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菊韵】画说尼勒克(散文)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学理论

尼勒克地处喀什河河谷,像一片细长的柳叶。还有人形象地说,尼勒克地形更像西域美女弯弯的秀眉。来到尼勒克,我发现,这里确实处处都显示着美,尤其是喀什河谷的唐布拉风景区,被誉为是“百里画廊”。我到过张家界的“十里画廊”,那是沿金鞭溪两岸的风景区;漓江两岸的风景区也被称为画廊。当然,唐布拉风景区的“画廊”也许没有后两处“画廊”出名,但是,此“画”非彼“画”。

张家界的“十里画廊”是依托金鞭溪而展现的。那金鞭溪很小,比起喀什河确实只能算是小溪,流水潺潺,倒也别有一番情趣。金鞭溪两岸的山与溪水形成鲜明的对比,那溪水是温情的,羞怯的,而那山却是林立陡峭,峻拔冷冽,如剑指苍穹,似擎天巨柱。

漓江的画廊是与漓江相伴相依的。那漓江清澈碧透,舒缓宽厚,游船浮水面,银鱼翔浅底。漓江两岸的山与漓江若即若离,那山各自独立,尽显风流。但是那些山实在是过于温柔,过于圆润,少了一些英雄气概,多了一些儿女情长。是的,游漓江,确实有“船在江中游,人在画中走”的感觉。如果偶遇细雨绵绵,那就是一幅“烟雨漓江”的巨型写意山水画。

唐布拉的“百里画廊”出自喀什河。“百里画廊”与喀什河血肉相连,密不可分。那山,那河,总是不离不弃,拥抱缠绵。即或某处稍稍离开一些,片刻工夫,就又紧紧相拥,大声发誓,永远相互厮守。喀什河的脾气如新婚的少妇,她有时极为温顺,或窃窃私语,或欢声笑语。她透露出绵绵爱意,显现着悠悠深情。然而,她有时也会蛾眉倒竖,樱唇大张,声如虎啸,喉如狮吼。如遇大雨,她可能惊涛拍岸,疾走狂奔,暴跳如雷。唐布拉的山是深沉严肃的伟丈夫,他沉默寡言,处变不惊,临危不惧,他宽厚自信,底蕴坚实,博大精深。他品格高洁,无私无畏,乐于奉献。唐布拉的“百里画廊”,由喀什河与相邻的山共同画就。就因为此画廊有百里之长,其内涵丰富,变化万千,俏丽奇趣,才会借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成就了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美不胜收的百里画卷。

百里画卷里,都有谁的作品?

让我们远距离欣赏喀什河畔的群山吧。那巍巍群山,连绵不断,头戴雪冠,身披云杉,足蹬如毯草地,怀抱白云似烟。这就是唐布拉的巨幅画《江山如此多娇》!我们知道,傅抱石和关山月合作,于1959年为北京新建的人民大会堂绘了巨幅山水画,毛泽东主席亲自为这幅画题字“江山如此多娇”。画面上旭日东升,江山壮丽,近景青山绿水,代表祖国的南方;远景的冰天雪地代表祖国的北方;中以长城、黄河贯穿,这是我们祖国的两大动脉,画上两大动脉,使整幅画面连贯起来,成为一个整体,象征我们伟大祖国的团结统一,繁荣昌盛,表现出新中国的勃勃生机。于是,我们放开想象,后来,两位大师来唐布拉写生,再一次合作,成就了唐布拉的《江山如此多娇》。

在巴尔盖提景区,那飞流直下的瀑布,就是大画家吴作人画过《镜泊飞瀑》之后的又一杰作,题名为《巴尔盖提飞瀑》。冬日,唐布拉北岸的群山全都披上了白色的披风,真是银装素裹,分外妖娆!那山间的雪松云杉,也是白茫茫一片,起伏跌宕,连绵不绝,如雪毡覆盖,似海浪冻结。于是,大师吴作人在画了《林海雪原》之后,若来唐布拉定然会画一幅《雪山林海》。

唐布拉的秋天极富有诗意,看那万山竞秀,层林尽染,说不尽的俏,道不尽的美。于是,黄宾虹大师在画就名作《秋林图》之后,来到唐布拉,画了一幅《唐布拉秋林》。

喀什河水天山来,奔流西去不复回。条条溪流欢腾而下,那溪流中也能见到鱼儿戏水,随波逐流。齐白石老先生曾经为大作家老舍出题的清人诗句“蛙声十里出山泉”画了一幅十分有名的画,就题名《蛙声十里出山泉》。后来,老舍先生看到唐布拉山泉里的游鱼戏水,就对齐白石描绘了他看到的画面,希望老大师再画一幅类似《蛙声十里出山泉》那样的画。齐白石大师欣然命笔,一气呵成。老舍看了,十分欣赏,但是,以什么为题,踌躇未定。不久“文革”爆发,老舍含冤投湖自尽。

