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小说 > 文章内容页

【酒家】母亲的那些花儿(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TXT小说

夏天的风,吹啊吹,花香随着风,飘啊飘,扑腾一下,穿过半开的窗,钻进屋子。我分辨不出是什么花的芳香,贪婪地呼吸着。我想,我又回到了童年,嗅见了母亲那些花儿的香味。

一、花自芬芳——牵牛花

新疆地处偏僻,在我的记忆里,花的品种少的可怜。母亲是爱花的女子,花虽品种单一,但还是想方设法搜刮些花种,种在房前屋后,牵牛花就是其中之一。

靠近小院的篱笆墙,整齐地站立着几棵果树,依着果树,攀爬着的是牵牛花。红的、白的、紫的、粉的,将果树连同篱笆墙装点成花海。

果树枝叶与牵牛花依偎、纠缠,久了,分不清是果树的叶,还是牵牛花的叶。果树与牵牛花,痴痴缠缠,仿佛一对恋人,日日在风里说着悄悄话。

清晨,迎着太阳,牵牛花怒放着,如清婉的女子,在阳光的沐浴下,与果树对视,回眸浅笑;烈日当空,花儿闭合了容颜,悄悄躲进绿叶的怀抱,静静享受绿叶给予的清凉与温柔;黄昏,日落西山,牵牛花抖擞精神,妖娆身姿,将柔情传递给果树,果树深情,哗啦啦地唱起悱恻缠绵的歌。

李白说:“百丈托远松,缠绵成一家。”这句诗,不是描写牵牛花,却像极了我记忆里,牵牛花与果树的痴缠。

林逋山的牵牛花是忧伤的:“天孙摘下相思泪,长向深秋结此花。”天孙,即织女。那朵朵绽放的牵牛花,多像织女流下相思的泪水,在深秋的时候凝结成了霜花。

杨万里的牵牛花是个变幻多端的女子:“晓思欢欣晚思愁,绕篱萦架太娇柔。”清晨,牵牛花是欢欣的,晚来,就开始忧愁,她萦绕着篱笆,显得万分娇柔。

由此看来,古时的文人墨客,很喜欢牵牛花,将牵牛花喻为仙女,用极简洁的诗句,描绘出它极致的美。

在村里人眼里,牵牛花却是很贱的花,给点水分就贱贱地葳蕤,墙角、山坡,野野地生长,自顾自地芬芳。村里人也不会正正经经地唤它为“牵牛花”,因它的形状而称之为“喇叭花”。

母亲也唤牵牛花为喇叭花,只是不会像村里人一般轻看了它,侍弄起来十分认真,播种、浇水、施肥、除草,不会少了一道程序。牵牛花也开得旺盛,花期很长,直到深秋,叶片上有了霜花才凋敝。

牵牛花枯萎后,母亲采下牵牛花种,小心收藏。东家的老人便秘了,母亲煮一壶牵牛花籽,送过去;西家的孩子,总咳嗽,母亲包一包牵牛花籽,放在孩子母亲手里,叮嘱煮成汤,一日三次,当茶饮用。老人孩子都好了,过来感谢母亲。

母亲啊,就是这样,在一朵平凡的花里,将日子过出了不平凡的芬芳。

二、向阳而生——太阳花

朋友圈里,有人在晒太阳花的图片了,我忍不住保存了几张,无事时,不停地翻看。我是个喜欢回忆的人,某株植物,某个物件,都会如魔咒般,勾起我沉睡的记忆。

这不,图片里,葳葳蕤蕤,灿灿烂烂的太阳花,又让我想起了母亲种下的太阳花。

小时候,我家院子里,有几株葡萄老藤。母亲说,那葡萄藤和我同岁。葡萄老藤下,是母亲种的太阳花。

夏天,烈日当空时,太阳花拼着命地面向太阳,努力绽放。太阳越灼热,太阳花绽放得越欢畅,就像与太阳比高下,看谁更张扬,更热烈。

葡萄老藤很安静,如耄耋老者,看破红尘,老僧入定般看花与太阳比赛。小时候,我总叫葡萄藤为“爷爷树”,说太阳花是葡萄藤的“女女花”,每次听我这样叫,父亲母亲就笑。

母亲的太阳花,是村头小河岸上的野花,也不知是哪缕风带来的种子,在小河岸上生根发芽。春天,母亲去小河岸挖野菜,带回了太阳花,顺手栽在葡萄藤下,浇了两瓢水。没想到,几天功夫,太阳花就贼拉拉地茂盛。进入夏天,花就没边没沿地绽放起来。

