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我回到了那个爱恨交织的浅山半干旱山区(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txt下载

我说的秦岭,不是山,是个小镇。为什么叫秦岭?好像是解放以后的事吧,我看过介绍,但忘了。

2011年,我辞掉了第一份工作,一个在我所呆城市的媒体干记者的行当。说不好吧,还行,同事多是刚毕业的屌丝,聚在一起,吃喝游逛,没有理想,没有未来,没有房子,没有爱情,更没有什么热水澡和空调,我们寄居在城中村,然后在城市的大街小巷跑出跑进,寻觅着所谓的新闻。日子就这么匆匆过了四年,也不错,天是蓝的,风是绿的,后青春的尾巴是透明的。说好吧,人还被分成三六九等(当然是指待遇),什么正式的,招聘的,全额的,差额的,台聘的,部聘的。那时,我是一个无名学校的师范生,大专,无疑,是部门聘用,工作期限短,只能领到最低的工资,可问题是我并不比正式的干得少。当然,各种福利,也是最低档。当正式工领着一沓钱蘸着唾沫数的时候,我开始为交过房租是喝东南风还是西北风而犯傻。于是觉得一份正式工作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那时候我就决定了参加事业单位考试。可问题是我们是“3+2”大专生,后娘养的,不能参加考试,无法报名。后来我的同学,串联到一起,在政府闹腾了几次,换来了考试的机会。我搭上便车,参加了考试。第一年,没考上。不过也实在没有下多少功夫。一本书临到考前,粗略的翻了翻。临时抱佛脚,佛脚早已无影无踪了。当时抱得想法是,考上更好,考不上,至少还有混饭吃的地方。

第二年,也就是2010年,考上了。那时候看着同学一个个前赴后继,跟敢死队一样,踏进了体制,我也略有焦急,加之对那种不公,更加身有体会,到后来,也不喜欢个别人,有了赶快逃离掉的心态。

我是一边上班,一边复习的。每天时间紧,工作量大,只有早上六点醒,看两小时书,去上班。中午,自己胡日鬼一顿饭,吃毕,翻几页书。晚上,八点到十二点,四个小时,全用来看书。整整一个月。当时看的是《教育学》、《心理学》、《教育心理学》,还有教育法规。我最反感的就是《教育心理学》,那些定律、现象、人名、观点、着作,实在看得人反胃。我把书从头到尾看了很多遍,抄了两本笔记,还有试卷。真是铁了心的。从初三参加完中考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这么认真的学过了。最后,把几本平展的书翻看的发胀了,虚哄哄一堆。不过比起我的同学,也不算什么。他们有的把书翻成了破烂,有甚者,能把整本书通背了。

笔试成绩还可以,面试,好像是第二名。反正上台一堆谝,大话、空话、套话全盘托出,评委们被征服了,就行了,他们要的就是这套假大空。

然后就是分配。我们“3+2”师范生,从我上一届,开始考试,不过那是形式,绝大多数分配到各地当乡村小学教师了,除非个别没笊捞的,就混迹于社会,隐没于体制外的江湖了。从我下一届,学校发的文凭跟我们不一样,又可以参加全省统一招考了。唯独我们,是二加皮里的。

分配真是一个大问题,一辈子,就被那一张纸判刑了。分的好,在城郊,或者交通便利的乡镇(进城是不可能的,政府说了,这一届,全部下乡,一个不留)。分不好,在偏远的深山老林,连个班车也没,进个城,得两三个小时,到时候,估计就成了野人,说不准,一辈子都是光棍汉。所以,远近,对一个人的命运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于是,分配,这个时候,猫腻就出来了。怎么分?往哪里分?谁远谁近?里面有很多门道,说白了,就是后门,谁有钱,谁有人,事情就是明摆的。

当时,我也装了中华和五粮液,还有一些现金,背在黑包里,提着简历和文学稿件,三番五次找了一个领导。这领导是我一个亲戚的朋友。亲戚给说了话。当然,领导很忙,见面真难,一而再,再而三,最后终于见了人,他收下了我的简历,拒绝了我的行贿。我硬塞,他偏不要,几番推诿,他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说,你这样就小看我了。无奈,我只好拎起东西,出门时,他说,好好干,小伙子,好好干。我云里雾里的出了门,我没搞清他让我好好干什么。他又说:你去吧,我知道了。我背着沉甸甸的东西,一会心虚,毕竟他没有收任何我的东西,他帮,是人情,不帮,是本分,一会又踏实,因为他说知道了,意思是这事他答应了,再说我给他放了一堆我的文章,我文章写那么好,我才情万丈,文思泉涌,提笔成文,他总得重视一个人才、一个笔杆子吧。

我上着班,等着分配。就在分配消息出来的上午,那个亲戚还说,你放心,说好了,就是郊区。可当我下午领到分配单时,傻眼了——秦岭乡。我当时就懵了,不是说好的郊区吗?为什么是秦岭而不是别的乡镇呢?我的旁边,是我们宿舍的一个小伙,提着电话在咒骂那个给他办事的人,因为这几年,为了帮他搞份工作,那个人已经拿走了他们家四五万元,而在工作没有搞成的情况下,那人发誓说在这次分配时,一定搞成郊区。结果,我的小伙伴和我一样糟糕,分到了另外一个偏远的乡镇。我们两个走在春寒料峭的街道,看着狗屁一样黄的太阳,把街道涂抹的肮脏不堪。我们对未来的恐惧像一条河流,把我们淹没了,我们无济于事的挣扎了一阵,有气无力的坐在马路边,诅咒着万恶的不公,我们认为,这并不是分配,而是发配。

最后,我们一致认为,这是命吧。于是,从那时候起,我们就认了命。

后来,我才慢慢知道,那个亲戚压根就没给那个领导说上话,虽然他们十年以前曾同在一个乡镇当过同事,但十年以后,那个高升的领导早已不念旧情,不念曾经了。

再后来,那个领导因为分配之事接受贿赂,但又没有办成事,被举报,换了闲职。而他没有收我东西,主要是我送的现金太少,而烟酒又那么招摇不便笑纳,所以拒绝了我。这当然是我后来陆续听说的。不过,最后,我一直私下里偷偷庆幸,幸亏那领导没拿我的血汗钱和烟酒,要不我真是蛋打鸡飞、人财两空啊。

至于我为什么会分配到秦岭,因为他们说这次是属地原则,哪里来的,哪里去(可有人偏偏是远乡里的,就分到了郊区,如何解释?)。我家是秦岭乡的,就该滚回秦岭去。

于是,如此,我回到了秦岭。那个一开始我并不喜欢的,生我养我的,沟深路远的,冬冷夏凉的,浅山半干旱山区。

患有癫痫疾病服用左乙拉西的副作用有哪些陕西靠谱的癫痫医院在哪里吃癫痫药可以喝酸奶吗小孩长期吃卡马西平影响智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