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一树花开都与相思有关组诗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9-17 分类:散文随笔
想你,在静寂的雪中
  
   想你在雪中,在沉寂的雪中,万籁静寂,北风统治了一切,
   雪野,只有雪花和梅花并蒂,此时此刻,静静地想你。
   想你,不怕寒冷。
  
   被风雕刻的画面,凝重悠远,如雪一样的圣洁空旷,
   天地之间的距离,很近。
   白日越短,夜就更漫长。想你,在白天,在长夜。
   在远方,更在心里。
  
   你如芬芳的雪花,柔软的落满我的心野,
   虽然没有花香和鸟鸣,可静夜里没有一缕寂寞。
   广寒宫外,银河两岸,雪花盛开浓透着守望,
   木兰舟上,谁在摇桨?
  
 郑州羊角风的症状有哪些?  雪花是谁的诉祷,每一凌都是一个寄语,
   六凌就是六个祈愿,每一朵都沾满相思。
   从唐诗宋词里走来,带着诗韵和古典,沾唇清凉通透。
   每一片雪花,都是一个人的灵魂转化。
  
   沉思的沃野有了野性和灵性,梅花,只在雪野绽放惊艳,
   滋养她的都是真情和热泪。
   于是,在雪中,静静地想你。
   ——从远古到刹那,从此时到永恒。
  
   一树莲一样的你
  
   江南烟雨来得太勤,走路,才会撑着一把素伞。
   脚印碾碎青石的斑驳,风中,那回眸的瞬间,
   鸟儿都停止了歌唱,青衣如莲的姑娘。
  
   你带着唐诗宋词的典雅,你带着薛涛唐婉的彷徨。
   你带着西施飞燕的色彩,雨中聆听着远古的悲怆。
   你带着文君清照的独愁,漫步在雨滴缠绵的深巷。
  
   你懂音乐流淌的舞步,你释怀雨滴似泪的清凉。
   清风明月追随你的韵律,孤清的性格揉进花月的意象。
   如莲一样的眼睛容不进一粒尘埃,落英纷飞你都会独自感伤。
  
   你的声音清纯的犹如天籁,你有上帝一样的纯洁和善良。
   每一滴泪水都是悲悯世人的苦难,每一缕目光都是柔情体会的暖阳。
   你的思维单纯的如一张白纸,像莲花一样散发着浓郁芬芳。
  
   你有一颗水晶般的心,让明眸分辨圣洁和肮脏。
   你的字典里没有冷漠和凄婉,只有无奈.同情.无助和惆怅。
   雨中打不开那把油纸伞,难道朦胧的细雨是别人的泪光。
  
   当目光穿起串串雨滴,当灵魂盛开如禅莲意,
   伞外,是梵语的歌声,伞内,是朝圣的诗行。
   你就是画中窈窕的倩影,被装订成戴着翅膀的姑娘。
  
   每一个夜深人静的时候,你都会衣袂飘飘体散幽芳,
   清晨醒来人面不知何往,只残留着温馨而熟悉的莲香。
  
   一棵树正逢花期
  
   雪在融化中洗净了明亮的翅膀
   飞翔着舒展的思绪,犹如燕子的呢喃
   唱绿枝头和草芽,瞬间燃烧大地
   我怀着一颗虔诚,播种着爱情
   还有那流动着祈盼的潮汐
   耕耘是我们义无返顾的责任,只为春天
  
   五月如活力的身体,充满激情和涌动
   压抑了整个冬季,在春姑娘柔情的羞涩里
   膨胀着无法阻挡的诱惑,只为了耕耘
   这个季节谁也不能拒绝冲动
 襄樊癫痫三甲医院  没有冲动就没有生命的繁衍和更新
   蓝天和白云聆听着雁阵的翅风
  
   与你相遇的碰撞,爆裂出一团火
   瞬间燃烧沧海桑田,在柔风细语的情话里
   燕尾剪出垂柳和草野,翠绿是唯一的主色调
   雪溪流淌着冲动的激情,风中闻到了巧克力的味道
   太阳羞红滚烫的脸颊,预示着一场花事
   发生在这片等待着播种的热土
  
   没有理由责怪谁,等待和守望都是天意
   该来的早晚会来,不该来的等到心老天荒
   也是一朵谎花,只有芬芳没有结果
   期望越大就会越失落,如露珠滴下
   是季节的忧伤还是相遇的感动
   那一刻里赤裸的只有耳语
  
   三个季节的等待恰似等待了三生
   只为了这一次隆重的相逢
   此岸和彼岸只是隔着一条春水
   潮起潮落,面朝大海可听到风语潮吟
   每一次的撞击都是舒展的接受
   蝶恋花舞,喷放玫瑰花的缠绵絮语
  
   距离原来就是一个轻轻地转身
   一棵树,开满圣洁的鲜花
  
   时间如一树繁花
  
   时光雕刻脸颊,柔情抚摸枝芽,
   一场风花雪月,燃烧着青春武汉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呢?年华。
   风吹云涌的日子,昨天的青丝变成了今天的白发。
   红尘路远,脚步丈量着天涯。
  
   说好了一生相守,后悔了今天的长大。
   就算会背叛上帝,就算皱纹与岁月摩擦,
   依然为你把雪花河南顽固癫痫能治吗飘洒,依然为你献上最美的童话。
  
   一个曾经的灰白承诺,多少年后你还会记得吗?
   草甸子矮墙上谷堆旁,枝繁叶茂的山丁子树下。
   守望着一个青春的誓言,任凭它四季的风吹雪打。
  
   伫立成路口的一株大树,凝视着未见人面的桃花,
   生命是一次艰难的苦旅,就像苍鹰盘旋在陡峭悬崖。
   谁能抹去风划过的痕迹,水流过后露出软软的泥沙,
   再到冰封千里雪落繁花,谁在乎狂风怒吼 风有多大。
  
  
上一篇:一颗星子
下一篇:夜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