唐布拉的美,后来为众多画家知晓,于是,他们纷纷前来写生,并在此创作了不少名作。

服务于清朝三个皇帝的宫廷画家郎世宁善画马,他的《百骏图》是其平生百余幅画马作品中的杰作。此图描绘了姿态各异的骏马百匹放牧游憩的场面。全卷色彩浓丽,构图复杂,风格独特,别具意趣。可是,他看了唐布拉草原上的赛马会,极为震撼,倾全力画了一幅《万马奔腾》,他自认为略胜《百骏图》。

徐悲鸿先生的《奔马》受到周恩来的赞扬。徐大师精益求精,来到唐布拉,看到这里的汗血宝马,感慨万千,终于画就了不朽之作《汗血宝马》。

李可染画了他的名作《万山红遍》之后,看了唐布拉草原上大片大片的红花,又画了《火红的唐布拉》。

钱松岩有他的大作《万里长城万里春》,在唐布拉又画了《千里天山千里情》。

李苦禅的《松鹰》人人称赞。他在唐布拉草原看到哈萨克驯鹰高手,架苍鹰骑马奔驰,击掌叫绝,当即画了《草原雄鹰》。

其实,不管你是不是画家,你只要仔细观察,细心体验,用心灵去感应,用智慧去开掘,用美学去探索,那你一定能在自己的心目中画出你满意的画作。

你看到唐布拉的“大印章”,就画出了《山涧玉玺》;你看到山坡上的松林,就画出了《松林听涛》;你看到草原上野花遍地,就画出了《万紫千红》;你看到草原上的毡房,就画出了《珠镶绿毯》。

不仅如此,当你了解到与尼勒克有关的历史人物时,你也可以在心里作画。想起张骞,你可以画出《持节西域风雪中》;想起细君公主,你可以画出《细听毡房琵琶声》;想起解忧公主,你可以画出《纵马草原伴君归》;想起冯嫽,你可以画出《智勇双全冯夫人》。想起林则徐,你可以画出《林公率众修湟渠》。

当然,在你自己的心里作画,应该怀有诗意,没有诗意,你就没有激情,心灵的创作也就无从谈起。从“诗情画意”这句话中可以看出诗画、情意的密切关系,也可以看出诗是以情为主,而画是以意为主的。王维描绘自然风景的高度成就,使他在盛唐诗坛独树一帜,成为山水田园诗派的代表人物。王维又是一位著名的绘画大师。苏轼说他“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无论是名山大川的壮丽宏伟,还是边疆关塞的壮阔荒寒,抑或是小桥流水的恬静俊秀,王维都能准确、精炼地塑造出完美的鲜活形象,着墨无多,意境高远,诗情与画意完全融合为一个整体。请看他的诗,句句是画:“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远树带行客,孤城当落晖。”“雨中草色绿堪染,水上桃花红欲然。”“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青。”

王维的诗和画都具有经典的美。但是,美又是什么呢?关于美,古今中外有许多不同观点,从外国的亚里士多德,到中国的李泽厚,观点迥异,什么主观论,什么客观论,什么主客观统一论,那些实在是过于深奥,我们不必去自找麻烦,还是从我们每时每刻的切身感受说起吧。

美,应该是一种心灵的境界。生活有很多美好的事物,你看一场动人心弦的足球赛,你到一个美丽的地方旅游,你去野外采风,你和朋友聚会,你取得工作上的成就,你和初恋的情人接吻,你吃一种心仪的食品,你饥饿中吞食半块馒头,这都是一种美好的感受。美是你抓不着也摸不到的东西,美在我们心中,无处不在处处在,无时不有时时有,就看你如何发现,如何欣赏,如何感受,如何表达。你看到美丽的风景,你赞美历史的艺术成就,你看到良好的社会人文,你欣赏一篇优美的诗文,这都能称为一种美。形容美不需要太多的语言,美需要用心灵感受。你相信世界是美好的,世上万物都有它的美,美好的事物正等着你去发现。

尼勒克的美在哪里?让我们到处走一走,看一看,亲身感受一番,自然就会有令你欣喜的发现。

癫痫病好治疗吗郑州有治疗癫痫医院哈尔滨哪里的医院治癫痫更牢靠?北京专业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