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星月】又到清明时节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化资讯
摘要:我不知道我的学生们是否懂得我的内心的凄楚,可我似乎找到了每逢清明时节我的情绪低落的真正原因。说心里话,我是有遗憾的。父母为我操劳了一辈子,我还没来得及让他们享享我所提供的清福呢,他们就那么急匆匆地去了,一去不回头,拉都拉不住……而且,而且是我事业有成,正准备大展宏图的时候!尤其是,我根本就没有认为他们已经老了,已经走到生命的尽头,我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呢! 又到清明时节。   每年的这个时节都会有莫名的伤感,今年尤其持久。其实,说伤感也许言重了,但坏情绪确实有之。我没有林黛玉那样的葬花情怀,也不似文人雅士般悲悯韶光易逝,更不是漂泊异地而生绵绵之乡愁,反正就那样,无来由,说不清,说不得,人总是提不起精神来。   父母过世已经十六七年了,祭扫他们的坟墓是每年的必须。早在上个礼拜就已经定下上坟烧纸的时间,无非兄弟姊妹与晚辈们聚一聚,聊一聊,而扫墓却越来越像一个仪式,虽然嘴里依然念叨着“爹娘”,但爹娘的音容笑貌在大脑的沟回里埋藏得越来越深,即使是努力去挖掘,也不及前些年那么清晰,也不会如早先那般动容了。时间如流水一般,不仅一去不复返,而且还磨洗着记忆的印记,冲淡了浓重的哀愁。   今年的大年初一,是二哥的60大寿,自从没了父母就一直没有回家过年的我,去陪着老哥哥喝两盅。放开了多喝了几杯,感情的闸门就没有控制好,以至于痛哭流涕而为泪崩,任凭家人如何劝慰,都没有办法止住汩汩滔滔的泪水。就那样泣不成声地上了返程的车,就那样泪崩了一路,直到一头扎到自家床上,睡到新春第一天的午夜。   家,还是想的,只是家里没了爹娘,那家还叫家吗?父母刚刚去世的时候,哥哥嫂子都说,“以后这儿就是你的家”,我心领会了,可十几年过去,始终没有勇气在家里住过一宿——我害怕面对我孤独的灵魂。虽然每年清明、“十一”、年三十扫墓都回到哥哥那里,努力去品尝家的味道,寻找家的记忆,然而,也每每返回来,都有一种怅然若失的迷惘。   我的家还在,就是父母住过的院子,住过的房子。这是他们亲手建造的,是他们临近古稀之年,还力主为我这个已经“吃了公家粮”的小儿子留下的一份家产。去年农村宅基地确权,我回去把这块房产由父亲的名字改在了自己的名下。——这就是父母给我的家!院落尚在,房屋依旧,哥哥把它出租他人,原来父母用过的桌椅板凳和衣柜,都被清理到东边耳房里,胡乱堆积着。其中一个柜橱里,存放着父母的遗照,黑白的。这我知道,也不止一次打开过,看过,尤其是在姐姐回来的时候,就陪着她伤怀落泪一回。这次我没打开,虽然已经进入了那个房间,也瞥了一眼那个满面灰尘的橱柜。——我不想再像大年初一那样哭着回去了。   这个周一,二班主题班会,开得时间比较长,等该我上晚自习时还没有结束。我进来时,正放视频,是头一天晚上cctv董卿主持的《朗读者》,斯琴高娃正在动容地朗读贾平凹的《写给母亲》。同学们超出寻常的专注,个个眼里噙满泪花。等读完,董卿与斯琴紧紧相拥,泪眼婆娑,董卿说“不好意思,让您动情了”,斯琴高娃回答:“也该动动情了。”就这一句,居然一下子触动了我情感的琴弦——我知道,斯琴高娃也有如我一般的凄凉!班主任秦老师让我跟同学们说两句,我强抑住泪水,强止住哽咽,但刚说到“同学们,好好爱你们的父母吧”时,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于是,拿起半支粉笔,背转过身去,在黑板上急速书写下:“爹娘在时,人生尚有来处;爹娘去了,人生只剩归途!”   我不知道我的学生们是否懂得我的内心的凄楚,可我似乎找到了每逢清明时节我的情绪低落的真正原因。说心里话,我是有遗憾的。父母为我操劳了一辈子,我还没来得及让他们享享我所提供的清福呢,他们就那么急匆匆地去了,一去不回头,拉都拉不住……而且,而且是我事业有成,正准备大展宏图的时候!尤其是,我根本就没有认为他们已经老了,已经走到生命的尽头,我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呢!   我,走在人生的归途,发已苍苍,视也茫茫,齿牙业已动摇……父母生我时已经是不惑之年,从遗传的角度说,我的生命基因不会太好,更何况是“三年自然灾害”最后那一年的春末夏初,正值青黄不接之时……   小时候   清明是村边夕阳中的柳笛   伴着父亲佝偻的脊梁   奔向妈妈燃起的炊烟   长大了   清明是游子心头的挂念   伴着父亲落满梨花的额头   妈妈老花眼的针线   知天命了   清明是一种无处诉说的思念   伴着原野油油的麦田   父亲、母亲黑白的照片   …………   年年清明,今又清明……   北京治小儿癫娴哪家医院好吉林癫痫病中医院玉树最好癫痫医院在哪里天津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