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电影人做起美术展览是什么样的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5-6 分类:评论

奥地利最负盛名的博物馆Kunsthistorisches Museum近期宣布将带来一场非比寻常的展览《The Spitzmaus Mummy in a Coffin and Other Treasures》。而策划这场展览并取了这个连展名都有些怪的人并不是一位专业策展人,而是电影导演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和他的伴侣,著名作家也是服装设计师的黎巴嫩才女朱曼·马卢夫(Juman Malouf)。

这两位策展人将从超过四百万件的馆藏作品中挑选出他们最喜欢的作品进行展出,从古埃及的木乃伊、古希腊罗马的武器盔甲和古董乐器,再到欧洲大师的油画,导演韦斯·安德森的独特风格将在美术馆里再现。电影人以策展人身份进入美术馆的并不多见,那以艺术家身份的呢?YT这就带你看看电影造梦人是如何进入美术馆的。

1

出了车祸的“天才影人”做起了“周日画家”

是演员、编剧也是导演的“天才型影人”,日本80年代相声热潮的灵魂人物,除了这些美誉外,北野武现在也自嘲自己为“周日画家”(业余画家)。

北野武和他的作品

1994 年,北野武遭遇车祸,在家休养了7个月。闲来无事,他突发奇想想学画画,结果就真的开始画了。变成了花朵的脑袋,明亮的色彩,北野武说自己进行的是“超现实主义绘画”的创作。

《北野武:画家的孩子(Beat Takeshi Kitano, Gosse de Peintre)》

2010年,北野武还在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巴黎的场馆里举办过了个人展览《北野武:画家的孩子(Beat Takeshi Kitano, Gosse de Peintre)》。而这也是他首次以艺术家的身份出现在大众面前。

北野武在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巴黎展览“画家的孩子”现场

在2010年为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专门创作的展览当中,他所有的装置、电影、画作、都围绕着孩子般的童趣,日本文化的老生常谈,以及我们再熟悉不过的:北野武式的黑色幽默中展开。走进这个奇妙的乐园,观者们会看见各种各样异想天开的装置,奇思妙想的绘画、电影等等作品。

北野武说:“我希望你们在展览上,玩得像孩子一样开心!事实上,这是一件,我从未做过的事。至于艺术,我不确定它是什么。你也不能说,我以艺术为生。我对艺术的专业态度就是真诚,不过度夸张。在法国和欧洲,人们严肃看待这种事,如果撒谎会马上露馅。我只想诚实说出:这就是我,这是我的水平。”

8年后,他的作品又来到了上海,在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于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陌生风景》展览中,我们可以看到北野武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一系列融合了动物和花卉形象的花瓶。他将动物和花朵结合,巧妙地挪用和颠覆了插花这门艺术。还有描绘了虚构的彩色怪物绘画,以及旨在嘲讽西方人关于日本的陈词滥调的影片《书法》。

电影《花火》片段 1997年,在遭遇车祸后的第三年,北野武自导自演的《花火》问世了,而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这次展出的作品中,这些画作早在他1997年的电影《花火》里就已经出现了。

2

除了电影创作,他的生活就是画画,画画和画画

《橡皮头》、《象人》、《蓝丝绒》、《穆赫兰道》一提到这几部电影就会说到这些作品的导演,大卫·林奇。那一直以导演身继发性癫痫如何治疗份面对公众的他现在又在忙些什么呢?

大卫·林奇

回答是:“画画”。2016年,关于大卫·林奇的纪录片,《大卫·林奇:艺术人生》(David Lynch: The Art Life)面世了,在片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在工作室时,除了有时候写写有关电影创作的内容外,绝大多数时间他都是在画画,在一篇采访这部片子的导演Jon Nguyen的文章中Jon说道:“从他早上醒来到晚上上床睡觉,除了电影方面的工作,大卫什么都不做,就只画画。”

《大卫·林奇:艺术人生》(David Lynch: The Art Life)纪录片片段

同样是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陌生风景》展览上,大卫·林奇的二十幅石版画也来到了这里展出,而这些作品同样也带着大卫·林奇电影里暗黑诡异的风格。

3

他本来就是位艺术家

阿彼察邦·韦拉斯哈

阿彼察邦这个名字可能对于很多人来说还有些陌生。但就是这个备受争议的泰国电影导演,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先后凭借《祝福》,《热带疾病》以及《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分别拿到了戛纳一种关注大奖(2002),主竞赛评审团大奖(2007)和金棕榈大奖(2010),成为举世瞩目的亚洲导演。

2016年阿彼察邦在香港Para Site艺术空间的展览“狂中之静” The Serenity of Madness, installation view, MCAD, 2017, courtesy of MCAD.

