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水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学大赛
摘要:我愿自然之水永存,永远清澈纯净,青山常在,绿水长流,不要让地球上流淌的最后一滴水,是我们人类的泪水。 中国道教文化的老祖宗老子说:上善若水。老子说水,不是说水在人们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而是通过水的特性,阐述他道法自然的哲学思想。然而,在我们的现实生活当中,的确上善莫过于水。水是一切生命之源,我们每时每刻都离不开它。据说,人不吃饭,可以熬过数十天;不喝水,最多只能熬七天。也据说,婴儿诞生时,体内的水份占百分之七十,人的衰老过程,就是体内水份不断流失减少的过程。这恰巧与我们生存的地球一样,水占百分之七十,陆地只占百分之三十。   关于水的话题,有很多的说头,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我们先来说说酿酒。酿酒的原料无非是粮食、水果两大类,经过千百年的实践总结,其工艺和制作流程也都固定了下来,几乎是一样的;虽然都得用水,但水质不同,所酿造的酒的质量也会不同。也就是说,无论是哪种品牌的酒,原料、工艺都一样,不一样的就是水,水好则酒好。老品牌的酒厂都有自己的特殊取水之地,受到严密的保护,甚至据为厂家独有独用。我们陇南的金徽酒业集团就是如此,有一眼历史保留下来的山泉,是酿造金徽系列品牌酒的专用水。酿醋与酿酒一样,不多赘述。   用于书法绘画的宣纸,能制造出来的厂家很多,但最有名的是徽宣。据说,那个与我国一衣带水的邻国对中国的徽宣情有独钟,将制造徽宣的原料配方和工艺窃取,但按照该原料配方和工艺制造出来的宣纸,质量却不如徽宣,使得该国大惑不解,后来才知道,原因就在用的水上,他们没有徽宣厂家的专用水,这种水无法窃取,即使将水里所含的微量元素全部化验清楚,也无法人工合成。   一些粮食和水果,气候、土壤、品种等诸多条件都一样,但其品质却有很大的差异,原因也在所浇灌的水质上。以大米为例,“断头米”之所以好吃,除了出产地气候较为寒冷,地力较强,水温较低,稻谷的生长期较长,吸收的土壤营养、阳光雨露较多之外,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都用从深山老林里流出来的清水灌溉,是名副其实的矿泉水,富含硒等多种人体所需的微量元素,似乎与稻米的品种关系不大。   陇南两当县城里,有一个香泉寺,规模很小,主要特点就是有一眼香泉。香泉里的水水质很好,寺里工作人员用来沏茶,招待游客,口感虽然并没有奇香,却也清爽。奇特的是,香泉里有大大小小的鱼儿,在人声寂静、或者夜晚,就会从泉眼里钻出来自由自在地游动,数量众多。泉眼里大概有很大的地下水潭吧,不然就不会容纳那么多的鱼,甚至是很大的鱼。倘若不在寺里,受到保护,或者出于某种禁忌,人们不敢捕捞,倘若在野外,恐怕早就不存在了。   对水的定义是“无色无味”,其实,说水“无味”是错误的。农夫山泉的早期广告说,“农夫山泉有点甜”,是非常正确的。笔者小时候,由于随同父母亲长期居住在林场,曾经喝过深山老林里的许多山泉水,以及清粼粼的河溪水,凡是上好的水,除了清澈、干净、凉爽之外,喝过之后,回味中有一丝微微的发甜。有人会说,那是水里含有发甜的微量元素,与水本身没有关系。倘若说这话的人,指的是被处理过的“纯净水”的话,笔者无语。地球上原本没有天然的“纯净水”,即使被人工处理了,也不会百分之百的“纯净”。   说到水,不得不说河流。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大大小小的江河,包括笔者经常垂钓的南河、白龙江、宕昌河、拱坝河、姚寨河等等,一年四季都是清粼粼的,碧波荡漾,鱼翔浅底,人们出门外游无须带饮用水,任何一条河溪都可以毫无顾忌地畅饮,没有黑红色的泥浆,没有漂浮的各种垃圾,不暴涨,也不四处泛滥。如今,即使处理过的自来水,谁敢将嘴对着水龙头直接喝一气,不闹肚子才怪。   陇南康县两河的水特别清,能看见水底色彩斑斓的石子和往来穿梭的鱼儿;而更多的是成群结队的个体不大的河蟹,在浅水处或沙滩上,静静地爬伏或自由自在地横行。然而,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和九十年代初期,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胃口大开,野生鱼类的价格直线上升,尤其是大鲵(俗称娃娃鱼)、鳖(俗称团鱼或者王八)这些稀有鱼种,市场价格更是不菲。受利益驱动,一些不法分子用电击、网捕还嫌慢嫌少,就往河溪里投放农药,一次就是十几公里,致使河溪里的水生物遭受了灭顶之灾,连许多微生物也不能幸免。此种捕猎方式,的确是断子绝孙的勾当,严重污染了河流,破坏了水质,造成了生态的极度失衡,影响了人们的身体健康。等到政府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亡羊补牢,为时已晚,严打,法办,都不能弥补了。   水磨的出现,是古代劳动人民利用水能的智慧,对农耕文明的发展做出了贡献。近现代人受水磨原理的启发,在江河上建造水力发电站,推动了工业文明的进步。然而,大大小小的水电站,梯级式的一座连一座,星罗棋布。那些野生鱼虾们只能仰天长叹,恨自己没有一双鸟儿的翅膀,飞到上游,到那潺潺的小溪里去生产自己的后代——被剥夺了生育权的结果是,只能断子绝孙。