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秦地友人(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散文随笔

说是友人,其实我不知道他或她叫什么名字,不知道性别,也从没有见过面,只是通过二封信,知道他或她是陕西旬邑县广播站的人。你可能会说,这不就是等于不认识吗?怎么谈的上是友人呢?为什么还会在此写文章来记载这件事呢?因为对于我而言,他或她就是友人,而且是一个不能忘记的友人,他或她的一个举动,让我一直铭记于心!

说起来,这个话题就有点遥远,距今已经有33年了。

当时,我在武汉军区某部政治处兼任军号放号员,部队每天的作息、作训、作战命令,就是通过我的军号声来统一下达。部队的号令有很多种,我们日常用到的主要是13种勤务号,如起床、出操、收操、吃饭、上课、下课、午休、午休起、晚点名、熄灯、集合、紧急集合等。按部队要求,号声就是命令,其播放的时间、军号类别都不能有丝毫的差错。那个时候的放号设备就是一台播放机、一张唱片,外加一套扩音机,高音喇叭分散挂在各个营区。只要嘹亮号令一响,顿时整个营区就会轮番响起哨音声、口号声,以及那“一、二、三、四”的番号声,伴随着那步调一致的脚步声。

然而,一天早晨,由于我的疏忽大意,外加唱片坏了的原因,我在放号时没有看清楚时间,误将五点半起床看成了四点半,在放置唱机的唱针时,错放了一隔,正好那一隔容易跳针,将本来是起床的号一下子跳到了紧急集合号上,“嘀嘀哒哒”的喇叭一响,声音早就传出去了。我一紧张,就将唱针移开再放,又跳针,还是跳到了紧急集合号上,又是一通“嘀嘀哒哒”的号声,在寂静的凌晨分外刺耳。此时,我更慌了神,就不敢再动唱机了。听到连续两次的“紧急集合”号音,各连队都是按平时作战训练要求进行集结的,不到五分钟时间,全团指战员个个都是全副武装,带着各种装备齐集在团里的训练操场上,等待着出发的命令。部队首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纷纷起床问值班人员是怎么回事,值班人员自然是说不清楚,最后通过层层查找原因,才找到了我这里。

首长问:“怎么回事?”

我说:“报告首长,唱片坏了,老是跳针!”

“那你们平时干什么去了?这要是真打起仗来,不是乱套了吗?简直是乱弹琴!”首长把我狠狠地批了一通。没有办法,后来我就到友邻部队借了一张军号唱片,算是临时救了急。可这也不是办法,军号唱片天天用,万一那天再坏了怎么办?

一天,我看《中央广播电视报》,发现有个《读者来信》专栏,专门给广播宣传单位提供了一个相互沟通有无的平台,我就抱着试一试的心理,给报社写了一封求助信。说实话,我当时还真的没有多大的指望,信发出去后也没有去想这事。可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你越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越是容易出人意料之外。果不其然,第二个星期报纸上就登了我这封信,更超出我预想的是,报纸登出我的来信不到一周时间,我就接到了来自陕西旬邑县广播站给我邮寄过来的三张新的军号唱片,当时我那个激动的心情啊,无以言表!连夜,我怀着一颗真诚感激的心情,很认真地写了封《感谢信》,还在信的结尾加盖了我们政治机关的公章,以表诚意。另外,我又另书信一封,让他们把具体联系人告诉我,好把买唱片的款项给汇过去。一周之后,旬邑县广播站又给我回了信,字迹俊秀工整,语言诚朴谦逊,在回信中这样写道:“解放军同志,你们寄来的感谢信和汇款请求信我们均收到了,其实,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个简单的事情,你们真的没必要那么客气!军民本是一家亲,三张唱片的款项就免了,算是我们对部队的一点点的小支持!”

是啊,对于他们来说,这可能是小事,可作为我们当时就是个大事,事关整个部队的指挥系统,事关部队的作战与训练。对于旬邑县广播站的这种无私的帮助,我非常感激,难以忘怀。后来,部队几经辗转,军号的放号设备更换了一代又一代,一代更比一代现代化,但那种军地情谊是无法取代的。此事过去了30多年,我从部队转业也20多年,昔日短暂的通信、交流、沟通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秦地友人的友好形象如那旧历胶片一样,经过长时间的浸润,显得更加弥足珍贵,总在我的脑海里时隐时现。自此以后,我对陕西人更是多了一份友善,多了一份好感,甚至影响到了我的择友观。至今,在我的QQ上、微信中、空间里有很多就是秦地友人,虽然有的说话不多,交流极少,但看着他们的不同头像,感觉就像是与友为邻,甚好!

癫痫可以治愈吗西安癫痫病专科医院好吗天津市癫痫医院找哪家左乙拉西坦治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