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春秋】送你一束康乃馨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评论
破坏: 阅读:4390发表时间:2015-05-07 13:59:33

【春秋】送你一束康乃馨(散文) 我和兰珍认识已有二十几年了,那时,我们在一个科室,她虽然平时很忙,家务很重,但是,她就像一个大姐姐,生活上关心我,工作上帮助我,所以,我们自然就成了好姐妹。
   那年,兰珍27岁,她个子不高,身材小巧玲珑,脸色稍显苍白,是个典型的江南女人。我知道,她有一个女儿,两岁了,丈夫是偏僻乡镇的镇长。
   一
   我们单位是一个为社会服务的窗口部门,兰珍是主管会计,她工作认真细致,对人热情周到,逢人未语先笑,相处起来让人感觉如沐春风,因此人缘关系特别好,同事们都愿意和她接近。
   那是一个阳春三月,大地已是百花盛开,紫色的勿忘我一簇簇绚丽灿烂,随着和煦的春风轻轻摆动,那么明媚,那么耀眼。有天晚上,我和同事小汪去看望兰珍的孩子,当我抱起她的时候,只觉得软软的一团泥在怀中,小孩小腿小胳膊像是少了骨头,轻如海绵。虽然长得白白胖胖,扑扇扑扇一双眼睛十分可爱,可是两岁了,还不会说话,不会走路,我才知道,原来这是一个脑瘫孩子。春天,原本是一个绚丽多姿的季节,可是这一刻,我眼前的一切忽然黯然失色,花儿的容颜也变得苍白了,心里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滋味……
   后来我才知道,在1993年7月的一天,兰珍在上班的路上,被摩托车蹭了一下,那个在她肚子里只呆了7个月的小宝宝就被迫过早地来到这个世界上。然而,从那一刻起,上苍就给这个小生命铭刻上了一生不同常人的成长艰辛。
   瘦小的兰珍在产床上坚持了15小时也没有顺利生产,后来不得不剖腹才刨出了小宝宝,此时,孩子的头歪着,嘴巴也斜了,身上青一块荆门治癫痫哪最有权威紫一块的,也没有了呼吸,经过10多分钟的抢救才有了呼吸。宝宝在保温箱里生活了20多天,出来的时候,和别的孩子一样,黑黑的头发,白白嫩嫩的皮肤,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唯一不一样的是,医生断定,宝宝得了重度脑瘫,就连长大后自己的生活都很难自理。
  
   二
   27岁,花一样的年龄,对于现在许多女孩子来说,是人生最美好的黄金岁月,好多人在这个年龄,还在花前月下,享受着恋爱的浪漫,还在编织着梦想,预约着未来的美好前程。可是对于兰珍,随着小宝宝的到来,本该幸福的生活被无情的车轮碾碎,化作了无法触及的伤痛,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爱莫能助,她一下子知道了天压在身上有多沉重,地横在脚下有多坎坷。
   我们单位是一个刚刚成立的事业单位,主任是从教育系统调过来的中年男人,40多岁年纪,成天阴沉着脸,手里拎着个帆布袋,脚穿一双土布鞋,是一个比较呆板、拿各种条条框框约束员工的人。他觉得这个单位是他一手筹建的,可以说是他的家,所以,对员工的管理,他用的是纯家长制模式,武汉要去哪家医院可以看癫痫病呢每天到各科室巡视,看看你是否在认真工作,看见你在看报纸、或者聊天,他就找借口,找你去问问情况。为了不让我们上班迟到,他实行上下班签到制度,记得那时,墙上挂着一本小册子,每人上班签一个名字,时间到了,就把小册子收走,有时还端了一条凳子坐在走廊上,数着来上班的人。
   我说:“兰珍,你看头头这熊样,像什么,别怕,我每天帮你代签,看他怎么办?”
   兰珍总是微笑着说:“没事,我早点起床就行了。”
  
   三
   一晃好几年过去了,春风拂过柳树,当我们走在百花盛开的公园里的时候,兰珍却很少发现什么时候花开,什么时候花谢;夏日炎炎,当我们在聆听鸣蝉的愉悦声音的时候,她总是匆匆地赶在回家的路上;秋风萧瑟,当我们沉浸在丰收的喜悦时,她却正在扶着女儿蹒跚着练习走路;冬天雪花飘飘,当我们正在赏雪、打雪仗的时候,她却背着女儿艰难地在雪地里跋涉……
   转眼莹莹到了上学年龄了,因为智力受损,学习起来很吃力。比如写字,莹莹的身子萎缩,眼睛是斗鸡眼,视力极差,握笔的手总是颤抖着,笔画歪歪斜斜,无法完整地写出一个字。兰珍要在傍边一笔一画纠正,莹莹由于自身的生理缺陷,性格既倔强又软弱,妈妈长时间的教育、纠正,让她烦躁,有时她会丢掉铅笔,歇斯底里地大哭大闹,一闹就是几个小时,谁也劝慰不了。看着眼前的情景,兰珍的心犹如刀割一样地疼,此时,她觉得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太痛苦,太煎熬了,生活对她来说,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她也忍不住嚎啕大哭。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她还得擦干眼泪,微笑着面对现实。
   我们的家乡地处浙西南山区,是有名的石头城,通往各个地方的路,总是有坡度,不是下坡就上坡,从家到学校要爬一个上坡,然后走下坡,有相当长的距离。兰珍每天五点钟起床,做好早饭,料理好了莹莹的饮食起居,然后送她上学,遇到天阴下雨,更是苦武汉小孩癫痫好治吗不堪言。莹莹13岁了,兰珍还得背着她上下楼,保证她按时上学。同时,她还要对莹莹进行艰苦的语言训练,正常人可以学得很轻松的生活语言,莹莹需要上百、甚至上千次的对口的训练,才能掌握准确的发音。莹莹总是把“走路”读作“走咯”,“牙膏”读作“药膏”,“睡觉”读作“要叫”……兰珍不知教了多少次,莹莹不知学了多少天,终于,莹莹能准确地说出“走路”、“牙膏”、“睡觉”……那天晚上,为了让莹莹准确地读出几个英文单词,兰珍教了一遍又一遍,可是让莹莹读时,又忘了怎么读,已经是深夜十点了,白天上班的劳累,晚上辅导女儿的辛苦,让这个不堪重负的女人一下子昏厥了过去。
  
