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笔尖】我的文友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武侠仙侠
破坏: 阅读:2471发表时间:2014-03-09癫痫疾病对患者寿命的影响都是什么 22:01:11
摘要:记述我的文友

温暖
   胡涛是我二十七年前的老师,如今又是我亲切、和蔼的文友兄长。因了这双重的关系,在洛州本土作家群里,我更喜欢他的为人和他的作品。
   1987年,因为我的数理化成绩低迷,勉强考入了古城中学。我在高一三班,胡涛是我的英语老师,依稀记得第一节课,一个瘦小,头发浓密,嘴唇有些厚的青年走上讲台,他书写的英文字母很规范,他总是把扎斯特读成夹斯特(just的读音),同学们私下里笑他,可他还是那样读。每一节英语课,我们在底下不停地记笔记,他讲的很细,一节课下来,就记了好几页。他说,高中英语主要是单词,大家只要把记的课堂笔记下去反复的记,英语就能学好。我当时是上初一第二学期开始学的英语,由于没有课本,英语成绩一直上不去。感觉听他的课,还是有些吃力。我把课堂笔记反复读,慢慢的英语有些提高。
   高二时,他依然是我的英语老师,我上的是文科。我和几个爱好文学的同学,发起组织成立了古城中学红枫文学社,社长郭宇说:咱让胡涛、刘振哲二位老师做咱们的文学社名誉顾问吧。其时我才知道胡老师也挚爱着文学。我清楚地记得,他给红枫文学第一份油印的刊物写的那几句话:在这苍茫的大山深处,在这月圆的时候,我们学校几个不安份的学生成立了这个社团,用他们手中的笔,抒发着他们青春的激情和梦幻、困惑和忧伤……油印的《红枫》刊物,在那个雪花飞舞的冬天,在全校同学们中间传阅,一时间,《红枫》温暖着、激荡着我们这些十八九岁中学生的心灵。也就在那时,我和他的接触多起来。
   那一年暑假前夕,我去他那里借书。一走进他的房子,哦,屋子里全是书,一摞摞书摞起来直接顶到了顶棚。我借了一本唐晓渡编着的《中国当代试验诗选》,漫长的暑假里,我把上面的每一首诗歌一一抄在我的那个粉红色的笔记本上,印象最深的是海子的《打钟》,“打钟的声音里皇帝在恋爱/一支火焰里/皇帝在恋爱”多少年后,我和胡老师谈起这首诗歌,他说:就是,当时海子的诗歌也激动过他呢。
   酷爱文学的我到底没有考上大学,我回到老家开始了艰辛的山地劳动。胡老师的消息也是零星的听说,好像是他后来改行,做了大麻厂的办公室主任。我也是很少到城里去,每次车过油河桥,我想也许我们的胡老师正端坐在办公室吧。
   时间一晃,直到2000年的那个寒冷的冬天,我才被分配到小镇一个儿童服用丙戊酸钠有效吗寂寞的单位干起公家的事来。一次在琰珺的生日宴会上,我遇到了胡老师,嚯,他比先前胖了许多,头发比以前更显得油黑。饭桌上,他也认出了我。我说了我的情况,他听了说,好,现在你可以拿起笔写些东西了。其实,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动笔了,只是深沉的夜里,偶尔翻翻唐诗宋词,艰辛的生活把我磨砺的都有些迟钝了。他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说,生活就是这样,你在农村,也许能写出更好的东西。
   2006年夏天,田野又是青纱帐的时候。我在北司村下乡,又一次遇到了他,他老远和我打着招呼,坐在他的车上,他拿出了他的小说集《黄牌警告》,题了字,很郑重的交到我手里,说:这是哥出的,你看看。多提意见哦。
   小说集《黄牌警告》成为山城里2006年度的文学现象,社会各个阶层的读者读了他的书,都说写的有意思,有生活气息,读来亲切、自然。我到县植保站开会,看到办公室有一本《黄牌警告》,让几个同事读的书角都卷起来了。她们几个对我说:老胡的书写的就是身边的人和事,越读越有味。一有空,她们轮流着读,然后各自谈各自的感受和看法,办公室不再像往日那样沉闷了,因了老胡的小说集,职工的文化生活丰富了许多。
