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星空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爱染流年,缱绻情深(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星空

相见时难别亦难,今夏的青岛之约果真是印证了这句话。对于像我们这样天南地北的一群人,现实中为事业家庭所牵绊,网络中为流年社团而忙碌,要相见已是不易。短短几天,从相见到相别,尝遍各种滋味,那是流年的味道,会在我此后的岁月中愈久弥香。

那是一个看不见云朵的黄昏,海边的雾气让这个傍晚多了几缕伤感。我即将离开朝夕相处了四天三夜的流年人。随着公寓电梯门的慢慢关闭,雪、玫瑰老姐、春光姐、真真的影子渐渐缩为一条线,继而消失不见。电梯嗡嗡的响声像一支孤艳深情的曲子慢慢将我淹没。我的眼泪流了下来,生命里从未有过的这份不舍和清寂让我陷入了无边的海天里……涌动在心海中的是流年人散落在光影里的温馨片段,那些难以忘记的缱绻情深。

青岛之约的日期定了,我的心便开始了对聚会的遐想,无数遍地想象着在美丽的岛城与流年人相聚的情形。思念如雨丝,感情如细水,心事如浮云,把我缠绕了个结结实实。好多年没有这种心神荡漾的感觉了,一夜之间,我的心里生出了许多汪绿汪绿的枝蔓,一下子变得年轻充盈起来。

于是,我像挤牛奶一样一点点地为青岛之行预留出时间,工作往前排,生活往前赶,期盼能为流年聚会空出档期。儿子放暑假之前,全家老早就定下七月底前往海南,看望二姐并顺便游览下南国的风光。自从二姐随夫调往海南,我还从未去看过她。我知道,她一家人远离故土,在异乡举目无亲,生活孤孤单单的。亲人对她来说就是心尖上的痣,时时刻刻揣在最温暖的一角。她也说过好多次,让我们到海南游玩。说是游玩,实际上她是想念我们,想跟我们说说话,唠唠亲情,叙叙乡情。

青岛之约与海南之行的念头,就像幻灯片一样来回在我脑海里转换着镜头。青岛之约,就在我的地盘上,有我从未见过的神交已久的流年家人,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海南之行,有我多年未见的二姐,自从告诉她的那一刻起,早已望眼欲穿。我思虑再三,与家人商量决定放弃海南之行,让儿子随其母亲前往海南看望二姐。毕竟二姐以后相见的机会还很多,但有的流年人有可能今生只有这么一次相见的机会。二姐知道后没有埋怨,只是一个劲地说:记得以后有空一定来啊。我一遍遍应着。

就这样,流年青岛之约的脚步声,像春风般终于叩开了我的心扉。那段日子,我只属于青岛,只属于流年,只属于流年人。

决定了要去青岛见流年家人,我便开始着手考虑出行事宜。我所在的小城有汽车站,坐车三个小时就可以直达青岛,方便省事。可我最后打消了这一念头。流年聚会地在山东青岛,我是山东人,远方的流年家人来山东,是不是要尽尽地主之谊呀。于是,我果断改签了火车。按照雪提供的流年人行程时间,我可以在火车站接上来自西安的玫瑰老姐和她表妹。

聚会日子如期叩开了夏天的门槛,来了,迈着轻盈的脚步来了。青岛的蓝天白云以欣然的姿态,深情望着这群来自四面八方的流年人。这一天,将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踏上这片土地,给这儿带来海风一样温润的情怀。

雪、明月大哥夫妻、怜幽一家、玫瑰老姐和她的表妹、落雪一家、清鸟一家……向着梦寐已久的那个家——流年人居住的晓港新城走去。笑声、问候声,一句句,一声声,将洒落在室内的阳光匝成一串串,飘向窗外静默的海水。

青岛,我们来了!带着深切的期盼来了,更带着我们深情的问候和祝福来了!今天,青岛属于我们,广阔的海天也属于我们!