   四
   2005年,兰珍的老公得到组织的重用,被提拔到邻县当领导,这无疑给了她当头一棒。但是兰珍明白,组织决定的事,是无法更改的。为此,她也郁闷过,抱怨过。
   有一次,她便对我说:“做人真没意思,我活的真无奈呀!”
   我作为局外人劝慰她:“珍姐,一定要坚强,莹莹还要靠你照顾呢!”
   其实,生命真的是一张网,牵扯的人很多,越是在乎的人就越是粘得牢。兰珍的老公为了这事也郁闷了很久,但还是服从了工作调动。
   小时候,兰珍驮着莹莹,从中医到乡村名医,从县里到市里再到省里,为她治病,这一驮就驮了七年。
   莹莹对妈妈说:“妈妈,你太累了,现在你的腿也不好。”
   兰珍说:“宝贝,你的病好了,我的病也就好了,病根也就去了。”
   可是兰珍终未治好莹莹的病。
   那一年,兰珍问医生:“没有希望了吗?”
   医生说:“没有。”
   兰珍又问:“真的没有希望了吗?”
   医生还是两个字:“没有。”
   兰珍一下子泪流满面。
   莹莹在一天一天长大,全身发育不正常,因此每天要进行肌体锻炼,不然腿部肌肉会越来越萎缩,也就是“康复”训练吧。
   莹莹8岁时,兰珍向单位请了假,和家人一起,带着莹莹上武夷山,接受气功治疗脑瘫,一次就花了上万元,治疗了几个月也没见好转。我跟兰珍说:“珍姐,你家的房车钱都花在莹莹身上了。”
   那时,我们住的是单位宿舍,兰珍比我能干多了,她在艰难地照顾莹莹的同时,还能把家里打扫得干净整洁,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也没有见到她为难过。
   每天早上,我们还在睡梦中,她已经扶着莹莹在练习走路了,一楼、二楼、三楼,来来回回地上下,每天的纠正声,莹莹委屈的哭泣声,伴着春夏秋冬,周而复始,直到莹莹长大成人。
  
   五
   今年,莹莹23岁了,前几天,兰珍打电话告诉我,莹莹考上了县残疾人联合会下属事业单位,有了一份正式工作了。我真诚地祝贺她,更祝愿莹莹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这么多年的同事,我要感谢兰珍,是她,让我见证了一个脑瘫儿童长大成人的过程,在这过程中,兰珍和莹莹无时不在承受着别人异样的眼光,付出比别的小孩成长不知多少倍的心血。当我们都早已搬离那个陈旧的集体宿舍,住进干净漂亮的商品房时,她们还在阴暗、潮湿、简陋的老房子里生活着。二十几年里,对莹莹的“康复”训练,不仅针对她的残疾,还有她在生理上、心理上、经济上的承受和付出。在这漫长而疲惫的养育过程中,她给了莹莹以健全孩子应有的教育,她说,既然把孩子带到了这个世界上,就得好好呵护她,陪伴她,让她和其他孩子一样生活得幸福和快乐。
   兰珍,当幸与不幸迎面向她走来的时候,她哭过、笑过、也抱怨过,当幸与不幸在时光中走过时,它们又成了她生活的巨大财富。
   开车上班的路上,我会看见莹莹,虽然她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眼睛还是斗鸡眼,斜歪的嘴巴,说话还是口齿不清,即使上班,也需要妈妈或者佬爷护送,但是,她在妈妈的眼里总是最美的,不论她是美、是丑、是健全、还是残缺。母爱是最无私的!
   过几天就是母亲节了,陈思思那深情的歌曲《送你一束康乃馨》又一次在耳边飘起:
   “送你一束康乃馨,献上儿女的一片心,养育之恩天高地厚,辛苦了我的母亲。母亲啊母亲!多少操劳多少爱,母亲啊母亲!岁月无情霜染鬓,母亲啊母亲!望断天涯开河路,母亲啊母亲!儿女已经长成人。送你一束康乃馨,花团锦秀又清新…….”
   兰珍,母亲节,我一定会给你送上一束康乃馨……

共 336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