自有江河以来,水族群类就生生不息,自由自在,从来没有如此悲哀过。江河里的野生鱼虾苟延残喘,已经所剩无几,再也无法吸引垂钓者们的雅兴。是不是再过若干年以后,我们的子孙后代,只能在水生博物馆里,一睹野生鱼虾的模样;或者只能在生物课堂上,才能看见野生鱼虾的标本?事情很简单,只需要停几天电,花几个小钱,在拦水坝上打开几个不大的生态孔,就可以挽救无数的生灵。可是人却不去这样想,不去这样做,没有人去关注那些另类水族种群的死活。   我将大大小小超市、商店里卖的各种品牌的“矿泉水”、“矿物质水”、“苏打水”、“纯净水”等,统称为“瓶装水”。将天然水人工处理后,添加上各种名目的物质,装进塑料瓶里拿来卖钱,是人类的悲哀。我们污染了天然水,破坏了天然水的水质,却又将被我们污染破坏了的天然水人工处理了,拿来卖钱饮用,说句难听的话,这种行为无异于遭害了粮食又去吃屎!倘若将这种智慧,用来把苦涩的海水处理成可以饮用浇灌的淡水,却也善莫大焉。新加坡是个严重缺乏淡水的国家,他们把生活用过的废水处理了再次使用,一是不得不这样做,二是循环经济。倘若我们也这样做,把生活用过的废水处理干净了,再排入江河,也善莫大焉。   我们提倡节约用水,目的不是就节约而节约;水你不使用它,它照样流走了,无所谓节约不节约。但是,节约用水,目的在于不让过多的水受到污染后再流走,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节约用水的确应该大力提倡,甚至立法。现在,实行“河长制”,从中央到地方,逐级党政“一把手”都与某条河流联系起来,负责该河流的污染治理、水源保护、合理利用,是一个非常好的举措。河流的污染治理、水源保护、合理利用等问题,确实已经迫在眉睫,到了非得彻底解决的地步。解铃还得系铃人,还我青山,还我绿水,还得依靠我们人类自身。   古有“一廉如水”的成语,是要求官员要像一泓清水一样的干净廉洁。现如今,被曝光、被处理的贪官很多,与水的被污染、浑浊不堪不无关系,成了“不廉如水”。在传统文化中,都把尧、舜、孔、孟称作圣人,实际上,从古到今,还没有出现过一个圣人,否则古人为何要说“黄河清,圣人出”呢?尧、舜、孔、孟都不能算作圣人,因为他们出世和被尊奉为“圣人”之后,黄河还是没有变清,并且至今依然是昏黄的。上个世纪中叶,三门峡工程即将竣工之时,工程负责人说,三门峡大闸建成之后,黄河将彻底一改亿万斯年的昏黄色,而变成清粼粼的大河。国人都很振奋、很高兴。因为,“黄河清,圣人出”的古老预言,就要变成活生生的现实,圣人就会随着黄河之水的变清而横空出世!遗憾的是,伟大的三门峡工程的建成,并没有使得黄河变清,而且还产生了副作用。于是,那个“黄河清,圣人出”的古老预言,仍旧只是一个寄予着人们美好期望的预言。   古代也有“一败如水”的成语,是说一个国家、一个朝代、一支军队,一旦溃败,就如同决堤之水,夺路而去。当年蒋委员长为了阻止日军南下,扒开花园口黄河大堤,虽然滞迟了侵略者的脚步,但也造成了数百万老百姓流离失所,成了难民,给国家带来了沉重的负担,给老百姓带来了深重的苦难。三年解放战争,拥有八百万军队的蒋家王朝,的确“一败如水”,不得不涌流到台湾一隅,困守数十年。   唐太宗形象地把民与官府的关系比喻为水与舟的关系,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本思想在中国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尽管几千年的实际情况与此正好相反,但这句话本身并没有错。为了解决好这个问题,毛主席提出了为人民服务,而且还要全心全意。我们至今仍在教育,仍在强调,仍在重申,仍在呼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三个代表,两个务必,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改变我们的工作作风、不脱离实际、不脱离群众等等,归根结底,最终还是要落脚和体现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上。   世界上还有一种十分奇特的水,那就是泪水。泪水是从人的眼睛里流出来的,是从人的身体里流出来的,但它的源头却在人的心里。除了烟熏、风吹、钻进异物这些外在因素会导致流泪之外,更多的情况下,泪水的涌流与人的悲喜有着直接的关系。人在大悲之时会流泪,在大喜之时也会流泪,同样是流泪的外在形式,却包含了不同的内容,仿佛人的泪腺在保护眼睛的同时,天生就是为了表达内心情感的。除了大喜大悲的泪水之外,最宝贵的泪水是感动,既感动自己又感动别人。而这种泪水最多的来自于母亲,母亲的泪水是天底下最令人感动的泪水,无论那泪水里所包含的是什么,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场合、什么事件下发生的,都会令我们无比的感动,不得不回报以同样的泪水。如果说,自然界的水,既可以滋养生命又可以毁灭生命的话,那么,唯有发源于人的内心深处的泪水,才是上善中的至善。   我愿自然之水永存,永远清澈纯净,青山常在,绿水长流,不要让地球上流淌的最后一滴水,是我们人类的泪水。   武汉癫痫去哪个医院河南最专业的治疗羊癫疯医院昆明治癫痫重点医院好不治疗青少年癫痫病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