2016年阿彼察邦在香港Para Site艺术空间的展览“狂中之静” The Serenity of Madness, installation view, MCAD, 2017, courtesy of MCAD.

导演和艺术家的身份好像在他身上一直是并存的。实际上,阿彼察邦的影像生涯就是从实验影像、视频装置艺术开始的。1994年阿彼察邦开始创作电影和录像短片,在2000年完成第一部长片作品。从1998年开始在多个国家举办展览和布置装置作品,现在的他更像是一位国际视觉艺术家。

2017年在上海香格纳画廊举办的个展《纪念碑》上的作品之一,《async-第一束光》。这是阿彼察邦与坂本龙一合作的单路视频。而陷在豆豆沙发里的观众们也许会随着视频里的人们渐渐睡去,一起走进阿彼察邦所编制的“梦境”。

4

他拍了部电影八项提名三个获奖,画了四十多年画却有二十多年无人问津

朱利安·施纳贝尔,1951年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他的第一部电影是艺术家巴斯奎亚的传记电影《无声的呐喊》。第二部作品是描述古巴诗人雷纳多·阿里纳斯生平故事的《在夜幕降临前》。而他的第三部电影《潜水钟与蝴蝶》,让他获得了第60届戛纳影展的最佳导演奖,金球奖、独立精神奖最佳导演奖,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导演奖提名。

朱利安·施纳贝尔,《无题》(Untitled,2017)。图片:?Julian Schnabel Studio,photo by Tom Powel Imaging,courtesy Fine Arts Museumsof San Francisco

而今年,施纳贝尔在美国西海岸的旧金山艺术博物馆里也办了一场展览。这位电影界的明星希望用这种方式让大家知道,除了电影创作外,他其实也一直在画画。

朱利安·施纳贝尔,《无题》(Untitled,2017)。图片:?Julian Schnabel Studio,photo by Tom Powel Imaging,courtesy Fine Arts Museumsof San Francisco

而这也并不是施纳贝尔的首展,早在1979年他就已经举办了个展。但就像艺术评论人Raphael Rubinstein 2011年在《美国艺术》杂志上发表的那篇《大型绘画:重思朱利安·施纳贝尔》(The Big Picture:Reconsidering JulianSchanbel)上所说的:“或许电影的成就盖过了他在绘画方面的光芒。”这种从1987年开始持续了20多年的,在美国没有一家博物馆为施纳贝尔的作品进行过一次个展的情况到了2013年才得以打破。而施纳贝尔运用不同的材料和他多样化的绘画模式也成为了新表现主义在美国的重要体现。

近些年来,施纳贝尔也享受着这重拾而来的关注。

“朱利安·施纳贝尔:真实生活的象征(Julian Schnabel:Symbols of Actual Life)"在Legion of Honor展览现场。图片:by Moanalani Jeffrey,courtesy Fine Arts Museums of San Francisco

5

电影领域的“一代宗师”,他的影片本身就是一件艺术作品

你觉得功夫领域的“一代宗师”是谁呢?叶问还是黄飞鸿?那凤冈县小孩癫痫在哪治好说到电影领域的“一代宗师”你又会想到谁呢?

刘家良年轻时的照片

今年是对港产功夫电影业有着巨大贡献的刘家良导演逝世的第五年,他出生于功夫世家,是南派功夫洪家银川洛金凤区哪家医院治癫痫好啊拳的嫡系传人,后来,他刘家良随父亲投身电影界,先是当临时演员、场记、龙虎武师、替身,后来终于有机会成为重要的武术指导、主演、导演。2010年,刘家良获得了第2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终身成就奖。

疯猴 (Mad Monkey Kung Fu),1979 刘家良自导自演之作,演员方面更是集合了当年最受欢迎的武打明星,罗烈、小侯及其爱徒惠英红等人

为了纪念他,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特意为其举办了个人回顾展《The Grandmaster: Lau Kar-leung》。此次展览从刘家良导演拍摄的 10 部经典作品出发,把这位在功夫电影影坛中有着著举足轻重地位的导演全方位的展现给观众。

陆阿采与黄飞鸿 (Challenge of the Masters),1976 电影讲述了少年黄飞鸿仍未成名的青春岁月,光是以这个角度来诠释这位一代宗师便已属当时的先河。

诱发继发性癫痫的原因有哪些

MoMA 电影展览馆长 La Frances Hui说:“刘家良执导的功夫电影跟一般的不同,他所著重的细节铺排并不只在为观众带来娱乐,当中更多的部分更是为了教育普罗大众有关功夫的真谛。”

- E N 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