母亲喜欢太阳花,说它是最勇敢的花,从不在乎在哪里生长,只要有土壤,它就会阳光。哪怕土壤贫瘠、干旱,它也能兀自活出灿烂。

记得母亲的这番话,是说给村子里一个川妹子的。我不记得川妹子的名字了,只记得村里人都叫她川妹子。她个头很矮,黑黑的,长得一点也不好看,她的丈夫很帅气,白白净净的。村里人时常开玩笑说,川妹子夫妻是好马配上了破马鞍。

有一年,快过春节了,川妹子的丈夫说想回四川老家看看,本来川妹子想一同回去,她丈夫说没那么多钱,川妹子只好作罢。却不曾想,她丈夫并没有回家,也不知去了哪里。川妹子伤心难过,一日一日颓废,后来竟然瘦的皮包骨了。母亲心善,看川妹子可怜,时常过去看看。

那是个夏天,中午,母亲拉着川妹子到我家院子里,坐在葡萄架下。那天的太阳花面向太阳,开得极旺盛,簇簇拥拥,生怕错过招摇。川妹子看着花说:“这花真怪,别的花在太阳下都蔫了,它却开的好看。”

母亲笑着说:“这是个贱花,什么土壤都能活,就算你不给它浇水施肥,它照样开花。它也是最勇敢的花,敢和太阳比赛。”

川妹子不说话了,一直看着花,母亲微笑着说:"挖几棵回去,栽在破盆烂罐里就能成活,你每天看看花,就会在花里看见自己。"母亲说着,动手挖了一丛,找个脸盆栽好,川妹子回去时,母亲帮忙送了过去。

不久川妹子又来了,她气色好了很多。见到母亲,泪光闪闪地说:“我知道你让我养太阳花的意思了,你想让我像太阳花一样,勇敢面对生活中的艰难,生活越苦,就该越灿烂。”

母亲笑着说:“你懂就好。”

长大后,每每经历了不如意,我就会想起母亲的太阳花,也渐渐懂得,生活以痛吻之,必要微笑面对。无论生活多苦,都要让自己如一朵向阳而生的太阳花,勇敢灿烂。

三、自在尘缘——茉莉花

清晨给茉莉花浇水,随之浮现在脑海的是母亲种的茉莉花。

小时候,家在农村,小院里有一排葡萄架。葡萄架下,一盆又一盆茉莉,兀自葳蕤。

大把的阳光,穿过葡萄藤的空隙,星星点点地照在茉莉花枝上、叶上。茉莉叶苍翠欲滴,花朵洁白怒放的模样,像是倏忽地咬住了心尖,很想摘一朵花,掐一片叶,放在口中细细咀嚼,品味散发出的清香。

一盆挨一盆的茉莉花,是母亲的杰作,茉莉花株,是父亲从一位江苏朋友那里讨来的。

记得茉莉花初进我家门时,我只有五六岁大,是个春天,日头将落,母亲在小菜园里种豆角,父亲下班回来了,手里捧着像麦秸般细的,根部围着一把泥土的小苗。

“她娘,快看,我从江苏老钱那里,给你讨了株茉莉。”父亲兴奋地呼唤母亲。

跟在母亲身后的我,听见父亲的声音,赶忙跑过去观看。那是一株孱弱的绿色小植物,嫩黄的叶片,微微颤动,弱不经风的样子,生命像要随时中止。母亲欣喜,双手接过来捧着,在夕阳下,来回地观看。那时,我虽小,亦能感受到母亲是真的喜欢茉莉。

母亲找来一个底部有窟窿的搪瓷盆,装上墙角的泥土,泥土是前一年秋天的落叶,混合泥土发酵好的。母亲小心地将小苗放在瓷盆中央,慢慢掩上土,用手摁瓷实,浇透水后,放在葡萄架下的庇荫处。

接下来的日子,便是耐心等待茉莉花发出新芽。我每天趴在茉莉花苗前观看,一周过去了,小苗没有发芽的迹象。本没有几片叶子的花枝,显得更羸弱,叶片脱落殆尽。母亲似乎并不急,每天细细观察枝干,试探泥土的湿度。

父亲下班回来,也会细看一番,失望地说:“会不会干枯了?”