在来青岛之前,流年人提早就作了准备。雪带来了上海的美食,真真带来了火锅鸡,玫瑰老姐带来了酱牛肉,落雪夫妻带来了德州扒鸡。这些地方特产,富含着地方的韵味,但让人更为感动的是这些特产背后那一颗颗想念流年家人的心。

雪为了流年的聚会,提前两个月就开始准备各种日用品和食品。繁杂的流年事物,她不曾耽误;流年聚会的事情,她亲手准备。入住的公寓、生活的安排、每个人的往返行程、游玩线路的设计安排等,她事无巨细。紧张准备的那段日子,她似乎将自己置身于时间之外,一门心思筹备着聚会事宜。这么一大家子人的衣食住行,可真够她忙活一阵的。

在编辑群里,我们看到的只是她浅淡的笑,却不知她为这次聚会背后付出了多少艰辛。期间,她病过一些日子。感冒了,头疼头晕。我劝她稍微休息调整一下,她一边应着一边又开始忙碌起聚会的事情。我对她说,你对自己的事情总是口是心非。她一笑了之。我知道,在网络里,流年就是她的天;在她的版图里,青岛就是她的梦落地的热土;在她眼里,即将相见的流年人就是她久别重逢的至亲。这就是雪,一个既有智慧才情,又重情重义的上海女子。

聚会中的一日三餐,都是雪一手操办,且操办得妥妥当当。这位看似柔弱的女子,做起饭来立马像换了一个人。换上主妇装束,头发束到脑后,盆盆罐罐在她手里就像她熟知的玩具,叮叮当当,里里外外一通忙活,加上玫瑰老姐、真真、清鸟、明月大嫂等人帮厨,不一会儿香喷喷的一大桌子菜肴便摆到桌面上来。

我们就像兄弟姐妹一般聚在一起,有说有笑,聊着家庭,谈着感想,说着流年。窗外,耸立的高楼,湿润的海风,碧蓝的海水倾听着这家子人的欢声笑语,楼静默不语,风轻似棉絮,水静如处子,难道它们也想来分一杯羹?

由于这次聚会的男士偏少,他们大都是成双成对前来的。我的住宿不好安排。我笑着对雪说,我就睡沙发吧,好多年没有尝到睡沙发的滋味了。公寓的客厅很大,足足有70平米,沙发也很宽,伸展开以后比一张单人床还大。这次住宿的安排,让我切切实实体会到了流年人给予我的家的感觉。每逢同室而居的流年人晚上起夜,唯恐打扰我的清梦,都是踮起脚慢走路、轻掩门。

早上平时喜欢早起的玫瑰老姐、雪、清鸟等,也猫在自己的屋里不出来。等我醒来,听见我在客厅活动了,她们才陆陆续续出来。在青岛的四天,喜欢早起打太极拳的玫瑰老姐、真真硬是没外出打过一次拳。我知道,她们这样做是为了让我能睡个好觉。那几天,我晚上睡得特别踏实,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因为隔壁住着我在流年朝夕相处亲如姊妹的流年人。他们亲切如春风般的关怀始终包裹着我,催生着我香甜的梦,温暖着我美丽的行程。

我知道,雪平时的睡眠不是特别好,经常失眠。早上通常是第一个走出房间的人。洗漱完毕,就开始忙碌着为家人准备早餐。准备这么多人的早餐、晚餐,加上前一天的游玩之累,一天下来可以想象她的疲惫。可她总是一副轻松的样子,轻轻巧巧地忙碌着。每逢我问她:昨晚睡的好吗?她总说:我倒头就睡下了。但我知道,操心、疲累有可能让她睡不好。明天的行程和饭食的安排早在睡梦的尽头等着她呢。

这些流年人,只有玫瑰老姐、春光姐比我年长,对我的生活起居关怀备至。每逢我亲切地喊她们姐,她们笑得脸上好像开了一朵花。那种发自于心的姐弟深情,让我时常恍然觉得不曾远行,一直就在家里没有离开过。

