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墨色】老屋记忆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星空
摘要:老屋的记忆,重现了爷爷奶奶一代人的酸甜苦辣。随着年代的久远,对老屋的记忆就越深刻,越让人难以忘怀。 关于老屋的记忆,我时而徘徊,时而彷徨,时而若有所思。老屋,相信每一个人心里都会有一种别样的情感。而在我的记忆里老屋给我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虽有千言万语,却永远也说不尽,我对老屋的深深眷恋之情。   老屋,是爷爷奶奶的住处,他在我们家的东边,和爸爸妈妈住的屋子同在一个院子里。老屋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面积也不大,装修也并不繁华。破旧的两间屋,由石头、土墙构筑,如今看来,必然透露出他应有的古朴。但正是这老屋的朴素与风霜,见证了爷爷奶奶一代人的酸甜苦辣。   走近老屋,就走进了爷爷奶奶,也走进了他们生活着的久远的年代。轻轻推开那扇绿中泛白的门,就推开了我心底里的情感……   那一幅土灶台,大铁锅,一个手拉式风箱,旁边还有几口瓮;显眼的是那口大木桶,黑色的外表显得极基笨重,还有一张黑色的木桌放在角落。旁边那扇黑绿色的小门,便是卧室。里面一张土坑,坑边一扇糊着白纸的小窗;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台黑白电视,年代甚是久远;在靠门边放着一张老式案板,案板左边有个砖块支起的架子;上面放着一个大木箱,由于时间久,以看不清颜色和花纹,在箱子上放着几个大小不一的瓦罐,那是用来储藏食物的。小门外,墙上贴的那幅泛黄的观音像,已有些年代了,下面放着一个香案,案桌中央放着祖先牌位:香炉,焟烛和几根残香。那是爷爷奶奶,不管初一,十五供奉的神灵。逢年过节,几个馒头作为简单的供品,接下来便是虔诚的祈祷,盼望来年有个好收获,保佑子孙考上好的大学。看似滑稽的祈祷,却充满了爷爷奶奶对我们的期望与疼爱。祈祷完后,爷爷奶奶将供品分给我们,说吃了会得到神灵的庇佑,我心里一阵好笑和不解,仔细一想这也许就是爷爷奶奶无言的爱。   时光荏苒,十几年匆匆而过,我依然还能看到苍老笨拙的爷爷奶奶穿行于屋里屋外,忙碌着他们的身躯。那背景一次次地勾起我对他们,对老屋的深深眷恋之情。看到老屋,我似乎穿越到了那个久远的年代,随着这些器具,缠绕在爷爷奶奶的膝下。   不知不觉中,我的脚步移到老屋前,不禁钩起了我对老屋的回忆。当我发现在香案旁的角落里,放着一块生锈的铁疙瘩,那刚刚平静的心湖,就又一次被久违的心绪击起。   那是一个静静地伫立在角落里的老式豆浆机,看上去很像一只黑色的小狗的东西,因为年代的久远,让他的身上布满了灰尘。这豆浆机是当年爷爷奶奶制作豆腐时,使用的工具。   父亲说小时候,逢年过节他常常背着这台豆浆机,出去打豆浆挣钱,一走就是好几里路。看似结构简单的豆浆机,却异常笨重。父亲说:“开始很累,有时累的胳膊都抬不起来,后来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也不觉的太累。”就是这个笨重的东西,父亲当年却常常背着他跋山涉水,走东家跑西家地忙碌着,一刻也不休息。也是靠着他,挣着钱,贴补着家里的需要,置办着家里的年货。   在我的记忆里,爷爷奶奶忙碌的身影,爷爷奶奶除了干家务外,剩下的就是做豆腐。他们靠做豆腐来养家糊口,一做就是几十年,方圆十几里的人都知道。爷爷奶奶的豆腐做的好,做豆腐的工序也是十分繁琐,磨豆子,闷豆仁,打豆浆,点豆腐等等。都是爷爷奶奶,亲自操作,没有一件现代化工具,常常起早贪黑。凌晨三四点就开始忙碌,赶在天明前将豆腐做好。爷爷便备好干粮,挑起豆腐,东村走到西村,直到傍晚才回来(有时卖完得早,中午就回来了。)   夏天,有时路过小卖部,就给我买根冰棒儿,或果汁拿回家让我吃,我拿起冰棒,就坐在一旁慢慢的品尝。爷爷在一旁笑着说:“狗娃慢慢吃。”狗娃是爷爷对我的爱称,在农村人都这样叫。什么狗娃,猫娃的等等,都是长辈对晚辈的称呼。我吃完后还贪婪的的说下次还要吃,爷爷满口答应,有时为了吃坐在门前等啊,等。一见爷爷回来,就高兴的冲上去迎接,看给我买什么好吃的……   这样的场面太值得回味了,有时还哭着喊看要跟爷爷一起去卖豆腐,但总被拒绝,嫌我年龄小,走不动路,所以也就没去过,后来也就没有机会去,爷爷奶奶的年龄大了,也不在做豆腐了,老屋似乎也不再热闹了。   十年如一日,爷爷奶奶忙碌的身影,像是与老屋连成了一体。看着老屋,我就仿佛看到了他们慈祥的笑容,和他们忙碌的身影。在我的心里,老屋就像那千年传承下来的古董,充满了感情,充满一代人忙碌的见证。在岁月的时间长河里,让我时刻感受到老屋别样情怀。   济南有能专治癫痫的好医院吗?武汉癫痫病的医院治疗最好青海哪里医癫痫病效果好天津治疗癫痫需要多少费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