母亲充满希望地说:“放心,它会活过来,你看,它虽掉了叶子,枝干还是脆绿的,它是在适应泥土。”

二十多天过去了,一个清晨,掉光叶子的枝干上,长出了一片小嫩芽,我兴奋地拉着母亲看。如此,茉莉花真的成活了。这一成活,便葳蕤的一发不可收拾,花花朵朵,枝枝蔓蔓,拥拥挤挤。仿佛枝干、叶片、花朵之间在进行一场赛事,热烈地闹腾着。

第二年春天,母亲把老枝折下来,压到另一个瓷盆里。往后的岁月,便一盆又一盆地分枝,一分就是一二十盆。葡萄架下,除了仅有的一盆君子兰外,成了茉莉花的天下。

每年,茉莉花绽放时,母亲会采下花朵,晒干后,留给父亲当茶饮。随着茉莉花增多,香味越飘越远。母亲的茉莉花,在小村里出了名,有人找母亲讨要茉莉花枝,母亲毫不吝啬地折一枝最壮的,最容易成活的,给讨要之人,总不见被插活。都说母亲插花有秘密,其实,插花有什么秘密呢?常种花花草草,人与花相融罢了。

随着我渐渐长大,与母亲、与茉莉花为伴,自心底喜欢起了茉莉花。母亲每每栽种茉莉,也不忘说教:"花与泥土,就像人与自然,只有相互交融,才能各自安好。"

今天的我,喜欢乡村以及自然界的万物,一定是母亲的话,潜移默化在心深处。

后来,母亲去世,葡萄架下的茉莉花,也许有了灵性,慢慢枯萎了。而我,骨子里仿佛与茉莉结了一段尘缘,几次宜家,我总要记得种植茉莉花。也许在茉莉花前,能追寻到母亲的影子,以及母亲那人与自然,虽浅却深的道理。

四、小桃红的美——凤仙花

一日坐在咖啡屋里等朋友,隔窗看见一少女缓步走来。长发及腰,娉婷袅娜,十指如花,阳光打在指尖镶嵌的亮片上,发出亮闪闪的光芒,煞是好看。我一直看女孩的指尖,由衷赞叹,如今指尖艺术的诗意与唯美,有羡慕在眼中闪烁。

小时候,母亲会为我做指甲,只是没有窗外的少女指尖的图案那么美,可在那个年代我也觉得是最美的。

在那个年代,有女孩子的人家,都会种植凤仙花。那是一种形似蝴蝶的花朵,有粉,红,紫等色,母亲喜欢种植大红色。我家有三姐妹,种植的面积,也自然比别家多一些。母亲也不叫它凤仙花,叫小桃红,或女儿花。

小桃红是母亲春天种下的,进入七月,它就争着抢着地绽放了。看着花儿的绽放,母亲说,小桃红急着要扑到我们姐妹的指甲上呢。

摘花,是我们三姐妹的事。

黄昏,母亲在厨房做饭,大姐和二姐捧着大瓷碗,我屁颠屁颠地跟在身后。姐姐们摘花很认真,只采摘花瓣,我满花丛跑,东一朵西一朵摘着玩儿。

不一会,姐姐们摘满了一大碗。接下来,就要捣碎花瓣成泥了。这些活是大姐的,二姐的任务是摘葡萄叶,用来裹手指。

按照惯例,小桃红染指甲要搭配明矾,可是明矾不是时时都有。母亲有绝招,她会提前泡一杯极浓的茯茶,与小桃红搭配,染出的指甲,又红又持久。

晚饭后,我们三姐妹迫不及待地捧着已经成泥的小桃红,茯茶已经浓的发黑,如同黑酱油一般。母亲按照比例,将茯茶与小桃红搅拌,我是家中的最小,自然我要第一个染。染着指甲,母亲会讲小桃红的故事。

母亲说,从前有一个女孩叫小桃红,长得极美,温柔善良,与村子里的一个叫金童的男孩相爱。县令的儿子听说了小桃红的美,就去调戏她,被小桃红臭骂一顿。小桃红将此事告诉了金童,金童预料到县令要报复,于是带着小桃红的父母和自己的母亲逃亡。走到荒山野岭,金童的母亲腹痛难忍,眼看县令的追兵已到,无奈之下,小桃红和金童牵手跳下了万丈悬崖。

金童的母亲,和小桃红的父母悲痛欲绝,找到他们二人的尸体合葬。老人们守着坟,不知不觉睡着了,金童的母亲做了个梦,说梦里,小桃红告诉她,山谷里开的花能治疗她的肚痛,让她采来煎服。天亮后,果然看见山谷里绽放着红似朝霞,白似云朵的花,煎服后,病愈。后来,这山谷里的花被称作小桃红。

母亲的故事,讲完了,我们三姐妹的指甲也包好了,我不知道小桃红是不是真的可以治疗腹痛,我早就在母亲的故事里安然入睡。梦里,我的指尖染成了小桃红。

母亲离世多年,留在记忆里母亲的那些花儿们,依然在心里摇曳。时光的褶皱里,那些花儿的芬芳,常常会不经意间扑面而来,让我猝不及防。我知道,此去经年,母亲的花儿会固执地馥郁在心间,让我在岁月里,捡拾起一幕幕与母亲相关的温暖,书写、回味!

哈尔滨癫痫医院正规吗北京哪家看癫痫病好甘肃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