如果我是海岸边的一块石头,流年的家人就是广柔的海水,给予了我包容、清澈和圆润。

外出恰遇青岛的大热天,太阳像燃烧的火炬,照得四处明晃晃的,却丝毫没有影响大家一起游玩的兴致。深厚的友情,彼此的关照,相依的身影,让大家觉得心里好像流淌着一条柔柔的小溪,带来丝丝的清爽。

是的,没有什么默契能比得过心灵的依偎,没有什么感情能敌得过手足情深,没有什么力量能拆开同心齐力的一家人。

小鱼山、名人一条街、海洋大学、栈桥、奥帆中心、五四广场、崂山北九水……这条旅游线路,像一根看不见的线,紧紧抓住了流年家人的心,将我们的身心牢牢捆在一起。广阔的大海,无边无沿显示着我们的胸怀;清翠的山峦,飞峦叠嶂让我们始终站在友情的山巅;浅流的小溪,千回百转让我们彼此之间生出相依相扶的柔情。

一群成年人,快乐得像一群刚刚从繁重的暑假作业里解放出来的孩子,到处洋溢着我们的笑声。摆造型照相,开玩笑打闹,戏流水清凉,逗孩子快乐。

岛城山水相依,海天相连,风物相伴,这是它们彼此之间温情的承诺和告白。我们互相陪伴,相互依偎,心连心,手牵手,恰好映照了这漫天漫地的温馨情怀。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这是我们的心语,更是我们一路走来的见证。

岛城的风景散发着山水特有的醉人的芳香。风景,是我们这次旅途心灵的释放点。人、山、水合而为一,陡觉天地在我们面前变得更加宽广。景收于心,发乎于情。几天在一起不离不弃的陪伴,让我们彼此之间的情感变得像广阔的海天一样深沉厚重。

即便是站在同一处,每个人眼里所看到的风景都会不一样。看,水在亲吻海岸的巨石,船儿在温情的海水里摇晃,一叶白帆正从天尽头飘来,一只海鸟紧贴大海的胸膛顽皮地飞翔,一群人正站在海岸上遥望着海天的尽头……我看到的是这样的风景,换作一个人或许又是另外一个模样。

多么像走在人生路上欣赏风景的行者,即便是同一条路上每个人的收获会不尽相同。然而心灵相通的人走在同一条路上,他们会心灵相融,情意相通,以心换心,以情动情,眼中的风景之地会变得越来越广、越来越美。流年人,就是这样一群人。他们在文字里相知相惜,在山水之间相依相伴,心灵与心灵相互交融,脚下的路越走越通畅。逝水流年,后浪推前浪,前人携后人,永远不会干涸消隐。

外出旅游,玫瑰老姐虽然年龄较大,走路却虎虎有声。我们非但不用照顾她,她反而时常过来对我们柔声关切。每当我看到清流轻抚石头的温柔,我就想起老姐的一腔深情。老姐就是我心中永远的清流,而我就是她手中那块憨憨的石头,这是多么温馨的一幅画面。

雪的脚,第一天就受伤了。殷红的伤口时常让她走路一瘸一拐。在中巴车上,我离她最近,能看到她换药时疼痛的表情。有时她朝着我轻笑,故作轻松。可我依然感觉得到,她那是为了不让我们大家担心,影响大家的情绪和行程。起初我替她背包,她死活不答应。当她走路伤口确乎给她造成了再也不能忽视的障碍时,才勉强答应让我替她背包、一路照顾她。

那几天,她就是这样带着伤,不舍不离地带着大家游山玩水。晚上、早上拖着一瘸一拐的腿照常给十几口子人做饭。每当晚上饭后大家坐在一起喝水聊天,她早已把疼痛抛在了九霄云外,笑吟吟地跟大家说话续说友情。只有到了晚上睡觉时,她跑到自己房间里给伤口换药。她伤口发炎最厉害的那两天,我偷偷带有强迫地问过她:还疼吗?她沉吟了一番,悄悄回应:疼得我两晚上没睡好了。看得出,她不想让我张扬,不想大家为她担心受累。

这样的一个弱女子,有着一颗玲珑剔透、善解人意的心。是流年让她的情缱绻不已,是流年人让她牵肠挂肚,是这次聚会让她倍加珍惜这份情。在深情面前,还有什么病痛能够跨越友情的城池,还有什么力量能拆散这一群心心相惜的人呢?