   我是一个散淡的人,读书写字向来很随意。但我把胡老师的《黄》细细的读了一遍,可以说,他把对文学的爱和对工作对生活的全部思考和感悟,融入了他的文字,书中的每一个字、每一段话,不疾不徐,慢慢道来,让读者感到质朴、亲切、自然,散发着触手可及的温情温度。可以说,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的计划生育工作,是我国国情工作的一部分。它在某种程度上极大地伤害了农民的感情,损害了干群关系。但是在当代文学作品中这个领域很少有作家涉及,我仅仅只读到作家桑麻写的《我的沉重的纪念碑》系列大散文,每一个故事充满了愧疚、反思。而胡涛先生这样集中笔墨反映基层计生工作,反映计生工作的繁复,计生人的酸甜苦辣,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呼之欲出。这不仅仅是一部纯粹反映计生的小说集,它给读者留下更多更广阔的思考空间,计生工作只是社会生活的一部分,其中的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故事,都让我们掩卷长思,久久回味。
   《黄牌警告》余韵还在缭绕,胡涛先生又向读者推出了散文集《一轮明月》,在这部散文集里,胡涛先生用他明澈如水的心态,感悟着人生、社会、历史、自然,好多困惑人生的问题,在他这本书里你会找到你满意的答案。他的散文笔法自然、温和,就像天空上的那一轮明月,轻轻的拂去你心头的灰尘、让你的迷茫的眼睛亮堂起来。
   胡涛先生是勤奋的,2013年,他又在大家不经意间,重磅推出了30万字的长篇巨制《成携》,再一次在文坛在山城掀起了又一轮冲击破。他也因此成为陕西作协第三届签约作家。
   2014年2月我上县参加政协会,住进宾馆后,我拨通了他的电话。等了一会,我正欲开门去电梯口接他,一阵笃笃笃的敲门声,开门一看,是亲爱的胡涛先生。落座后,我看他瘦了许多,他坐在沙发里,好大一会不说话。我说,你现在是名作家了。他嘿嘿一笑说:不敢这样说,老哥现在压力大着呢。我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怎样写出有分量的作品。他顺手拿出了陕西作协主办的《癫痫发作时会尖叫吗陕西文学界》,这是一期关于他的长篇《成携》评论集,这本评论集较为全面、系统、深入评价了他的小说,使读者能够很好地把握和阅读这篇小说。他说,是这,大会结束后,你到老哥写作室看看。
   2月22日早晨,我正在宾馆里看他的书,他电话里说,我在楼下等你,走,到哥的写作室看走。我说,好。
   山城刚刚落过一场大雪,雪后初霁,早晨的空气有些寒冷、清冽。我坐在他的车子上,很快的就来到了他的写作室,胡涛先生的写作室位于景村镇一个小小村子边,屋子后面是起伏连绵的蟒岭,蟒岭上这时候还是一片白雪皑皑。村子里很静,雪地上是鸡们留下的花朵,还有狗们留下的梅花篆字。这些痕迹,让人感到喜悦和宁静。
   走进他的写作室,看到是一个木质书柜映入眼帘,里面是胡先生收藏的各类文学书籍,还有他从古城中学一直保存到现在的全国各类文学期刊。他看我看的入神,他说:我现在想静下心来,好好的和当地农民坐一坐,谝一谝,了解农民现在的生活,了解农民当下在想什么。现在国家搞移民搬迁,以后这里就成了最后的农村了,农村到底该怎样发展,出路在哪里?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烟雾袅袅,他陷入了沉思。
  
   安静
   认识任文是2005年那个春天的夜晚。
   那时候,妻子在小镇开着一家小吃店,我没事的时候要去帮忙,每天都很累。每天晚上打烊的时候,要么是月朗星稀的深夜,要么是万籁静寂的冬晚。好在因了妻子的忙碌,我的窘迫的经济有了一丝缓解。
   记得那天我刚从妻子的小店里回到我破破烂烂的单位居室的时候,我烧了一壶开水,刚把脚伸进滚烫热汽的脚盆里,我舒服的呻吟着。突然一阵“笃笃笃”的敲门声,我有些不耐烦,问:谁呀?是我,我是任文。哦,我一听,连忙踢踏着鞋出门迎接。我说,你怎么摸到我单位的?要知道,到我单位来,要走过一段黑咕隆咚的窄巷,很不好找的。说句实话,我们单位是土墙土院子,平时少有人来。任文老师的造访,我很高兴。他说,我来小镇下乡,晚上这会没事,问了你的住址,就来了。我说,你看,我房子小,这么乱。他说,这个环境好啊,安静,读书写作多美。我苦笑着。我给他倒了一杯水,他谦让着。他说,你继续泡脚,我们随意聊聊。就这样,我一边泡脚,一边和他聊了起来。
