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珍惜直言不讳的朋友(原创)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8-22 分类:微散文

  珍惜直言不讳的朋友(原创)作者:无为者

  20170902

  曾国藩说:“要交直言者。直友难得,能直言不讳者,往往存诚务实,患难时每每即是这样的人还在你身边。”

  直言者很少,因为人们都喜欢听好话。社交的技巧就是赞美对方,说难听点叫溜须拍马、阿谀奉承。

  大家之所以都喜欢听好听的,原因在于人性中感性成份远远多于理性,这是人性的弱点。

  感性为什么会多于理性?这是进化的结果。人是从动物进化来的,动物只有感性,没有理性。动物不会虚伪,不懂欺骗,动物通过感性判断其它动物的意图是准确的。可是人学会了虚伪,会欺骗。为了适应这种变化,人产生了理性。但是跟感性比,理性形成时间短、不成熟,而感性形成时间长、根深蒂固。所以人性中感性要比理性多,感性占据着主导地位,尤其是在修养差、素质低的人以及女人和小孩身上表现得更加明显。

  说难听的话,哪怕是真话,动机也是为对方好,还是会让人不舒服,或者引起愤怒,还可能遭到打击报复,严重的会丢掉性命。这叫忠言逆耳、良药苦口。

  清朝名臣洪亮吉(号称中国的“马尔萨斯”)给嘉庆皇帝上了一份奏折,指出官场腐败问题。嘉庆皇帝龙颜大怒,要判洪亮吉死刑,后改为发配流放。

  清朝有个清官,将自己回河南老家看到的听到的官场黑暗、民不聊生的现状写成奏折呈给朝廷。乾隆皇帝看到后,非常气愤,认为这是在给大清王朝抹黑,并诏示天下,历数这位官员的“不是”。这还没完,随后又命他去地方查办腐败,费用还得自理。没有钱雇车,就骑一头毛驴,吃饭住店都得自己掏钱。皇帝还规定只能明查,不能暗访。查了数月,什么也没查到。各级官员都明白皇帝的真实意图——就是想让这位官员出洋相,怎么可能配合他?就算查到腐败,也不敢上报啊!如果真的查出腐败并上报,那不是打皇帝的脸吗?这场闹剧最后以这位官员被罢官而收场。

  前苏联高官米高扬访问我国,彭德怀在接见时,问到:“米高扬同志,为什么斯大林生前你们都喊他天才、英明、万岁,可他死后你们又骂他漆黑一团?”

  米高扬一时无语。

  “他的错误既然那么严重,为什么不在他生前提意见,人死了才算旧账?”彭德怀皱起眉头,“他还能听到改正?”

  米高扬耸起肩膀,双手一摊:“当时谁敢提呀?”

  “这是对党对人民对领袖负责的态度吗?”

  米高扬避开彭德怀的目光,用诉苦的口气说:“谁提了谁就要掉脑袋!”

  彭德怀嘲讽到:“怕死还当什么共产党员!”

  两年后,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把自己亲眼看到的农村现状写信告诉了毛泽东,自己被诬陷成“私通外国”、“反党和反毛泽东”的野心家,长期遭受残酷地迫害,直至死亡。

  现实生活中,只有极少真正理性的人。他们不仅不会讨厌别人的“直言”,反而会心存感激。

  黄永玉是曹禺的好朋友,他曾写信给曹禺:“我不喜欢你解放后的戏。一个也不喜欢。你心不在戏里,你失去伟大的灵通宝玉,你为势位所误!从一个海洋萎缩为一条小溪流,你泥溷在不情愿的艺术创作中,像晚上喝了浓茶清醒于混沌之中。命题不巩固,不缜密,演释、分析得也不透彻……‘醒来啊麦克白,把沉睡赶走!’我爱祖国,所以爱你……我不对你说老实话,就不配你给与我的友谊。”

  曹禺不仅不生气,而且在回信中自责道:“你射中了我的要害……你鼓励了我,你指责我近三十余年的空洞……我浪费了‘成熟的中年’,到了今日——这个年纪,才开始明白。”曹禺把黄永玉的信装裱起来,用来时刻警示自己。

  一个人如果只喜欢听好听的,不喜欢“直言”,那么结果一定不会好。

  广东政协主席朱明国喜欢别人拍马屁、阿谀奉承,他说:“当一把手35年,几乎没人当面反对过我。”结果陷入腐败,被判了死缓。

  南京市长季建业,连鼻毛长出鼻孔,也没人愿意(或者不敢)告诉他,后来走向犯罪,被判15年。

  看来他们两人都没有直言不讳的朋友(诤友)。

  直言不讳的朋友(诤友),非常难得,应倍加珍惜才是。

沈阳癫痫病专科医院张家口市癫痫病哪里医院最好患有癫痫可以进行运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