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丹枫】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散文)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文化资讯

在这暖风无边的时节,鲜花怒放,畅笑春风。在鲜花成片入目的时候,你可有过刹那的冲动仅仅去看其中的一朵花,仔仔细细满怀着情感去看?

人的生命也如那朵朵鲜花,回想当年时可能就如韦庄的词: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最灿烂最快乐的年华!

芸芸众生就如那成片的花海,很少有人去细细察看其中某一朵花的确切样子,去用心体会那朵花在风中摇曳时到底是快乐还是忧伤——除非那朵花是自己特别喜欢的,除非那个人是对自己特别重要的!

当我们真正用心去看某一朵花、去了解某一个人的时候,往往就会发现:原来这朵花竟是人间绝色,原来这个人竟是一部传奇!世界上少的不是绝色与传奇,少的是善于和愿意去发现绝色与传奇的心灵和眼睛!否则,很多花都是人间绝色,很多人都是精彩传奇!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

人在面临生死的时候,正如郭老师所说“在人生的特殊时刻”,更能体察生命和内心的诸多波动,会浮现更多感慨,会生出更多看透,会更能明白对自己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两三天前,郭老师说,如果他能挨过今年,那么他有信心活到2028年、2038年,但是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没有办法挨过2018年。他说如果挨不过,他希望我以后能来看看师母,也希望我能和他的女儿艾伦成为朋友。每个人在面对爱情与婚姻时,都希望能一生一世一双人,这是一种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完美,但是并非所有人都有这样的运气和机会去实践与获得这样的“一世情缘”。郭老师说他的情缘是“半生情缘”。他的“情缘”虽是“半生”,但已实属“难能”。因为“难能”,所以“可贵”。

他的前半生情缘属于施菊红老师,他的后半生情缘属于陆宁春女士。

我这个“野”学生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在由于了解老师而知道老师不会怪罪的“有恃无恐”下,又发扬了一次“胆大妄为”精神,嬉笑着“浅挖”了郭老师的“半生情缘”。

郭老师在大学时代是同学中的学霸,专业成绩基本都是第一名,但他大二的时候没有得第一。我嘿嘿笑着问他:“为什么没有得第一啊?”他说心思不集中。然后我心中一乐,打蛇随棍上,立即问他:“是不是去追求施老师了呀?”郭老师笑。这个笑容在我看来好像还有些腼腆,于是我乘胜追击,貌似笃定地说:“一定是去追求施老师了!”郭老师笑得更深了,他禁不住我的“威逼”,终于点头承认!

施老师是郭老师的大学同学,她又漂亮又温柔,这是她留给我们这群学生的印象,所以我觉得施老师年轻时应该不乏追求者。我对郭老师说:“你去追求施老师估计是要花心思的,想要在竞争中胜出的话,没有两把刷子是不行的!没考第一绝对情有可原!”郭老师笑,我把他的笑当成默认!我的好奇心继续作祟,继续呵呵地问他:“你有情敌吧?”这回郭老师很爽快地回答:“有!”哇噻!大爆料啊!于是我继续“深挖”,终于知道了这位情敌的“厉害”!

“情敌”因为不能得施老师芳心,在毕业离校时,在车站堵住了郭老师,和郭老师打了一架。我知道郭老师脑袋灵光,但他是“郭胖”,估计打架没有动脑筋灵光,八成会吃亏。这“情敌”也太过分了吧。难怪施老师不喜欢这个“情敌”!每个人都是自己感情的主宰,施老师喜欢谁是施老师的事。不论哪个人喜欢施老师,都应该尊重施老师的选择。这说明“情敌”并不懂得尊重他人的意志,这是性格和修养层面的问题。再者,这位“情敌”没有把握事情的核心,问题的核心在于施老师的感情倾向而非郭老师,“情敌”打郭老师只会让施老师对他产生恶感。这既是解决问题的能力问题,也是情商问题。

据说多年后的同学聚会上,这位“情敌”曾为此向郭老师表达过歉意,但郭老师说他并没有给予回应。道不道歉是“情敌”的事,原不原谅是郭老师的事。我觉得郭老师的想法有道理。我觉得“情敌”的致歉是“情敌”的进步,是一种发展和成长,这是值得肯定的——成长与发展是人的终生事业。“情敌”的内心也是一个单独的世界——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也许对“情敌”来说,致歉本身就是一种意义。能够获得郭老师的谅解当然最好,若不能获得,也应平静接受。如果“情敌”现在能有这样的境界,倒也不失为一种值得尊重的状态。对于郭老师来说,原谅与否都是他自己的权利。虽然中国的传统文化倡导宽容,但是我现在觉得宽容该有限度,而且宽容不仅仅应该对他人实施,也应该对自己实施。在尊重自己内心的基础上对他人宽容才是正确的,否则从心理的角度来看就是对自己的“攻击”,那就不如尊重自己的“不宽容”。我们要看破一种心理误区:如果有人说“他都已经道歉了,你不原谅就是你不对了”,那么这就是一种心理陷阱,一种道德绑架。照这样的说法,罪犯只要道歉就不必坐牢啦?

