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集 > 文章内容页

【西风】拉开窗帘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全集
无破坏:无 阅读:1081发表时间:2019-06-26 02:57:25 拉开窗帘初衷是让夜风进来,赶走闷热。连续几天,竟得到直面空间的好处。比如月光浅浅地潜入,天朗气清时看那几颗眨巴着眼睛偷窥的星星。对面三楼的灯光,和灯下的影子时常是躺在暗处的陪伴。至于远远近近的灯火什么时候熄灭,那就不知道了。还能得到早早升起的曙光照拂,光亮能在身上洒一层很早的清醒。假如没被那只粗门大嗓布谷鸟叫吵醒的话,还能第一眼看见窗玻璃上太阳的光芒。   月光并没那么容易走进身边。朔望之间,阴云更是一道屏障。比如有几天,每到晚上就阴沉沉的,黑夜像在酝酿什么阴谋,又像在谋划一场风雨。如果真是风雨倒也罢了。夏日的雨在戈壁滩上金贵极了,再多些,哪怕成灾成洪也让人喜欢。前几天一连三天的雨把好些房顶泡漏,也没多少人埋怨。喜悦了大地就喜悦了人间,人的一点点困难根本算不了什么。再说,雨多些,绿了大地山川,风沙就会收敛,空气更加干净,天空更加湛蓝,好吃的沙葱就会茂盛,世界就进入了良性循环。上天能有什么阴谋吗?说笑的,它比人简单的多,只有阳谋,不见阴谋。它的一切都是公开的,袒露的。你看见的就是它想表达的。比如这风,呼呼地起来,经过树木演绎,似乎惊天动地,实则只是被树木利用它来乐呵了一回。哪怕就一点儿风,树梢也把它放大得呼哧长喘,用明显地夸大其辞的样貌丰富空间。那些叫喊着的风从树隙一过,就滤去了从热烘烘的戈壁沙漠里捎带来的炎热而变得清凉。那一丝一缕的清风钻进半开的窗,轻巧地抚着躺在床上人的脸庞身躯,让人喜欢不已。云朵被风一吹,闪开一个空档,月光便趁机眼睛上翻身体抽动是癫痫症状吗长驱奔袭,跟风而入。一些风,与一些淡淡月光,顿时把人的心灯点亮。于是,躺在宽敞床上的人一下子走出了房间,奔往他早已熟悉的地方去了。   先去的是离开好久的故乡。茅屋闷热,我和妹妹铺个毡子睡在平房顶上,眼里满天繁星,身上清风吹拂,耳边虫声叽叽。鼻息里尽是麦子成熟、杏子甘甜、豌豆清香的味道。我们争着认星星,争着争着就看到第二天天明,一摸身边的芨芨和身上的被子,都是一层潮湿。麦收打场的时候,天黑我就和衣钻进麦草里,蚊子来了把头都埋进去。刚钻进麦草感受到的是午后骄阳的余热,忍着躺会儿就能感受到天地的凉快。虫子们有和我一起在麦草里睡觉的,老鼠们则躲着我在麦垛上继续它们永不休止的偷窃吞噬。这只是我少年时候的一幕。西安癫痫病医院怎么走想想那个时代孩子的生活,树上田间,水里野外,是完全的散养。散养的结果就是,我们很早就认识了社会,生活,亲人,知道了过日子、填饱肚子有多少不容易。   这会儿,我又一次看到奶奶躺在黝黑的堂屋一角毫无动静。前一刻我刚带着小叔和志峰兄在月光里跑了几个小时把大姑接回来。我熟练地爬上炕想坐在奶奶身边,被父亲打发离开:你去西厢房睡。他没说理由,但我心里沉重得不行。我眼里浸满泪水。我舍不得天天搂着我睡的奶奶从此再不管我。奶奶轻轻哼了一声,我以为奶奶会说:生娃子,别走。但我没听见她一句完整的话。那一声哼,就是奶奶给我留下的最后一声。她是说让我好好长大吧。我从来都没忘记站在外爷家炕上表过的态:等我长大了,给你们买一大车的糖。到我能买糖的时候,他们却一个个离我而去。人啊,哪能报答前辈的恩情呢。能够做的,就是把恩情的薪火一代代传下去。不仅自己学会感恩社会感恩朋友感恩亲人,也要影响教导下一代继承发扬。如是,那些天堂里天天关注着人间的星星们,也会欣慰的吧!   光影一闪,似乎有盏灯灭了。对面是教师楼,他们那么晚休息大把业余时间是在学习还是在玩乐?听熟识的老师们说他们回家最不喜欢的事黄冈得了癫痫病怎么办情就是看书。我表示充分理解。干啥的腻歪啥。像做了一辈子饭的岳父,早在家里当了甩手掌柜的。学校里教书育人辛苦一天,到家干点别的,让生活丰富多彩挺好的。又听他说有几个玩麻将搞小来来的,有瘾的很。这就不太好武汉看羊癫疯哪家有效了。人收不住心性,终究会损兵折将。据说那几个爱玩的,家庭关系都比较紧张。这实在是划不来。玩乐为开心,闹回来个不开心,何苦来着。又有几个老师有特长,搞了些培训班。虽然这不符合政策,有以职谋利之嫌,有主要精力偏移之疑,但我认为比玩麻的人好得多。毕竟他发挥专长赢得利益,也迎合市场,还培养了人才。唉,教育这件事情关系根本,关系未来,国家如果不下大力抓好管好,后遗症太大了。高考刚过,人们关注点都在考生考分上。年年这个时候有人欢乐有人愁。以我的经历来说,还是要审时度势量力而行。别把自己的愿望完全强加于孩子身上。相较于我们这一代,现在的孩子成长得够艰辛的。除了物质极大丰富,他们从懂事就被拴到应试战车上没有丝毫自由活动空间。他们一生都无法享受过去孩子们树上水里田间山野散养的乐趣。   窗外的风忽然就停下了声息。一声蝉鸣划破夜空。月光也猛然收回了清淡的光辉。屋子里沉静得只剩下一个人的呼吸。我好像睡了,又好像站在月的光芒里。有一个轻轻的口哨声响起,那风便乖乖地跟着口哨从树枝上回到窗边,来到身边。不知道过了多久,铮铮錝錝的声响渐起渐落。哦,记起晚上听预报说有阵雨,西风三四级转二三级,它还真来了……   一轮艳阳照耀着一个袒胸露背的人,四无人迹,有一排麻雀挨挨挤挤地站在窗边叽叽喳喳。我的眼睛起伏不定地飘浮在屋顶看着他对麻雀们说:尽管看吧,这是个完全裸露了的人,连他的心你们都可以拿出来瞧瞧颜色……      2019年6月24日 共 210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