最美好的相逢往往在路上,最美好的时光往往去得最快。离别就像天边的晚霞,在一天快乐的风涌云飞中悄然来临。

7月24日一早,清鸟首先离开了。临走的前夜,她给在场的所有流年人每家一个潍坊风筝。风筝那长长的线如同流年人对她的不舍和牵挂,始终牵着彼此的心。我相信,无论走多远,这根线会一直紧紧攥在流年人的手里。这根线是流年深情的牵引,倾注着流年人的情谊,渗透着流年人的汗水,是流年对每个人不散的牵挂。

第二天下午,我也要离开了。我的心像秋天的细雨,淅淅沥沥湿漉漉的。这一天,雪不再让我背包。她知道今天我要远行,晚上很晚才能到家,不想让我带着疲惫踏上回家的路。任我怎样劝说,都无济于事。这一天,我希望太阳在天空不要转得太快,时间不要走得太急。然而,离别终归来了。来时的路就像无尽的海岸线在脚下变得如此漫长。

当天下午,在青啤博物馆门口,雪笑着对我说:云泥,回去我给你做一碗面吧,吃好了再走。说完,她背过身去,我看不到她的表情。等她回过头来,依然是满面的春风。

回到住处,雪一边催促着我洗澡,一边为我张罗做面。等我洗好了,雪还在厨房忙活着。她把我喊过去舀起一勺汤让我尝了尝淡咸,我说有点淡了,她又加了点盐。不一会儿,一碗西红柿黑木耳鸡蛋面摆在我面前。此时的雪变得有点急躁,说话的语速明显高了一截。我吃饭的当儿,她给我约了出租车。

雪、玫瑰老姐、真真、春光姐坐在我对面,看着我一个人吃面。看她们的表情,既希望我吃得慢一点,再跟她们多聚一会儿。又怕我吃慢了耽误了行程误了回家的路。我一边吃,一边同她们开着玩笑,心里的伤感却似潮水一浪高过一浪。玫瑰老姐说:我们笑着送你走。她貌似说得轻松,可是我知道自从清鸟要走的那天到现在,她整整两天晚上没睡好了。她见不得离别。雪,始终看着我,她此时的脸上戴着一张毫无瑕疵的面具,让我看不到她背后的痛。

由于中午饭吃得晚,加上又要面临离别,这碗面对我来说实在难以下咽。但是雪的深情像这碗面浓香的汤水一样满满的,姊妹们送别的情谊像面条一样缠缠绕绕。这哪儿是一碗面,分明是一碗满满的情、深深的爱。今生唯情不能辜负啊。我吃得很慢,心里暗想,时间能够倒流那该多好呀。最后,满满一碗面,我吃得干干净净。

要走了。我说你们谁都不要送。雪、玫瑰老姐、春光姐、真真却坚持送我到电梯口。我跟她们一一拥抱作别,走入了电梯。电梯门关闭的一瞬,离别的情绪潮水一样淹没了我。

我已看不到她们的笑脸,也看不到她们的痛。我是多么自私,竟然早早逃离了这座用感情浇筑起来的城堡。

青岛,再见,谢谢你的慷慨。流年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因为我们走在同一条路上,一定会再相逢的。我不会忘记这份来之不易的情,因为我的爱已浸染在了流年的扉页上,我的情会一直缱绻流年,无尽无休。

能用卡马西平来治疗癫痫疾病吗哈尔滨能看好癫痫的医院在哪药物治疗癫痫疾病的常见误区有哪些?武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
上一篇:【流云】家乡的年味(散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