回过头来看郭老师和施老师的青春年华,也算轰轰烈烈的爱情啊。

郭老师曾说,他和施老师是从大学时代一起走过来的人,感情是深厚的。现在我也更能理解郭老师说施老师车祸离开时世界崩塌的感觉。郭老师说施老师温柔体弱,所以生活中多数是他冲锋陷阵。而现在的师母陆宁春女士,在郭老师生病体弱的时候给予了他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想,一个惯于冲锋陷阵的人受到别人照顾的时候,应该更能懂得另一个人在“生活战场”上的付出与辛苦吧?

所谓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陆宁春女士爱旗袍。能穿旗袍的人,多数有一种“属于旗袍”的身段与气质。我没有见过她年轻时容貌最盛的样子,但是管中窥豹可见一斑,我可以通过她现在的样子来推测她年轻时的样子。与她的实际年龄相比,现在的她显得很年轻。大前天晚上,我们坐在老师家客厅的沙发上,郭老师抱着他的热水袋,陆师母绣着她的十字绣,我嗑着瓜子,开心地聊天。我以前只听郭老师说陆师母对他的种种好,从没听他说多少他对陆师母的好。我回到家后曾把这些告诉我妈妈,我妈妈只回了一句话:“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想必你的郭老师对陆师母也是极好的。”我在郭老师家把我妈妈的话说出来的时候,果然引发了陆师母说郭老师的对她的种种好。

记得更早些的时候,郭老师对我说他的感觉不好,但是他不让陆师母知道,陆师母一直以为他的状态挺好的。我每次去郭老师家,也一直看到陆师母乐观开朗的样子。我想,郭老师不希望陆师母担心,所以要让陆师母觉得他很好。而陆师母为了给郭老师信心,所以要有乐观开朗的样子。对于他们两人来说,相互之间都是这样:“既然你希望我不担心,那么我就假装不担心吧,只为让你安心。”

郭老师说他爱吃蚕豆,于是陆师母天天从菜市场上买蚕豆;郭老师最近爱吃猪尾巴,陆师母就每天都买猪尾巴。郭老师有一个特点就是“持久”,但凡他爱上一样东西,包括吃的食物,总是百吃不厌,不会在短时间内“见异思迁”。而且郭老师的肠胃功能比较弱,所以师母做菜都煮得很透,便于郭老师消化。如果陆师母有喜酒之类的饭局要参加,也必定给郭老师把饭菜都准备好了再去。前段时间陆师母重感冒发烧,还闪了腰,只能卧床,但是她还有定期的工作必须要完成。除了工作之外,她还坚持起床给郭老师做饭,虽然郭老师有一手好厨艺,但是现在受体力限制,郭老师自己没有办法做饭。我在手机界面上看到郭老师说他很高兴,马上可以和陆师母吃早饭啦!我看了下时间,他和陆师母到近中午才吃上早饭。那时我的心里忽然迸发出一种带着伤感的感动——这是两个相依为命、互相扶持的人啊!

郭老师爱狗,其实对于他来说,狗也是他的陪伴者。陆师母要上班、上菜市场、参加必要的活动,不可能时时刻刻陪着郭老师,这时候小狗Lucky就是他的陪伴者。陆师母发烧闪了腰的那几日,没有人可以出去遛狗,于是小狗Lucky的生活没有了规律,有一天早上在家里解决了“生理问题”。陆师母不得不拖着病体打扫,也曾说养狗太麻烦,恨不得送掉这只小狗。但是过了这么久,我看小狗Lucky还是很幸福地生活在他们家里。这只小狗的名字Lucky的意思是“幸运”,我看它真是一只“幸运狗”——师母爱屋及乌,天天晚上带它出去溜。

郭老师体力有限,他需要什么的时候,他就会喊:“宁春!”然后陆师母就会把郭老师需要的东西拿过来。哈!当然现在郭老师有时也会叫我替他倒杯水或者灌个热水袋。

郭老师去上海的医院治疗,铺位紧张。郭老师在床铺上睡一晚,而陆师母就在旁边的椅子上蜷着将就一晚。诸如此类的事情有很多。

郭老师对我说的都是生活中琐碎的点点滴滴,但是人的生活就是一餐一饭,一言一句,这是平淡中的真实、真实中的关爱。

陆师母也对我说郭老师对她的好。她说郭老师对人特别实在。十年前,他们刚刚结婚时,有不少人出于对她的排斥而说她的坏话,把她说成一个善于欺骗和贪慕钱财的人。她曾为此委屈伤心哭泣。郭老师安慰她,别人说别人的,他们过他们的日子,只要郭老师知道师母的好就够了,别人的风言风语都不值一提。到了现在,时间证明了一切。陆师母说经过那段时间,她也成长了,因为她的心理强大了。我笑,深表赞同!因为我也被不少人误解,但是这段经历也让我成长了。我终于真正懂得“人不能也不必获得所有人的认同”。

