问守在门口的阿姨,只是回答总是很简单,“好着”“还没”“生了会叫你,急什么”等等,在这个过程中,时不时会推出一位脸色苍白,刚刚升职人母的产妇,和刚刚降临的宝宝,每每那时,一堆人都会激动地撵过去,愁几眼,随之一顿感叹“宝宝真胖乎,真白,真大……”   老婆在里面整整一个上午没有动静,快中午守门的阿姨递出了一些写着产妇名字的纸条,并排摆在了门口的长桌上,让纸条上有名字的各家家属去给自己家的女人买饭,并带回来放在纸条的位置,由他们带进去。我为老婆打了紫菜汤,炒菜和米饭被送了进去,不过一个小时后送出来时,基本一口没动,打开饭盒,我心理莫名的很多难过。继续等待……   下午三点多了,老婆被好端端的送了出来,她脸上竟然还笑嘻嘻的,然而也遮盖不住露出的疲惫,紧跟着主任阿姨一起出来了,见了我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口吻,还是那么直接:“不行,这样打两天也没用,你们合计合计,要不就马上剖,我帮你们找手术室的麻醉师和大夫……”。其实这位主任阿姨的话不是吓唬人的,也不是刻意相让我们剖,在这个等待中,我们听旁边一个丈夫说他老婆已经在里面打催产三天了,没动静,他们只能听医院安排继续打,继续等。我们回到病房,与家人稍作合计,决定还是剖腹产。   仅仅不到半个小时,下午四点,老婆经过护士的各种收拾和折腾,又重新带进了产房,而这次却是刚才那间顺产室对面的手术室。我及家人,被留在了门口,各个踮着脚,朝着门上的玻璃窗口往里看,什么也看不到,我们一脸麻木,而我,麻木的不仅仅是脸,我感觉那短短的十几分钟,整个人都是麻木的,世间最漫长的等待,仅仅是二十分钟而已!   下午四点二十分,手术室门开了,主任阿姨穿着绿色大褂站在门口:“恭喜,千金,母女平安,时间十六点十八分,稍等一会儿就出来”,在等主任说完这句话,我愣愣的只问了一句“我媳妇好着吗?”,主任和蔼的难得微微一笑,“都好着”,然后重新关上门走了进去。看着大夫走了进去,我才回过神来,这就是生完了?我当父亲了?,我想,当时的我应该表情很难看吧,随即嘴里念叨,主任怎么没有告诉我男孩女孩呢?站在旁边的小姑等人瞅着我,开心的笑了,“人家说了,是千金”!“哦~哦,女孩,哦,哎妈,太好了,完美……”   老婆和我们的宝宝在二十分钟后推出了手术室,老婆盖着厚厚的被子,脸色略白,嘴唇干燥,竟然还眨巴着眼睛朝我们笑,宝宝被放在老婆的腿部的被子上面,盖着小被子,眼睛都没睁开,脸色紫红,眼角额头还尚留未清洗干净的白色胎脂,一只超迷你的小手放在嘴边,似乎想随时吃吃自己的小指头。看着躺在推床上一动不能动的老婆,和躺在老婆腿上睡着的宝宝,那种感觉,五味杂陈,无以言表……。老婆和宝宝在产房护士和病房护士的一同协作下,被送回了病房,宝宝随即被转移到床边的婴儿床上,而老婆,在护士的招呼下,我们连同老婆身下铺的的毯子一起,从推床上被平移到了病床上,然后开始被护士各种护理和接吊针管,而整个过程,我像是一个患了痴呆的老头,木木的听任大夫指令移动,或者站着看着老婆任由他们摆布。整个人从头到脚基本都是麻木的,脑子里更是一团浆糊,毫无思路……,以至于一直到最后护士都忙完走了,我才回过神,摸了摸老婆的手,竟然不知道说什么,也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一笑。以前电视里常每当这个时候男人都会激动地搂着老婆说一堆感天动地的话,都很感人,而我,竟然一句也没有学会,哎,一二三,木头人……   在大夫都走完后,我才去认真的看了看宝宝,也就那个时候,我才用手机,拍下了宝宝的第一张照片,随即发给了两方家人,报声平安。   在接下来的当天夜里,也是老婆刀口最疼的一夜,那一晚,宝宝被小姑搂着在沙发上,几乎一夜未哭,老婆因刀口疼痛,彻夜未眠,而我,从十点多为老婆喂了口水之后被老婆催着,去躺在放在她床尾的行军床上,不知是前几日有点熬夜,还是紧张后的突然松弛,竟然瞬间睡和和死猪一样,只是半夜听到小姑为孩子换尿布喂奶,我也仅仅是迷糊的听到,但是根本都没醒过来……其实,说真的,我至今为我那一夜的过分而自责在心,每每想起,总是心理无限惭愧,也许这件事,我会惭愧很久,也无法弥补。   宝宝的来临给老婆带来了她迄今为止从未有过的疲劳,艰辛;给了我很大的幸福,和愉悦;更给了这个家从未有过的完整和温暖。我们的小小三口之家的生活才刚刚开始,而经历这一年的成长,宝宝在老婆的精心呵护下已经开始蹒跚学步,每天当下班推开门,看着宝宝坐在爬爬垫上冲我笑,并喊我“麻麻”的时候,那种充实和无法形容的感觉,会让我浑身精神满满。虽然,我都会及时温怒的纠正她该喊粑粑。   我想每一个宝宝的出生,成长,都包含了父母无限的感慨和感悟,虽然我们的父辈们总是拙于言表,然而他们都在用一生的努力将之表达,很庆幸在我三十五岁的时候,能真真切切的感受这种特有的体会,并进一步感受作为人父人母的不易与甜蜜,我想,当每一个被父母视为宝贝的宝宝,长大成人后,对老去的父母该尽的孝道,不该仅仅认为是一种义务和责任,而应更是一种出于恰如我们父母爱我们那样的,发自肺腑的,不由自主的爱护,因为宝宝长大了,老去的父母,应该变成儿女们心中的“宝宝”……   广西的癫痫医院哪家好洛阳去哪家癫痫病医院医治效果好西宁治疗癫痫病最好医院?乌鲁木齐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