   说实话,我和任文老师还是第一次见面,以前只是在报刊上读到他的散文,也是隐隐约约知道他的一些情况,按说,他在写作的路上已经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在山城也算是有些名气了。我说:你这几年发表了不少散文,很不错。他说,那里,我还是刚起步,这不,向你请教来了。我嚯嚯的笑着,你呀,这不是糟蹋老弟吗?他说,我也是听好多人谈到你,你虽然发表的东西不多,但是阅读了很多东西。我说,我们单位相对闲一些,没事干,我不喝酒不打牌,闲了,看了一些书。他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篇打印的文稿,让我看看,我还在泡着脚呢。
   他给我看的是新近写的散文《桃花冢的桃花》,上面他已经圈圈点点。我看了一遍,说:写的很细腻么。他说,你再给看看。我想我们还是首次谋面,有些不合适。谁知,他说,这有啥呢,有啥不妥之处,你说就是了。就这样,我们就文中的每一段、每一个词语,开始了讨论,时不时的发出笑声,笑声飘散在外面静寂而厚厚的夜色里。
   不久,他的这篇散文发表在某个刊物上,他打来电话,欣喜的说,感谢老弟啊。我说,你本身写的好么。
   就这样,一来二去,我和任文熟悉起来。
   任文是安静的,是那种很纯粹的安静。他忘情的投入于阅读和写作。山城里也曾组织过大大小小的文艺采风活动,他很少参加。一次,他邀请我去他家,走出教研室,他在街道买了几个馒头,又买了一袋榨菜。回到家里,他的爱人已经做好了饭。是红豆稀饭,桌上就是一叠榨菜。我没有想到任文的生活这样清苦,我已经吃过饭了,架不住他的热情,又坐到餐桌旁,喝着红豆稀饭。饭毕,我来到他的书房,嚯,满屋子都是书刊,有好多是我心仪很久没有读到谋到的名家散文集,我随手翻阅着,上面是他圈点的笔迹。我说,你怕把你一半的工资都买了书吧。他笑着说,反正出差,我不爱逛商场,就爱到书摊上淘书。你看,这些名家散文集,就是我在各地淘到的,说这话时,他一脸的幸福。
   我知道,任文最早是一名民办教师,在碧波流淌的洛河畔教书,乡间寂寞的夜晚,他在油灯下阅读着,起初他只是阅读。书中那一个个古老、神奇的方块字让他沸腾,书中的人和事缭绕在他的眼前,他仿佛就是其中一员。慢慢的他不满足于阅读了,也拿起了笔开始了写写画画,诗歌、散文他都涉猎。偶然一次,他收到了着名作家贾平凹的编辑来信,就是这一次来信,让他坚定了写下去的信心和勇气。
   此后,他一发不可收拾。
   任文老家在洛河北岸的大山深处,老家的青峦叠翠,连绵起伏,老家的鸡鸣狗吠,家长里短,老家屋顶上飘出的炊烟,还有绿禾涌浪的田野上迎面吹来的旷野的风……这一切都是已经在城市里安身立命的任文不舍的牵挂。他的文字好像是故乡春天原野上的一个孩子,用柳笛吹出对故乡深情的眷恋,对故土那一腔血脉相连的深沉的情愫。他的文字是午后的一杯清茶,坐在城市喧嚣的一隅,品着他的文字,让人想起了故乡那翠绿的田野,还有田野上威武的耕牛,还有村姑们那爽朗、明亮的笑声……他的散文集《我的乡村》、《迎面吹来乡野的风》正给读者描绘着这样清新、质朴、悠远的画卷。
   如今,他是中国散文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开政协会的时候,我和他开玩笑说,你现在是风生水起,大名鼎鼎。他说,不敢这样说,我越来越觉得对文字有一种敬畏感,不敢轻易下笔了。说这话的时候,我看见他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那样真诚。
   一时间,我们沉默着,我在心里默默的祝福,祝愿老胡写出更加深沉大气的作品。

共 440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