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吉祥】竹子(外一篇)(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奇幻玄幻

【竹子】

一场春雨过后,我家后面的竹子林,就争先恐后地冒出了很多小竹笋,拥挤地排列在地面上。竹子的生长能力很强,对生存的环境要求也不高。只要给它一片土地,一场不大不小的春雨,它就能还给你一片生机勃勃的竹林,释放无限清新怡人的空气。

竹子,对于农村的庄稼人而言,是用处非常多的植物,因此,很多农村家庭,都利用房前屋后的空地,或多或少地种植竹子。春天时,竹笋嫩嫩地冒尖儿,村民们喜欢把它端上餐桌。常见的做法有素炒竹笋,酸辣竹笋等等。无论配不配肉吃,爽爽脆脆的竹笋,都是一道很受大家欢迎的美味菜品。长大后的竹子,对于勤劳的庄稼人而言,好处更是不胜枚举了。大家用竹子在菜园里搭建果棚瓜棚,用竹子制作耕田下地需要用的工具。比如箩筐,粪箕,挑担,竹围等等。还可以制作各种家具,比如纳凉用的竹椅子,竹床,竹餐桌,宝宝睡的竹摇篮。厨房要用的竹吊篮,以前的农村家庭没有冰箱可用,吃剩的菜,舍不得倒掉,干货食物等,都放在竹吊篮里保存,还有蒸笼,米筛,装家禽用的鸡笼,猪笼……等等,只要砍下几棵竹子,聪明朴实的庄稼人,就可以做出各种各样,生活中所需要的器具。总之,只有大家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出来的竹制品。

小时候,我最喜欢搬来小凳子,坐在院子里,看父亲怎样把一棵长长直直的竹子,在他双手的龙飞凤舞下,不到半天,就变成了各种家里需要用的工具。父亲先用锋利的刀,砍下几棵竹子,再把竹子横生的枝桠削去,然后破竹,所谓破竹,就是把一棵竹子,分成若干份竹条。在破竹的环节上,是很需要技术含量的活儿。因为要把竹子均匀地,按一定的比例分开若等份,这个环节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如果分得不均匀,一些竹条粗一些竹条细,偏差太多,不但编织的工作不好进行,连编辑出来的器具,看起来也是不美观的,这对于喜欢编织竹制品的人而言,是最不能容忍的事儿。父亲虽然是个粗枝大叶的庄稼汉,一辈子与土地打着交道,可他是一个凡事追求完美的人,他制作出来的竹制品,是非常好看耐用的。以前,父亲每当农闲时,就去竹子林里,就地取材,砍来竹子,做各种各样的工具,忙得不亦乐乎。

现在,时过境迁了,村子里的年轻人,都不以耕田种地为主了,有需才有取,需要竹子的地方,已不多了。村子里的一片片竹子林,因为砍竹子的人越来越少了,长得反而越来越茂盛了。我家的竹子林也一样,走进去连下脚的空隙位置都没有了,父亲也离世两年了,他制作竹制品的情形,只能在梦里重温了。

竹子,是伟大的,它从来没有要求过人类,却从破土冒尖开始,就把自己或长或短的一生奉献出来,交给人类,多么像父母亲对子女的爱,从不要求,一心只想着怎么去付出更多。

【枇杷树】

小时候,在我家的门前,有一棵高高的枇杷树,每年春节过后,枇杷树繁茂的树桠上,开满了浅浅的,微黄色的小花朵。一串一串地,拥挤在枝头上,远远看去,像一朵朵云团,十分漂亮。一阵风吹过来,小花朵就像仙女散花一样,飘散下来,铺满在地面上,像铺了一层毛绒绒的地毯,让人不忍心去踩踏。

枇杷树的花期很短,由孕蕾到花落,大概是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花落尽后,一枚枚细细小小的青果子,就爬上了枝头,一串串地挤在一起。这时的小果子,只是初见果形,要长大成熟,还得经历无数的风风雨雨。众所周知,南方的春天是个多雨的季节,黄梅细雨,中大暴雨有时候会没日没夜地下个不停。枇杷果儿,从小青果长到能摘下来吃的,变成黄彤彤的成熟果,也要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这其中的成长过程中,小果子会在风雨的摧残下,不停地掉落在地面上。记得童年时,每逢大雨过后,我与小伙伴们都会跑到枇杷树下,捡起小小的果儿,心疼地捧在手心,看着不能吃的小果子,小小年龄的我感觉不到自然的优胜淘劣,只感到吃之不能,弃之可惜的无奈。

要知道,七八十年代的农村地方,小孩子们都是没有零食吃的。庭前院后种的水果,就是我们最解馋的零食。要是哪家有种植的果树,每逢到了差不多果熟的季节,一群小孩子都天天过来盯着,看看树上的果熟了没有,能吃没有。那时候的农村人,心思都很单纯朴实的,对待邻居家的每一个孩子,不分彼此,都像自家的孩子一样。果子熟了,摘下来也是大家共享的,这家分一点,那家分一点,小孩子就更不用说了,摘果那几天,就天天一群小伙伴粘在一起,饱餐一顿又一顿的。清明前后,是枇杷果成熟的季节,村里的小伙伴们,都拥到我家果树下面来玩,大家心里都盼着,快点吃到酸甜可口的枇杷。想想那时候的我们,物质匮乏,生活是如此的简单,幸福的感觉却是如此的浓郁与饱满。

现在,我们都长大了,小伙伴们也各散东西,生活质量改善了,买得起普通的零食与水果,不用再像小时候那样,惦念着未熟的果子。以前的枇杷树也因改造房屋或者修改道路等原因,而被砍掉。每一次路过水果档,看见黄橙橙的枇杷时,我心就涌起一种酸酸甜甜的感觉,像枇杷一样的味道。可是,却激不起我想去吃的欲望,枇杷不是以前的味道了,而我也不是当年的我了,我深深地明白,物是人已非,时光不再来。我没法把落下的花朵还给枝头,就像没法把西沉的落日留下来一样。枇杷树的花开花落,已随岁月的长河而远去了。枇杷树下,曾经一起嬉戏玩闹的小伙伴,曾经天真烂漫的童年笑声,已渐渐淡出我的视线。只能一遍又一遍,在梦里回忆,回忆……

河南治疗癫痫的医院哪个更专业福州癫痫医院哪家好呢开封哪家癫痫医院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