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大赛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那些补作业的日子(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学大赛

阳光慵懒地照着,小鸟慵懒地叫着,日子慵懒地走着,我们也慵懒在这暮春的落花里。

早晨,太阳从南窗口射进来,投到教室前面的玻璃板上,光闪闪在风中跃动。

今天是语文早读,按惯常老师写下了该识记的篇目,P49—50。可今天有点特别,老师说,在记的过程中把昨天的语文作业拿出来放在桌面上,她过来检查。

老师何许人也?姓名:碧海芸菲。性别:女。年龄:不惑。籍贯:不详。外貌:个头稍高,体型适中,扎着一个马尾松,戴着茶红色的大框眼镜,面容很是温婉,说话抑扬顿挫。

“作业拿出来。”老师喊。

大家迟迟未动。

“作业拿出来。”老师声音抬高了八度。

大家面面相觑,取作业的仍是寥寥无几。

“写作业了没?”老师问。

“没有。”赵龙飞淡定地答。

赵龙飞是一个沉醉于遐思的男生,脑子够聪明,可总有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上课总是懒懒的,作业随意,布置不布置是老师的事,写不写是他的事。现在不是提倡《未成年人保护法》,不写作业,谅老师也不敢咋的。我们有法律保护,谁要作业,谁侵权。

“为什么不写?”老师问,“多吗?”

“不多。”有几个同学的声音响起。

老师环视了一遍教室,桌面上翻开的作业能数得清。

老师似乎有点恼怒,厉声道:“没写完作业的人站起来!”

老师话音刚落,只听见啼哩哐啷的响声,那是桌与桌,椅与椅,桌与椅碰撞的声音。全班三十二人,站起来了十九人。

“没有写完作业的拿上书和作业本到讲台上补作业。”老师说。

方佳佳站起来解释道:“老师我忘了拿。”

“你是没写还是忘了拿。”老师问。

“真写了,忘了拿。”方佳佳说。

方佳佳可是年级第一唉,大家伙儿看着老师。

老师看了一下方佳佳的桌面说:“你的《面对面》都记着带了,作业本咋可能忘了。不说理由,只谈结果,你补吧。”

方佳佳重新拿了一个本子,站在座位上,一手捧书,书上摞着本子,开始写着。

其他同学看着佳佳,陆陆续续地走向讲台,讲台前已站了十来个,已经没有可站的地方。

“站不下了,可以站到教室后面去。”老师说。

有几个同学走向了教室后面,其中有班里的第三名李琳和第四名高晓梦。

“这最近开始复习,我们同学给自己提前放了假,布置多或少,抄或者动脑,一概不写。我们成了作业的绝缘体,一副万事俱备,只欠中考的气场。我还就纳闷,一个教师不教书,一个学生不写作业,我们来学校干什么?”老师说。

教室前面,讲桌旁,围站着ABC三个男生,他们仨全是瘦高个,讲桌很低,他们猴着腰,急急地抄写着,讲台上有站着的蹲着的,也有坐在讲台边的,还有……当然有人在急急地抄写着,有人若有所思,却一字未动,有人叽叽咕咕地咬着耳朵。

“哈哈哈。”赵龙飞魔性的笑声在教室里回荡。

“永远被自己笑声陶醉的人在放声大笑。”老师说,“赵龙飞,你在笑什么?”

“你看,你看,刘海涛写的这。”赵龙飞拿了一个本子跑到刘海涛前面的位子,把本子递给了白辉瑞。

白辉瑞接过本子,低声读着,也放声大笑。

“有什么好笑的?”老师问。

“老师,老师,你看刘海涛抄的,老师你不仅要看写完没,还要看写什么,要不然有人乱写。”白辉瑞笑着提醒老师。

“快拿过来。”刘海涛从桌位上站起来,趴到桌子上,伸手去抢本子。

白辉瑞两手捂住本子,紧紧地抱在怀里,猫着腰喊:“老师,快给,看。”

老师疾走过去,接过本子念道:“唐僧绰号。”

刘海涛抄的唐僧和猪八戒成了一个人。

教室里笑声大起。

“老师,C同学抄完,还不想下去,站在讲台上想当风景。”蹲在黑板下的陈晓晓喊。

“写完的就回去读书。后面主动坐下的,别跟老师捉迷藏,站起来写。”老师说。

D和E在座位上站了起来,继续抄写。

“今天布置一篇随笔《那些年补作业的日子》,看到什么写什么,现在观察一下场景,看有哪些人,哪些景,大家都在干什么。”老师说。

“哇,我不会。”“舞星”曹明霞惊叫。

“叫我写这就是要了我的命。”刘海涛喊。

“老师这也太难写了吧。”F叹。

“老师,我不想写。”白辉瑞说。

“这世界,我们不想干的事还得干,想干的事不让干。世界不是你家,也不是我家,活着就有规则。”老师说,“实验楼上的黑体字大家应该记着吧。”

“少年强则国强。”A喊。

“少年立则国立。”B喊。

“人最大的敌人便是自己,战胜了自己,就是战胜了所有的敌人。”老师适时引导。

“老师,写多少?”有人问。

“一页。”老师答。

“啊。”有人尖叫,“一页。”

“太多了吧。”有人响应。

“你们不是爱写记叙文么?”老师问。

“老师,我早都不爱写记叙文了,我现在爱写杂文。”刘海涛说。

“这世界不是我们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不爱干的事还得干,不但干,得天天干,这就是生存法则,知其不想为,而非为不可。”老师说,“好抓紧时间,把场景记下来,作文写到作业本上,明天交上来。”

“啊,作业本,没有格子,得写多少字啊。”

“哈哈哈……”赵龙飞的笑声放肆地在教室里回荡着。

“青春,是个美丽的名词。总是走极致路线,不是大笑就是大哭,不是波峰就是波谷,好像一有风吹草动就触到临界点了,一副世界末日唯我独尊的情态。当若干年后,回想起,所有的痛苦与欢乐都是美好的记忆。邂逅青春的日子不要留下悔恨,今日复今日,今日何其多,我生待今日,我在补作业。珍惜当下每个流走的影像,莫让万事成蹉跎,你再补写《那些年补作业的日子》。”老师说。

“老师,那你也写,咱们比一比。”C大喊。

“好。”老师爽快地答应着。

“老师,一言为定。”有人喊。

“老师,D又偷着坐下了。”F喊。

“老师,趴在凳子上,坐在地上写呢。”一个女生尖锐的嗓音划破嘈杂落在空中。

“喳喳喳。”麻雀的聒躁也汇入教室。

“铃铃铃……”铃声响起来。

紧接传来学校设置的提示音:“老师你们辛苦了,下课时间到了。”

太阳依旧照着,却多了份刺眼,教室白板的玻璃已不敢直视,明晃晃的光闪耀着。

我们的青春还睡在慵懒的梦中吗?

哈尔滨去哪里治癫痫病更加正规呢北京的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兰州有治疗癫痫的吗左乙拉西坦片治疗癫痫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