郭老师忆起施老师去世时,曾对我说他深刻地体会到什么是人走茶凉。施老师走后发生了很多事,我在这里不能一一讲述,但是我很能理解郭老师的感受。郭老师说他由施老师的离开而明白:人生在世,真正重要的是自己在乎的人,和在乎自己的人,所以要在有生之年好好对待对自己来说重要的人!

陆师母还说,郭老师对陆师母的女儿璐璐很好,丝毫不亚于对他的亲生女儿艾伦。这让她非常感动。她的感动让我想起张宇的一首歌《给你们》,里面唱:“一定是特别的缘份,才可以一路走来变成了一家人。他多爱你几分,你多还他几分,找幸福的可能。从此不再是一个人,要处处时时想着念着都是我们。”

我知道郭老师对施老师怀有深厚的感情,很多亲人朋友都对施老师怀有深厚的感情。然而逝者已矣,她是郭老师记忆中的青春韶华和明媚爱情,也是他心上的无奈失去和深深伤痕;幸而还有来者可追,我们作为生者,要理解和尊重生者对于人生意义和幸福生活的追求。毕竟,无论怎样都追不回施老师的生命,我们能够给予她的就是怀念和记忆。郭老师作为生者,也要懂得“放过自己”,要真正放开胸怀去感受生命给予的温暖与美好。

郭老师和陆师母都能很自然地谈论他们的已经过世的曾经伴侣,这是一种懂得,一种胸怀,一种可贵的坦诚。

对于他们来说——一笑一尘缘,一方一净土。

在尘缘之外,净土之中,还有一个对郭老师来说极其重要的人,那就是他的女儿艾伦。

郭老师说艾伦并不经常打电话给他,因为在电话里聊着聊着,他就忍不住哭,所以估计艾伦因为不想惹他伤感而少打电话。我看郭老师提起艾伦电话的时候,说到电话内容的时候,在我面前也忍不住哽咽。我说我很理解艾伦的这种心情,因为我也有过类似感受。

我祖母在世时,我很想问她关于她年轻时代的事。因为我的祖辈经历抗日战争,经历解放战争,经历了历史的沧海桑田、家族的兴衰沉浮,他们的人生都很有传奇色彩,我很想把这些故事写下来。但是每当我想开口问她的时候,我总是欲言又止,因为我怕惹来祖母的伤感。那时我的祖母已经九十几岁高龄,她的同辈人基本都已经不在世,包括我的祖父。她有一次曾告诉我,她梦见我的祖父在普陀山出家,如果我有时间机会的话,去普陀山看一看僧人中有没有我的祖父。我的祖母是读书人,她到临终头脑都很清醒,她当然知道梦里的事情不可能是真的,这只能说明她对逝者的怀念。于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欲言又止中,我最终都没有问出口,只能遗憾地让这些往事随着祖辈的离世而消散在历史中。

郭老师说,其实我应该问我祖母的,而且我的祖母应该会很高兴地和我谈这些,因为这些是我祖母的韶华。我相信郭老师的话,因为以郭老师现在的身体状况和心理状态,应该很能理解我祖母曾经的状态。我对郭老师说,成长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正因为我在祖母那里付出了“成长的代价”,我只能让当时的错失机会成为我此生的遗憾,所以我现在才能在郭老师面前懂得“珍惜机会”,懂得“只争朝夕”,懂得“有恃无恐”地“威逼”郭老师讲他和施老师的青春韶华、曾经爱情!

有些记忆、有些话题,即使伤感、即使流泪,也是幸福、也是盼望!

那晚和郭老师还有陆师母聊过以后,我心里弥漫着一种对于人生的怅然和感动。第二天我偶然看见花坛里盛开的各色鲜花,我仔细地、一朵一朵地看了其中几朵,发现每一朵都很美,哪怕凋零残缺的,也是一种缺憾美,毕竟生命仍在啊!是我的熟视无睹让它们的美淹没在了这片花海中。于是忽然之间我的心里升起一种对生命本身的感动。我想起郭老师,我要告诉他,生命就像那些鲜花,在活着的时候,就要尽情欣赏和享受生命的美!要珍惜和用心对待活着的每一个时刻!

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

2018.05.11

武汉市儿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安阳市哪些癫痫医院比较靠谱卡马西平用于癫痫治疗癫痫抽搐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